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书库 - 都市小说 - 傅爷的玄学娇妻火出圈儿在线阅读 - 第63章 路人的眼神如凌迟

第63章 路人的眼神如凌迟

        颜臻没回答她的话,她盯着王太太的眼睛,冷声质问:“我爸之前枕头里的那缕头发和你有关吧?先是头发,再是恶灵,你为什么要针对我们家。”

        “因为你们家该死啊!”

        王太太恨死了颜家。

        特别是张莲,

        明明是一个小三上位的贱人,却每次见了她,都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

        说话那得意的样子,就好像她张莲自己也是姑苏首富一样。

        每天和大家聚在一起,张莲不是炫耀颜臻嫁入了傅家,就是炫耀颜玉柔即将要嫁入傅家。

        三句话不离一个‘傅’字。

        恨不得敲锣打鼓告诉所有人,她是姑苏首富的亲家。

        而王太太自己,有两个女儿,长得漂亮又有学识,却是婚姻艰难。

        她的大女儿不听话,跟着男人私奔,三年后带着孩子离婚不说,还净身出户,连回家的车费都买不起。

        小女儿贪玩,每天游走在各色男人之间,被人搞大了肚子,孩子都生下来了,对方却嫌弃她生的是个女儿,将她扫地出门。

        孩子的父亲这些年不闻不问,连孩子的抚养费都不曾给一分。

        偏偏小女儿吃过一次亏之后,还不长记性。

        依然和各色男人交往,也不管对方有没有家庭,只要她看上了,就要爬上那男人的床。

        男人几句甜言蜜语一哄,她就恨不得把心肝都掏出来给男人。

        上个月,王太太的小女儿又怀孕了!

        孩子的父亲是个坐过牢并且有家庭的男人。

        那男人在姑苏做服装生意,明明一屁股债,却在人前装的好像家里有金山银山似得,让王太太的女儿误以为傍上了大款,坚持要给那男人生孩子。

        王太太气得把女儿拖去医院做流产手术。

        没想到女儿竟然直接跳楼自尽,一尸两命,当时还轰动一时。

        王太太早年学过术法。

        学的是邪修,专门给人报仇的。

        她舍不得女儿离开自己,正好女儿也是满腔愤怒,王太太就引导她,化成恶灵。

        王太太养着那恶灵,跟养孩子似得,不曾让它离开她的身边儿。

        上次她给张莲的那缕头发,正是女儿的。

        虽然只是一缕头发,却满含怨气,能叫人噩梦连连,日渐消瘦,时间长了就会被自我折磨而死。

        可那头发,竟然被颜臻给烧了!

        王太太想起来就满腔怒火,她指着颜臻,“你已经嫁出去,我本来不想祸连你,可你一次次坏我的好事,一切都是你自找的。”

        颜臻眸中亦是愤怒一片:“你坏事做尽,阴德尽损,祸连子孙,你简直不配为母。”

        “颜臻!你少狂妄,但你不会天真地以为,凭你一个人,就能对付我吧?”

        王太太诡异一笑。

        不知从哪里摸出一只竹哨子,轻轻一吹,刹那间阵阵阴风平地而起,周围的空气像是结霜了似的,阴寒无比。

        “颜臻,既然你来找死,我又岂有不满足的道理?”

        王太太得意无比,一团黑雾随着她的哨声袭来,钻进了男孩的身体里。

        原本昏迷的男孩,如同借尸还魂般睁开眼睛,冷盯着颜臻,朝着她袭击而来。

        颜臻灵巧闪身躲过。

        几个回合下来,那东西别说伤害她,连她的衣角都没碰到,根本无法近身。

        颜臻觉得时间差不多了,抬手一巴掌狠狠打在男孩的脸上:“给我出来,否则叫你魂飞魄散!”

        那团黑雾被打的离了体,幻化成一个人形,飘在颜臻面前。

        只见她一头黑发披散着,鲜血从大腿一直往下流,一滴滴落在地板上,黑洞洞的眼睛里满是怨气,张牙舞爪的疯狂咆哮着。

        “女儿,我的女儿啊!”

        王太太见到了女儿的灵体,激动地上前,想要将她抱住。

        谁知那灵体怨气凶凶,杀意毕露,伸手抓着王太太的肩膀,五指如钢钉般狠狠刺进了肉里。

        王太太痛得惨叫连连,一张脸扭曲。

        她难以置信地盯着那恶灵,“孩子,我是你妈妈啊!”

        然而那恶灵似乎没打算放过王太太,另一只手直接朝着她的胸口刺去。

        颜臻眼疾手快,一张灵符打过去。

        王太太趁机连连后退好几步,痛心疾首地望着那灵体,“女儿,你不认得我了?我是你妈妈啊!我生了你养了你,你怎么能这么对我?”

        颜臻用红绳将那灵体捆住。

        灵体里缠绕的滔天怨气,不断涌入颜臻的身体,阴冷的叫人浑身发颤。

        同时,颜臻也看见了那灵体的记忆。

        原来王太太的小女儿随母姓,叫王甜。

        她原本是个乖巧可爱的女孩,从小的梦想是当教师。

        然而王太太觉得女儿当教师,没有前途,就逼着她学计算机,上了一所野鸡大学,遇到了一群性格开放,亲情淡漠的舍友。

        那群女孩子喜欢去酒吧玩乐,喜欢游走于各种声色场所,沦为男人的猎物。

        王甜一开始是很抗拒的,

        可后来发现,那些男人会给她钱,给她爱,给她很多她从未得到过的东西。

        而她除了自己的身体,没有任何东西能回馈给他们。

        那些男人为了玩弄她,事先都会想着法子来哄她。

        即使知道对方的目的,但王甜还是不介意,因为没有人告诉她,这种生活方式是不可取的,没人告诉她,她可以选择更好的人生。

        母亲口口声声说爱她,却只会打她,骂她。

        不让她当老师,逼着她学讨厌的计算机。

        也不给她钱,连学校的班费和校庆演出服的钱,母亲都不愿意给。

        母亲每次见了她,都是各种谩骂。

        那些恶毒的话,要多难听就有多难听。

        母亲告诉她,她就是个垃圾。

        所以王甜一直觉得,她和别人不一样,别人都是优秀的,而她就是个垃圾。

        垃圾不敢奢望光彩的人生。

        垃圾就该待在垃圾桶里。

        那些男人们虽然伤害过她,却也曾将她捧在掌心,她受宠若惊,没想到垃圾也会被人珍视。

        王甜被母亲拉去做手术那天,母亲从家里骂到了医院,当着司机的面儿骂她,当着门卫的面儿骂她,当着医生的面儿还在骂她。

        那些路人投过来的眼神,如刀子般在王甜的身上凌迟。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