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书库 - 历史小说 - 堡宗别闹在线阅读 - 第八百一十三章 太子辅政?

第八百一十三章 太子辅政?

        《堡宗别闹》

        景泰四年,年末。

        乾清殿。

        一个胖乎乎的五岁小孩脚下带风,跑的飞快,身后跟着四五个太监宫女,急声喊道:“殿下慢些,慢些,别摔着了!”

        小孩不管不顾,风一般冲向乾清殿。

        殿前的金瓜护卫吓了一跳。

        一时间不知该拦住这位殿下还是应该给他行礼。

        就这一恍惚间,小孩已经入殿。

        冲到御书桌前,对坐在桌后的青年男子拍桌子嚷道:“老朱,我想起来了,前几日落水后,有个叫陈烈的太监明明可以下水救我,他却在一边看戏,你赶紧让锦衣卫或者让东厂办他!”

        青年男子蹙眉。

        小兔崽子……老是没大没小的,老朱也是你叫的么。

        叫爹!

        嗯,不对,叫父皇!

        “老+姓”的称呼,最早见于魏晋,表示尊敬和亲切,在唐宋形成风气,白居易诗中“每被老元偷格律”,称好友元稹为老元,表达亲近;黄庭坚在“老杜当年鬓发华”中,以此尊称杜甫。

        如今已没尊敬意味,但显得亲切。

        所以朱祁钰很享受和儿子的这种相处方式。

        父子情深嘛。

        咳嗽一声,瞪了这小兔崽子一眼,“见济你胡言乱语个甚!”

        朱见济急了,“朱祁钰你还有没有点良心,有刁民想害我啊,你再不着人去调查,说不准就要白发人送黑发人了!”

        朱祁钰只觉脑壳嗡嗡的。

        小兔崽子今日失心疯了么,不过就是在东宫落水而已,屁事没有,甚至还自己学会了狗刨式,从水里爬了上来,怎么现在却闹着说有人想害他。

        也不想想他是谁。

        大明太子!

        谁敢谋害朕的太子?!

        倒是一旁站着的男子轻声道:“陛下,要不,让卑职去查一下?”

        自称卑职。

        是武将。

        朱见济侧首看着这男子,“你是谁?”

        男子立即恭谨行礼道:“回太子殿下的话,卑职锦衣卫北镇抚司镇抚使朱骧。”

        朱见济大喜,“就你这货了,赶紧派锦衣卫去把东宫的一众宫女、太监抓起来,挨个审问,看到底是哪个刁民想谋害我。”

        朱骧就欲跪下领旨。

        不料朱祁钰挥手,“你听他个五岁小孩瞎胡闹什么,朱骧你先下去。”

        又看了一眼旁边的太监,道:“都退下罢。”

        待所有人出了乾清殿,朱祁钰从御书桌前起身,走过来将朱见济一把抱起来,“小兔崽子,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了不是,在我面前没大没小,会被臣子弹劾的,我看你是想去宗正寺关几天了!”

        朱见济心里那个别扭啊。

        老子一个大男人,被另外一个大男人抱在怀里……

        《堡宗别闹》

        算了。

        也不是第一次了,老子不给你一般见识。

        谁叫自己现在只有五岁呢。

        谁叫朱祁钰这家伙现在确实是老子的便宜老爹呢。

        ….

        挣扎着从朱祁钰怀里钻下来,嚷道:“老朱你个缺心眼的货,你以为把大明战神关在南宫,又废了我那个便宜堂兄朱见深,让我入主东宫,就可以高枕无忧了?信不信我这个太子嗝屁的话,你分分钟被孤立,到时候咱家那堡宗陛下复辟了,他可没你这么仁厚,搞不好你连谥号都是恶谥!”

        朱祁钰脸色大变。

        下一秒,咱们这位还算勤政仁厚的景泰帝不顾仪态,弯腰,脱鞋。

        一把将朱见济扯到身边,挂在膝盖上。

        这套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显然没少做。

        啪啪啪!

        鞋子有节奏的落在小兔崽子的屁股上,一边怒道:“小兔崽子,我让你胡说八道!”

        还敢诅咒老子死得早。

        还得个恶谥?

        这尼玛是当儿子能说出来的话?

