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书库 - 玄幻小说 - 阎女不能惹在线阅读 - 第7章 暴怒的阎王妃

第7章 暴怒的阎王妃

        时候不早了,冷魅要与瑶芳告别,瑶芳执意要互送冷姐回去,冷魅也执意谢绝。

        “芳妹,你莫再坚持了,除非你是在嫌弃我孕妇不中用了。”冷魅故做生气道。

        “雪魅姐,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担心你和胎儿的人身安全。”秦瑶芳一脸委屈解释道。

        “好啦,真不必送,老姐来去自如,明晚还来找你哈。”王妃笑道。

        “我、这、那…我不是那个意思…唉,我该说什么?”秦瑶芳不知所措纳闷道。

        行与不行,没得选,看着大摇大摆没心没肺似离开的冷雪艳,秦瑶芳无可奈何、汗颜无比,压力好大,边回府边思虑着下次该带冷雪魅去哪较为太平安全…

        辞别秦瑶芳,王妃并没有立马回冥府,而是如往去了酆都城的平都山顶峰一处较为隐蔽之地,准备静静的吸收月之精华,修炼~然而已有陌生鬼怪占据着,还恐吓王妃滚蛋!

        那简直是找虐,阎王妃可非空有其名,动动手指头,放倒一片,哀嚎、求饶阵阵~

        “莫要跟老娘抢地盘,此处有老娘往年留下的记号!若是友善请求老娘,兴许老娘准你在不影响老娘清修的情况下,在附近蹭个一席之地,可听明白了?”

        阎王妃右手轻抚着腹中胎儿、左手叉腰、以阴沉的声音缓缓道。

        “小的们小的们知错了,大娘饶命…”

        不知哪个不知死活的鬼怪这么求饶的,话未说完就被一股紫色微光的力量拍飞~

        “大娘?叫谁大娘呢?嘴欠!老娘有那么老么?”王妃黑着脸冷声道。

        “。。。”小鬼怪们瑟瑟发抖、谁都不敢再先开口了、目目相视、不知所措。

        “今后见了老娘,叫大姐~可听清了~”王妃。

        “大姐在上,小的们明白了。”小鬼怪们其呼。

        “行了,都散了吧,别吵到老娘清修。”

        王妃说着手一扬,示意可以走了,小鬼怪连滚带爬的离开了。

        王妃微笑的盘腿而坐,直至子时(11:00-00:59)将过,才悄悄回的冥府。

        “呵呵,王爷还在忙,未回房,早知不这么早回来了~”

        王妃开心道,说着手一挥,鬼丫头叶宁被解放了出来。

        “王妃呀,您可算安然无恙的回来了,谢天谢地。”叶宁鬼哭狼嚎似的。

        “瞧你这怂样,谢什么天地?本妃底子不差,应付的来,下次出去,本妃还禁锢你。”

