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书库 - 都市小说 - 九州至尊仙医在线阅读 - 第14章 014:宝藏,煤炭

第14章 014:宝藏,煤炭

        “你……!”

        钱鑫原以为自己装大度,就能赢得白灵的好感,再不济也能让自己的形象高大一些。

        却不曾想,白灵根本连个正眼都没给他。

        “你这女人真是不识好歹,我好心提醒你,你却领情。我不妨把话给你说死了,这小子就是从山野乡村来的穷小子,这为了装逼去租这么一辆豪车来充面子,恐怕是现下身上连万八千都拿不出来了吧?真不知道你那眼睛怎么长的,偏就看上这么个窝囊玩意。”

        钱鑫很不解,陈东要钱没钱要权没权,怎么身边的女人却是一个比一个美艳。

        他自认为自己处处比陈东强,身边也从未缺过女人,但却没一人能与陈东身边的女人可比。

        “你要身材有身材,要脸蛋有脸蛋,只要你愿意,何愁不能找个有权有势的富家少爷?可你偏要执迷不悟,在这窝囊废身上吊死,到时候被骗财骗色,可有得你哭的!”

        “骗财骗色?”

        白灵看着陈东,嫣然一笑,道:“我倒是想要他骗我财色,可他也不乐意啊。”

        这直白露骨的话一出,听得夏清雨皱紧了眉。

        连陈东也有些顶不住。

        尤其她那妩媚一笑,引得一旁路过的人都忍不住犯起了花痴。

        “我看你就是眼瞎,一个窝囊废,除了会哄骗人外,有什么好的。”挑拨没有起到任何作用,钱鑫直接炸毛了。

        “啪……”

        下一秒,一记耳光直接打在了钱鑫的脸上。

        在场的众人皆是愣住。

        “你算个什么东西,一口一个窝囊废,老娘看中的人,也是你能贬低的?就你这长得比癞蛤蟆还要丑的东西,跟你废了几句口舌都是老娘格外开恩,你还得寸进尺上脸了!”

        “臭婆娘,你他妈又打我?老子非要弄死你!”

        钱鑫被气得吐血,挽袖便欲对白灵动手。

        陈东眼疾手快,一把将白灵拉至身后,挡在了她面前。

        夏清雨先是一怔,随后将钱鑫拦住。

        “钱少爷息怒,这是在白家举办的慈善晚宴上,万不可在此时生出事端来。”

        ‘白家’两个字如同一座山,将钱鑫的怒火强制压住。

        钱鑫气的差点吐血,他没想到这女人冥顽不灵。

        他想不通,陈东这小白脸窝囊废,真有那么大魅力吗?

        “钱少爷,夏总说的对,若是咱们搅和了白家的慈善晚宴,别说合作人的事会泡汤,白家肯定也会让咱们吃不了兜着走的,您还是忍忍吧,等今日一过,再慢慢跟她算账。”

        为了子悦能跟白家合作,杨小小慌忙劝道。

        “我们夏总和陈东结婚三年,自是比任何人都对他知根知底。钱少爷你好言相劝这人却丝毫不领情,我看她啊,就活该被骗,等她幡然醒悟,有得她哭的。”

        钱鑫刚刚也是一时被打懵了,幸好夏清雨拦住了他。

        要知道,白家他可得罪不起。

        要是因为刚刚一时冲动搅和了白家的慈善晚宴,那他们钱家往后恐怕在江城就没法立足了。

        “妈的,好心当成驴肝肺,臭婆娘,你就等着被这小子骗到寻死觅活吧!”钱鑫愤愤不平,“老子今天倒要看看,没有请柬的你们,怎么进入这春熙楼!”

        “我们怎么进入春熙楼,就不劳钱少爷你费心了,钱少爷还是管好你自个吧!”陈东淡淡道。

        说完,陈东便拉着白灵欲进春熙楼。

        刚走两步,就被夏清雨叫住了。

        “陈东……”

        “夏总,还有事?”陈东偏头看着她。

        夏清雨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要叫住陈东,只是她此时此刻心里憋的慌。

        那一双眼睛一直落在陈东和白灵十指紧扣的手上。

        “你和这位小姐,什么时候认识的?”夏清雨脸色清冷问道。

        这女人如此护着陈东,这让夏清雨不得不产生怀疑。

        怀疑在她和陈东还没离婚时,两人就有了私情。

        “我们什么时候认识的,很重要吗?”白灵抢在陈东前开口。

        “很重要!”

        夏清雨眸子坚毅,点了点头。

        松开陈东,白灵走到夏清雨面前,笑意嫣然。

        “夏小姐,你与他已经离婚,何必非要现在纠结呢,那不是给你自己添堵么,你说是吧?”

        白灵说的含糊,这更加让夏清雨觉得,自己被婚内背叛了。

        说完,白灵又回到陈东身边,挽上陈东的胳膊,这一次她挽得尤为的紧,整个人都像要挂到陈东身上去。

        见此,夏清雨的脸色冰寒。

        她知道,虽知道这是对方故意挑衅,可她心里却极其不是滋味。

        “陈东,我真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算我眼瞎看走了眼!”

        夏清雨极力压制着自己的情绪。

        提离婚之时,她还觉得自己对陈东很是亏欠,所以尽力在金钱财物上补偿他。

        当时他孑然一身离开,什么钱财都没要,她还一直耿耿于怀。

        可没想到,他早就在婚内找好了退路,而自己就像只跳梁小丑,被他耍得团团转。

        “跟你三年婚姻,我问心无愧,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吧。”陈东懒得解释。

        他们现在的关系,也没有解释的必要。

        “好,很好,我原以为是我亏欠了你,但现在看来,并非如此。自此,我们也算两清了,互不亏欠。”

        夏清雨神色冰冷,仿佛这一刻,陈东在她眼里,已成陌路人。

        “如此最好。”

        陈东面无表情,但心脏却像被什么扎了一下,莫名的疼。

        “夏小姐,你确实眼瞎得紧,放着宝藏不要,非要捏块煤炭在手里当宝贝。这白白让我捡了一个大便宜,我还真是要好好谢谢你啊。”

        突然,白灵又笑开口道。

        “你眼里的宝藏于我而言,不过也是块煤炭罢了,何须言谢?”

        两人针锋相对,火药味十足。

        “啧啧啧,夏小姐,来日方长,到底你我谁人手里的才是宝贝,咱们日后自见分晓,走着瞧吧。”

        话毕,白灵挽着陈东,直接走进了春熙楼。

        原本钱鑫还想看他们被拦在门口,好好嘲讽一番。

        可没想到,他们不仅没被拦住,甚至连请柬都没拿出来,守在春熙楼的人像是压根没看见般,直接将人放了进去。

        “那两个守门的人是瞎子吗,请柬都没有,就这么把人给放进去了?”

        钱鑫愤恨大声喊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