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书库 - 都市小说 - 傅爷的玄学娇妻火出圈儿在线阅读 - 第62章 该死,我都不会

第62章 该死,我都不会

        颜臻觉得自己的面颊和耳垂都烫得厉害。

        她城池失守,鼻翼间满是男子清冽的气息,整个人被迫贴在他的身上,脑袋也有点儿飘飘然。

        不知道这种培养感情的仪式,要多久才结束。

        或许是察觉到她有点儿分心,傅砚轻轻咬了下她的舌尖。

        她吃疼闷哼,刚想逃走,后脑勺就被傅砚的大掌给扣了回去。

        她忍不住喉间滚动,手里的毛巾也掉在了地上。

        或许是想换个姿势,傅砚抱着她去了沙发。

        刚躺下,颜臻的手机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她忙推开傅砚,“额!等一下……”

        电话是颜玉柔打来的。

        她的声音听起来非常着急。

        “姐,我要死了,快来救救我!”

        “爸妈出差了,我一个人在家,有个男人在敲我家的门,手里还拿着根棍儿。”

        “警察已经来过了,说他是梦游,可警察走之后他又来了,梦游哪有这样的?”

        “他是不是被什么东西附身了啊?我是不是要被害死了?我好害怕,你快过来,你也不想让家里变成凶宅吧?”

        担心颜臻不信,颜玉柔干脆把手机视频打开,对准大门口。

        只见镂空的雕花铁门外,果然站着一个穿着黑衣服的男人。

        他手里不知道拿着什么,对着门‘当当当’地敲着。

        “颜臻,你看见了吗?他这样打也不能打,骂也骂不走,偏偏爸妈出差了不在家,家里的阿姨都下班了,只有你能救我了!”

        颜臻透过视频,看着门口的人。

        有浓烈的黑气,笼罩在男子身上,“他不是梦游,是真的被附身了!”

        颜玉柔一听,吓得要死:“啊啊啊那怎么办?我今晚会死吗?这周围都有人住,他为什么要针对我啊?我从来没做过坏事,我年纪轻轻,还没嫁入豪门,我还不想死……”

        “你别吵,把门窗都关好,我回去一趟。”

        颜臻冲进衣帽间,简单换了套衣服。

        傅砚见她要出门,看了下表,已经晚上十点多了。

        他不放心,只好跟着出去:“去哪儿?我送你。”

        “回趟娘家,我自己开车就行。”

        “不行,我送你!”

        这大晚上地让一个女孩子独自出门。

        如果出了事儿,别说爷爷饶不了他,他自己也饶不了自己。

        刚下楼,颜玉柔的电话又打来了。

        这次是吓得大哭:“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他快把铁门给敲开了,他快进来了!啊啊啊他进来了!”

        “你把客厅门锁好,门窗关好。”

        大半夜遇到这种事,还是一个独自在家的女孩子,谁都会怕。

        颜臻掐指算了下,颜玉柔现在的处境,的确很危险。

        她说:“你把门窗层层关好,厅内的灯都打开,然后回房间,不管听见什么声音都别出去。”

        颜玉柔吓得脑子一团乱麻,“呜呜呜怎么办?我好害怕,早知道我当年也跟着爷爷去拜师学法术了,我该怎么办?他来找我了,他进来了啊啊啊!”

        玄学这行除了看生辰八字之外,还要看机缘,不是什么人都能学的。

        颜臻挂了电话,颜玉柔赶紧把整栋房子的灯都打开,然后跑回了自己的卧室。

        哪怕是躲在了被子里,她也觉得不安全。

        她拿出手机,又给颜臻去了一通电话。

        对方的声音,慢悠悠地传来,说:“我在门口了,过来把门打开。”

        “太好了!你终于来了!”

        颜玉柔激动得掀了被子,跑去开门。

        然而当她眼角的余光,瞟向窗外的大门时,发现院子门大敞开的。

        然而,奇怪的是,从刚才到现在,她都没有听见有汽车的声音。

        难道颜臻是走过来的?

        可她明明在傅家,怎么可能在短短几分钟之后,就到她的楼下呢?

        颜玉柔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偏偏手机里还有颜臻着急的声音,说:“你在磨叽什么?怎么还不来开门?我在门口,你快把门打开,迎我进去。”

        颜玉柔吓得挂了电话,死死咬着唇,不敢让自己发出一丁点儿的声音。

        这边儿,颜臻已经上了车。

        按照现在不堵车的情况,赶回颜家,最快也要四十分钟。

        这个时间,颜臻想用手机观察颜玉柔那边的情况,可连着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显示对方在通话中。

        好不容易打通了,颜玉柔却是张口就骂:“骗子,我知道你不是颜臻,求你别吓我了,我好害怕,我跟你无冤无仇的,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你要什么我都愿意给你,求你放过我吧!”

        “颜玉柔你清醒点儿,我是颜臻,从现在起你别挂电话,也别出卧室,不要发出任何声音。”

        “……”颜玉柔果然很听话,连‘嗯’一声都没有。

        等颜臻赶到的时候,发现颜家的院子门和大厅门都被破坏了。

        那个敲门的人,已经进了颜家客厅,正一步步往楼上的卧室里走。

        “站住!”

        颜臻将那人喊住。

        是个长得白净的男孩子,看起来也就十八九岁的模样,穿着一身黑,面容稚气未脱,可浑身却是黑气缭绕。

        颜臻显然不是他的目标,所以男孩子没搭理她,继续往楼上走。

        无奈,颜臻只好在空中画了个定身符,把人定住。

        她走过去,直接一巴掌将恶灵从男孩的身上打出来,然后用一根红线捆住,动作麻利干脆。

        那恶灵还在她手里挣扎,颜臻又甩了它一巴掌,“小小恶灵也敢出来作妖?是谁派你来的?”

        门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颜臻和傅砚面面相觑,“有人来了。”

        颜臻走向门口,看见了一张熟悉的面容。

        正是经常和张莲一起搓麻将的王太太。

        她大晚上的不睡觉,来这里做什么?

        王太太见到地上昏倒的男孩,猜到发生了什么,忙上前把人给扶起来,回头问颜臻:“是你做的?”

        “不然呢?”

        王太太眸中凶光毕露,“你一个嫁出去的人,又回来管闲事做什么?”

        “这是我家,想回,自然就回来了!”

        王太太盯着颜臻手腕上的那根红线。

        该死!好不容易才认主的恶灵,竟然就被颜臻给收服了?

        这丫头,年纪轻轻竟然有这样的道行?

        “颜臻,你师傅是谁?”

        王太太站在颜臻面前,眼睛死死盯着她手腕上的那根红绳,“你竟然还会用缚灵绳?该死,我都不会。”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