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书库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贴身医护在线阅读 - 第一三二章恭敬不如从命

第一三二章恭敬不如从命

        秋若水开车赶过来的时候,陈力和范小叶和那些交警已经走了。

        然后就看到那个骑摩托车的交警赶过来把半挂车开去了交警队。

        桃姐和梁小慧的脸色都不好看,因为被撞死的是她们宾馆的客人。死者的家人肯定要来宾馆闹。到时候想不破财消灾也没办法。

        秋若水道:“梁医生,谁被撞死了,人呢。”

        梁欢道:“被拉殡仪馆了。一会儿死者家属就会赶过来处理后事。”

        秋若水瞅一眼站在宾馆门口的桃姐和梁小慧,因为没有看见王友良,道:“该不会是王友良被撞死了吧。他死了才好呢。”

        梁欢不禁冷笑:“秋总的心好冷哦。”

        秋若水明白他的意思,道:“我就是开个玩笑而已,谁希望王友良出车祸了,再说他好歹还做过我男人呢,就是心肠再歹毒,也不至于希望他去死啊。”

        “这倒是句大实话。我相信老板娘的心肠没有那么坏。”

        梁欢笑笑,掉头往宾馆门口走去。

        “喂,你站住。”

        秋若水大声喊道。

        聚集在宾馆门口的吃瓜群众纷纷议论着离开。

        梁欢走了几步回头:“怎么了,秋总,你还有事吗?”

        秋若水神秘一笑:“难道你就不想请我上去坐坐,喝杯茶什么的。”

        梁小慧走过来道:“梁医生,这女人是谁啊。”

        梁欢诧异:“她是王老板的老婆秋总,你不认识吗?”

        梁小慧:“哦,你这么说我倒想起来了,还真是哦。”

        于是转到秋若水的面前,背手上下打量她一番,神秘一笑没有说话。

        秋若水上次来过,自然认识梁小慧,道:“喂,小妮子没事瞎看什么。不认识我了吗?我是王友良的前妻。怎么,很惊讶对不对。”

        桃姐走过来道:“秋姐,屋里请。我正好有事找你。”

        秋若水吓一跳:“啊,你找我能有什么好事儿。”

        桃姐一脸的笑:“王友良还在宾馆没走,待会我把叫下来你们好好聊一聊。”

        提前王友良,秋若水就来气,干脆停下来不走了,道:“抱歉,桃姐,我不去了。公司里还有事,我必须马上赶过去。对不住了,再见。”

        话没说完,掉头回到车上,打上火开走了。

        桃姐愣在了那里,做梦也没想到秋若水这么不待见王友良,把王友良当成了眼中钉肉中刺。恨不能立刻拔除。那么王友良想和秋若水重新修好关系就等于白日做梦,不可能的事了。

        梁欢看着秋若水开车离开,也没说什么,直接进了宾馆大门。

        梁小慧道:“梁医生,要不要去二楼包厢坐坐,我们老板娘想请你帮他出个主意。”

        桃姐站在一旁不停点头,原来刚才就是桃姐让梁小慧去找他的。但没想到遇见了秋若水。

        梁欢道:“桃姐,我问你,被撞死的那个旅客住在宾馆几号房,我想去看看。”

        桃姐认为可以,梁欢的能力她是知道了,说不定梁欢还能帮上她呢,于是把梁小慧拉到身边如此这般地叮嘱了几句。梁小慧点头,转身去了柜台。

        看着梁小慧转过去的背影,梁欢的心情有些激动。

        小妮子的身材就是好,尤其她的背部线条更具诱惑性。

        桃姐道:“梁医生,请跟我来。”

        说完慢慢朝楼上走去。梁欢迟疑片刻,赶紧跟了上去。

        来到二楼,梁欢发现有几个住店的旅客正在包厢里享用大餐。毫无疑问,早餐是宾馆后厨做的。一手好厨艺的桃姐应该也参与了。

        来到三楼楼梯口,桃姐停下来瞅瞅王友良住的房间,抿嘴没有说话。然后继续把梁欢往四楼带。梁欢确定那个死者就住在四楼某间客房。于是静下心来跟了上去。

        桃姐带他来到325房间门口停下不走了。

        梁欢盯着门上的号码发呆。这间房不是住着蓝汐的表哥吗?桃姐怎么在这里停下来了。

        桃姐道:“哦,你可能还不知道,昨晚那对夫妻早上起来就退房走了。他们刚走,那个男的就住进来了。我叫他就在宾馆吃早餐,我亲自去做,可是他偏不听,非要去外面吃包子,结果就被车撞死了。”

        边说边把门打开走了进去。

        梁欢跟进去道:“这么说,那个死者是今早上来的。昨晚上他不在这里。”

        桃姐自认倒霉:“是啊,他是今早上来的。那对夫妇刚退房离开,他就没头没脑地撞进来了。当初我还以为他是贼呢。等他拿出身份证要我登记时,我才知道他是来住店的客人。哦。你留下来慢慢看,我去给你拿旅客登记簿。”

        说完冲梁欢打了一个媚眼,扭身出去下楼走了。

        梁欢站在房子的中央,来回上下巡视了一遍,没发现任何的不妥。

        但他在想如果这位死者跟那个名叫高梵的男人有关,或许能从他的信息里获悉有关高梵的秘密,揭开高梵和孟禹希之间的利益关系。

        只是桃姐刚才说了,死者是今早上住进来的客人,他和高梵之间应该没有关系.

