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书库 - 玄幻小说 - 阎女不能惹在线阅读 - 第24章 如意的亲卫

第24章 如意的亲卫

        阎王才不管,反正是顶头上司派来的,派的上用场的就用,用不上丢一边!

        其实也就青衣自以为阎王不知他是何人,而阎王也确实不曾见过他,乃至三界也没几个见过他,但可以从熟知他的某个同门师兄弟得知有关他的描述。

        阎王早就猜到了青衣的身份,可恰巧遇上意儿、爱妃这么棘手糟心之事,阎王也就故作不知!

        寝殿里的阎王紧紧的怀抱着玉盆在梳妆台前坐下,千言万语难以形容他此刻失而复得般的欣喜如狂之情。

        赶紧把凶神恶煞的容貌变回不令小如意害怕的容颜,再看了看桌上那支褐黄色轮回笔,默默将它藏起。

        “王爷呀,魅儿这是怎么了?为何会被打回原形!我不要啊!我不要啊…”王妃试着现出人形而无效便开始哭闹!

        王妃激动的一点空都不给阎王开声,能不激动么?当初为了修炼成人,进度缓慢的她可是花了两百多年才成了人形,

        而几百年前为了成为冥王的得力干将,她又花了两百多年潜心参悟、修炼冥族高级秘术,还将原形彻底炼化成人形以致于若是身死边灰飞烟灭,为了名誉、成就,她付出了太多太多。

        昏睡的小如意被母妃的嚷嚷声吵醒,首先映入她眼帘的是朵有表情能言语活灵活现的黑莲花!

        “母妃,您这是怎么了?!”小如意惊呼。

        “?!意儿,你也现出原形了啊!哎呀呀    这可如何是好呢?”王妃更加激动叫到。

        小如意这才好好打量着自己,才发现自己怎么又是朵莲了。

        “啊!!!我怎么又是朵供观赏的花了?不要不要,我要我的人身肉体,我要我的人身肉体!…”小如意也开始哭闹了。

        阎王看着这两朵可爱滑稽却吵闹不休的能令人头痛欲裂的母女花,但阎王不觉的烦吵,反而是一脸的宠溺、幸福微笑着!

        妻女那现原形的惊恐不甘感受,阎王是无法感同身受,但那生死离别般的痛不欲生令阎王太过刻苦铭心了!

        “爱妃、意儿,你母女俩问了问题后,不得听听答复先么?”阎王确感真实后终于微笑着开声了。

        “…好似这么个道理~”王妃母女俩终于安静下来异口同声到。

        于是阎王向这母女细细解说了一番,别的没听进去,就听到现在的花朵形态不是真身,过些天就能恢复真身了,母女俩大大松了一口气!

        阎王心情不错!唤来叶宁告知王妃、小郡主无碍会恢复真身,叶宁大喜,她虽不会喜极而涕,但她更夸张的拜天跪地谢地藏菩萨!

        随后叶宁端来琼浆玉液要为王妃、小郡主添加,阎王却接过盛有琼浆玉液的玉壶,说什么也要亲力亲为,而且怀抱玉盆不撒手不离身。

        叶宁就只能远观而不可近玩焉,那委屈巴拉的表情,王妃、小郡主也爱莫能助,远观就远观吧,等阎王去升堂了再跟王妃近乎近乎、跟小郡主玩玩!叶宁天真了!

        爱妃爱女无碍了,阎王心情甚好,精神状态迅速恢复如常,趁离升堂还有些时间,阎怀抱玉盆出现在庭院里,想陪妻女赏花聊天。

        可在庭院角伫立着的青衣让阎王忽的想起了什么,阎王故一脸疑惑的望着青衣而不语。

        阎王没了平日与王妃嬉闹玩笑的态度,秒换上了日常办公时的威严态度,但那态度与现在怀抱玉盆的姿势着实不符。

        “阎王,本使者青衣,受酆都大帝之命前来跟随、守护小郡主。”青衣面无表情向阎王行了鞠躬礼淡言道。

        阎王震惊,心里嘀咕:本王的爱女在地府里还需守护?哪个闲命长敢来本王地府乱闯闹事?说的倒好听,是来监督干扰的吧!

