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书库 - 玄幻小说 - 阎女不能惹在线阅读 - 第6章 修为不易要三思

第6章 修为不易要三思

        冷魅说完走到那女子身边蹲下,抬起左手,左掌运了运气,左手掌似乎模糊透明了,冷魅在那女子的后背突然下手,

        模糊透明的手迅速没入那女子的身体里,又快速的从那女子身体里揪出了一只三十多斤黑白相间条纹的獾妖。

        被抓提着脖颈的獾,拼命扭动着身子、划着粗短四肢,并发出刺耳的叫声,围观的群众见了,脸色突变、惊恐不已。

        “哪位愿将这女子送往药堂看诊?”冷魅看了眼昏迷在地的女子,转头问向围观群众。

        “。。。让老朽俩人去吧。”一对推着手扶木车的老夫妇自告奋勇上前应到。

        冷魅朝他们微笑点头,接着又有几个中年男子也上前搭把手,一同送那昏迷的女子离开~

        “妖精!真是妖精!这是何种妖精…”围观人低声议论纷纷着。

        “这小娘子好生厉害…”围观人感叹着。

        “仙姑,饶命!饶命…”那只妖精发出尖锐的人声求饶着。

        冷魅将右手里的九幽化龙鞭向上一抛,接着将左手里的妖精也向上一抛。

        “九幽化龙鞭,捆绑。”冷魅轻念口令控制住化龙鞭,化龙鞭将那妖精捆绑后重新落回地上。

        “獾妖,道出你作案的原由,若情有可原,兴许老娘能网开一面放你一条生路。”冷魅淡言。

        “哇!原来是獾!未曾见过…”围观交头接耳谈论着。

        “仙姑,小妖并非是穷凶极恶之辈,三百年寿的我,本是安分守己带着我的三个孩儿在酆都边境的深山老林里修炼的,

        可是这丧心病狂的刘大富,去年冬天趁我不在将我那孩儿全部猎杀,我那可怜的孩儿百年多寿时,才启的灵智,刚刚修炼十来载,却在熟睡中惨遭猎杀。”

        獾妖边哭泣边控诉着。

        “何以断定是他所为?”冷魅一脸严肃道。

        “就是他,不会错的,我是经过多方探查,找到了他,是他亲口炫耀的,我本要他全家给我的孩儿陪葬的,

        可当真要下手时,我心软的放过了他的家人,冤有头债有主,我只要折磨死他一人为我孩儿报仇也解我心头之恨就好,请仙姑成全。”獾妖愤恨道。

        围观的人为獾的遭遇颇为同情,低语斥责那个刘大富,其夫人惊慌失措了。

        同为母亲的冷魅听了,心生怜悯,也颇为隐隐作痛,她一脸厉色的走向那对这夫妇,那母女惊慌的将刘大富护在身后。

        冷魅向那男子一挥手,那男子恢复了神志,之前摔伤的痛楚令他表情扭曲,眼前的情景亦让他疑惑,他看向自己的夫人。

        “先别管怎么一回事,你只需回答你去年冬天是否猎杀过了三只獾?”冷魅一脸冰冷问。

        那中年粗眉紧皱,看看群众又看看自己的夫人,他夫人一脸的担忧,他昧着良心摇摇头。

        “他撒谎狡辩,那包袱里是件用我孩儿们皮毛做成的长袍,是我从他家搜出来的。”獾妖指着方才掉落在地上的包袱撕心裂肺哭诉道。

        那中年男寻声望去,看到獾时,心里一震、脸色突变,瑶芳闻见走到那包袱前蹲下,把包袱打开,一件灰白相间的上等皮毛袍呈现。

        “想起来了吧,你杀死的那三只獾,就是我的孩儿,天杀的,你拿命来偿!”獾妖双眼充血、愤恨着。

        “妖、妖精,杀了它,快、快杀它…”那中年男抖着手指着它、惊恐叫喊着。

        冷魅微微蹙眉、若有所思了会儿,走向那只獾妖,在它耳边悄声了几句。

        “不承认?好,那让我孩儿的残魂来与你对质,孩儿们出来。”獾妖叫道。

        一阵阴风吹过,三只血淋淋、凄惨的半透明獾出现了,它们慢慢向那一家人走去,母女惊恐的哭喊声响起,那中年男艰难起身,将妻女护在身后。

        “仙姑,救命!”那一家人求助呼喊。

        “它们,是否被你所杀害?从实招来,否则,老娘立马离开不再管此事。”冷魅一脸冰冷说道。

        “仙姑别走,我承认它们是我宰杀的,我愿为它的孩儿偿命,请保我妻女之命。”男子跪拜求道。

        “仙姑、獾母,请饶了我家老爷,奴家愿为我家老爷去偿命,他一生最糊涂就是杀了它们,就再也未曾做过其它伤天害理之事了…”

