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书库 - 科幻小说 - 人在港综,开局就成了线人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八章 靚坤没钱了,北上带货(三章合一)

第二十八章 靚坤没钱了,北上带货(三章合一)

        方婷没料到,杨添居然毫无征兆的就动手了,一个愣神的功夫,外套就到了他手里。

        就见他拿着一件外套,仔细的上下翻找起来,连一个细微线缝都不放过。

        “你干嘛!”方婷瞪大双眼,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杨添。

        “别愣着了,赶紧的!杀手手上有定位追踪装置,那么定位器肯定就被藏在你身上。”

        “啊?”听到杨添这个回答,方婷也有些慌了,一时间有些不知该如何是好。

        杨添见她还是没动静,干脆还是自己动手。

        从上到下,一件都没放过,很快就把衣服全给拿在了手里。

        方婷这时也许也明白了事情的紧迫性,整个过程虽说没有自己动手,但也没给杨添制造阻力,勉强算得上是半推半就吧!

        只是把方婷的衣服仔细检查了检查了一遍,杨添却有些尴尬的发现,她的衣服一切正常,没见哪里有被装了定位器的样子。

        再说这个时代,他也不信一個黑帮能搞到什么黑科技的超级微型定位装置。

        但是看着一旁低着头红着脸,缩作一团的方婷,他也不好承认是自己判断失误。

        只得硬着头皮编了一句“你在这等着,我去把那些杀手引开。”

        说罢,就小心翼翼的推开试衣房的门,想要出去看看。

        这时他的余光忽然扫到,一直挂在门后那个挎包,眼睛突然一亮。

        衣服上不好藏定位装置,但是包里就肯定没问题了。

        众所周知,女人的挎包,那就像是一件空间装备一样神奇,里面到底能塞进去多少东西,可能连她们自己心里都不清清楚。

        在里面放上一个定位装置,一时半会的,还真不一定会被她们给发现。

        即使被发现了,她们也大概率认不出那玩意儿,到底是干嘛用的,很可能还会以为是自己,什么时候随手放进去的,根本就不会有心思寻根问底。

        杨添轻轻的替方婷关上试衣间的门,小心翼翼来到服装店门外,这才连忙打开她的挎包翻找起来。

        很快,所有东西都被他给翻了出来,一大堆的口红香水等化妆品,可是依旧不见有什么可疑物品。

        就在他感到疑惑,觉得是不是自己再一次判断失误的时候。终于发现了异常。

        这挎包重量似乎有些过于压手了,明明里面的东西都被自己拿出来了,可是份量却不见减轻多少。

        这次杨添直接把手伸进去仔细的探查了一番,果然发现一个类似大号充电宝的长方体物体,被镶在了挎包底部。

        由于还隔着内衬,所以平时不注意根本发现不了那玩意儿的存在。

        “这包包方婷背了有一段时间了,如果是最近放进去的,包包突然变重这么多,她没理由不知道呀!

        要么是她够蠢,要么就是这定位器是早就安装在里面的了。”

        杨添心里默默吐槽了一句,要是第一个答案还好,要是她早就被定位了,那现在想来,这蒋天生还真是变态。

        他可不信蒋天生早早就想着做掉方婷,这定位装置的初衷,杨添估摸着还是他那掌控欲在作祟。

        既然找到了定位装置,接下来的事就好办了。

        只要想办法把这东西给远远甩出去,短时间内他和方婷也就安全了。

        那些杀手就算再怎么丧心病狂,也不至于在商场里大开杀戒,进行地毯式搜索吧!

        只要不被一下子找到,等援军到了,他不信这些杀手还敢继续留在这里。

        想到这里,杨添也不管其他,草草把一堆化妆品又塞回了包包里面,为了稳妥起见,干脆把方婷的衣物也一股脑的塞了进去。

        很快一个名牌挎包,就被塞得鼓鼓囊囊的。

        而他也趁着那群杀手还没找到四楼来,提着包包走向了不远处的封闭电梯。

        趁着没人,直接把包包放在了电梯头顶的检修通道口外,然后才按下了最底层地下停车场的灯。

        做完这一切,这才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和其他等待伴侣的男士一样,悠哉悠哉回到了那间女装店。

        见店员也没有太过留意自己,又摸到了试衣间,趁方婷开门的功夫,再一次闪身钻了进去。

        “定位器果然在你身上,就在你那个包里,不过你放心,我已经把包扔了,现在我们就只需要躲在这里,等着灰狗带人来就行了,他们不会找到这里的。”

        杨添有信心,那些杀手不会查到试衣间来,特别是女装店的试衣间。

        连他进来都是偷偷摸摸的,要是杀手敢明目张胆进来检查,绝对会引起骚乱,那样做他们自己也就先废了。

        正当杨添为自己的杰作有些得意的时候,一直低着头的方婷小声的问了一句。

        “那我的衣服呢?总不能一直这样吧!”