        再去看床上,发现床上放着死者的一个棕色小包。沙发前放着一双棕色皮鞋。

        死者的脚上穿着一双皮凉鞋。出门时没把包带在身上,未免有些说不过去吧。那么就只能说明棕色小包里没有特别重要的物件,钱包应该随身携带了。

        再去看死者的旅行箱,发现旅行箱放在卫生间门边的墙角下。

        卫生间的门敞开着,散发出一股花的香味。应该是宾馆服务员每天在客人退房走了之后,都要去清理干净卫生间有可能存在的浊物,然后在卫生间洒上带花香的某种液体。

        于是梁欢走到卫生间门口往里瞅一眼,没发现什么值得怀疑的物件,于是把门关上。

        然后走到窗户前把窗帘拉开一道缝往外看,可惜视野不开阔,仅能看见宾馆前面的住宅区的一些屋顶。然后视线就被更远处的高楼大厦阻隔了。

        拉上窗帘,回到沙发上坐下,梁欢的情绪有些波动起伏。

        便在此时,门口忽然出现一坨阴影。

        什么人?梁欢一惊,抬头去看,却是一个高个子男人站在门口瞅着他微笑。此人竟然是孟禹希要找的那个高梵先生。

        高梵道:“老板,你知道吧,宾馆有旅客出门时被车撞死了。”

        梁欢感觉此人的面相阴冷,毫无生气可言,简直跟昨晚上见到的他判若两人。

        究竟怎么回事,一个好端端的人怎么会性格说变就变?难道此人不是昨晚上见到的那个高梵?面对站门口瞅着他冷笑的高梵,梁欢吃惊不已。

        “那,被车撞死的那个人你认识吧。”

        思索片刻,梁欢突然发问。

        高梵换了一副慈善的笑面孔道:“认识啊,他是我高中时期的同学,名字就叫高勇,跟我一个姓呢,哦,顺便告诉你,他是来宾馆找我的,可是我人还没有见着,他就被车撞死了。你说我同学的运气怎么这么差。”

        梁欢道:“请进来说,我给你倒茶。”

        梁欢意识到有戏,却也不能排除高梵在对他撒谎,如果他真的在撒谎,那就说明他想利用死者的身份掩盖什么。但愿他说的都是真话吧。边走过去倒茶,边在脑子里寻思。

        高梵也不客气,直接迈步走了进来,道:‘我老同学怎么把旅行箱放在卫生间门边呢。染上了浊气了,怪不得他被车撞死了。我去拿开。”

        梁欢回头盯着他:“别动,死者房间里的东西都不能乱动,一会儿警察还要来检查。”

        高梵赶紧退回去道:“抱歉,我不知道警察要来。”

        梁欢把倒好的热茶递给高梵,招呼他在沙发上坐下来。

        高梵有些拘谨地盯一眼梁欢,没有说话,举起杯子把茶喝了下去,然后掉头往外面走。

        正好跟桃姐在门口撞上。桃姐吓一跳,眼睁睁地看着一脸奇怪表情的高梵。

        “高老板,你不下去吃早餐,没事跑这里来干什么。”

        高梵一脸的冷笑:“哦,我不饿,早餐就不吃了,但是中餐必须吃丰盛,到时候还得麻烦桃姐亲手给我做一份酸辣鱼。我最喜欢吃桃姐做的酸辣鱼了。”

        桃姐抿嘴一笑,伸手在高梵的鼻子上点了一下,脸红红的道:“就知道说桃姐的好话,不过桃姐很爱听。回去等着吧,中午我一定给你做酸辣鱼。”

        “谢谢桃姐。”

        高梵说完,不再理睬梁欢,出门走了。

        梁欢走到门口盯一眼高梵,见他打开门进去了。

        于是回到房间,接过桃姐给他的登记簿仔细查看。

        高梵没有骗他,被车撞死的那个男人的确名叫高勇,身份证号码明摆在那里。临县本地人。家住蓝城东大街968号。蓝城是临县城的别称。外地人知道的并不多。

        桃姐道:“梁医生,怎么样,没发现这个高勇的身份有什么问题吗?”

        梁欢道:“他的身份应该没有问题,但是最终结果还得警方调查清楚之后才能确定。”

        “哦,我知道了,那这个登记簿你还要不要....”

        梁欢:“已经看过了,拿回去吧。”

        桃姐说了一声谢谢,拿上登记簿就走。

        可是走到门口又停了下来,回头道:“梁医生,要不要随我下去一起吃个早餐。”

        梁欢正好肚子饿了,来的时候不是遇上堵车就是遇上车祸,哪有时间去吃早餐。

        “哦,那就恭敬不如从命。正好肚子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