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书库 - 玄幻小说 - 阎女不能惹在线阅读 - 第4章 是否有孕

第4章 是否有孕

        陈少见势快走几步挡在了冷魅面前,冷魅冷冷看着印堂渐渐发黑的陈少,这是非她动手不可的征兆呢!冷魅嘴角微微上扬,一个魅惑众生的笑容显现!

        “本少是否有幸让小娘子赏个脸?到鸿福酒楼享用美食。”陈少翩翩公子般礼貌鞠礼邀请到。

        “这话可是陈少你自己说的~那老娘就不客气了。”冷魅微微仍然微笑着说。

        “小娘子,没听错…”陈少得逞的笑容呈现着未说完,脑袋便是狠狠一偏,一个利落响亮的耳光响彻四周,引来不少路人围观,细微的议论声纷纷响起。

        “。。。”陈少一群人愣神,冷魅的举止令他们始料未及。

        这一巴掌的力度可真不小,深红的五指掌印令陈少的脸迅速肿胀,火辣辣的疼痛令陈少脑袋嗡嗡作响,还算条汉子,痛楚只令他蹙眉并未作声。

        待陈少正过头来时,他是一脸兴致、兴趣的看着眼前的她,他舌尖边舔了舔自己嘴角上的血迹,此时的他有那么点邪魅的诱惑。

        陈少身边的一个武者近卫脸色眼神严厉,二话不说一个箭步出现在冷魅面前,扬起手就要往冷魅脸上招呼。

        冷魅一个眼神过去,让那武者一顿,这女人也是武道中人?武力似乎不低!那不怒自威的威压气息能令他胸口沉闷,令他的手不听使唤的生生滞留在半空中。

        陈少身边的冤魂察觉到威压,迅速拉开了一定距离,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怎么?陈少自己开的口,出尔反尔了呀!”冷魅一脸高冷微微笑淡言。

        “你这小娘子的性格够泼辣,不过,甚得本少之心。”陈少说着向身后的另一个武者使了个眼色。

        那个手还扬在半空的武者和令一个武者会意的快速边释放内力抵抗威压边上前就要动手强制抓冷魅,这时,一柄带鞘的剑适时横挡在他们俩面前。

        “本少侠的娘子,岂容尔等放肆?皮痒欠打!”秦瑶芳边说左手边将冷魅揽进怀里,冷魅配合的微笑依偎,右手轻轻抚摸隆起的圆肚子。

        大家终于看清了冷魅是位孕妇,陈少也发现了,顿时脸色铁青、气不打一处来,他居然眼浊的当街调戏了个孕妇,还被当众甩耳光,此时所以屈辱转换成了腾腾杀气直对这位孕妇之夫!

        “你是她相公,来的正好,李毅给本少好好招待这位小相公。”陈少沉声了句便后退几步到一旁准备看好戏。

        一同前来的浪荡公子哥也跟着退到了边上,围观的人们更是纷纷远离好一距离观看着,虽面上没有过多、过激的表情、言语、行为举止,其实内心早已兴涛骇浪的为少侠鼓劲助威,打残那姓陈的恶霸最解气!

        “娘子真不乖,有孕在身还不能安分的跟紧相公~乖,在一边好好的候着,待相公收拾了他们,再陪你。”秦瑶芳虽一脸淡然说着扶冷魅一旁去,其实要严惩恶霸之心早已亢奋!

        “相公,莫用异样的眼光看待娘子,娘子要如往常一样逍遥自在,即使有孕,也休想再阻挡,让相公先试试手,收尾就留给娘子过过手。”冷魅风情万种微笑应到。

        秦瑶芳无可奈何点头,真服了挺着大肚子的冷姐,那豪爽不减当年呀!但不就两个武者嘛,她也是武者,而且段位不在这两个之下,只要收拾了这两个,其他的混混就不那么一回事了。

        “呦,勇气可嘉,还真敢独挡一面,你们给本少好好招待他们,回去重赏。”陈少阴阳怪气出声。

        “谢少爷,小的们,定不负少爷所望。”他们齐声说完,亮出武器一同对付起秦瑶芳。

        顿时兵戎交加声响起,秦瑶芳淡定的左右躲闪,不时上下跳跃与他们周旋着…

        一刻、两刻时过去了,仍然不见秦瑶芳还手,她就那么干躲闪着,一旁的冷魅玩弄着手中小玩意,偶尔抬眼看一下战况…

        “相公呀,你打算花一晚上的时间,就这么耗死他们么?出来玩的时间有限,你若再不速战速决,娘子可不等你了,要自己去逛了。”冷魅打了个哈欠懒懒开声道。

        “。。。好吧,那就给他们个痛快。”秦瑶芳说完,华丽的挥舞起手中带鞘的剑,剑仍不出鞘,但倒地声、哀嚎声顿时响起,不出一刻时,完胜!秦瑶芳拂拂袖,微笑的走向冷魅。

        “你的磨蹭可是耽误了老娘少逛了好几刻时呀,下次这么磨蹭就不管你了。”冷魅故作怨妇模样娇喋道。

        秦瑶芳起了一身疙瘩无奈点头,心里苦呀,这事还不是冷姐你引起的?你不讲理!可谁让你是孕妇,有任性不讲理的特权!