        说道最后,那声音已经几乎听不见了,杨添这才反应过来,身边的方婷现在可还是清洁溜溜的。

        “现在出去不安全,被杀手看到可就糟了。”

        这是他现在能想出来的,勉强算是合理的借口了。

        总不能告诉方婷,他也是第一次遇到枪手追杀,一紧张之下忘记了给她带身新衣服进来。

        听到杨添的这话,方婷刚想要说点什么,就听见隔壁试衣间的门被打开了,接着就是稀稀疏疏的声音,应该是有人在试衣服。

        这时她也不好再开口,只能勉强转过身,背对着杨添,试衣间里一下就陷入了沉默。

        而看着眼前人的背影,杨添却想起了之前,自己紧张之下,强行动手时的情景,不自觉的做起了深呼吸。

        本来试衣间就狭小,隔壁现在又有人在,让她一时间也不敢开口说话,感受到身后吹到自己脖子上的一阵阵热气,不知不觉中也跟着做起了深呼吸。

        这下子,安静的试衣间里,就只能听到两道重重的呼吸声,闻着身前传来的淡淡香味,杨添鬼使神差的往前抬起了手……

        (不是我故意删的,昨晚这里有内容,导致全部被和谐了,所以今天这算是删减版吧!)

        试衣间空间小,又没有通风的地方,随着温度的上升,即使二人已经停了下来开始休息,可是却依然满头大汗。

        “你胆子真大!!!”

        方婷靠着杨添,活像一只考拉挂在树上一样。

        轻咬着嘴唇,一副娇羞柔弱的样子,都不用刻意压低声线,说起话来就是一种有气无力的感觉。

        也真是为难她了,本来挺舒服的一件事,可是由于受到了环境的制约,却只能拼命压制自己,愣是不敢发出太大的声音来。

        “胆大?到底哪里大,你该最清楚才对。”

        杨添也豁出去了,方婷对他的吸引,外貌倒是其次,毕竟比起细细粒来,方婷虽然身材略微丰腴,但是颜值却不如细细粒青春靓丽。

        真正让他把持不住的,除了方婷那更加成熟的气质,更多的,却是她的身份。

        都到了这个世界了,不带大嫂去做做头,那还当什么古惑仔?

        “我看你是真的不要命了,要是被蒋先生知道,他一定会杀了你的。”

        方婷这一刻,用最温柔的语气,说着最狠的话。

        “他以后会不会杀我还不一定,但是他今天却肯定是想要了你的命。”杨添不甘示弱,回了一句。

        “你胡说什么?”杨添的话有些刺激到了方婷,让她心里有些恼怒。眼睛死死瞪着他

        “瞪我也没用,伱其实已经猜到了,只是不想承认罢了。

        毕竟能在你身边装上定位装置的,除了蒋天生,我实在想不出来还有谁能做到?”

        “别说了!我不想知道!”被方婷打断了自己的分析,杨添也不着恼,反而手上微微用力。

        果然很快方婷就受不住了,狠狠的白了他一眼。

        “那怎么办?今天我活下来了,以后怎么办?迟早有一天会被他弄死,不如我们跑吧?”

        说完,方婷的眼神又变成一脸的期待,似乎在等着杨添的答复。

        “跑?现在还不是时候,再说了,为什么要跑?你现在跑了,就证明你已经知道了他要杀你,反而会更加危险。

        而且今天这一出,蒋天生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其实你现在死不死已经不重要了,所以你只要装作一切都不知道,就没什么问题了,最起码短时间内,你是安全的。”

        “真的?”方婷有些不太相信,连忙想要确认一下。

        “当然是真的,最起码在蒋天生从湾湾回来之前,没有人敢再动你,不信你就等着看吧。”

        “希望你说的都是真的!对了,你说的定位设备,到底装在哪里,那包包我挺喜欢的,为什么这么长时间我都没有发觉?”

        “就在你包里,被缝在了夹层里,不把包拆开,你根本就看不见。”

        方婷一脸恍然大悟“怪不得!”说完,又好像想到了什么,一脸娇羞起来“既然在包里,你这坏人干嘛把我的衣服也拿走?现在怎么办?我总不能光着身子出去吧!”

