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书库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贴身医护在线阅读 - 第一四七章手机是谁的呢

第一四七章手机是谁的呢

        没走几步,蓝汐回头发现徐莎莎跟了过来,很是奇怪问不回去睡觉跟来干什么。

        徐莎莎神秘兮兮地来到蓝汐面前说,刚才她好像听到孟禹希的房里有动静。

        蓝汐惊讶地看着她说不至于吧。她房间离得近怎么没有听见。

        徐莎莎又是神秘兮兮的一笑说那就不清楚了,反正她听见了。

        将信将疑的蓝汐见她说得恳切,有些不放心了。父亲提醒过她,以后孟禹希来家住的时候,必须盯紧她,一旦发现她跟谁互通信息,立马向他汇报。莫非孟禹希深刻更半夜不睡觉,真的在跟某人联系。想来想去不淡定了。

        徐莎莎确实累了,回屋睡觉去了。

        孟禹希偷听到了她们的谈话,认为徐莎莎说的都是假话,她在和高梵联系的时候声音那么小,后来还是短信互通。隔间屋的徐莎莎怎么能听到呢。要说能听到也不奇怪。

        不想那么多了,抓紧时间休息才是正道。

        于是孟禹希不再多想,上床睡觉。

        可是刚钻进被窝,蓝汐就在外面敲门喊了。

        徐莎莎鬼鬼祟祟地趴在门缝上使劲盯着这边。

        孟禹希道:“谁呀,这么晚了不睡,敲我门干什么。”

        蓝汐把手指头拿开道:“|是我,蓝汐。睡不着起来找你说说话。”

        “哎呀,蓝总,我困死了,有什么事等明天不可以吗?”

        孟禹希装着很累的样子,在床上翻身坐起来嚷嚷。

        那张席梦思床随着她起身的动作,发出了吱呀的响声。

        蓝汐全听见了,道:“孟小姐,你真的睡了吗?“

        “哦,是的,我真的好累,有事等明天吧。抱歉。”

        孟禹希说完重新躺下来。吱呀一声。床第又传来一声怪响。

        蓝汐很清楚,孟禹希睡的那张床,的确会发出这种响声。所以她晚上一个人在家的时候,从不去那边睡。担心半夜起来翻身被自己弄出的响声吓坏。

        毫无疑问,她真的睡了。

        “那好吧,明天再说,你休息,我不打搅了。”

        蓝汐无奈,只好退回去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冥思苦想。徐莎莎肯定在骗她。孟禹希早就睡了。还能跟谁打电话通信息。除非她脑子有问题得了失眠症。

        躲在隔壁屋里偷窥的徐莎莎见蓝汐敲门失败,愣了一下,赶紧关上门回去睡觉。

        贼手贼脚的十分小心,以免被蓝汐发现。

        蓝汐躺在沙发上思谋片刻,有些坚持不住了,瞌睡虫再次找上她了。不得已回房睡觉。

        第二天早上起来,竟然发现孟禹希早就走了。房门敞开着,里面没有人。她的包也拿走了。

        动作真快,没等她起来找她,就急急忙忙溜了。

        徐莎莎打开房门走了出来,边用手揉眼睛边问孟禹希起来了没有。

        蓝汐看看时间道:“都几点了,快六点半了,人家早就走了。”

        “啊,孟禹希走了吗?没心虚不等我们起来就溜号,她想干什么。”

        徐莎莎惊在了那里,目光生冷地盯着在梳妆的蓝汐,好像刹那间蓝汐变成了她的仇人。

        蓝汐在镜子里看到徐莎莎的样子,吓一跳道:“喂,我说小妮子,盯我干什么。我又不是你的敌人。把目光收回去,太襂人了。”

        徐莎莎哦一声收回目光,着急忙慌地去了洗手间。一会儿洗手间就传来哗哗的流水声。

        “徐莎莎,在干嘛呀,节约用水,昨天自来水又涨了两块钱每吨。”

        蓝汐感觉徐莎莎在浪费水资源,忍不住大声提醒。

        徐莎莎把水龙头关掉,脸上湿漉漉地跑出来,边用毛巾擦拭脸上的水珠,边道:“一吨水才要几块钱。蓝姐你也太小气了。以后我不用你家的自来水洗脸就是了。”

