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书库 - 都市小说 - 九州至尊仙医在线阅读 - 第6章 006:撕破脸

第6章 006:撕破脸

        “灵儿,姨夫怎么样了?”男人叫程刚,是白灵母亲妹妹的儿子,也就是白雪口中的大表哥。

        白灵对这位大表哥没什么好感,瞥了他一眼。

        “老样子,没什么变化。”

        程刚像是习惯了白灵对他冷淡的态度,也不介意,笑走了上去,“灵儿,这位就是我托人辗转请来的辽城医学教授葛教授,葛教授来了,姨夫肯定会没事的。”

        这个葛教授的名头白灵也听过,据说他在辽城医治了无数疑难杂症的患者,在医学界名声也还算可以。

        “不用了,我已经找人给父亲诊治过了。”

        如果陈东没有扎针,白灵可能还会抱着试一试的态度让这葛教授给瞧瞧。

        一听,程刚和那位葛教授便将视线落在了床上的白天虎身上。

        看到白天虎满身扎着针,那葛教授猛的一拍大腿,“哎呀,这,这,这针是谁扎的,简直就是胡闹,居然把人的命脉给封了,他这分明是要置患者于死地啊!”

        葛教授急切的上前,伸手就要去拔针。

        白灵快速将他手打开,不悦道:“你干什么!”

        “白小姐,快把针拔了,我对中医也是颇有研究的,针灸我更是在行,你父亲身上如此多的穴位被针封住,不出半个小时,他就会没命的。”

        白灵眉头紧皱,问道:“那你可能看出,我父亲患的何症?”

        “他这命脉都被人封了,你让我如何看?”这葛教授还是有两把刷子的,至少他能看得出,银针封了命脉。

        “姐,你就让葛教授给爸爸看看吧,那陈东明显就是一骗子,二十出头的年纪,哪能跟在医学界混了几十年的葛教授比?我刚刚看他拿着手机出去了,摆明了就是医治不好爸爸,偷溜跑了。”

        这时,白雪又跑了进来。

        程刚一听白雪说给白天虎扎针的事一个二十出头的男人,立马开始帮腔。

        “我觉得雪儿说的对,一个二十来岁的人,医学经历不丰富,且不说他到底会不会医术,就算会,肯定也只是略懂皮毛。可葛教授不一样,他行医五十载,在他手上医治好的疑难杂症患者不计其数,只要葛教授出马医治姨夫,那还不是小菜一碟的事吗?”

        按照程刚所说,确实也是如此。

        陈东年纪轻轻,手上医治过的病人肯定不及葛教授多。

        “姐,你到底还在犹豫什么呀,那小子都跑了,大表哥好不容易请来葛教授,你不信一个行医几十载的教授,却去信一个二十来岁的毛头小子,你这是在把爸爸往死路上推啊!”

        白雪急切说着,她是真的不愿看到自己的父亲就这么离开。

        “白小姐,我很忙,若非受人之托,我也不会大老远来这江城,若你非不信我的医术,那我就告辞了!”

        说罢,葛教授便作势要走,程刚忙上前拦住。

        “葛教授,您消消气。”

        “姐,你好好看看爸爸的样子,他现在已经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了,明明可以有救的,你非要一意孤行,若爸爸死了,我会恨你一辈子!”

        白雪把话说得狠,白灵内心瞬间便动摇了。

        “可陈先生说,我父亲是中蛊了,封住命脉也是为了让其寄生的蛊虫从体内蹿出,若拔针,会害死父亲的。”

        “中蛊?”

        葛教授嗤之以鼻,大笑,“哈哈哈,白小姐,你这是从哪请来的乱七八糟的人啊?中蛊的说法都出来了,这些东西,不过是电视剧和小说里面编造出来的,根本就没有科学依据。我看你请的人,压根就是一江湖骗子!”

        说着,葛教授看了一眼床上的白天虎,又道:“白小姐,你大可现在探探你父亲的鼻息,他已经气息微弱了,只要把这针拔了,我就有把我能医治好令尊,若医治不好,我这把老骨头可任你处置!”

        听言,白灵当真伸手去探了探鼻息。

        这不探还好,一探白灵竟惊奇的发现,她父亲哪还有什么鼻息啊。

        见白灵面色煞白,白雪也跟着去探了一下鼻息,眼泪瞬间如泉水般涌出。

        她紧拉住葛教授的手,恳求道:“葛教授,求求你,救救我爸爸,只要你能救我爸爸,我们白家一定重金感谢,求您了。”

        一听重金两个字,葛教授眼睛都亮了。

        “大小姐二小姐请放心,令尊现下还没落气,只是因为银针封住了命脉出现的假死现象,只要拔掉银针,令尊就可呼吸畅通。”

        说罢,葛教授便伸手去拔白天虎身上的银针。

        另一边。

        陈东按下接通键,手机那边瞬间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陈东,我需要你给一个合理的解释!”手机那头,是夏清雨命令的声音。

        “解释什么?”陈东问。

        “我问你,你为什么把我弟弟和钱鑫全打成了重伤?他们俩现在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若不是送医及时,我弟弟差点就成了瘸子!”

        夏强差点废了?

        陈东也没料到,白灵的人下手会那么狠。

        “我没想到他们会伤那么重,我也没……”

        陈东话还没说完,就被夏清雨强行打断。

        “陈东,就因为我跟你离婚,所以你就对我弟弟下狠手,想报复我是吗?我真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人!”

        此话一出,陈东当即愣住。

        她甚至都没有给他解释的机会,就一口咬定人是他打的?

        “夏清雨,我在你夏家当牛做马任劳任怨了三年,在你心里,我就是那种会因为愤怒而报复别人的不堪小人吗?”

        “陈东,你别跟我打感情牌,现在说这些已经没有任何意义。本来在别墅的时候,你踹飞强子,我都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我一离开,你就让他差点废了,就算我妈和强子再有不对,你也不该下这么狠的手!”

        夏清雨说的很强势,不容陈东反驳解释。

        听言,陈东自嘲一笑,是非对错已经不重要了,对夏清雨他彻底失望。

        “既然你认定是我打的,我也不想解释了,随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