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书库 - 修真小说 - 且听剑吟在线阅读 - 第五百七十章-血丹相挟

第五百七十章-血丹相挟

        人之思念,往往会得感应,随野***众人穿过连山索桥,足尖落于酆都山体之上的少年,忽地抬首,目光透出兜帽,顺山中密林而上,直落于酆都山巅。

        身旁众人,皆不知为何,不过随「鸩师兄」目光出时,纷纷退开些许,只因先前在金鸡山中,他不动声色,出手一剑了结慕容颜之景在恶***众人脑海中留下的阴影,甚至比此山巅上,常年隐于浓雾之中的酆都城更大。

        随行的尺夜,担心少年露出马脚,在恶***众人退开之际,趁机近前,低声提醒道:「木兄弟,咱们已入酆都山了,此山可不比金鸡山...野***也好,迷魂殿也罢,还有那酆都城,皆是难关所在,不能大意。」

        红袍披身的少年,怎会不知,可自己一路闯来,无论是凹谷兵俑,还是浴火往生桥,无不是九死一生的存在,适才踏入这酆都山一瞬,竟感应到了一丝熟悉的气息,心中的感觉,难以言表。

        深知尺夜兄关心自己安危,少年收回目光之际,趁机以余光扫向早已退开的野***众人,一众红袍之中,那慕容孤的贪婪目光,令少年戒心顿起。

        「此人心机颇深,不得不防...」暗自思忖,心思已定,将面容在兜帽之中埋得更深,随即冲身旁尺夜微微点头,安抚好怀中踏雪,动身前行,身侧虬髯,依旧如先前一般,只做行尸走肉,目光呆滞,紧随其后。

        远远退开的慕容孤见哑师兄已然动身,忙招呼众人,在前引路,实则心中已在暗暗盘算,要如何从其手中夺来血丹。

        「慕容鸩已然破境,想来便是我亲操万鬼阵,也不是他的对手,更何况他身旁还有那傀儡相助...要如何才能从他手中夺丹...」

        苦思无果,不由暗自一叹:「难不成我慕容孤,真的没命去享这血丹之福,早知此丹如此,自己护送了这么多次,哪怕一次打开护送之匣,也不至于今日还要绞尽脑汁,设法夺丹了。」

        不知是穹顶夜光指引还是在夜光映射之下,于山巅浓雾之中若隐若现之轮廓,给了自怨自艾的慕容孤灵感,心头忽有一计闪过。

        「对啊,我野***中,无人能敌,可不代表这酆都山中,无人能降住此人,只要这丹药还未落入慕容风凌之手,我就还有机会...莫说酆都城慕容青,便是迷魂殿中胖牛瘦马两位殿主的武境修为,也不在他慕容鸩之下,况且迷魂殿中种种比起万鬼阵可犀利数倍,这些年为护送血丹,迷魂殿我已再熟悉不过,何不将他引入其中...」..

        心思一起,慕容孤面上重现笑意,余光微瞥,转向身后,贪婪望向那行于队尾的红袍身上...

        「鸩师兄,此地已进入了我野***地界,本来我该尽地主之谊,请鸩师兄前往野***中暂歇,可咱们已误了时辰,护送血丹一事耽搁不得,所以我想,咱们还是快些赶路,延此路山上,便是殇师兄的迷魂殿,只要过了迷魂殿,入了酆都城,将血丹交给酆都城主慕容青,咱们的任务,就算了了,到时咱们再折返而回,一叙师兄弟多年之情如何?」

        少年自踏入酆都山中,想起此山之巅,便是那酆都所在,霖儿、李叔等人,就在此山之中,恨不得现在就运起踏雪七旬,直冲山巅,听得慕容孤主动提起上山一事,又怎能不愿,未免他疑心,便佯装思忖后,方点头应允。

        慕容孤见得对方应允,心中大喜,忙在前引路,欲往迷魂殿而去,可才将动身,却见山中薄雾之中隐显黑影。

        入了野***地界,众人本该放下悬着的心才是,但当众人瞧见慕容孤那夹杂着疑惑、戒备的目光之时,不由心生戒备,各自撩开红袍,显出猩红长剑。

        行于最后的少年自然也瞧见了薄雾之中黑影,虽距离尚远,看得并不清楚,但只一瞥众人警惕模样,立知黑影非是善茬

        。

        微微侧首,身旁尺夜已知少年心意,他也瞧见了那黑影,当即佯装不解,向慕容孤问道:「孤师伯不是说咱不做停留直往酆都城去吗,这又遣人来相迎接...」

        试探之言,未得慕容孤回应,反是说话间,薄雾黑影已然近了数丈,已能隐约瞧出几分轮廓。..

