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书库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贴身医护在线阅读 - 第三十九章房子是我的

第三十九章房子是我的

        蓝汐和梁欢回去之后,孟禹希跟汪为民去了香满园酒店。

        汪为民早就在这里预订房间了。孟禹希不但是他的学生,还是他花时间和精力培养起来的情人。早在大学念书时,孟禹希就献身汪为民了。

        在孟禹希的眼里,汪为民就是个彻头彻尾的伪君子,披着人皮的叫兽。

        不过孟禹希跟他好也仅仅是生理需要,对他根本没有那种感情。

        以前跟汪为民在一起也就算了,毕竟已经过去了,但这次不能随他所欲了。必须把持好自己的节奏,控制好自己的情绪。因为孟禹希突然发现,她已经在乎上蓝汐的贴身医护梁欢了。

        人的感情有时候是多变的,尤其在遇到梁欢之后。她才有了一种遇见白马王子的感觉。

        汪为民带她走进订好的房间,亲手为她奉上香茗。

        茶的味道肯定不错,香味溢满了整个房间。

        这间客房收费肯定不低,至少一天需要支付两千多元。

        汪为民很有钱,可以说比她孟禹希还有钱。甚至钱多到能买下整座临县城。

        随父母出国定居这几年,孟禹希很少和汪为民来往,也就互相打电话问候一下,或者互相发个视频微信什么的。根本没机会在一起。如今她回来了,也是汪为民约她回来的。

        玛雅集团的前任总经理曾经得罪过孟禹希的父母。孟禹希的父母也是在临县做房地产起家的,后来遭到玛雅集团的打压,不得已放弃房地产转行去国外投资别的项目。于是孟禹希也跟着父母去了国外。父母在国外的项目虽然做得不够理想,还能养活一家人。孟禹希从那时候就发誓,一定要攒够钱回来复仇。于是她就想到了已经下海经商的大学导师兼情人的汪为民。

        汪为民正好也有此计划,于是两人一拍即合,约定在临县见面。

        为了帮自己的学生孟禹希打败玛雅,把玛雅在临县的房地产事业彻底搞垮。汪为民也算拼了。不过孟禹希知道,汪为民愿意帮他,肯定还有他个人的目的。比如带她来这里开房。汪为民的嘴脸早就暴露在她眼前的阳光底下了。一眼就能窥探到他的内心深处。

        狡猾的孟禹希接过汪为民泡的香茗,坐在沙发上浅浅喝了一口。

        茶的味道不错,看来昔日的导师并没有忘记自己还是个凡间人物。一日之中离不开食物和茶水。离开这些就要成仙了。

        “禹希,这次我们来临县,最初的计划是跟玛雅做对,彻底打垮玛雅为你爸妈雪耻。但是我后来好好考虑了一下,能不能改变策略,先和玛雅合作。等日后有更好的机会了再伺机出手也不迟。你看呢,禹希。”

        汪为民口口声声叫她禹希,无非是想让她高兴,永远记得他的好。

        孟禹希何尝不知道汪为民的内心在想什么。

        于是把茶杯放在茶几上,侧转身看着汪为民,嘴角扬起一抹诱人的微笑,道:“老师,你也知道,我很难找到报仇的机会,机会来了就不能白白错过。当然想报仇的前提是跟玛雅集团合作房地产。不能让他们看出我有阴谋。至于具体行动和安排,我会全盘考虑清楚。争取做到滴水不漏,绝不会让你牵涉其中,授人以柄。老师你放心好了。”

        汪为民:“禹希,都什么时候了。还叫我老师,就不能叫我一声为民吗?我想听你叫我名字,多亲切。几年不见了,我真的很想你,很想跟你像以前那样在一起。”

        孟禹希微笑:“抱歉,老师,我今天心情不好,恐怕要让老师失望了。”

        汪为民不由得冷笑:“你心情不好,不会看上蓝汐的贴身医护梁欢了吧。”

        孟禹希惊讶,汪为民是怎么看出来的。老家伙够贼的。

        “怎么,被我说中了,你真看上梁欢了。不至于吧,才跟他认识多久。”

        孟禹希:“老师觉得喜不喜欢一个人需要时间来衡量吗?什么年代了,男女之间早没那个界限了。没错,我是看上梁欢了。你能把我怎么的。”

        汪为民气得吹胡子瞪眼:“好啊你个孟禹希,再说一遍。”

        孟禹希就想惹急汪为民。她在国外那几年找拳师特别训练过,别说一个汪为民,十个他这样的男人也不是她的对手,所以就不怕汪为民对她使手段,相反她要借此机会彻底臣服汪为民为她所用。何况手里还拽着汪为民的把柄,不信他不为她效力。

        汪为民见孟禹希盯着他不放,眼眸里还流露着凶光。气恼不已,上前就要把她摁倒在沙发上。可是那双手还没伸出去,就被孟禹希抓住了。

        孟禹希借势把汪为民摁倒,骑在她身上,一只手在他背上拍了一下道:“老师,你是不是觉得我这么做特别刺激,那你要不要我继续啊。”

        汪为民没想到时隔几年不见,孟禹希的力气变得这么大。

        被她拽住的那只手开始疼痛起来,且逐渐痛感变严重。

        “禹希,禹希,我的姑奶奶,老师求你了,放开我吧。你想让我做什么我听你的就是了。”

        汪为民疼出眼泪来了。不明白孟禹希干嘛要这么对他。

        “好吧,我放开你,但说好了,在我心情差的时候别跟我提那个事,否则真对你不客气。”

        孟禹希说完放开了汪为民。

        汪为民爬起来做好,拿出手机想给谁打电话。

        孟禹希盯着他:“给谁打电话呢,莫非你还约了其他人?”

