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书库 - 都市小说 - 傅爷的玄学娇妻火出圈儿在线阅读 - 第38章 我欠你的

第38章 我欠你的

        颜臻心中疑惑,问那小和尚:“请问姓颜,有什么不同?”

        那小和尚将颜臻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眼,估算了下她的年纪,轻轻叹了一口气说:

        “施主有所不知,常心师傅他这辈子最怕姓颜的人,尤其是像施主这个年纪的女子,他老人家胆子小,若是躲起来,可能三五天都不露面,二位还是请回吧!”

        傅砚深沉的眉眼一派平静,只是那只握着颜臻的手,下意识地收紧。

        颜臻察觉到之后,抬眸看了他一眼。

        然后用力将自己的手抽出来,下意识避开他,问那小和尚:“请问,是何缘故?”

        “这就要从十八年前说起了。”

        小和尚看起来也就二十出头,说话的语气却是老气横秋的。

        他说:“我也是听别人说的,十八年前,我们寺庙远近闻名,香火鼎盛,还没有这么破破烂烂,有个姓颜的男人,带着个小女孩来拜师,被常心师傅拒绝后,他就发了失心疯,怒烧寺庙,当时一场大火啊!烧了三天三夜……”

        小和尚讲得声情并茂,绘声绘色,就好像亲眼见到了似得。

        说完他连连叹气:“自那之后,常心师傅就被吓破了胆,见到姓颜的人就害怕,特别怕遇到当年那小女孩。

        都说上梁不正下梁歪,想必一个放火烧寺庙的人,也教育不出什么好孩子来。

        常心师傅这些年草木皆兵,听见姓颜的就如同见了洪水猛兽,可怜见的,一代大师竟会被一个女孩子吓得惶惶不可终日……”

        傅砚转头看颜臻,注意到她脸上略微复杂的表情,深不见底的眸子里闪过一道淡淡的凉光。

        “好,我知道了!”

        颜臻目光清凉望着小和尚,眸中带着丝丝遗憾,正要说什么,傅砚比她先一步开口,“既然常心师父拒不见我们,那我们就先不打扰了。”

        “好,二位慢走。”

        小和尚脸上的表情,如同成功送走了瘟神般激动。

        见两位走后,小和尚绕了个弯儿,去往一间比较偏僻的厢房。

        推门进去,就见素来淡定的常心师父,正着急忙慌地收拾着行李。

        见他来了,便交代道:“知行,为师要出去避祸一段时间,短则三月,长则十年八载也有可能,如果方才那位女子再来找我,你就说我出去云游,归期不定……”

        然而他的话还没说完,突然听见房门‘砰’的一声,被人推开。

        穿着一身米色旗袍的颜臻站在门口,双眼冰冷地望着他,语气悠冷:“老和尚,你为什么见了我就跑?”

        傅砚就立在颜臻的身后,身形伟岸如一座大山,不怒自威。

        两位气场迫人,那常心法师吓的手里折了一半儿的衣服都掉在了地上,只感觉双腿发软,险些给颜臻跪下。

        他强装镇定地露出了一个讨好的笑脸,对颜臻说:“姑奶奶,这冤有头债有主,你能不能看着我这些年兢兢业业为你报仇的份上,饶我一条狗命?”

        一旁的知行和尚脸上的表情,惊得能吞下一个鹅蛋。

        这位姓颜的女施主到底是什么来历?

        竟让师傅如此卑躬屈膝不说,还吓成这样?

        “你,为我报仇?”

        颜臻想起继母用一缕头发来谋害父亲,以及那对儿原本该转世的母子,却被引导成了恶灵,心里就对这老和尚恨之入骨。

        “你害我生父,坑骗傅老爷子四千万,助纣为虐,坏事做尽,还敢胡扯八道说是兢兢业业为我报仇?你作恶也要找个人背锅不成?”

        “简直冤枉啊!”

        老和尚听着那些罪孽之事,心中疑惑不已:“我得知你继母经常在你那儿搜刮钱财,所以我只是趁机收了她一大笔钱,写了几张平安符给她,而且那钱我分文未动,这也叫助纣为虐?”

        “傅家老爷子来找我,我看出他家宅不宁,我好心赠了他一棵老松树,还赠送他镇压符,保他家宅平安,这也叫坏事做尽?”

        颜臻冷声质问:“赠?一年八百万的天价年费,你管这叫赠?”

        “什么?八百万?”

        常心师父惊得声音都拔高了几分,“没有的事儿,我对着佛祖发誓,我要是收了傅老一分钱,叫我挫骨扬灰不得好死。”

        颜臻面色凝重,见老和尚说话的样子,不像是撒谎。

        始终站在颜臻身后的傅砚,见她忧心忡忡,精致的面容上满是疲惫之色,就知道她今天已经倦了。

        他说:“既然不是他,那就是另有其人。”

        常心师傅否定:“没人,整个法华寺我说了算,只要我说不收钱,就没人敢收一分钱,这件事定是有误会,还望二位回去问问老爷子,还我一个清白。”

        “既然不是你,你为什么见了我就要跑?”

        颜臻还是觉得这老和尚疑点重重。

        她不明白的是,向来成熟稳重,与人为善的爷爷,当年为什么会一怒之下火烧寺庙。

        颜家又为什么会让远近闻名的常心师父,恐惧至此。

        “所以,你爷爷什么都没告诉你?”

        常心师傅悬着的心稍微放下来,嘴里嘀咕着说:“当然要跑了,你们颜家人那么疯,而且我还欠着你们颜家的债呢!因为还不完,我就想摆烂,你找来了,我肯定是要跑的啊!”

        “你为什么会欠我们家的债?”

        “这就要从你爷爷结婚前说起了,不过你既然不知道,我就不说了,你只要记得我欠你的就行。”

        老和尚看了眼窗外夜幕临近,问颜臻:“不过颜小姐,我给的镇压符失了效,你现在不该执拗于找我算账。”

        “我来是找你退钱的,退还老爷子的钱,还有我爸的事儿,你以后再敢动我家人,我就把你给烧了!”

        “真的不是我,那四千万也不是我的拿的,你看我这破破烂烂的寺庙就知道,我要是有那钱,早就给菩萨镀个金身了……”

        常心师父委屈地跺脚。

        他活这么大的年纪,还是第一次背如这么重的黑锅。

        四千万,他一辈子都没见过那么多钱。

        心里越想越气,他信誓旦旦地向颜臻保证:“颜小姐放心,这件事,我定会给你一个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