        来者两人,一高一矮,一瘦一瘦胖,步履甚是从容,高者瘦如竹竿,矮者胖如涨球,两人同行,极是诡异,明明身形不同,却步调一致,缓缓而行,每每踏出一步,身形同出丈余...这等缩地千里的轻功,令人啧舌...

        瞧清此景,慕容孤心中喜忧参半,喜的是这二人正是自己想倚仗夺丹的迷魂殿两位殿主,此二人武境奇高,早就听谷中人提起他们早已踏入了那武之上境,莫说如今以二对一,便是单对单,身后才将破境的鸩师兄,都非其中一人敌手。

        忧的则是自己尚未想出妥当之法夺取血丹,这二人已至,一旦被他们从鸩师兄手中带走血丹,只怕自己再无机会染指...正苦思间,薄雾之中两人已是行至野***众人十丈之外,立住身形,似也瞧见了野***众人,目中透出不屑,疾掠而过,直落于队尾一人身上方止。

        一向不喜言辞的瘦红袍,竟主动开口。

        「踏破铁鞋无觅处...」

        言出一瞬,野***众人皆惊,这二人是谁,早已心知肚明,更令众人惊诧的是这两位迷魂殿主,竟是冲着野***众人而来,顺瘦红袍目光向后望去,直落于哑师兄身上,众人恍然之际,听得矮胖红袍咧嘴笑道。

        「师兄,这便是咱们要找的人?先前你不是说,咱们是去往金鸡山吗,这要是弄错了,你这师兄之位,可就是我的了...我劝你还是谨...」

        话音未落,却被瘦红袍不耐打断,不过却不是冲着自己,而是冲着野***众人身后,同样身披红袍的虬髯大汉身侧一人,冷冷开口。

        「为何闯我慕容谷?」

        闻听此言,野***众人惊诧顿转浓浓疑惑,纷纷回首,望向队尾的哑师兄,尚未想通迷魂殿牛马二位师兄没头没脑之言,却听得身后的哑师兄竟然开了口。

        「为何闯不得...」少年自瞧见两人目光不停,直抵自己,就知自己暴露,眼下再伪装,已无用了,干脆不再遮掩,亦学着瘦红袍那冷淡语气回道。

        听得「慕容鸩」开口说话,野***众人这才明白瘦红袍所言,几是在「鸩师兄」声落一瞬,众人登时调转长剑,直指向伪装哑师兄之人,将他与那身着胭红斗篷的金鸡山弟子,并虬髯大汉团团围住。

        许是先前破万鬼阵时杀得不够尽兴,丝毫不顾及掌关野鬼的慕容孤就在身旁,先前还在揶揄师兄的胖红袍,听得少年开口,透出残忍笑意言道:「嘿嘿,不打自招了呢,不过也是,我与师兄亲至,看来你也知自己今日在劫难逃哇...不过我倒觉得你有点意思,不像那些野***的小崽子们,还不待我尽兴,便吓得不成人形。」

        听得瘦红袍之言,慕容孤面上一阵青白交加,从这瘦牛寥寥数言,顿知自己的万鬼大阵,已不复存在,但面对这两人,慕容孤也不敢透出丝毫不满之色,只能立身在旁,怒目而视。

        此景落于胖红袍眼中,只听他嘿嘿一笑,将目光转向慕容孤道:「看来孤师弟对我甚是不满,要不要我给你个机会,替那些死在我剑下的野***弟子报仇?」

        深知自己这位胖师兄平日里甚是和蔼,即便是无长幼之分,他也不在乎,可一旦发起癫来,却是六亲不认,慕容孤哪敢触这霉头,可血丹就在那「鸩师兄」手中,依眼前之势,一场恶斗恐是难免。

        仿佛看到血丹在一颗颗从自己掌心溜走之时,慕容孤心中忽闪过一丝灵光,目光暗暗一扫,心中

        暗忖:「胖马、瘦牛定是为血丹而来,如能挑唆他们斗得两败俱伤,我便能坐收渔利...」

        心思定下,正欲开口挑唆,却听瘦红袍再度开口。

        「行了,瘦牛...先办正事。」瘦红袍见师弟被引离了目标,目光终是落于慕容孤身上,凝目须臾,便已瞧出了他的目的,兀自摇首冷笑,不知是在叹自己这位师弟心机太深,还是在嘲笑他不自量力。

