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书库 - 都市小说 - 傅爷的玄学娇妻火出圈儿在线阅读 - 第57章 爱你们

第57章 爱你们

        “我给过他们机会,不止一次。”

        傅砚斜倚在电脑桌前,垂眸望着地毯,脸色看起来极为不好。

        他缓了好一会儿,才开口:“五年前,我把媛宝和天睿接回家的时候,就在学着当爸爸,可至今依旧觉得很难,我能给他们很多物质上的东西,却给不了精神上的,我并不是一个好爸爸。”

        他这是看见孩子被欺负,心疼,自责了!

        “傅先生言重了!”

        颜臻理解傅砚的感受,忙安慰他说:“你要忙于生意,能把他们养成这样已经很好了,你不必太在意孩子们受的委屈,逆境只会帮他们成长,颜宝之前也在学校里也欺负过别的同学,小孩子之间的磕碰是难免的,他们吵架容易,和好也容易,我们大人可以适当干涉,过多干涉反而对他们不好,还请你,不要太自责。”

        道理傅砚都懂,可今天那件事,哽在傅砚的心口,十分难受。

        如果今天他和颜臻没出现,他几乎能想象出来,媛宝会遭受怎样不公平的待遇,老师迫于对方家长的淫威,根本不会还她清白。

        就凭这一点,那个幼儿园继续办下去就是误人子弟。

        颜臻知道,带孩子的过程,除了孩子在成长,大人也是在成长的。

        有些事,需要时间来消化。

        傅砚撤诉是不可能的,他知道颜臻心软,说:“我会给孩子们办理退学,重新选择幼儿园,你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

        “没有,你决定就好。”

        这个话题说完了。

        颜臻盯着傅砚的脸,两人对视了好一会儿,她想了想,还是把心里的话,给压了下去。

        她回傅家最大的目的,是来找爷爷那串儿佛珠的。

        可她回来到现在,那串儿佛珠的影子都没见着,不知道还在不在傅家。

        腰间被一只手环住,颜臻回过神来,已经被傅砚扣在了怀里。

        他和她几乎鼻尖儿相抵。

        傅砚盯着她有些呆滞的眸子,说:“颜臻,你知不知道,盯着男人看,是一种暗示?”

        “我……唔!”

        她唇上一软,后面的话被堵住,安静的空间里,凌乱又急促的呼吸声交缠在一起,令人脸红心跳。

        …

        翌日,颜臻随着傅砚一起去幼儿园给孩子们办理退学,园长第一次反思自己的处事问题,说她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并且已经对熙熙作出劝退处理,想极力留住这三个孩子。

        迟来的道歉比草贱,傅砚心意已决,而且听到风声的其他幼儿园的园长,已经拿着自己学校的推广资料,争先恐后地来接孩子了。

        傅砚看完资料后亲自探园,最后精挑细选了一家字母幼儿园,环境很不错,孩子们也喜欢,傅砚自然而然地也成了那所幼儿园最大的投资商,孩子们以及幼儿园最结实的靠山。

        颜臻回到云水斋的时候,张楚航和周妙怡已经等在那里。

        江知鱼问张楚航,城外的李瞎子算得准吗?

        张楚航说,李瞎子收了他三千块,夸了他两个小时。

        从他的婚姻夸到事业,又从事业夸到家庭,总之是一帆风顺,红红火火,夸得正带劲儿的时候,突然眉头一皱,说他三日内有血光之灾,想要破灾,再给三万。

        张楚航差点儿就掏钱了,周妙怡赶紧将他拉走,那李瞎子还追着他说两万也行,实在不行一万也可以……

        张楚航起初不觉得自己被骗,可事后越想越觉得不对劲,觉得自己的那笔钱花得冤枉。

        再次见到颜臻,张楚航的态度显然恭敬了许多。

        他问:“颜小姐,可以回答我昨天的疑惑吗?”

        颜臻在沙发上坐下来,池笙立刻给他们上了一杯茶,她喝口茶润润嗓子,说:“林可的今天是她的父母双方造成的,她的父亲入狱后,你觉得,失去丈夫和女儿的林可母亲,会让你们好过吗?”

        这一点儿,张楚航昨晚就猜到了。

        他问颜臻:“除了出国,可还有别的办法?”

        颜臻摇头,“如果你想赌命的话可以留下试试,出于安全起见,我建议你们出国避祸。”

        周妙怡吓得一张脸煞白,忙抓着张楚航的袖子,说:“要不咱们还是听颜小姐的吧?我一直想出国留学来着,这次就当是满足我的心愿好了!”

        “好,你想做的事儿,我都会陪你的,惹上这种事,简直晦气死了!”

        两人临走前,在颜臻这里买了好些平安符。

        外面的太阳已经西沉,天边儿晚霞漫天。

        颜臻决定去拜访老爷子,探一探那佛珠的口风。

        只是刚进门,就被一道颀长的身影给拦住。

        那人将她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戏谑地问:“你就是老四的媳妇儿?叫,颜臻?听说你一回来就拿到了徐老百分之二十的家产,厉害啊!不知道你打算在老爷子这里,算计多少家产呢?”

        这人是傅砚的堂哥,傅俊宇。

        一席话,敌意满满。

        豪门世家就是这点儿烦人,想和长辈们说说话,都会被人质疑为算计家产。

        若是她直接出口问老爷子那串儿珠子的事儿,不知道这些人,又会以怎样的心思揣度她。

        “三哥多虑了,我并没有要接受徐爷爷家产赠予的意思。”

        “哦?那就是徐老头他钱太多没处烧,非要求着送你是吗?”

        “请别曲解我的意思。”

        颜臻的语气尽量客气,然而对方却是极为嚣张:“哼!你个小门小户来的乡野丫头,能在傅家享受荣华富贵就该感恩戴德,要是再肖想一些不属于你的东西,我不会让你好过。”

        高管家听见了门口的动静,迎了出来,对傅俊宇说:“三少,老爷子问是谁在门口吵吵嚷嚷的,请你们进去说话。”

        “……”颜臻已经不太想进去了。

        可她若是这时候离开,不知道这傅俊宇在会老爷子面前,嚼什么舌根。

        颜臻跟高管家进了门。

        没想到傅俊宇当着老爷子的面儿,却是直接换了一副嘴脸。

        他笑着亲自将管家上的茶,端在了颜臻面前,面带歉意地说:“不好意思啊弟妹,我这人说话直白了些,若是你有什么听不顺耳的地方,别往心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