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书库 - 都市小说 - 傅爷的玄学娇妻火出圈儿在线阅读 - 第30章 整夜整夜的失眠

第30章 整夜整夜的失眠

        晨光熹微,颜臻是在险些缺氧的沉闷感中苏醒过来的。

        她转头看向睡在身侧的男人,深深吸了一口气。

        明明记得昨晚睡觉前,两人的中间明明隔着一个枕头,现在枕头不知去向不说,傅砚还睡在了她的枕头上。

        胸前这只手,也不知道压了多久。

        颜臻有点儿喘不过气,她咬着牙瞪着傅砚:“软吗?”

        或许是刚睡醒,她本来就甜润的声音,带了几分惺忪的睡意,莫名变得温软娇柔。

        在男人听来,这无疑是一种暗示。

        “老婆……”

        傅砚急急地翻身压过去,目光贪婪地望着女子的红唇。

        颜臻瞪大双面,一瞬间被吓得睡意全无,一张脸通红无比,赶紧伸手推开傅砚,掀开被子起床:“我今天有事儿,要起床了。”

        如果不是孩子们,颜臻不会踏足这里。

        不得不承认,傅砚的确长了张颠倒众生的脸,身材也是极为迷人的。

        可他弑杀冷血也是真的。

        这样完美的修罗刹,她还是不招惹的好。

        傅砚捉住她的手腕儿:“做什么着急这一时半会儿?”

        “我要回趟颜家,你说急不急?”

        颜臻用力将自己的手从男子手中挣脱出来,穿了拖鞋去往浴室洗漱。

        傅砚无语凝噎。

        他这么完美的男人,这女人难道对他就没有想法?

        又跟他玩儿欲擒故纵?

        好,他倒要看看,她能忍到什么时候。

        颜臻洗完澡出来之后,把张莲的号码从黑名单里移出来,打了个电话回去。

        她告诉张莲,说自己要回去一趟。

        她要当面问罪张莲,当年为什么偷走她的孩子。

        今天是周末,张莲原本约了几位富太太一起搓麻将。

        虽然那些太太们见到她,聊的内容基本都和傅家有关,或者和颜臻有关的事情。

        可那一句句的吹捧,以及那一把把的胡牌,让张莲的体验感极好,几度陷入沉迷。

        现在听说颜臻要回来吃饭,张莲不得不推掉麻将局。

        她从钱包里抽出了几张钱交给管家,交代她中午尽量摆得丰盛些。

        张莲需要立个贤良后妈的人设。

        想让颜东海彻底放心把这个家交给她掌管。

        颜玉柔看着家里那些忙前忙后的人,又想起颜臻拒绝帮她忙的样子,心里就十分来气。

        她嘟着嘴对张莲撒娇说:“妈,你对颜臻那个白眼儿狼那么好做什么?她五年都没回家,这突然回来,该不是回来分家产的吧?”

        颜东海从楼上下来,正好听见颜玉柔的这番话。

        他一张脸立刻就沉了下去,扫了眼自己这位平时看起来乖巧听话的小女儿,厉声骂道:

        “你说的什么混账话?这里是你姐姐的家,她想什么时候回来,就什么时候回来。

        你们也好意思说她五年没回来?她为什么不回来,你们心里没个数吗?

        她在这里给老爷子守孝的那三年,你们是怎么对她的,心里没数?”

        又是这些话。

        张莲听了顿时觉得委屈,她斜了颜玉柔一眼,教训道:“不会说话就闭嘴。”

        然后上前几步,扶住了颜东海,邀功似的说:“我一听说颜臻要回来,就把所有事情都推掉了,还叫管家多备一些好菜来招待她。

        你说的没错,这里是颜臻的家,你是颜臻的爸爸,是她永远的靠山。

        而我就不一样了,玉柔是我亲生的,我且能打能骂,可颜臻不是我亲生的,有些事儿我教她呢,说我苛责了她,如若我不教她,又说我这后妈只管自己生的,总之啊!我怎么做都是错。”

        说完,张莲煞有其事地按了按眼角,委屈巴巴地望着颜东海说:“不如你教教我,我这后妈该怎么当才能赢过亲妈吧?再说说看,我这后妈是做了什么丧尽天良的事儿,苛待着她了?”

        张莲一张嘴巧舌如簧。

        这些年,颜东海的身心都在工作上。

        家里的是非曲直,即使他当时清楚,可事后就忘得干干净净,只大致记得妻子对颜臻有些刻薄,却也说不出个一二三来。

        “你自己什么为人,心里清楚。”

        颜东海走向客厅中央的沙发,坐下,对自己妻子和女儿说:“人是相互的,要想颜臻对你们好,你们也得做出个样子来,才配得上她对你们好。”

        这时,门铃响了。

        隔着镂空的雕花铁门,颜玉柔一眼就看见了站在门口,穿着黑色西服的高大男子。

        她没想到傅砚竟然也会来。

        立马激动的整理了下头发和着装,抢在管家的前面去开了门,笑望着傅砚打招呼:“姐夫,你来了!”

        那痴迷的眼神,落在傅砚的脸上之后,就再也挪不开。

        无论多少次见到傅砚这张脸,颜玉柔都觉得惊艳万分,感觉傅砚清冷的就像水中月,不容染指,偏偏整个姑苏的女人都为他倾倒,以他为中心。

        可惜这样的极品好男人,便宜了颜臻。

        “颜玉柔,你不打算请我们进去吗?”

        颜臻站在傅砚的身后,看着那只开了一个人形缝隙的雕花铁门,上前狠狠推了一把,直到门彻底敞开,她才擦过颜玉柔的肩膀,往里走。

        “姐姐,我知道你看不惯我,可你也不用在姐夫面前表现得这么明显吧?”

        颜玉柔惺惺作态地揉着肩膀:“你把我撞痛了!姐夫,你可要为我做主啊!”

        “她不是故意撞你的,是你挡了门。”

        傅砚正色望着颜玉柔,目光冰冷:“你拦着我也就算了,可这里是颜臻的家,她是嫁走了,但她还是姓颜的,请不要欺负她。”

        “我,欺负她?”

        颜玉柔听完傅砚的这番话,震惊得瞪大了眼睛:“姐夫,你怎么能这么不分青红找白呢?明明就是她欺负我,撞我的肩膀。”

        …

        “爸,你身体还好吗?”

        颜臻进门之后,直接走向了颜东海,将手里的礼盒递给他,“你的脸色怎么这么憔悴?是不是经常熬夜的?”

        颜东海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也没有经常熬夜,我现在也不知道怎么的,有时候明明困得不行,可倒在床上却是怎么都睡不着,经常整夜整夜的失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