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书库 - 都市小说 - 九州至尊仙医在线阅读 - 第5章 005:中蛊

第5章 005:中蛊

        白灵双眸含泪,绝美的脸上我见犹怜。

        饶是定力极强的陈东,也有那么一瞬想要伸手为她擦拭脸颊泪水的冲动。

        “白小姐不必如此,令尊的状况,并非不能医治。”

        “真的吗?”

        白灵一脸欣喜,对陈东她并不了解,只知道赵德发说他医术卓群,死人都能医活,可这些话是不是赵德发夸大其词,她也无从得知。

        但是自己父亲卧床已经三年有余,期间请了无数名医,可没有一人能医好。

        现下,她也就只能抱着侥幸的心理,病急乱投医了。

        “真的!”陈东坚定的点了点头,“不过,你父亲的情况有些复杂,我需要你去准备一些药引子来。”

        “什么东西,陈先生您尽管开口。”若是能医治好自己的父亲,什么千山雪莲万年人参,只要是花钱的东西,就没有她白灵搞不到手的。

        陈东像是看出了白灵在想什么,道:“我说的药引子,不是那些所谓的珍贵稀有药材,我需要你去准备一些生牛肉,几只蛤蟆和一套银针。”

        生牛肉和蛤蟆?

        白灵迟疑了两秒,但很快还是对一旁候着的保镖吩咐,“去,把陈先生需要的东西弄来。”

        “是,大小姐!”

        “姐,你不会真信他能给爸爸医治吧?我看他纯属就是个骗子,有哪个名医给人医治是需要生牛肉和蛤蟆这些恶心东西的啊,你难道真要让他胡来吗?”

        白雪对陈东极其不信任,她可不认为,一个二十出头的人,会是什么仙医。

        “雪儿,你闭嘴!”

        即便白灵心中对陈东有所质疑,但她还是抱有一丝希望。

        “我又没说错,明明姐你心里也不完全信任他,万一他乱来让爸爸病情加重,到时候就是大罗神仙来了,也救不了爸爸了啊!”

        白雪试图说服白灵,“对了,大表哥说,他请的辽城最有名的医学教授葛教授今天就会到,咱们等葛教授来给爸爸医治,好不好?”

        白天虎是出了名的女儿奴,两个女儿是他捧在手心里宠大的,父女三人感情深厚整个江城无人不知,她们自是不希望自己父亲因为一个不了解的所谓仙医而一命呜呼了。

        她们的心情陈东理解,但他今天心情不佳。

        “白小姐,既然二小姐不信任我,那我就不在这浪费时间了,告辞!”

        说着,陈东迈步便要走。

        见状,白灵一把拉住了他的胳膊。

        “陈先生,实在抱歉,雪儿她也是忧心父亲安危,还请您大人大量别跟他一般见识。”

        “姐,他要走就让他走好了,我看他就是医术不精,被我揭穿心虚了,所以才……”

        “雪儿!”

        白雪话还没说完,就被白灵厉声呵斥住了。

        这一声厉吼,让白雪一脸委屈,一双大眼睛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就在这时,白灵吩咐的保镖把陈东要的东西也拿了过来。

        白灵赶忙敬意道:“陈先生,东西都拿来了,还请您看在赵叔的份上,帮我父亲医治吧。只要您能医好我父亲,金银钱财,名利美人,我都可以给您。”

        陈东轻笑,他对这些可不感兴趣。

        “行吧。”挣开白灵的手,陈东又道,“不过白小姐,我不希望你妹妹再对我产生半点质疑。不然,就算赵德发手里有我想要的东西,那我也不会再给面子。”

        “是,陈先生放心,我保证她不会再说一句话。”

        说着,白灵便对保镖使了一个眼色,保镖立马上前将白雪半拖半拽的拉出了房间。

        没人捣乱了,陈东将生牛肉和蛤蟆分别放在了白天虎的左右手上,然后又从一旁床头柜上拿了水果刀,精准快速在两只手腕处割开一个不深不浅的刀口。

        但很奇怪,白天虎并没有流血。

        白灵忍不住问道:“陈先生,我父亲到底什么病啊?怎么会割破手腕都不流血?”

        陈东将那套银针打开,用食中两指在白天虎身上探了探,不紧不慢回了一句,“中蛊!”

        “什么?”

        中蛊这种事,白灵只在电视剧里看过,她以为这种事都是编造出来的,竟没想到,这事竟然发生在了自己父亲的身上。

        没有再与白灵对话,陈东直接拿起银针便往白天虎身上刺。

        他力道很轻,但又快速精准,仿佛蜻蜓点水般,一触既退,常人根本感觉不到一丝疼痛。

        白灵看傻了眼,她虽然不懂医术,但这三年来也有不少有名的中医曾给父亲做过针灸,但他们的针法造诣完全跟陈东天差地别。

        陈东施针的精准和熟练,靠的不仅仅是天赋,还有日积月累的苦练。

        一时间,她不禁对陈东的身份产生了好奇。

        “呼……”

        七七四十九针刺完,陈东长呼了一口气。

        他已经有些年头没为人扎过针了,虽然有些费神,但手速上还算得心应手。

        而床上的白天虎,则变成了一只刺猬。

        “好了吗?”白灵急切问道。

        她一双眼睛一直落在床上,但却看不到白天虎有半点好转的迹象。

        “白小姐知道一种叫做蚂蟥的生物吗?”陈东没回,反问。

        白灵点了点头,虽然她从小就锦衣玉食,但蚂蟥这种生物,她还是知道一点的。

        “你父亲中的就是蟥蛊,这种蛊虫一旦进入人的身体,就会以食人血寄居在人体内,直到将人身体里的血吸干为止,所以你父亲现在看着,才会如同一具干尸,只剩下骨头和皮。”

        “叮铃铃……”

        陈东话音刚落,兜里的手机便响了。

        掏出手机看着上面的来电显示,陈东微微皱眉。

        “白小姐,不好意思,我出去接个电话。”拿起手机陈东就往外走,突然他又想起了什么,转头对白灵道:“白小姐,切记不可动你父亲身上的银针,我已封住他命脉,蟥蛊吸不了血,就会从他身体里蹿出来寻找另外的寄生体。”

        “好!”白灵应下。

        然而陈东走,一个身穿西装的男人便带着一位穿着白大褂的老者走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