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书库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贴身医护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二章挑拨离间

第四十二章挑拨离间

        徐莎莎的心情有些糟糕。蓝汐的话虽然讲的乖巧,但她听明白了。那是蓝汐在警告她呢。

        什么姐妹,简直就把她当敌人嘛。还蓝总,狗屁。

        不过到底谁把她去梁欢出租屋过夜的事情告诉蓝汐的。谁呢?

        徐莎莎怀疑过孟禹希,可是后来又想,不应该啊。就算孟禹希知道也不能多管闲事啊。得罪她徐莎莎能有什么好处,还不是死路一条。

        想到这里,徐莎莎反而放宽了心情,不再那么纠结了。

        那么这个人会不会是秋若水呢。她是鸿运服装批发城的老板,梁欢出租屋的房东老板娘,这辈子怕过谁。

        对,肯定是秋若水泄的密。于是徐莎莎不淡定了。拿起手机给秋若水打电话。

        “喂,秋总,你好。是我,蓝汐的助理徐莎莎。”

        电话那头传来秋若水带着磁性的声音:“莎莎,出什么事了吗?听你的声音好像很生气的样子。告诉我,谁欺负你了。我帮你修理他。”

        徐莎莎:“还能有谁,就是你嘛。”

        “啊,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是你向我们蓝总告的密吧。不然她怎么知道我们两昨晚去梁医生家里过夜了。”

        秋若水冷笑:“就为这事着急啊。我还以为天塌了呢。”

        “什么意思,说明白点,我听不懂。”

        徐莎莎盯着手机屏幕大声嚷嚷。对方沉默了一会。

        “哦。是这样的。我也正在为此事发愁。刚才蓝汐发信息给我了。她也跟我说了这件事。我以为是你想挑拨我和蓝总的关系向她告的密。既然你这么说,我就相信你了。这件事我会彻查清楚。你等我的好消息。”

        秋若水说完挂了电话。

        还能有什么好消息。你秋若水能给我什么好消息。

        徐莎莎坐在办公室的椅子上思绪万千。她不相信秋若水的话。从第一次去梁欢的出租屋遇见她的那一刻,便觉得这个女人对梁欢有野心。她看人从没出过差错。希望这一次自己看错了。如果真是秋若水从中挑拨她和蓝汐的关系,那么想对付她就难了。

        秋若水敢和蓝汐叫板,对付她徐莎莎还不是小菜一碟。

        “徐莎莎,开门。”

        忽然办公室门口传来孟禹希喊她的声音。她不是陪蓝总出去了吗?怎么还没走?

        意外之余,徐莎莎十分警惕地去把门打开。

        孟禹希一脸媚笑地走进来,趴在办公桌前看着坐回到椅子里,脸上绽放出一抹迷人的微笑。眼神更是柔情蜜意地瞅着她。好像她不是女人,而是她的白马王子。

        这女人莫非有那个爱好。太渗人了。

        徐莎莎脑袋里居然闪过一丝不雅的念头,随之脸蛋红成了小苹果。

        “徐莎莎,怎么回事,脸色忽然变得那么红。”

        孟禹希反而被她吓一跳,双手撑在桌面上站直身子。眼神变得十分奇怪。

        徐莎莎这才发觉误会她的来意了,道:“孟小姐,你不是陪我们蓝总出去公干去了吗?怎么还没走啊。我们蓝总呢?”

        孟禹希:“哦,你不说我差点忘了。抱歉,我得走了。”

        转身往门口走去。可是走到门边又折回来。

        徐莎莎:“孟禹希,又有什么事。一次性说清楚不好吗?故弄玄虚,吓死我了。”

        孟禹希神秘兮兮地凑到她耳旁道:“昨晚你和秋若水去梁欢家过夜了,别以为我不知道。我告诉你,一整晚我都派人在盯着你们呢。警告你,梁欢是我的,谁也抢不走,包括你们蓝总。听明白了吧。还有下次的话小心你的小命。哈哈。”

        “什么,原来是你告的密。我跟你拼了。”

        徐莎莎恍然大悟。伸出双手去挠孟禹希的俏脸。

        岂料孟禹希快速闪开,迅疾出手拽住她的胳膊把她摁在办公桌上,然后头低下去贴在她的耳朵上说:“徐莎莎,我在国外时专门训练过,你不是我的对手。聪明的话记住我今天说的话,以后离梁欢远点,不然我分分钟弄死你。哈哈...”

        说完放开徐莎莎。眼眸里的凶光一闪即逝。

        “孟小姐,孟小姐,该出发了。”

        蓝汐在隔壁办公室门口喊她了。孟禹希答应着,慌忙走了过去。

        蓝汐还没有走,刚才在接父亲打来的电话。所以就给了孟禹希警告徐莎莎的机会。

        蓝汐见她从助理办公室出来,感到奇怪。孟禹希和徐莎莎的关系不见得好啊。没事去招惹她的助理干什么。想到这么不放心了,跑过去趴在门口往里看。徐莎莎居然趴在桌子上哭了。

        “莎莎,你没事吧。”

        蓝汐赶紧走了进去探问情况。

        孟禹希听见了,非但不急,反而脸上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她就希望徐莎莎把她刚才说的话告诉蓝汐,从而达到她挑拨离间的目的,为自己的复仇计划添加刺激的色彩。是的,孟禹希这次回临县别无它途,就是要报复蓝天行,摧毁玛雅集团。而最好的报复方式就是利用几个相关女人之间的矛盾挑拨离间。

        梁欢就是最好的那个点。

        徐莎莎伸手抹抹眼泪道:“蓝总,我没事。”

        蓝汐虽然恨她昨晚上去梁欢家里过夜,但毕竟还是离不开她这个助理,此时也有些后悔了。

        “那你还流了那么的眼泪。有什么伤心事等我回来帮你解决。”