        “哎呀,是青衣使者呀!失敬失敬!多谢酆都大帝对小郡主的后爱,小王领意!”阎王故作惊讶打着官腔客气道。

        “阎王客气了,今后青衣还望阎王多多包涵。”青衣依旧淡言。

        “使者过谦了,好说好说。”阎王淡言。

        “叶丫头,去清凌别院收拾个房间给使者住。”阎王转头吩咐道。

        “阎王,冒昧一问,小郡主是否有自己独立居住的别院?若有,青衣随便住郡主别院的顺便一角即可,以便时刻守护。”青衣先一步开口道。

        阎王听了紧了紧双手,心里气愤的火苗在增长,去你二大爷的!本王一家三口和乐融融的在一个寝殿,你横插一杠,本就影响,现还要专利独霸监控本王之女?

        “王爷,意儿还这么小,妾身不舍得也不放心让意儿独自居于一个别院,生怕意儿照顾不好自己,您说呢?”王妃察觉王爷表情情绪不对而赶紧打圆场道。

        “是的,小郡主还小,本王还未分配独立别院给小郡主独立居住,让使者见笑了。”阎王压制着怒火冰冷淡言道。

        “既然如此,那青衣的住处就听从阎王爷的安排。”青衣。

        “好的,叶宁,你去安排两个能照顾使者起居的丫鬟到寂幽阁去,使者就住寂幽阁。”阎王面无表情道。

        叶宁一愣,阎王这是赌气了!寂幽阁能居住么?偏僻小先不说,还置放了那么多的闲杂不用之物,简直是垃圾场。

        “叶宁,快去安排呀!”王妃的温柔声音飘了出来,王爷呀,魅儿挺您!

        “是!奴婢这就去!”叶宁回过神来立即应声后消失而去,起先还以为阎王爷说错了别院,可既然王妃都这么开**代了,那就错不了了!

        “父王、父王,把意儿放出来,意儿要详细过目过目酆都大帝派送给意儿的护卫。”小如意兴趣道,青衣心伤,被作为礼物送出去是硬伤!

        “好~”阎王说着嘴角微微上扬,心想着就让意儿把青衣折腾走,似乎是个不错的选择。

        阎王瞬间移动到凉亭里,将怀里的玉盆轻轻放在桌上,而后右手掌一撑开,一个由夜光石材质制成的夜光如大碗显现,阎王先把夜光碗装满琼浆玉露,在把小如意花放了进去。

        “父王,您是要亮瞎意儿的眼么?”小如意不满低估道。

        “是想要亮瞎眼,但不是意儿的。”阎王在靠近如意轻声道。

        “您这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不理智决定!意儿要求换个钵!黑色石钵!”小如意抗议道。

        “王爷,意儿说的对,这不理智,下次得换个明智的方法。”王妃也小声附和道,阎王叹了一口气,失策失策呀,于是依如意换了

        “而且这个护卫若是法力高强又长的好看,意儿更不依父王欺负他。”小如意。

        “嗯,听说挺好看的,只是后来一直戴着面具,不知是否毁容了,意儿你得有心里准备。”阎王这次声如细蚊到。

        青衣听了阎王一家三口的对话,他的嘴角不经意的抽搐了下,这是当他耳聋么?就这么几步之遥,就是以普通人也能听的到,好歹他也是个鬼神,怎么肆无忌惮的当着人家面议论他,真的好么?

        “父王,您快点,意儿要看看!”如意迫不及待道。

        阎王这才一个法术将装有如意的钵漂浮到青衣面前。

        “原来好看的大哥哥是青衣使者呀!本郡主能不能叫你为大哥哥?还有,你能不能把你脸上面具给摘了?本郡主觉得没有戴面具的你应该会更好看。”小如意天真无邪道。

        “叫我青衣或是使者,面具不能摘。”青衣面无表情道。

        “好吧,就叫青衣吧,青衣你这么冰冷无情,意儿会不喜欢的哦。”小如意道。

        当下之意是青衣不那么冷面无情你就会喜欢?王妃又头疼了,这娃儿说的话又开始飘了,不行,男女有别,从小抓起,可不容缓!

        “意儿,不可对异性的男子说喜欢或爱,除了父母外,记住了。”王妃苦口婆心道。

        “哦,意儿记住了。”如意似懂非懂答到。

        “好了,本王该去升堂办公了,那有请使者待会跟随叶丫头前往寂幽阁歇脚,本王这就不奉陪了。”阎王说着就要以法术要将装有如意的钵收回,青衣先一步抓紧了钵。

        “使者,你这何意?”阎王的语气冰冷至极。

        “阎王,这钵就让青衣端吧。”青衣淡言。

        “不可!”阎王严声厉色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