        王妃恨铁不成钢道,叶宁急的跪拜不起。

        “王妃,奴婢求您千万莫再出去了,万一有什么闪失,奴婢就是万死也难辞其咎呀~您行行好,体谅体谅奴婢的苦心职责吧。”叶宁哀求道。

        “再啰嗦,若让王爷知道了,本妃定丢了你,不要了。”王妃一脸不悦道。

        “何事不让本王知道呢?”随着声音的响起,阎王瞬间出现了。

        “啪啦!”叶宁淬不及防的被王妃挥了出去,把卧室门给砸飞了~阎王被王妃异常粗暴的举止给镇住了。

        狼狈贴在门上的叶宁,缓缓滑落在了地上,叶宁昏头转向的爬了起来,恍惚间看到在站在寝殿门口旁的阎王,

        她忽然清醒,也来不及感受痛楚,赶紧转身将那扇歪贴在墙上的门抱起来,慌忙的把门安回了原位,向阎王和王妃行了退礼,默默关上门就离开。

        “爱妃,你还好么?何事让你如此发怒?”阎王瞬间移动到王妃身边扶住王妃后关切问道。

        王妃长长舒了一口气缓解了暴躁情绪。

        “她啰哩巴嗦,这不能做、那不能去的,是想憋死本妃不成?不管了,魅儿就要到处跑、到处逛,要加强锻炼,好让孩儿快点出生。”王妃道。

        “好好好,本王依爱妃的,爱妃莫气了,若是气坏了身子,本王该如何是好?”阎王温声安慰道。

        王妃柔情的看着五大三粗、凶神恶煞五官的阎王,她不知不觉摸上了自己的腹部,心生莫名的担忧——

        阎王妃心里嘀咕,若是生个儿子随自己,样貌当然不成问题,但若生个女儿像她爹,终身大事可谓堪忧,这可如何是好?为何现在才想到?突然~好想哭~

        如此想到,不知不觉愁容满面,阎王发觉,心里一咯噔,莫名的不安。

        “爱妃,你为何这般模样?发生何事了?快快说与本王听。”阎王担心。

        王妃看了看阎王,欲言又止,她怎么忍心说出口?会心疼的,她双手抚上了阎王的两颊,微笑显现,不知为何,就是喜欢这样的他。

        “王爷,我们生儿子吧,好不好?”王妃微笑的脱口而出。

        无心之过的阎王见迷人笑脸的爱妃,忙连连点头,只要爱妃开心,一切好说~

        相拥而卧,心满意足,白天很快过去,夜幕降临了,冥界的职员又开始了各司其职的忙碌了起来…

        阎王前脚一走,阎王妃便一边哼着小调一边换装,身边的叶宁咬唇不吭声,适时默默的帮忙梳妆打扮,终于梳理好了。

        “王妃,您要出去,把奴婢也带上吧,奴婢保证不再啰嗦。”叶宁跪拉着王妃的群袂可怜兮兮的哀求道。

        王妃微笑了,心想着死丫头终于开窍了,允许的点头,叶宁都要'喜极而涕'了,心想着与其担忧,不如如影随形,关键时刻抗揍、抗杀也无怨无悔~

        “秦小姐,我家小姐来了…”叶宁趴着秦瑶芳的窗轻唤着。

        “稍等,马上就来。”秦瑶芳的声音响起。

        不会儿,秦瑶芳怀抱一襁褓、身后跟着一婢女、一奶娘的出现在了冷魅、叶宁面前。

        “魅儿姐,今后你们过来找我,不用再翻墙越窗了,直接从大门走进来吧,我们现在去花园聊。”秦瑶芳一脸微笑道。

        她们俩呆愣住了,注意力集焦在秦瑶芳怀里胖嘟嘟可爱的小娃娃身上,秦瑶芳将她们领到了花园亭子里坐下,婢女去端来了些茶水、糕点、干果零食过来。

        “芳妹,这是你的儿子?!跟你好像!何时的事呀?”冷魅回过神来开心的问。

        “其实,两年前,你们刚离开没多久,我就与人拜堂成亲了,现在我儿两岁了。”秦瑶芳边微笑说着,边逗玩着怀里襁褓中的儿子。

        冷魅边听边上前也爱不释手的一起逗娃,叶宁也想逗娃,可她阴气重,娃儿阳气重,怕相互伤害,她只能远离远观。

        “芳妹,你何时有的心上人?我为何不知?”冷魅故不悦道。

        “莫急,听我慢慢与你说~”秦瑶芳微笑。

        “快讲、快讲!我愿闻其详~”冷魅兴趣来潮开心道。

        其实冷魅一看到这娃,就知道瑶芳她又与她有十世情缘的良人再次相遇了,这娃与那良人,相貌有那么些许相似的地方。

        即便如此,冷魅还是会不厌其烦的倾听瑶芳的喜悦讲诉,冷魅深知千年前同是为妖精的瑶芳为了这十世情缘所承受付出的代价有多么的惨烈~

        “我夫君姓方名晏辉,是岚少门派内门弟子…当年你走后没多久,我在一次行侠仗义中失手,是他救助了我,俩人一见倾心……”

        秦瑶芳一脸幸福慢悠悠的讲诉着,冷魅听着有泪花若隐若现,这泪花夹杂着甜咸苦涩。

        甜咸的喜悦是因瑶芳又一次得到了幸福,苦涩是因为这一世是瑶芳和他的第十世了,十世之后的瑶芳就会恢复为妖的真身了,到时候的瑶芳是否还会重蹈千年前的惨烈之路?

        冷魅当年之所以没有阻止瑶芳冒险,只因当年的冷魅未经世事的情情、爱爱,懵懵懂懂的不分孰重、曲折,被瑶芳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忽悠过去了。

        而现在可不一样了,一个晚上,冷魅一心三用,一边心里忐忑不安,一边要倾听,还有一边面上要开心喜悦的逗娃,不再有要出去玩闹的念头了。

        冷魅得好好精心想想该如何阻止惨不忍睹的悲剧,并非只愿付出就能如愿的,还得承担魂飞魄散的绝望。

        秦瑶芳却以为冷姐绝口不提外出玩闹是儿子慕逸尘的功劳,所以瑶芳自觉得把儿子慕逸尘搬出来牵住冷姐是明智又高效的点子。

        接下来相处的日子非常安详、和乐融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