        被师兄一言,换回心思,旁红袍暂敛目光,转向前方红袍,依旧是咧嘴大笑之姿,不过语气已是冷冽数倍:「就是你小子,让我兄弟二人不能在殿中过逍遥日子,一路辛苦至此...这样吧,你别耽误时辰,自断一臂一足,我饶你一条性命,反正谷主之命...」

        「瘦牛!」见自己这位师弟趁自己目光转向慕容孤短短一瞬,又犯了啰嗦的老毛病,差点将谷主命令和盘托出,忙开口打断,转向「鸩师弟」继续开口。

        「跟我二人走,能活。」

        话音才落,却见「鸩师弟」已是脱去身上红袍,显出少年面庞,藏于红袍之下的雪貂重见天日,忙攀上少年肩头,许是瞧见了众人持剑相向,雪貂露出小小獠牙,发出「咝咝」的警告之声...

        身手安抚踏雪一二,少年露出唇角酒靥笑道:「跟两位走,不是不可,不过却不知二位欲将我带往何处?」

        似是没想到闯谷之人,竟只是个少年,瘦红袍漠然双目不由微亮,淡然双眸不禁打量了少年几眼,不知是自信他逃不出自己与瘦牛二人手掌,还是懒得撒谎,瘦红袍竟如实回答少年之问:「还魂崖。」

        少年面上看似轻描淡写,实则心中已是疑惑顿起,即便自己闯谷,即便引得那凶兽梼杌破开金鸡山禁锢,这胖瘦两位高手如是前来追杀自己,尚能理解,但他们竟只是想带自己上还魂崖...

        那瘦红袍面上神情,不似作伪,如少年是为去往风凌当,亦或是为一睹慕容风凌风采,自是求之不得,但少年却是为了救人而来,先前已推断霖儿、李叔等人就在此山之巅的酆都山中,又怎会半途而废。

        「哦?我若不去呢?」暂敛心思,少年再问。

        瘦红袍眉头一蹙,不假思索:「死!」

        此声之中,不仅运足真气,更有剑意暗凝其中,周遭野***众人皆在此声之下,如遭重击,连退开数步,止住身形时,已无力再握手中长剑。

        声浪未至,踏雪似已察觉到了其中凌厉,更知自己的主人不惧此声之威,灵巧游动,躲入少年身后。

        少年虽是不惧,但尚有尺夜、薛大哥在旁,星眸迎上无形气浪,垂于身旁双掌猛然握紧,青衫之中,内力涌动,似成无形屏障,将身旁两人护在当中....

        无形对碰,气浪翻涌,少年与胖瘦红袍身前十丈之地,在无形交锋下,掀起层层烟幕,先前只被震退的野***众人再无法稳住身形,纷纷踉跄而倒,唯有慕容孤尚能勉强站立。

        「哦?有意思,有意思...本以为此番前来无趣,没想到竟遇到高手...师兄且慢,让瘦牛前去一会。」胖红袍似并未运功抵挡,满面皆是适才师兄与少年无内力交锋下掀飞而落的泥土,不过他毫不在意,伸手抹去满面狼藉,忙拦住还欲出手的师兄,咧嘴笑道。

        借适才的交手,少年虽不落下风,但心中已知这瘦红袍是乃知天高手,再闻胖红袍若无其事开口直言,星眸之中凝重更深,如是自己单独对上其中一人,或还有机会脱身,如两人同时出手,恐难抵挡,更何况还有尺夜与薛大哥在旁...

        稍稍思忖,伸手抚向腰间,取下布包,显出包裹其中的血丹言道:「两位此来,不过是为了这血丹一事,若不想延误了护送血丹的时辰,不如与我做个交换,如何?」

        瞧见血丹,瘦红袍眼神微凛,目光轻瞥,转向一旁好不容易才稳住身形的慕容孤,眸中冷冽溢于言表。

        伸手拦下正欲动手的胖师弟,开口问道:「如何交换?」

        「看你们两人,在慕容谷中应当地位不低,我想请两位带往酆都一行,到了那,莫说血丹我拱手奉上,到时便是跟着两位,去还魂崖,也未尝不可,正好小子也想一睹慕容谷主风采...」一心救人的少年,自以为血丹正是这些慕容谷弟子的命脉所在,眼下以血丹为筹码,行交换之事,自能成行。

        不过此次少年却失了算,胖红袍癫狂笑声顿满林间,那胖如球的手掌直指少年,嘲笑着向身旁瘦红袍开口。

        「师兄你瞧,你话都说得这么明白了,这小子还以为咱们是为血丹而来...哈哈哈!」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