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书库 - 都市小说 - 傅爷的玄学娇妻火出圈儿在线阅读 - 第4章 一定比我的礼物贵重吧?

第4章 一定比我的礼物贵重吧?

        颜宝的声音软糯糯的,咬字不太清楚。

        傅砚并没察觉出有什么异常。

        只觉得女儿今天有些黏人,才一天没见,竟哭成了这样。

        他颇为心疼,拇指为她擦掉眼泪:

        “媛宝乖,爸比还有事儿要忙,你先去找哥哥,爸比等会儿再来看你,好不好?”

        呃!刚见面就要分开么?

        小颜宝眨巴着一双小鹿眼儿,有些不情愿。

        可她不想忤逆爸比,只好委屈巴巴地点点头。

        傅砚将女儿放下来,继续往老爷子那边儿走。

        手机来了一通电话,傅砚按了接听,对方向他汇报道:“四爷,少夫人三个月前就已经回了国,我查到了她的住所。”

        傅砚脚步一顿,眼底露出几分激动。

        他原本是要去给老爷子祝寿的,现在听了这个消息后,脚步一转,往庄园外走。

        对电话里的人说:“她人在哪儿?我今晚就要见到她。”

        …

        颜臻跟着高管家,一路走向傅老爷子的茶室。

        她远远地就听见了茶室里传来热闹的谈话声。

        高管家笑着眯起了眼睛,对颜臻说:“老爷子那几位多年不见的老战友,来给老爷子庆生,正下棋呢!老爷子好久没这么高兴了。”

        高管家五十几岁,察言观色半辈子,让他练就了一颗七窍玲珑心。

        其实傅老最想念的还是颜老爷子。

        两人以前在部队的时候,亲如兄弟,傅老每次提起颜老的时候,总是忍不住热泪盈眶。

        高管家想起这事儿,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怕颜臻想起已故的爷爷伤心,便没敢提。

        “老爷子,四少夫人回来了。”

        走进茶室,管家上前去禀报。

        老爷子闻言立时丢下手里的棋子,转头,就见管家的身后,一位穿着旗袍,样貌娟秀的姑娘。

        “颜臻!”老爷子激动地站起来,声音有些哽咽:“孩子!你总算肯回来了!”

        苏婉莹来给老爷子祝寿,正巧看见这一幕。

        她眼底闪过几分嫉妒,假装不懂事地凑上前,抢先拉住了颜臻的手:“这就是颜臻姐姐吧?我经常听四哥提起你来着,想不到你本人,竟然这么漂亮。”

        颜臻皱眉。

        这话什么意思?

        难道傅砚在背后说她丑吗?

        颜臻十分无语,想将自己的手从苏婉莹手里抽出来,然而苏婉莹却越抓越近。

        说起来,两人算是第一次见面。

        苏婉莹却是十分的自来熟,她笑着问:

        “姐姐,你这些年怎么都不回家啊?你当初什么也不说就一走了之,害得四哥被外公骂惨了,你这次回来,可得跟外公好好解释,还四哥一个清白。”

        苏婉莹这话虽然是笑着说的,但显然是问责。

        老爷子听了不太高兴。

        他伸手就将颜臻往自己身边儿拽,没好气地对苏婉莹说:“这颜臻刚回来,我都没说话,哪里轮得到你一个外人在这儿问东问西的?”

        老爷子说话的语气有些重。

        茶室里,坐着七八位老爷爷,个个威严沉稳,全都是各界有头有脸的人物。

        当着众人的面儿,苏婉莹只觉得失了面子。

        然而事实上,大家根本没注意她。

        徐老推了推脸上的老花镜,望着颜臻一脸感叹道:“这就是颜首长的孙女儿啊?哦哟!长得和颜夫人年轻的时候很像呢!”

        “我们都是你爷爷当年的战友,以前在一个军区,颜臻啊!你小时候爷爷还抱过你呢!记得我吗?”

        颜臻隐隐记得。

        她恭敬笑着和各位爷爷打了招呼。

        大家棋也不下了,话题围绕着颜臻展开来。

        茶室内笑声阵阵,颜臻成了团宠,逗得各位爷爷眉开眼笑的。

        苏婉莹看着这一幕,委屈地红了眼眶。

        她说:“外公,您怎么能把我当作外人呢?颜臻姐姐在结婚那天就留下一纸离婚协议离家出走,她从一开始就没把您当作家人,你对她这么好,我真替您感到不值。”

        一听这话,傅老脸色变了变。

        他望着颜臻,声音低沉:“这么大的事儿,你怎么没告诉爷爷?”

        苏婉莹见挑拨离间有了效果,立刻补充道:“姐姐这一走就是五年,也不知道在外面过得好不好,交了几个男朋友?结婚了吗?生了几个孩子?”

        她越说越离谱。

        老爷子回头给了苏婉莹一个眼刀,示意她闭嘴。

        “孩子!”

        老爷子拉着颜臻的手,非但没生气,反而十分自责:“是爷爷没管教好傅砚,我竟不知道你刚进我家门,他就给你委屈受,我回头定要找傅砚好好算账,替你讨回一个公道。”

        颜臻连连摇头,心里自责,不敢开口。

        向来严厉的老爷子,面对颜臻的时候,却是慈祥又耐心。

        苏婉莹看着好生嫉妒。

        身侧的手紧紧捏着,眼中泛着阵阵冷意。

        以傅家现在的门庭,傅砚想娶什么样的女孩娶不到?

        明明是颜家高攀了傅家。

        颜臻不仅不知好歹,还在新婚夜让傅砚难堪,让老爷子对傅砚生了嫌隙,搅得家宅不宁。

        真不知道老爷子把这样的孙媳妇,留着做什么?

        “外公!”

        苏婉莹见不惯老爷子宠着颜臻,总想法儿的打岔。

        她拿出一块儿帝皇绿的翡翠观音吊坠,献宝似的送到老爷子面前。

        她笑着说:“外公,这是我特地给您准备的寿礼,找了好多人,好不容才买到的。”

        老爷子对翡翠情有独钟。

        这块儿观音吊坠整体通透饱满,雕刻栩栩如生,看着清新雅致,给人的感觉如沐春风。

        老爷子对翡翠颇有研究,是识货的。

        所以不用苏婉莹多说什么,老爷子自己便能看出来这东西价值不菲。

        果然,老爷子拿着佛牌,如获珍宝。

        他小心地捧着:“这种材质的翡翠,在市面上很难买的,婉莹,你是怎么弄到的?”

        “的确花了不少力气,不过只要外公喜欢,再难买的东西,我都想法子给您买回来。”

        苏婉莹说着,伸手挽住了老爷子的手腕儿。

        见老爷子拿着佛牌细细斟酌,苏婉莹得意,目光缓缓看向颜臻。

        她笑着问:“姐姐今天带着什么礼物来的?一定比我的礼物贵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