        那妇人边哭泣求情边狠狠的磕头,那中年男心疼的去阻止,而那女孩早已吓的呆愣。

        夫妇俩毫不犹豫的愿为彼此付出生命代价的情形令人感慨,冷魅也为此微微动容,这时獾妖突然大笑一声。

        “谁说他没有做其他伤天害理之事?被我附身的女子就是被他逼的轻生跳河,若非我及时救助,唯恐已是一具冰冷尸体一缕冤魂了,这个刘大富为富不仁,死不足惜。”獾妖怒吼。

        冷魅默默收回幻影法术,那三只血淋淋的獾魂消失不见,冷魅沉默片刻。

        “獾妖,修炼成精不易,你心尚存善念,修炼成地仙有望,听老娘一句劝,死者已矣,杀他也换不回你孩儿之命,与其徒增杀孽断修仙路,不如让他用余生来赎罪。”冷魅劝慰。

        “仙姑,杀子之仇,岂是说放就放的下的?谈何容易?”獾妖痛心疾首道。

        “冤冤相报何时了?你让他做你的出马弟子,既能损他健康阳寿作为惩罚,又能助你修成正果,两全其美,你意下如何?”冷魅提议。

        围观群众也纷纷劝慰獾妖回头是岸,那夫人一脸忧愁、担心,但那中年男是本抱必死之心偿命的,然而现有一线生机,为了妻女,再艰难也要走下去,他跪着爬向獾妖。

        “我愿用我的余生来警醒人们要善待动物、善待他人,我愿用我的余生助獾母修成正果,以此赎我曾经的罪孽,望獾母成全。”刘大富跪在獾妖面前边磕头边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宣誓道。

        獾妖听着仙姑、众人的劝慰,再看着认罪态度诚恳、有痛改前非之心的刘大富,它微微动了恻隐之心,但恨意未减,也不能信服他,它犹豫不决。

        “獾妖,老娘话已至此,你若还执迷不悟,老娘只能断了你修仙之路,打你回原形,一切重新开始。而他,送去官府,接受牢狱之苦。两败俱伤之局,你可满意?”冷魅。

        “。。。我、我…他、他如此歹毒心肠,小妖该如何信服?”獾妖沉默片刻提出疑虑。

        “这你大可放心,只要他供养了你,确认了出马仙与出马弟子关系之后,就得光明正大、一心向善,若被邪贪迷惑,他会不得善终。”冷魅耐着性子解说。

        其实若是被邪贪迷惑,俩个都会不得善终,但未被迷惑的刘大富是爱家人的,他的家人能帮忙制约刘大富的品行,

        而獾妖也心存善念,静心下来的它是明理的,等它慢慢想开了,应该会珍惜修炼成地仙的机会,与其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两败俱伤局面,大可赌一把。

        獾妖沉思了...

        “獾妖,老娘可没功夫与你耗,若还未想通,到老娘的葫芦里慢慢想,想明白透彻了,再吭声。”冷魅说着掌心凭空出现了个小葫芦并要拨开塞。

        “仙姑手下留情,小妖愿服从仙姑的安排。”獾妖及时制止道。

        “很好,这是引荐铃,你们五日之内去东街找号称刘仙姑当事人,她会教导你们俩如何入门、如何上道。

        如逾期未去,后果不堪设想,这金铃可非比寻常,刘仙姑自会化解。”冷魅说着从腰间摸出两个精巧小金铃,各弹射一个到他(她)们俩的头发里。

        “化龙鞭回。”冷魅说着右手掌一摊开,化龙鞭回到了手上后瞬间消失,獾妖身形也消失在原地。

        “?”众人看着消失的獾妖而面面相视。

        “它还在,只是它的修炼未达以肉体附人身,它肉体藏着,刚刚只是它的妖魂,普通人看不见它,但建立了出马弟子关系就可以~”冷魅解说。

        “最后,老娘奉劝大家一句多行不义必自毙,恶善终有报,且行且珍惜,好了,大家都各自散去吧。”冷魅懒洋洋打了哈欠说道。

        獾妖、刘大富一家叩了谢,冷魅摆摆手,抬步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