        方婷话刚说完,杨添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大头哥,我们到了,所有兄弟都被我叫过来了。

        只是大头哥,有警察,警察也到了,不让我们进来,怎么办?”

        听到电话里灰狗的话,杨添知道这下暂时是安全了。

        最后,他干脆直接在这家女装店里,给方婷捯饬了一身行头,至于这家店只卖外套,他也就顾不得这么多了。

        然后也没有理会在商场里四处盘查的警察,带着方婷像是普通客人那样,直接出了商场。

        商场外面可比里面要热闹得多,浩浩荡荡的有上千人。

        杨添的马仔当然不可能有这么多,人群中不但灰狗带人来了,大佬b那边也带人来了,甚至连靚坤也来了,这会儿正和维持秩序的警察在争论着什么。

        看到杨添带着方婷出来,几个带头的立马围了上来。

        “大头,到底什么情况?”大佬b最是急不可耐。

        “b哥,今天我送方小姐回家,路上遇上了埋伏,之后又是两波枪手追杀,一波骑摩托车的,另外一波十几个人,幸亏我们躲进了商场,才算幸免于难。”

        大佬b还没来得及回话,靚坤首先就怒了。

        “玛德,这群湾湾人真当我们洪兴没人了吗?”说着,又一把抓过身边的心腹阿强“你立刻带人把那些湾湾人找出来,我要把他们剁碎了喂狗,玛德!”

        “阿坤,你到底行不行啊?这次要不是大头,我看你怎么跟江湖上交代。”

        看着有些歇斯底里的靚坤,大佬b习惯性的嘲讽了起来。

        “大b,你在这乱咬什么,这次的事是怎么搞出来的?这笔账我还没和你算呢,山鸡可是你的小弟。

        他一个人跑到湾湾去砍人,这后面该不会是你指使的吧?”

        论起嘴上功夫,十个大佬b加在一起也不见得会是靚坤的对手,被靚坤一句话就给噎的脖子都快红了。

        “阿坤,话可不要乱说,我根本就不认识什么竹花帮的人,又怎么会让山鸡去做事,你这分明是诬陷。”

        “大b,现在山鸡死了,说什么还不是随你,可是现在人家竹花帮的报复已经来了,还不是要我这个龙头来替你擦屁股。”

        “你…你…!”大佬b气急,杨添是真怕他被气的抽过去。

        好在这时一个警官笑眯眯的走了过来,打断了靚坤的输出。

        “你们这么多人围在这里,信不信我告你们非法集会?”说罢,才转过身看向靚坤。

        “靚坤,我不管你们洪兴搞什么飞机,但是现在请你立马把人散了,不然我就呼叫支援,把你们全给带回去冷静冷静。”

        靚坤今天过来,也不是为了闹事的,现在见方婷安然无恙,也就放心了,当即一挥手,大部分小弟就散了,而其他人也纷纷上车,驶向蒋天生的别墅。

        这次的车队可谓是浩浩荡荡,也不怕有不开眼的家伙来偷袭了。就连气愤的大佬b都没率先离开,反而一脸吃了翔的样子,上了靚坤的商务车。

        到了车上,靚坤倒是也没再呛声,反而很严肃的看向杨添。

        “大头,刚刚警察在场,我不好多问,现在你把事情详细的再给我讲一遍。”

