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书库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贴身医护在线阅读 - 第一三六章换鞋

第一三六章换鞋

        晓岚姑娘,你找我?

        梁欢突然出现在楼梯口,神色怪怪地看着晓岚问。随后桃姐着急慌忙地跑了下来。

        晓岚直起腰,水眸闪亮地瞅着梁欢。

        “秋总遇到麻烦了,她让我过来找你去帮帮她。”

        秋若水遇到麻烦了,怎么会发生这种事?

        “那你给我打电话就是了,非要跑一趟。”

        梁欢愣了半晌,确定晓岚不是在骗他之后,快步从楼梯上走了下来。

        “秋总说最好不要给你打电话,免得被人听了去。哦,秋总还说,她的手机被人监听了。现在换了新的手机号码。”

        晓岚说到这里,用不信任的目光看着梁小慧和桃姐。

        桃姐明白她的意思,笑眯眯地来到她身边道:“放心吧晓岚姑娘,我们不会说出去。”

        晓岚还是将信将疑,不敢相信桃姐说的话。

        梁小慧道:“什么意思啊岚姐,难道你连我也不信了。”

        晓岚不得不转换话题:“信..信...信,我全信。”

        梁欢道:“开车来了没有。”

        晓岚:“车在外面。是不是现在就回去见秋总。”

        梁欢:“你说呢。”

        晓岚不说话了,立马掉头出门。

        上了车,梁欢问晓岚秋若水到底遇到了什么麻烦。

        晓岚告诉他说秋总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大麻烦,必须他帮忙才有可能顺利解决。

        梁欢沉默下来不问了。不过他在想秋若水遇到的麻烦会不会跟孟禹希有关。

        晓岚给秋若水发了信息说梁欢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了。

        秋若水收到信息后立马回复。然后躺在沙发上思索开了。

        这里是秋若水的另一个落脚点。也是她的临时避难所。没有人知道她还有一个隐秘的去处,数遍公司里的所有人,就晓岚一个人知道她有这么个去处。连秋若水的父亲秋浩也不知情。

        晓岚开车把梁欢带到了城南大街外的一个开发区。

        这里的房子刚建成投入使用。秋若水就来这里买下了临近湖泊的一栋楼的第五层。

        三室一厅一厨一卫带阳台。

        湖泊是人工湖。起名叫近水楼台仙子湖。

        微风从客厅的窗户上吹进来,秋若水不由得伸手拢拢那一头刚洗过的青丝。任凭青丝飘落在肩头。发丝间溢出来的香味儿,随着那股轻风,溢满了客厅的每一个角落。

        梁欢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了。但现在最主要的问题是,还不清楚带给她大麻烦的人是谁。

        心里有过怀疑对象,但是找不出证据证明这些人在背地里对她使绊子下黑手。

        怀疑对象一共有三个。孟禹希,蓝汐和王友良。王友良的嫌疑最大。孟禹希其次。至于蓝汐,好像没什么充分的理由说明她在背地里下黑手。

        那么排除掉蓝汐,就只剩下孟禹希和王友良了。

        他们两个人究竟谁的嫌疑最大,谁才是那个背地里下黑手的人?

        秋若水只觉得脑袋越来越大。

        脑子里就像注入了刚刚融化的铁水,烫得嗤嗤作响,疼的非常厉害。

        不能再想下去了,否则脑袋会炸掉。

        于是秋若水起身去厨房洗冷水脸,想以此来减弱脑袋里的温度。

        这时候,放在客厅沙发上的手机铃声优雅响起。

        刚换过手机号码,谁这么快就知道了,给她打电话来了。

        甚觉奇怪,顾不得那么多,冲出去查看来电显示。

        原来是晓岚打过来的。

        “晓岚,你们到了吗?”

        晓岚回电话道:“快到了,不过遇上堵车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疏通。”

        “别急,慢慢等,总有疏通的时候。”

        秋若水拧着手机坐在沙发上,神色有点恍惚。

        晓岚回电话说:“知道了秋总。那你在家等我们,哪也不要去。”

        秋若水说了一声好的,挂了电话。然后继续跑去厨房洗冷水脸。

        路堵了过不去,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坐在车里等。

        这里已经到了城南大街最东头的新开发区外围。根据晓岚提供的方位,梁欢在心里测量一下距离,估计还需要五分钟的样子。走路过去的话至少还需要二十分钟。那么就在车里等一会儿再说。打定了主意,梁欢把心态放下来。靠在座椅上闭目养神。

        脑子里不禁闪现出早上看到的车祸现场。死者浑身血淋淋地躺在地上....

        莫非秋若水这次遭遇的大麻烦跟这场车祸有关?

        继而梁欢又在心里否定了这个猜想。

        不可能的,肯定是自己想多了,秋若水遇到的麻烦怎么可能跟今天早上发生的车祸有关呢。

        那么又是谁在背后给她制造麻烦呢?

        晓岚没事在玩自拍。她也担心自己的手机被人监听了,后来一查好像没有那么回事,就放弃了更换新的号码。但是秋总换了号码后,是否已经彻底安全了呢?

        谁能知道意想不到的情况不会再次发生?

