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书库 - 玄幻小说 - 阎女不能惹在线阅读 - 第35章 那非本尊

第35章 那非本尊

        叶宁和几只小怪闻言默默往后退了几步在一旁憋笑着看小肥鸟。

        “好,不知者方可理解,可那只长腿长脖子的怪鸟亦是鸟,为何它亦不以虫为食?”小肥鸟指着一旁的怪鸟阴沉质问。

        那只怪鸟被小肥鸟盯的直怯怯往群里躲闪着,这小肥鸟太不友善!招惹不起!

        “哦,对了,它才是丹顶鹤,听闻它本就吃果饮露水的,而你,就是那只雄鹰,你就知足吧,就你是只食虫兽,那两盘的虫、蚯蚓都归你了,不用争抢多好。”小如意萌萌道。

        “你……”寒风语塞,已知此前在冥界里树立起的所有美好形象仅此一朝夕就全栽到了小如意这丫头手上了,其中滋味难以言喻的要抓狂。

        “三王子息怒,三王子莫恼,此虫非彼虫,而是以含有灵气、灵力的果子或是微能量元素石所幻化而成的。”叶宁眼见寒风小肥鸟要发作前夕而赶紧上前解释道。

        听闻,小肥鸟情绪才缓和了些,于是低头就要接着食虫,可眼前的盘盘碟碟转瞬间就没了。

        “?”寒风小肥鸟懵了,盘盘碟碟是被小如意全部拉到她面前了。

        “是灵力果和微能量元素石?那本郡主倒要尝尝看,有何不同。”小如意说完以风卷残云般的速度将盘碟里未食完的食物如数食下肚。

        在场的被小如意之举惊的目瞪口呆,叶宁来不及反应阻止,此时满脑子里重复着恶心食虫场景,有种反胃要呕吐的行为。

        “气味虽有所不同,但确实是灵力果和元素能量的口味口感无误,可为何要多此一举将它们幻化变样了呢?”小如意一脸疑惑不解。

        “视觉效益,是自己喜欢的主食,接受无碍,可小郡主是如何下得了嘴的?”小肥鸟呆呆木讷道。

        “似乎明白了。”小如意若有所思着用小手指在桌上轻轻敲了敲才开口应声。

        “见尔等欢快畅食,本郡主胃口就大增,特有食欲!”小如意一脸阳光笑脸般俏皮道。

        “尊贵的小郡主,您万不可乱食非您能食之之物,尤其是动物类的……”反应过来的叶宁一脸欲哭无泪模样走上前苦口婆心劝导着。

        小如意亦是认真虚心向学着,在场的其他画宠在旁亦是一同乖巧静听着。

        叶宁悉心教导着小如意,寒风感叹这女娃还真是非同凡响,能力了得,所画的画宠性格习性竟是依她的意念而成,冥寒风看看其它画宠的行为举止表现,所幸自己与它们不全雷同,多少能稍稍控制到自己。

        可目前似乎不是寒风小肥鸟感叹之时,此时是来点小动作的最佳时机!于是小肥鸟蹑手蹑脚的朝古树而去,可它还没走出几步,就被小如意眼疾手快的拎回笼子里并顺手给笼子门上了锁。

        “……”小肥鸟抬眼,呆滞的看了眼小如意,又瞄了眼四周的正在窃窃私语还带看笑话的它们,肥鸟轻叹了声,不直接给他找麻烦也懒得计较了,眼不见心不烦的闭眼装熟睡。

        可青衣灯笼娃并不想就此罢休,各种言语地挑衅着寒风小肥鸟的底线,小肥鸟终是做不到无动于衷,于是,这两货吃撑似的又对怂个没完没了起来!