        等杨添简明扼要的复述了一遍,当然其中隐瞒了定位器的存在,一切都推给了敌人的精心布置。

        毕竟要是点破了定位器的存在,那么以靚坤的智商,很容易就会联想到蒋天生身上。

        到时候说不定会引起,新旧两代龙头的提前火拼,而杨添自己这个时候自知实力还很弱,根本没有从中渔利的机会,反倒容易成为炮灰。

        所以他很坚定的装起了可怜,除了强调以后一定加强安保以外,其他的是一言不发。

        而最终的结果,是靚坤直接派人驻守在了蒋天生别墅附近,负责方婷的起居安全。

        而大佬b则把陈浩南剩下的两个兄弟大天二和包皮派了过来,协助杨添负责来回路上的互送。

        而直到这时,杨添才知道原来蒋天生对外是号称去了荷兰,去探望以前洪兴的几个前辈。

        听着靚坤满口都是等蒋天生从荷兰回来以后怎么怎么样,杨添心里都忍不住一阵冷笑。

        靚坤现在一切都被蒋天生算得死死的,结果他却连对手的行踪都没有掌握,怪不得最后落得一个惨死。

        接下来的日子,杨添每日都是混迹于片场,偶尔趁着细细粒不在的时候,还会陪着大嫂方婷去商场逛逛女装部,日子过得倒也惬意。

        而靚坤那边却是有些焦头烂额的味道。

        先是湾湾人那边,无论一开始是不是做样子,反正后来是真刀真枪的,狠狠的火拼了几场。

        由于港岛到底是洪兴的地盘,竹花帮是一点便宜没占到,算是被靚坤给扫出了港岛。

        不过靚坤自己也不好过,他自己包括他的手下,一向都不是以武力见长的,这次和竹花帮硬碰硬,很是损失了不少人手。

        当然更加让他头疼的,却是警方针对洪兴的场子,不厌其烦的扫荡,有的场子甚至已经做到了准点有人站岗,就连他的乾坤影业,也三天两头被各个部门上门为难。

        而场子被警方盯死,那生意能好才叫有鬼了,这一下其他堂口的老大坐不住了,纷纷表示受不了这种针对,要求龙头出面解决。

        这种事能怎么解决?无论是疏通关系,还是收买打点,甚至是安抚各个堂口,这都少不了要花钱。

        而这份钱,公司账上根本不够,很明显其只有身为龙头的靚坤自掏腰包,来填这个窟窿。

        毕竟之前蒋天生打的样还在,他总不至于让自己被比了下去吧!

        特别是当他找到杨添,让他帮忙的时候,杨添很明确的感受到,靚坤没钱了。

        说实话,杨添对于靚坤说的事情,其实很感兴趣。

        事情不算复杂,靚坤专门来到片场,把杨添叫上了车,详细讲述了他要做的事。

        无非就是把一批家电,通过水路给运到北面去,从上船出发,到上岸全程不会超过二十分钟,上了岸之后,他只需要按照固定程序,把货交给固定的人,一切就结束了。

        而这一趟的利润,那可是相当的惊人,长做下来一个月的收入,堪比打劫金铺。

        而其实杨添对于这一行所了解的,可能比靚坤还要多的多。

        要知道在前世,他可是深入研究过,曾经的黄首富的发家史的。

        在黄首富白手起家的过程中,这种从南向北,水路带货的形式,为他赚取第一桶金,做出来不可磨灭的贡献。

        而靚坤来找他,据说是已经搭好了线,他只需要负责看着货就好。

        这也是让杨添最心动的一个地方,要知道如果没有门路,有时候你就是拿着钱,也别想送出去,送出去了别人也不会收。

        所以他的心里,其实还是很想帮靚坤这个忙的。

        毕竟时间已经不多了,北向带货放在现在,因为是出货,所以港岛的水警懒得查,放得很松。

        而北面的海关也有默契,对于家电这一类东西,打击的力度也不是很大。

        甚至于在有的地方,你只需要补交一点点微不足道的费用,这些家电就能摇身一变,彻底洗白,成为正儿八经的渠道货,可以直接在商场上架销售。

        不过这种好事,也就剩下这最后一年多的时间了。之前杨添是没门路,现在有了靚坤铺的路,他是狠狠的心动了。

        “玛德,白天拍电影,晚上带货,我不发财谁发财?”

        虽然心里已经打定了主意要参一手,不过面上他却一脸为难。

        “坤哥,你手下那么多人,干嘛还要找上我呢?

        而且我还要拍电影,还要负责保护方婷小姐的安全呢!”

        “大头,当初你刚出来,说要拍电影,我是不是二话不说就把钱借你了?这次拍新电影,五百万的投资,我有没有皱过一下眉头?”

        “坤哥你快别说了,帮!我肯定帮!我是怕你来找我,你的小弟会怎么看?”

        听到杨添的答复,靚坤满意了,拍着他的肩膀保证起来。

        “你放心,片场这边有我替你看着,肯定不会出问题。

        要不是阿强他们都有事,我也不会来麻烦你了。

        路呢,我已经铺好了,现在就缺一个得力的人去替我看着,过去之后什么都不用你操心,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最多一周就能回来,放心!好处少不了你的。”

        “行,坤哥,等我安排一下,出发前你通知我就行。”

        靚坤的话虽然不多,不过杨添还是听出来不少有用的东西。

        “看样子,靚坤是想要坏了洪兴的规矩啊!”

        看着开车离去的靚坤一行人,他立刻就联系了李文斌,想要见上一面,有重要情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