        想到这里,晓岚不淡定了。关掉手机凑过去跟副驾驶上的梁欢说话。

        梁欢睁眼看着她问有什么话说出来就是,在车里外人听不见。

        晓岚:“那,万一有人在秋总的车里安装了怎么办?”

        梁欢:“放心吧,我查过了,没有。”

        晓岚惊讶,回过神来想想,想起来了,在宾馆门口上车之前,梁欢就在车里鼓捣了好一会儿,当初还以为他在找什么东西。原来他在检查车里有没有偷装上去的监听设备。

        “那怎么办。现在路堵了过不去。”

        晓岚心急如焚。好担心秋若水在家遇到麻烦。

        没有秋若水罩着,她晓岚就不会有今天。

        梁欢道:“等呗。还能有什么办法。”

        晓岚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啊。以我愚见。走路过去算了。”

        “那车呢,插上翅膀飞过去。”

        你来我往叨叨了好一会儿,前面的车开始移动了。

        阿弥陀佛。总算路通了。

        晓岚兴奋,启动引擎往前面慢慢开去。

        七分钟过后,来到了秋若水的住宅门前。晓岚瞅瞅那栋楼的格局,确定没有走错,于是把车慢慢靠边停了下来。

        靠!秋若水就是牛逼,放着别墅不住,又来这里买了一套新房。

        看那栋楼的格局,价格应该不低。

        晓岚下了车,挨到梁欢身边嘀咕:“梁医生,如果秋总和王友良离了婚愿意嫁给你。你会会选择跟她过。”

        梁欢睁眼瞪她:”我从未这么去想过。”

        “那就不好意思了,只能说明你对我们秋总没那种感觉。”

        晓岚有些得意,瞟一眼梁欢,拧上包直接走过去敲门。

        秋若水已经在楼上看见他们了。赶紧下来开门。

        晓岚第一个走进去,然后站在门里等梁欢进来。

        秋若水道:“干嘛呢,上楼啊。”

        哦了一声,晓岚的神色有些奇怪,扭转娇躯朝楼梯上走去。

        来到五楼。秋若水拿出钥匙把门打开。

        晓岚盯一眼放门口的拖鞋,二话没说换上鞋子走了进去。

        我去,有钱人就是麻烦,进门还得换鞋。梁欢盯着房门口的拖鞋皱眉头,可是没有别的办法。他是来做客的。客随主便的道理还是懂的。于是尝试着把自己的皮鞋脱下来,拿来一双女士拖鞋穿上。问题是拖鞋有点小,怎么也穿不进去了。

        勉强穿上吧,感觉脚掌被挤爆了。刀割一般难受。

        秋若水拧着一双大号男拖鞋走过来,弯腰放在梁欢的脚边道:“这双应该能穿,你试试。”

        试就试,谁怕谁。

        梁欢居高临下看着蹲在他身下的秋若水,忽然感觉这女人的蹲姿十分优雅。竟然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见鬼了,怎么突然对这女人有了感觉。

        晓岚坐在沙发上看着。手里拽着一杯水,眼神惺忪而古怪。甚至眼眸里偶尔释放出一种敌意的光。她有些嫉妒秋若水的命就是比她好,都这时候了,还有心情伺候梁欢穿鞋。

        自己遇到的麻烦还没有解决。

        梁欢道:“这双鞋应该能穿,我自己来吧。不用麻烦秋总。”

        秋若水抬头藐视着他:“闭嘴,把脚伸进来。”

        边说边把梁欢穿的一只女人鞋脱下,用手指在他脚背上敲了敲。

        梁欢感觉一阵触电似的麻痒,脸庞刷地红到了耳根,瞅一眼在坐沙发上盯着他的晓岚姑娘,不好意思起来。于是弯腰把秋若水的手撩开,自己把鞋子穿上。

        晓岚看见这一幕,心里悬着的石头总算落了地。

        秋总如果继续那么下去,她就真的坐不住了,就会站出来干预了。

        幸好秋总识时务,没有真给梁欢穿鞋。

        秋若水的脸也在刹那间绯红起来,不好意思地丢一眼梁欢,借口上厕所,慌忙跑去了卫生间。躲在卫生间沉思片刻,才把心情放开走了出来。

        晓岚道:“秋总,你可以跟梁欢说明情况了。”

        秋若水经晓岚这么一点拨,这才想起把梁欢找来所为何事。于是微笑着给梁欢倒了一杯茶,之后又去橱柜里拿来瓜子水果。还把一包香烟拿过来扔给梁欢。

        “这包烟是别人送的。你可以拿去抽。”

        梁欢道:“秋总,不好意思,我不抽烟。”

        秋若水没有说话,找来一把椅子坐下,拿出手机给父亲秋浩打电话。

        梁欢手里拽着那包和天下香烟,横竖有些不自在。感觉怪别扭的。

        晓岚道:“梁医生,要不你把香烟给我,我学着抽。”

        她是在为梁欢找退路。梁欢正愁不知道怎么去处置拿那包香烟,听晓岚突然说起,赶紧把烟递她手上。秋若水也没说什么,只是横眉盯了一眼晓岚。

        晓岚居然不顾秋若水的感受,一脸的兴奋表情,打开香烟抽出一支点燃吸起来。

        “咳,秋总,这是谁送的啊,冒牌货吧,呛死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