        由于时间的限制,不能再等了。于是蓝汐安慰了徐莎莎几句,走了。

        孟禹希趴门口盯她一眼,张嘴想说什么却没有说出来。

        徐莎莎居然没跟蓝汐说。孟禹希感到十分意外。这不像是徐莎莎做事的风格啊。莫非被她看出什么来了。不应该啊,徐莎莎的智商没那么高啊。

        梁欢已经在下面催了。

        “蓝总,下来了吗?该出发了,不然董事长就要发脾气了。”

        蓝汐没有回答,脚步匆匆地往楼下走。孟禹希快速跟上。

        这次带孟禹希和梁欢出去应酬,也是蓝天行早就安排好了的。

        蓝汐虽然不太明白父亲为什么要这么做,偏偏把徐莎莎留下不让跟着去。但她心里明白,父亲肯定有他的计划。她只能选择无条件服从。

        来到楼下,抬头看看徐莎莎办公室的窗户,发现徐莎莎趴在那儿看着他们。

        孟禹希道:“徐助理,在家等着我。我从外面回来给你买好吃的。”

        谁稀罕你的东西,坏女人。徐莎莎想大声喊出来,可到头来还是不敢。

        孟禹希太强势了,恐怕蓝汐也不是她的对手。徐莎莎心里在想。

        “莎莎,我们走了。如有事给我打电话。我马上派人回来帮你。”

        蓝汐说完上了车。孟禹希有自己的跑车。但是希望梁欢坐她的车,不过她很清楚,绝无此可能。就算蓝汐愿意,梁欢也不会答应。

        开车出了主城区,来到通往城北郊的乡间马路上。

        梁欢看着从两边飞速闪过的树木,道:“蓝总。这次我们去郊外洽谈会不会遇到什么问题。”

        蓝汐:“也许会也许不会,就要看我们的合作者是谁了。”

        梁欢:“万一合作者是你曾经的熟人或者同学呢。是不是就意味着一切顺利。”

        蓝汐:“那也说不准,就说孟禹希吧。她还是我高中最要好的同学呢,可是现在你看,她来临县找我合作房地产只是明面上的,其实我看出来了,她并没有我想的那么友好,她肯定还有别的目的。所以梁欢,你以后帮我盯紧这个女人。一旦有她的其他消息立马通知我。”

        梁欢没想到一向清澈单纯的蓝汐也看出来,不禁在心里佩服。

        “放心吧,蓝总,我会帮你盯死孟禹希。”

        蓝汐不说话了。但是那双眼睛却在看着反光镜里孟禹希那辆兰博基尼盖拉多跑车。

        孟禹希也在看着他们,嘴角溢出狡猾的笑意。

        继续往前开了大约两公里,来到了一个名为锦绣山庄的农家乐门前。

        那里有一个湖水湛蓝的池塘。几个退休老人正在塘边垂钓。

        梁欢把车靠边停下,然后下车帮蓝汐打开车门。蓝汐下车之际,孟禹希也就到了。

        “哎呀,蓝总。我们又见面了。”

        不料秋若水突然从农家乐门口走出来跟蓝汐挥手打招呼。随之目光落在梁欢身上,那张妩媚十足的脸瞬间绽放出诱人的微笑。

        蓝汐出于礼貌上前和秋若水握手。

        梁欢站在一旁没有说话,眼光不禁转到了随后跟上来的孟禹希的身上。

        秋若水道:“蓝总,客人都到齐了,请。”

        “不客气,秋总请。”

        蓝汐拉住秋若水的手,边往里走边谈笑风生。

        孟禹希跟上梁欢道:“梁医生,蓝总这次来郊外要见谁呀,临县商界的大人物吗?”

        “不清楚。你可以去问蓝总。”

        梁欢回答,他一直在暗中观察孟禹希,看出了她来者不善,绝非等闲。

        孟禹希:“那,梁医生认为玛雅这次合作能谈成吗?”

        梁欢:“我不知道,你可以去问我们蓝总。”

        孟禹希生气了:“又是蓝汐,除了蓝汐,你眼里还有过谁。”

        不再理会梁欢,走他前面去了。

        梁欢不由得冷笑,就是孟禹希这个无意识的动作和言语,暴露了她的真实面目。

        刚才孟禹希说那句话的时候,眼睛里燃起了对蓝汐的仇恨。还是那种刻骨铭心的仇恨。

        莫非孟禹希跟蓝汐之间曾经有过深仇大很。那么孟禹希回临县的目的就十分明确了。

        她就是想找蓝汐报仇,答应跟她合作房地产只是明面上的一个掩饰罢了。

        “几位美女请,蓝天行董事长和他的客人在三楼包厢恭候多时了。”

        蓝汐也没说啥,直接拉了秋若水走进三楼蓝天行预订的包厢。

        孟禹希随后跟了进去。梁欢进去看了看包厢里的情况。里面除了蓝天行,还有汪为民和秋若水的父亲秋浩。梁欢确定没有危险后才离开。按照规矩,他必须去包厢外面守着。未经过蓝天行的允许,绝不能踏进包厢半步。

        “爸,你找我来就是为了见他们吗?”

        蓝汐见过汪为民,他是孟禹希的老师兼合作者。秋浩是谁她比谁都清楚。

        蓝天行道:“不,还有另一个人。我们也在等他。他不来这次会谈肯定没戏。”

        秋若水来到父亲身边坐下,问道:“谁呀,我认识吗?”

        蓝天行笑而不语。秋浩的脸上却闪过一抹诡异。

        孟禹希盯一眼秋浩。原来他就是秋若水的亲生父亲。

        那么蓝天行还在等谁呢?孟禹希不敢想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