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书库 - 都市小说 - 傅爷的玄学娇妻火出圈儿在线阅读 - 第46章 好使

第46章 好使

        颜臻别的事儿都能无所谓,唯有孩子的事儿她格外较真。

        她起身,一脸严肃地对芳姨说:“请你以后别当着孩子的面儿说这种话,你有什么意见,请私下对我说。”

        芳姨听了一怔,她没想到颜臻竟然是这个态度。

        她有些委屈,无助地望着傅砚。

        “四爷,这……”

        傅砚的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

        他思忖了下,语调缓慢地说:“既然孩子们想要她陪,就由着她。”

        “四爷,这使不得啊!老爷子知道会生气的。”

        芳姨眉头紧皱,想起老爷子定下来的规矩,说:“天睿是男宝,已经五岁了,有了性别意识……”

        “闭嘴!”

        颜臻不悦看向芳姨,对傅砚说:“请把家里的育儿嫂都换掉,我需要的是辅助我教育孩子的人,不是在我面前指点江山,我说一句她杠两句的人。”

        傅砚点头,看向芳姨:“你去收拾东西离开,我会额外支付你三个月的薪水。”

        “……”芳姨整个人都是懵的。

        一向独断专行的傅四爷,什么时候这么听一个女人的话了?

        她兢兢业业在傅家教育了孩子这么多年,现在颜臻一句话就把她给开除了?

        这傅砚未免太色令智昏,好不讲理。

        芳姨心里有气,跟颜臻争辩说:“少夫人,我教育孩子是专业的,都说慈母多败儿,您这样只会害了孩子们。

        咱们四爷一岁多就和父母分床睡,两岁之后就有自己独立的房间,所以他今天才会这么的优秀,还请少夫人,别因为一时心慈,毁了孩子们。”

        “你没发现孩子们现在的状态不对吗?”

        颜臻看着芳姨,冷声质问:“媛宝非要抱着兔子才能入睡,天睿是男孩子,就算没有安全感也不敢表现出来,只能生生忍着,这就是你教育的结果?”

        她冷笑了声:“孩子们想要什么,你不给,反而让他们长期陷入在没有安全感的恐惧中成长,这样扭曲的生长环境,能养出什么样的人?”

        “总有一个过程的,少夫人!”

        芳姨觉得颜臻是一点儿都不懂教育孩子。

        她根本说不通,于是有些懊恼地说:

        “我知道你是山里来的,学历不高,也没见过世面,你小的时候可能几代人都睡在一个房间里,可现在时代不同了,别人家的孩子都是这么历练的……”

        “我的孩子生来就不用跟任何人比较,他们本身就很优秀,很独特,而你,教育不好他们,请你离开。”

        见芳姨还想争论什么,傅砚已然没了耐心。

        他沉着声音说:“如果你打算站在这里跟我的夫人争得面红耳赤,争个输赢,我劝你想想后果。”

        “……”芳姨简直一肚子委屈没地方吐。

        可她也不敢得罪颜臻,只好气呼呼地转身去收拾东西,离开了宅子。

        颜臻带着孩子们去洗漱。

        卫生间里,颜宝熟练地给自己刷牙洗脸。

        媛宝和天睿两人直愣愣地站在原地,显然是不会的。

        颜臻虽然很疼爱孩子们,可也不会惯着他们,就拿起牙膏塞进他们的手里,说:“宝贝们,你们要学会生活的一些基本技能,因为你们在动手的时候,同时也在动脑,脑袋越动越机灵,明白吗?”

        两个孩子点点头,没说话。

        颜臻皱眉,五岁的孩子,语言能力不该这么差的。

        还不会最简单的刷牙和洗脸,也不知道那几个育儿嫂是怎么教育的孩子的。

        傅砚站在卫生间门口,看着颜臻教两个孩子刷牙。

        他倒是没想到孩子们竟然会这么聪明,一遍就教会。

        一直以来,是他低估了孩子们的动手能力。

        媛宝洗脸的时候,险些从凳子上摔下来。

        傅砚立马伸手去接,颜臻先一步勾住了孩子,两人同时接住了媛宝,面面相觑。

        小家伙躺在爸爸妈妈的手臂里嘻嘻笑着,“好玩儿,真好玩儿,我还要玩儿一次。”

        “不行哦!”

        颜臻笑着拒绝她:“刚才那样太危险了,要是出了什么意外,会摔的很疼的。”

        “哦,我知道了,妈咪!”

        媛宝张开双手爬进颜臻的怀里,双手抱着她的脖子要亲亲。

        看着颜臻用了一天时间,就和孩子们打成了一片,傅砚微微勾唇。

        血脉这种东西,还真是神奇。

        颜臻左手牵着天睿,右手牵着媛宝,往楼下走。

        颜宝坐在傅砚的手臂上,一家五口其乐融融的画面,看着令人赏心悦目。

        这栋宅子,终于不再是死气沉沉的。

        陪着孩子们用完早餐之后,傅砚送孩子们去学校,而颜臻带着徐老爷子出发寻女。

        徐老带了一整个保镖团,光是豪车就开了十几辆,阵容十分强大。

        颜臻随着徐老坐在那辆加长版的林肯里,她说:“爷爷,徐阿姨就住在金地小区,之所以三天之后再去找她,是因为徐阿姨正在给她的小儿媳伺候月子,今天她小儿媳正好满四十天,咱们去接人,应该不会引发家庭矛盾。”

        徐老是个十分精明的人。

        他不知道自己的女儿这些年都经历了些什么,不过从颜臻的三言两语听来,女儿肯定是不好过的。

        连少伺候三天月子,都会引发家庭矛盾。

        半个小时后,车子停在了一座高档小区门口。

        小区的安保措施很严格,不许外来车辆开进去,访客必须要在门卫处登记,经过业主同意之后才能进小区。

        徐老也不着急,他按照规定登记之后,让保安给业主去了一通电话,接电话的是个年轻女人,一听说访客姓徐,立马就生气地骂道:“不见,我家没有姓徐的人,也不会有姓徐的亲戚。”

        说完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颜臻不悦地挑眉,对保安说:“叔叔,麻烦您再去一个电话,就说荣光妇产科医院的董事长前来探望,恭喜她被选为最幸运的产妇,获得医药费全免的资格,我们是来退钱的。”

        保安起初用看骗子的眼神望着颜臻。

        直到颜臻打开手机翻出资料,证明了徐老的身份之后,那保安才又给业主去了一通电话。

        这次果然好使,对方请他们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