        即使是吃食、睡觉前后都不忘怂上几句,青衣灯笼娃爱钻牛角尖爱较真到底,寒风小肥鸟不服爱面子亦是要死磕到底……

        第二天,灯笼娃和小肥鸟仍然精神抖擞的找着彼此的不痛快,而被这两货波及到的小如意和其它几只画宠则都是如霜打的茄子般焉焉的。

        “你俩着实气煞本郡主也!实在忍无可忍,闪边去。”小如意怒斥了声,跑着将它们俩陆续丢上庭院角落的古树上。

        几声惊恐的惊呼后,古树上隐隐约约传来了又开始对怂声,有了这么些画宠,小如意真真没有再作画的心思了,叶宁亦是放心开怀的寸步不离的守在小郡主旁。

        “小郡主之举英明神武,现在的耳根子终于得到了解救。”叶宁舒了口气向小如意竖起大母子赞叹道。

        几只画宠亦是纷纷舒缓了口气附和着,不一会儿玩闹在一起,有了这几只温顺讨喜的画宠陪玩,便不时有欢歌笑语充满整个庭院。

        不远处那挂满帷幔轻纱的亭子里,阎王妃悠闲的侧躺在贵妃榻上不时闭目养神、不时掩嘴微笑的静观着。

        就这样,偌大的庭院里,有三个截然不同的场景各不相扰的并存着。

        第4天,婢女变身的画宠们身上有丝丝绿色灵气散发出来,不由自主的全飘向了小如意,并被小如意不由自主的吸收!

        待婢女变身的画宠不再有绿色灵气飘出,婢女们恢复了原貌、性格,仔细感受了一番,并无异样后,行了退礼,纷纷退下。

        得到灵气滋养的小如意,精神焕发!神采飞扬!可还少两道灵气!

        小如意跑到古老的大树下抬起头,左手叉腰,右手一个兰花指指向正在斗嘴的青衣灯笼娃和寒风小肥鸟——

        “你俩是何故?为何还未有恢复原貌的迹象?快还本郡主灵气来!”小如意一副兴师问罪的架势道。

        闻言的灯笼娃和小肥鸟俩停止了斗嘴,目目相视一眼。

        “回主人,青衣不知。”灯笼娃一脸无辜。

        “对呀,小郡主这是何故?”灯笼娃阴森反问了句。

        “嗯?”小如意一个鼻音后不再言语地别有深意的看着小肥鸟,而灯笼娃亦是一脸嫌弃鄙视的瞥了瞥小肥鸟。

        寒风小肥鸟被小如意、灯笼娃的目光晃得后背直发凉!寒风小肥鸟有些懊悔,干嘛要跟个娃儿较真呀?这嘴是真的欠!自找麻烦也!

        “那个、那个我亦不知何故。”寒风小肥鸟一改阴森语气而怯生生道。

        小如意闻言才一脸满意微微,而后一副小孩老成的模样边思索着什么边抬步走动着。

        树上的两货闲的慌,又开始对怂着,怂之热烈,当它们身上丝丝绿色灵力飘散出去也未察觉!

        而是到了最后一丝绿色灵气飘出还顺带出了几许它们本身的灵力、鬼气飘出时,因一时的不适才让它们俩有所察觉。

        可为时已晚,这两货来不及吭声,便已恢复了原貌,他们所在的树枝枝条过于纤细,若只是青衣,是没问题的,但寒风是实体的冥人,结果悲剧了。

        猝不及防的这俩货摔叠在了一起,寒风压着青衣了,随着青衣闷哼一声,小如意这才从思索中惊醒了过来。

        “咯咯咯…”小如意眼见寒风头上还顶着半个残破鸟笼和狼狈被压着的青衣而不厚道的笑到前俯后仰。

        愣神的俩货被小如意百灵鸟般的笑声拉回了神,寒风不着痕迹的一晃脑、一个转身便站直了身姿,青衣亦如重释放的一个旋身站了起来。

        看向庭院门口,索性鬼婢鬼差未察觉到异样,可亭子里若隐若现的阎王妃就憋不住了,清灵的笑声此起彼伏,与小如意的笑声不违和的附和在了一起,母女俩笑的是鼻涕眼泪都流了一把!

        “……”寒风、青衣不约而同的满头黑线、叹息,再次相视,却不再像身为画宠时那么任性妄为不退让的对怂了——

        他们俩表情微微变了变,隐晦了不少,他们都不着痕迹的别开彼此的目光看向别处,各自保持了原有的高冷或是绅士姿态。

        “你俩这是转性了?!”笑够的小如意发现境遇有些变化而不解试问。

        “吾等本就如此性情,之前那三日里的画宠非本尊也。”寒风淡言。

        青衣微微鄂首表示赞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