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书库 - 都市小说 - 傅爷的玄学娇妻火出圈儿在线阅读 - 第24章 哄我开心

第24章 哄我开心

        林雪挣扎得很厉害,眼见着就要被拖上车,她不再骂骂咧咧,而是对着冯君寒声嘶力竭地哭喊:“君寒,我是真的爱你啊君寒,你不能这么狠心,你不能这么对我!”

        林雪的那几个闺蜜见状,已经吓得魂飞魄散,纷纷找借口离开当场。

        面对林雪的哭诉,冯君寒冷着心肠,看都没看她一眼。

        他垂眸望着亭亭而立,眸光平静似水的颜臻,诚心诚意地说:“还请颜小姐帮我解了这灾祸。”

        颜臻挑眉:“冯先生,我们玄学一门,讲究的是缘……”

        “我知道我知道,我愿支付一百万缘,不知颜小姐,可觉得够?”

        冯君寒不等颜臻把话说完,就直接开了价。

        有钱人,最怕的就是钱很多,命却很短。

        只要能保住他的命,别说是一百万,哪怕颜臻要一千万,冯君寒都会双手奉上。

        “……”颜臻的面色有点儿尴尬。

        她原本想说的是,今天冯君寒遇上她,那两人就是有缘。

        可现在冯君寒要给钱,那便也是缘。

        于是颜臻只能点头说好。

        她把手里的项链拿出来,指甲轻轻划破手指,一滴鲜红的血液从皮层下涌出,只见那葫芦像是会吸血似的,触碰到那血,便吸收得干干净净。

        被鲜血滋养过的葫芦吊坠,瞬间变得通透明亮,这一幕把冯君寒吓了一跳。

        颜臻把项链递给冯君寒,交代道:“拿回去放在枕头下,从今夜起,你会梦见那些向你借东西的人,你找他们还便是。”

        “好,太好了,谢谢颜小姐!”

        冯君寒忙双手接过项链。

        想起今晚就能见到那些害他的人,他心里期待不已,阵阵怒火已翻滚于胸前,蓄势待发。

        既然是在梦里,在他的梦。

        那么他做什么,都是合情合理吧?

        终于等两人说完了话,颜宝趴在傅砚的肩膀上,揉着有些困倦的眼睛问:“叔叔,我们可以去游乐场里玩儿了吗?”

        “可以,当然可以。”

        冯君寒笑着转头,对游乐场的工作人员说:“烦请大家进去,好好接待,还有,以后颜小姐一家在游乐场里的所有消费,都挂在我的账上。”

        “不必。”

        傅砚用看傻子一样的目光望着冯君寒。

        他实在不理解,青天白日朗朗乾坤之下,竟然还有人,被三言两语就骗去一百万的。

        真是人傻钱多。

        傅砚皱眉拒绝:“我的家人,就不劳烦冯少爷操心了!”

        丢下一句话,傅砚带着三个孩子走进游乐场。

        颜臻跟在他身后,看着傅砚把三个孩子送上旋转木马,终于转身走向她。

        颜臻站在原地静静等待。

        她知道傅砚一定有很多话想对她说。

        她同样也有很多话,想问傅砚。

        不过在此之前,她决定让傅砚先说。

        “颜臻,这些年你在外面,就是靠这些坑蒙拐骗的手段来生存的?”

        傅砚高挺的身子站在颜臻的面前,眉眼间带着丝丝愠怒:“我特意把孩子们支开,是不想当着他们的面儿拆穿你,可你也不想让他们以后被人嘲笑,有个招摇撞骗的妈吧?”

        “傅先生,请别用自己浅薄的见识来定性我做的事儿,孩子们怎么看我,那是孩子们的事儿,至少颜宝,我被亲自教养长大的颜宝,她绝对不会那么看我的。”

        她收钱给别人答疑解惑,别人花钱来找她消灾解难,一切自愿又自由。

        买家愿意,卖家也愿意,她管那些不相干的人愿不愿意?

        这件事根本轮不到旁人来置喙什么,她也无需向旁人解释什么。

        “颜臻,你如果缺钱大可来找我,我就算看在孩子的份上,我也不会……”

        “傅先生,你可以不信,但请别评判,更别试图阻挠改变什么,因为这些事与你无关,你没有权力干涉。”

        傅砚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颜臻打断。

        他见颜臻表情坚定,语气不容置喙,后面的话吐到了喉咙里,他还是生生给咽了下去。

        “好,好,我就当这是你的事儿,那么颜宝呢?”

        傅砚指着身后的旋转木马,目光望着颜臻冷笑连连:“你丢给我两个孩子,自己带走一个,你真是好大的主意啊!你是不是以为你把他们生下来,就有替他们选择父爱母爱的权利了?你真是自以为是,自私自利,你凭什么替他们作抉择?”

        颜臻倒是没想到,在这件事情上,傅砚竟然会这么激动。

        她怔了好一会儿,确定了一件事:“看来当初不是你偷走了我的孩子,那么孩子是谁给你的?你许了他们什么好处?”

        “你什么意思?”

        “以傅先生的聪明才智,应该能听懂我的话吧?”

        说完颜臻抬手看了看表,她两点有个约,眼下只剩十五分钟了。

        于是便说:“我有事儿缠身,三个孩子先交给你,等我办完了事儿,我会去傅家跟你把话说清楚,你也把当年的事儿整理一下,我最后说一遍,我从来就没有舍弃过我的孩子,我颜臻生下来的孩子,哪怕是讨饭,我都会养大,更何况我还没有沦落到那种地步。”

        说完不等傅砚回答,她便转身而去。

        颜臻穿过热闹的街道,走进了游乐场对面的一家咖啡厅。

        咖啡厅角落一间名为‘蓝山’的包厢里,有个打扮时髦的中年女人等候已久。

        当颜臻推门而入,作完自我介绍的时候,着实把女人给惊艳到了。

        她感叹:“没想到天师看起来这么年轻,如果不是声名远播,我肯定以为又遇到骗子了呢!”

        她开了个无伤大雅的玩笑,颜臻也就配合着笑了笑。

        颜臻在左边儿沙发上落了座,看了眼女人的面向,她直接开口:“张太太,你想问的是,婚姻?”

        “对,我嫁给我的丈夫已经二十年了,今天是我们结婚二十周年的纪念日,我的丈夫很爱我,爱到愿意为我舍命的程度……”

        说完她微微抬起手,她的手指上戴着一颗麻将牌大小的钻戒,她说:“当初买这颗钻戒的时候,我丈夫几乎花光了所有的家产,只为了哄我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