        汪为民道:“我还约了秋若水女士。她一会儿就到。现在我们可以去二楼包厢等她了。”

        “什么,你约了鸿运服装批发城的总经理秋若水女士。你和她是什么关系,什么时候认识的。如实招来。”孟禹希吃了一惊。

        这是她没有想到的。汪为民居然还认识临县城的服装批发女王秋若水。

        汪为民:“别那么大惊小怪地看着我。我认识秋若水女士怎么了,跟你有关系吗?真是。”

        孟禹希不淡定了。女人就是这样。当她决定离开某个人的时候心情是多么的畅快,但当她得知想要离开的那个人跟某个女人特别好的时候,心里又是多么的愤怒。

        盯着孟禹希那双闪烁着仇恨之光的眼睛,汪为民真的有些害怕了。

        这就说明,孟禹希小姐心里其实并没有完全厌恶他。于是换了一副笑面孔,挨过去跟她说话。意外的是这一次孟禹希并没有闪开,而是主动凑了过去。汪为民趁机把她摁倒在沙发上。孟禹希没做任何的反抗,温柔得像是一只待宰的羔羊....

        事后两人去包厢见秋若水。

        秋若水已经在预订的包厢里等了好一会儿了。

        晓岚也来了。她正在给秋若水削苹果。

        “秋总你好,让你久等了。不好意思,我和孟小姐有事出去了一趟,抱歉。请别介意。”

        带孟禹希从外面走进来,汪为民一个劲地跟秋若水解释。

        孟禹希还是第一次目睹秋若水的真容,几乎被她的美貌所雷到。

        秋若水就是个天生尤物四十岁了还这么性感漂亮,浑身上下充斥着迷惑男人的味道。

        难怪汪为民来临县的第一件事就是要约见秋若水。他们两肯定早就认识了。不然汪为民绝不会在第一时间想起跟她见面。其中蹊跷恐怕只有他们两个心里有数。

        晓岚把削好的苹果交到秋若水的手里,然后起身给孟禹希和汪为民倒茶。

        其热情程度有目共睹。她也一定认识汪为民。

        秋若水把苹果拽在手里,目光转到孟禹希的身上,道:“汪老板,这位就是孟禹希小姐吧。”

        孟禹希赶紧上前跟她握手,自我介绍道:“是的,我就是汪老师的学生。汪老师是我大学的导师。秋总不介意的话,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秋若水微笑着点头,然后咬了一口苹果,期待着孟禹希的问话。

        汪为民没说什么,拉把椅子坐下,伸手拿了一个苹果,没削皮直接啃起来。

        晓岚道:“汪老板,我帮你削皮吧。苹果给我。”

        汪为民瞅着晓岚那只白嫩的巴掌,笑笑把咬了一口的苹果塞她手里。

        孟禹希坐下道:“秋总,你之前就认识我导师对吗?”

        汪为民知道孟禹希在怀疑什么,笑笑没有说话。装出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

        秋若水道:“是啊,你说对了,我和你恩师两年前就认识了。具体是怎么认识的,待会你问他吧。服务员,上菜。”

        喊声刚停下,就有两个服务员端来了饭菜。

        孟禹希诧异道:“老师,不是你请客吗?怎么能让秋总破费?”

        汪为民:“废话就是多,放开肚皮吃就是了。管谁买单呢。”

        孟禹希想想也有道理,反正不用自己掏钱,谁请客还不一样。

        晓岚把削好的苹果放在汪为民面前,然后拿来碗筷盛饭。昨天不小心着凉感冒了,不能喝酒,只能吃饭作陪了。

        “岚姐,你不喝酒吗?光吃饭。”孟禹希盯着晓岚问。

        晓岚年纪大她一岁,称呼她姐自在情理中。

        秋若水道:“我秘书着凉感冒了,不能喝酒。”

        晓岚微笑点头。

        孟禹希不再说什么了,拿来瓶子打开,先给秋若水满上,然后再给汪为民和自己满上。

        秋若水在想汪为民和孟禹希的真正关系。看表面,孟禹希不只是汪为民学生那么简单。

        不过这件事跟她没有关系。她只是好奇而已。

        这顿饭吃了将近两个小时。席间汪为民直接提到了他想和玛雅合作房地产,征求秋若水的看法。其实他早就和秋若水达成口头协定了。联合起来对付蓝天行和她女儿蓝汐。唯有联合进攻才能彻底摧毁玛雅集团。让玛雅集团的负责人永远滚出临县商界。否则就是痴人说梦话。

        从香满园酒店出来,秋若水决定回趟家。

        孟禹希和汪为民临时接到电话先走了。

        晓岚伤风感冒,就没去秋若水家了。秋若水一个人开车回了城西小别墅。

        但没想到王友良回来了。他居然伤好出院了。

        王友良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光秃秃的脑袋上长着疤呢。

        秋若水推门进去道:“王友良,谁让你来的。这栋房子是我,你没权力住,滚出去。”

        “喲,我说秋若水,怎么跟你老公说话呢。三日不见另眼相看是吧。行,你过来,看我怎么收拾你。”王友良一脸凶相地看着自己的结发妻子,嘴角扬起一丝冷笑。

        秋若水顺手拿起遥控器朝他扔了过去。

        王友良吓坏了,赶紧闪身避让。

        啪一声响,遥控器砸在他旁边的椅子上。

        “臭娘们,你有种,等着,我以后回来收拾你。什么女人啊,太凶了。跟我离了婚,我看谁敢要。哼。”

        王友良气不过,本想回来找妻子絮叨絮叨,说服她重归于好,岂料妻子回来就冲她动手,先不跟她急,避开风头再说。想到这里,逃也似的跑了。

        跟我横,看谁横得过谁。

        秋若水双手叉腰站在客厅里,脸色一阵红一阵白,气死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