        几鞋子下去,朱见济老实了,也不挣扎,反正也弄不赢,索性认怂,太子给天子认怂,不丢脸,大声嚷道:“老朱别打了,老子也是要脸的!”

        朱祁钰崩不住了,扯起嘴角笑了起来。

        这兔崽子。

        现在知道要脸了?

        早干啥去了。

        无奈,毕竟儿子从小就跳脱,当了太子后,还是如此。

        也是头疼。

        得给负责教导太子读书的御史张鹏说一下,让他盯着小兔崽子多读书,现在还小,若十岁八岁还这般,岂非让百官笑话。

        将小兔崽子放地上,到一边穿鞋子,道:“以后不要瞎胡说,我让你大伯住南宫,让你入主东宫,你老子的用心良苦还不是为了你。”

        朱见济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嚎了一句,“狗屁才是为了我,我看老朱你就是眷恋皇权,等几年山河稳定了,就大兴后宫睡尽天下美女,你个色胚!你这样让我很为难啊,到时候等老子坐在你这个位置了,好不容易看上个美女想迎进宫来给咱老朱家开枝散叶,结果宗正寺那边一查,竟然是我遗落在民间的妹妹……”

        话音没落,朱祁钰一脸黑线,“小兔崽子,皮又痒了是吧!”

        刚穿上鞋子,不好再脱。

        四处找趁手的东西。

        今天不好好收拾你一顿,你不晓得哪个才是老子!

        朱见济一看又要挨揍,慌了。

        急忙起身一溜烟跑了,临出乾清殿前,回身嚷道:“老朱,你好好想想我今天的话,不得害你,老子为咱们这个家真是操碎了心,有老子这么一个天纵英才的太子,你就躲被窝里偷着乐嘛!”

        说完跑了。

        再不跑,真的要挨揍。

        殿前的太监和护卫憋得一脸难受,想笑又不敢笑。

        《堡宗别闹》

        倒也习惯了。

        咱们这位太子殿下,打小就聪慧。

        应该说是早熟。

        和陛下、皇后相处,活脱脱的民间普通家庭模式,什么老朱、老汉儿……怎么顺口怎么来,惹急了,还会直接喊朱祁钰……甚至自称老子也是家常便饭。

        ….

        父皇?

        从来没喊过。

        对于太上皇,咱们这位太子殿下的称呼更是刻薄。

        要么称呼“大明战神”,要么称呼堡宗!

        讽刺得很。

        简直无礼至极。

        太上皇还活着,你就给他取庙号了?

        还这么难听!

        慈宁宫的孙太后听说这事后,气得几天几夜没吃下饭,把陛下叫过去狠狠的叱了一顿,说你教不好儿子,哀家帮你教。

        陛下在孙太后面前那叫一个低声下气……子不教,父之过啊。

        可也没办法,谁叫他就这么一个儿子。

        为了他这个宝贝儿子的将来,陛下甚至废了汪皇后,又放下身段去贿赂朝中重臣,就这样才为朱见济拿下东宫之位。

        然而换来的依然是太子殿下的我行我素。

        听说前几天,太子殿下还想让宫女陪睡来着……急得杭皇后连夜拿起鸡毛掸子赶到东宫,抓住太子殿下就是一顿暴揍,揍得咱们这位殿下在东宫里鬼哭狼嚎了一晚上。

        也是搞笑。

        你一个五岁小屁孩,屁股都还是青的,能干啥?

        陛下为此没少长吁短叹,骂也骂了,打也打了,可太子殿下禀性难移,陛下又不可能真的把他怎么样,只能让他早些读书。

        然而……

        没卵用。

        御史张鹏,何等的才华,结果呢……

        结果就是读书的时候,太子殿下能把张鹏气得跑乾清殿请辞!

        直接说臣教不了你家这太子!

        搞得陛下轻言细语的给张鹏说了一堆好话,才让这位年纪轻轻的御史大人同意继续教导太子殿下读书,然而文华殿那边依然鸡飞狗跳。

        朱祁钰盯着朱见济风一般的背影,咧嘴乐了。

        “小兔崽子。”

        跑得挺快!

        到御书桌前坐下,对紧随着入殿的心腹太监兴安道:“让朱骧进来!”

        小兔崽子虽然混账,但话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道理。

        朱祁钰上了个心。

        那就将东宫再次彻查一番。

        何时秋风悲画扇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