        秦瑶芳扶着冷魅就要离去,可两根棍棒冷不丁防的向秦瑶芳背后袭来。

        冷魅冷笑一声快速闪到持棍棒的俩人中间,左右手同时劈掉那俩人的手腕,棍棒落地声、哀嚎声响起,围观群众使劲的揉了揉眼睛,方才是看花眼了?如此之快!

        瑶芳回头一看,大吃一惊,若不是冷姐及时出手,棍棒就要砸向脑袋了,不死也要丢了半条命。

        “相公真是马虎,竟漏掉两条主要的臭鱼,看老娘的。”冷魅说完双手将自身两边的裙摆提高,对着还捂着右手、弓着腰背哀嚎的陈、谭俩人就是一记左右飞腿!倒飞在地的两大男人,哀嚎声更盛~

        群众有的目瞪口呆,有的捂眼却留一条缝看,有的双手扣着张大嘴的下唇…不管表情各异,此刻心里的那个舒坦,可谓大快人心!

        这个陈少攀着是相爷的外甥,平日里无恶不作、无人敢挡,周遭的百姓见他都是远离绕道走、敢怒不敢言…

        冷魅不顾群众们的各种夸张表情,而自顾自、不顾美艳孕妇形象的对着陈、谭少俩人就是一顿欢快的拳打脚踢~

        围观的人们心里暗暗直拍掌叫好,恶人自有恶报,太解气了!庆幸接下的几天不用担心家里的女眷上街不安全了。

        于此同时也担心孕妇腹中的胎儿是否经的住这么折腾,也有怀疑她并非真孕妇,也担心此对侠侣过后是否会遭报复…

        冷魅将他们俩打的鼻青脸肿浑身伤痕、哀嚎此起彼伏的,终于狼狈大喊求饶!冷魅才淡然停下拳脚稍微整理好衣裳,霸气的甩甩手。

        “嗯,好了,他们印堂终于不发黑了,收工了,接着逛街去~”冷魅说完一副小家碧玉的温柔模样,仿佛方才的泼辣不是她。

        在群众瞠目结舌中,冷魅挽着还呆愣着的瑶芳胳膊,就要往人群里挤去。

        “慢着!”陈少言语不清的喊到。

        “陈少可是还不够舒坦?还想劳烦动手本少为你疏通筋骨?”瑶芳停住脚回头打趣道。

        “不不是的,今日是本少无理在先,望少侠留下姓名、住处,改天本少亲自登门谢罪。”陈少言语不清艰难解释到。

        围观的心里暗暗叫不好了,有好心的在暗地里直向这对侠侣直摆手,示意千万别说,瑶芳环看了围观一周,甚是感激,点头致意。

        “我们夫妇俩的姓名、宅址,你还不配知晓。本少大人有大量不与你计较,你大可不用废这心思,知错能改就好。”瑶芳不屑淡言了句,挽着冷魅离去。

        这对不自报姓名的侠侣并未让群众觉得是怂的表现,反而赞赏这是理智的做法,谁不知道这个陈少是睚眦必报、心狠手辣的卑鄙小人!

        看着那远去的背影,陈少握紧拳头恨恨砸向石子地,咬牙又切齿,眼神如淬了毒,心里开始盘算着去哪里请高手、该如何报复…

        “我说冷姐,你现在是个孕妇,如此凶悍无比,腹中胎儿真的无所畏惧?别吓把我的心肝给吓歇息了。”秦瑶芳边木纳的说边紧紧盯着王妃隆起的腹部,一脸的不可思议。

        “别把老娘当孕妇看待,老娘没那么娇气,老娘的孩儿也不会那么矫情,你大可放心。”冷魅身心舒畅开怀道。

        “我真怀疑冷姐这是假孕。”秦瑶芳一脸认真道。

        “老娘也怀疑过是假孕,可惜不是,过来找你那会儿,胎儿还在踢老娘呢!”冷魅呵呵笑道。

        秦瑶芳汗颜无语,真心为腹中的胎儿鸣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