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书库 - 都市小说 - 傅爷的玄学娇妻火出圈儿在线阅读 - 第53章 加害者报复

第53章 加害者报复

        乾妈妈激动得浑身都在抖,也不管眼前这一幕是真是假,她相信自己眼睛看见的,和耳朵听见的。

        她问:“孩子,一年后你真的会回来,成为我们的儿子吗?”

        乾源点头:“我会的,你们好好调养身体,等我们相聚。”

        说完,他的灵魂便飘远了!

        其实乾源撒谎了。

        他并不是知道一年后父母的儿子,是不是他。

        他只是想给父母留点儿希望,想让他们继续活下去。

        毕竟这个人间,真的很好啊!

        可惜他看不见了!

        他不想父母因为他而关上心门。

        父母会重新拥有一个孩子,有一个幸福的家。

        而他,就当他从来都没出现过吧!

        夫妻俩心中有了希望,顿时没了寻死觅活的念头。

        他们开始好好配合医生的治疗,乾妈妈还逼着自己吃了好多东西,她边吃边哭,医生们看着连连叹气,都知道夫妻俩失去了孩子,而且孩子死相极惨。

        一切反常的行为,都理解为是他们伤心过度。

        颜臻悠悠地叹了一口气,的确,乾源和这对夫妻的缘分未尽,一年后会再次投胎成他们的孩子。

        她刚才没说,是不想泄露太多天机。

        没想到被乾源给猜到了!

        叮咚!

        颜臻的手机里弹出了一则信息。

        是傅砚发来的。

        起初颜臻以为是孩子的事儿,没想到傅砚竟然是约她喝下午茶。

        颜臻看了看表,说没时间。

        然后傅砚回了个难过的表情。

        “……”颜臻看着那小黄人下弯的嘴角,与耷拉的眼睛,一度怀疑傅砚的账号是不是被人给盗了。

        而这边傅氏集团,总裁办公室里。

        傅砚一把将手机从贺洲的手里抢过来,“幼稚,为什么要发个黄脑袋给她?快撤回。”

        贺洲笑着说:“傅总,您这就不懂了,表情包聊天比干巴巴的文字更能表达出您现在的心情。”

        “我现在并不难过。”

        傅砚说着还看了下表:“三点钟要见聚力电气的张总,约到外面去。”

        “好嘞!少夫人在月老街开了间古董商行,好像叫‘云水斋’,不如就约在附近?”

        “你看着安排。”

        傅砚看着手机对话框,颜臻的消息终于弹了过来,只有几个字:“不好意思,下次再约。”

        他心情阴沉地丢开手机。

        …

        江知鱼开车带颜臻回到古董店的时候,池笙正在修补一副古画。

        她用下巴点了下桌上的两张红色请柬,说:“这是周小姐送来的,她想邀请你们去参加他们的婚礼,俩人逛街去了,等会儿应该还会过来,向老板当面表示感谢。”

        “阿笙,你看起来和我差不多大,咱们以后就叫名字吧?”

        颜臻拿起茶杯给自己倒了杯水。

        她开古董店不是为了挣钱,只是想做点儿小生意,来打发不带娃的时间。

        池笙笑起来很好看,“好的,颜臻姐。”

        说话间,周妙怡和张楚航手拉着手走了进来。

        周妙怡一看见颜臻,就晃了晃手机说:“颜小姐,谢谢您帮了我这么大的忙,钱我已经转过去,您查收一下。”

        “好,”

        江知鱼翻阅着请柬,见两人结婚的酒店离这儿不远,她最喜欢凑热闹了,就对周妙怡说,到时候一定到场。

        颜臻目光落在周妙怡的脸上,微微皱眉,“周小姐,我看你的面相,不太好。”

        周妙怡听了,神色一变。

        张楚航闻言,下意识看了眼周妙怡。

        发现女孩除了眉眼间的疲惫比较明显之外,别的他什么也看不出来。

        不过颜臻的话让他心里感到紧张,下意识将周妙怡的手抓紧,“还请颜小姐指点。”

        颜臻说:“林可一心想把乾源复活,好不容易成功,却被我们破坏了,她把所有的仇都记在了周小姐的头上。”

        周妙怡觉得委屈:“啊?可我们是受害者啊!”

        “这就要问加害者为什么一开始就选择你们了!”

        颜臻继续说:“林可是家里的独生女,她有今天这个下场,都是她的父母过度溺爱,纵容无度导致的,所以这次也不例外,林可的父母会帮她报仇。”

        颜臻本来不想说太多的。

        可她刚才为周妙怡算了一卦,情况很不乐观,“周小姐,你的生命,还剩十八天。”

        “什么?”

        张楚航听后,吓得面色发白,“我们的婚期定在十八天后,难道妙怡,会死在婚礼上?”

        颜臻点头:“林可的父亲会在婚礼上制造一场混乱,然后把周小姐强行带去酒店顶楼,逼你跪地向他道歉,忏悔,最后当着你的面儿,把周小姐从顶楼给推下去。”

        “你目睹了周小姐的死亡过程,受不了刺激当场昏厥,醒来后就……”

        后面的话听起来有点儿像诅咒,颜臻有点儿不好说。

        可张楚航却迫切地想知道,“请颜小姐直说,我受得住。”

        “你醒来之后就疯了,谁也不认识,谁也不记得,只对着周小姐的照片发呆,就那样不知冷暖,疯疯癫癫地过了一年后,你也从周小姐死的那栋楼上,跳了下去,殉情了。”

        张楚航和周妙怡听了之后,浑身都麻了!

        颜臻说得没错,如果周妙怡死了,张楚航的确一天也不想活了。

        如果多活了一年,那他肯定是疯了,失去了自我意识。

        没想到被人夺舍已经很晦气了,还要被加害者的家属报复。

        张楚航很怕失去周妙怡,他急得差点儿给颜臻跪下:“还请颜小姐救命!我们应该怎么做,才能逃过这一劫?”

        周妙怡吓得瑟瑟发抖。

        她恐高,难以想象被人从二十楼推下去,会有多么可怕。

        “我……”

        颜臻今天泄露了太多天机,突然觉得脑袋有点儿昏沉,如果再说下去,势必会遭到反噬。

        江知鱼见状忙扶着她,对张楚航说:“你们今天先回去,明天再过来,给我们一晚上的时间,明天再给你们答复。”

        张楚航听了之后,急道:“颜小姐不会解决不了吧?你让我就这么回去,你觉得我今晚睡得着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