热点书库 - 科幻小说 - 太太走后,发现孕检单的叶总哭疯了在线阅读 - 第231章 你流血了

第231章 你流血了

        她把碗端起来,拿着勺子就要喂他嘴里。

        见此,陆深只想与她保持距离,道:“好,我自己喝。”

        “你慢点喝,可能会有点烫。”宋雨欣也没勉强,便在一旁亲自看着。

        陆深拿着勺子,轻抿了两口。

        “怎么样?”宋雨欣很期待地问。

        陆深看着她,又客气地笑:“还不错。”

        宋雨欣便开心你地说:“你还没尝过我做的菜,我做菜很好吃的,吃过的人都说好吃,做吃的这方面我还是很有天赋的,下次我给你做,我问过伯父伯母了,知道你喜欢吃什么,下次我就来你家做怎么样?”

        “不用了!”陆深立马拒绝:“我工作很忙,很少在家里。”

        “有空的时候。”

        陆深见宋雨欣这么热情,想了一个很好的方式拒绝她:“雨欣,你不用这么关心我,也不要听我爸妈说什么,我能照顾好自己,男女终究有别,要是你来我家做饭,别人会说闲话,以后你怎么嫁人。”

        话说到这个份上,宋雨欣也明白了,脸上的热情一扫而光,又坐了回去。

        “昨天你喝醉之后,我听到你叫了一个名字。”宋雨欣又问:“温旎,你很喜欢她吗?”

        陆深垂着眸,淡淡地回答:“嗯。”

        毫不掩饰,宋雨欣的脸色都变了,只觉得一腔热情付诸东流,她又问:“为什么?她难道长得很漂亮,比我漂亮?”

        陆深看着她,笑了笑:“在我心里,她是最好的!”

        宋雨欣看着他这温柔的表情,心里更是不舒服了。

        虽说陆深脾气很好,对她也是客客气气,从来没有一句重话,但她知道他是看在她父母的面子上。

        他们两家交好。

        他父母也喜欢她,也就把她当做一个朋友,或者是妹妹。

        可他露出这么幸福的表情还是第一次。

        也是不曾在她面前出现的。

        她不是很理解,陆深嘴里的这个女人究竟有什么好的,能让他记住这么久。

        可如果他们互相喜欢,为何又不是他的女朋友。

        难道比她对他好吗?

        她不相信。

        “陆深,你知道你爸妈满意我吧。”宋雨欣直接开口:“他们认可我,不会认可这个女人的!”

        陆深不是很在意,只是看着她淡淡的说:“雨欣,将来你嫁人,一定要找个你喜欢,也喜欢你的,不然就别嫁!”

        他是为她好才这样说。

        可宋雨欣直接生气了,站了起来:“我不!”

        说完,她就离开了他家。

        陆深没有去追,也没有再说什么。

        他父母满意宋雨欣,他知道。

        宋雨欣的小心思,他也知道。

        他就是以他的方式去拒绝,让他父母也死了这条心。

        --

        叶南洲离开孤儿院,脸色死气沉沉,仿佛笼罩着黑气,谁也不敢靠近一步。

        他上车的第一句话便道:“明天早上去民政局!”

        裴清愣了一下。

        叶南洲又加上一句,冷声道:“离婚!”

        裴清觉得这一趟过来是和好的。

        结果已经闹到这个地步,如此果断的离婚。

        看来这个婚非离不可了!

        作为下属他也不能说什么,只能认同老板的做法。

        --

        温旎回电视台,车子刚停好,还没进去,就听到蒋梦瑶怒气冲冲地喊:“温旎!”

        温旎回过头。

        只见蒋梦瑶气急败坏地走来,二话不说直接给她一巴掌。

        好在温旎反应快,提前知道她有这样的动作,便抓住了她的手。

        蒋梦瑶想反抗,骂道:“你这个贱人,你摆了我一道!趁着我不注意,靠山都找上了,不仅有人捐物资,还让你手里那破项目让主编看中了,凭什么,你凭什么夺走我的风光!”

        蒋梦瑶现在要是在找孤儿院的麻烦,那就是给自己找麻烦。

        台里知道了肯定会把她开除。

        而且她还有人护着,得罪了别人,以后她也混不开。

        所以她拿温旎一点办法都没有。

        蒋梦瑶如此焦躁,温旎却看着她冷笑,又甩开她的手:“只允许你在背后设计我,我就不能防卫了?再说了,我不是帮你把叶南洲约到了,看样子是没有本事把他拿下。”

        “你还敢挖苦我,你这个死贱人,我要弄死你!”蒋梦瑶气得瞪大双眼,完全不顾这里是电视台,引人注目,她这做法,立马把保安引过来,连忙拉住她。

        温旎并不把她当做一回事:“各凭本事做事,我不动你的蛋糕,你也别想动我的蛋糕!”

        “在这之前,你在叶南洲面前说了我什么吧,他看到我这么生气,你阴险小人,如果不是你,我早就把叶南洲拿下了!”蒋梦瑶始终不肯承认她拿不下叶南洲,反而把所有的责任怪在温旎头上。

        “你还是醒醒吧,该做的我都做了,是你自己不行,你不行,还不准别人行吗?”

        “贱人,你别走,不准走!”蒋梦瑶很想弄死温旎,可好几个保安拉住她,她无法动手,只能在背后歇斯底里。

        温旎不想与她纠缠。

        把车子还回去,直接下班回家。

        她今天忙碌一天,感觉到身体很吃不消。

        坐在沙发上,她冒着虚汗,肚子也有点不舒服。

        她便去洗个澡睡觉。

        打开衣柜,看到叶南洲的衣服挂着,凝滞了一会。

        明天都要去离婚了,还想什么呢?

        温旎拿好衣服,把柜子关上,不去想那些烦心事。

        一晚上,温旎都睡得很不舒服。

        起来的时候,身体更是疲惫。

        她要去民政局,但应该不能去上班,今天得好好休息一下。

        此时,叶南洲的车在民政局等了半个小时,还没有看到温旎的身影。

        他们约好八点。

        温旎却迟到半个小时。

        叶南洲的脸色也越来越冷,离个婚,她还迟到,真不把他当做一回事,这么随便。

        温旎要迟到了,是急急忙忙赶。

        但路上堵车,她晚到了。

        她从的士下来,叶南洲就看到了。

        他长腿一迈,下车,冷眼看着温旎:“我很忙,想离婚就赶紧离,没有闲工夫陪你耗!”

        叶南洲的冷言冷语,温旎听听就过去了,毕竟是她迟到:“路上堵车,我已经很赶了,现在进去吧。”

        温旎比叶南洲先往里头走。

        看着她着急的背影,叶南洲却沉着脸,而低下眸又让他脸色大变。

        裴清在说:“夫人,你流血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