        蓝汐把长头发盘在头上,找来一顶漂亮的白色遮阳帽戴上,然后过去打开手机看看里面是否有来信和来电,还好一切正常,就说这么点小事都受不了,以后来我家自己带水过来。

        徐莎莎知道她在说她,道:“好吧,不过你别后悔。”

        说完回房拿来包和手机,冲着蓝汐冷笑一声,就要夺门而去。

        “徐莎莎你站住。”

        蓝汐大声呵斥,脸色都变了。

        猛回头看着跟上来的蓝汐,徐莎莎脸上竟然绽放出温暖的笑容。

        “蓝姐,你当真了。我跟你开玩笑呢。”

        ”啊,你这妮子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当真了呢。欠揍。”

        说完冲上去就要朝徐莎莎挥巴掌。

        徐莎莎嘿嘿一笑,索性凑到她眼皮底下,仰头看着她。

        “你打呀,使劲打。打死我就把魂附你身上。”

        说完嘻嘻一笑。满眼的柔情蜜意。

        蓝汐用手指头在她脸上轻轻戳了一下:“调皮。”

        徐莎莎不生气了,急忙拉上蓝汐的手朝楼下走。

        蓝汐也不生气了。两美女的性格随和,说好就好。一点也不意外。

        把车从院子里开出来,蓝汐问打算去早餐店吃米线。

        徐莎莎端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眼睛一眨不眨地瞅着前面的马路,发现之前那两个移动摊贩又来了。不禁吃了一惊,说她想去买点东西。

        蓝汐也看到了。还是之前神秘出现在她别墅门前的那两个摊贩。一个瘦子一个胖子。他们不是很长一段时间没见了吗?怎么又来这边摆摊了?也不怕城管把他们摊子掀了?

        “好,我和你一起去。”

        蓝汐说完打开车门下了车。

        徐莎莎赶紧随后跟了过去。

        一胖一瘦两摊贩见她们走了过来,赶紧整理好衣服迎接。

        蓝汐走到瘦子的摊位面前,盯着摆在上面的那些小件日用品,撇撇嘴没有说话。

        “蓝小姐,这里有你喜欢的桃木梳子,要不要来一把。”

        蓝汐盯着他手里拿着的桃木梳子,心里在想家里还有梨花木梳子呢。桃木梳子算个屁。

        瘦子摊贩见她不说话,嘿嘿笑道:“嘿嘿,蓝小姐,我记得上次你跟我说过想买一把桃木梳子,现在我有了,来一把吧。不贵,才五十块钱。”

        徐莎莎诧异,走上来夺过瘦子摊贩手里的桃木梳子,举在眼前观赏了一会儿,道:“这么小的梳子要五十块钱。敲诈呢。蓝姐,别要。钱再多也不能这么花的。”

        蓝汐没有吱声,皱眉思索起来。她想起来了,上次的确找这位瘦子摊贩问过桃木梳子的事情。没想到这家伙居然给弄来了。不买吧又觉得自己食言,买吧又觉得实在有点贵。

        举棋不定,不知道该怎么应付。

        徐莎莎道:“老板,你这梳子是朔料做的吧。或者就是普通的杉木做的。我家小姐不要,拿回去。”说完顺手把梳子扔在货摊上。

        旁边不远处的胖子摊贩见状,背手慢慢走了过来。

        瘦子摊贩没有生气,凑到蓝汐跟前细说了一句什么。

        蓝汐惊讶得瞪大了眼睛,想想后拿出一百块给了那瘦子。

        瘦子摊贩找了她五十元,然后挑选了一把桃木梳子递给蓝汐。

        胖子摊贩已经过来了。他看蓝汐和徐莎莎的眼神特别的奇怪。

        徐莎莎道:“蓝姐真买呀。万一被骗了呢。”

        蓝汐道:“闭嘴,没有你说话的份。”

        直接把桃木梳子放进包里走人。

        胖子摊贩见她们上车走了,赶紧跑到瘦子摊贩跟前问情况。

        瘦子摊贩道:“没办法,梁医生交代的事情,我们必须做好。”

        胖子摊贩道:“那你说蓝小姐会不会不相信我们。”

        瘦子摊贩:“信不信随她,反正我把我们的身份告诉她了。就算她不相信我们,也能相信梁欢吧。你说呢哥。”

        原来他们居然是亲兄弟,长相也太不一样了吧。

        ....

        离开玫瑰园,蓝汐决定去城西找家店吃早餐。

        很久没去大街上吃早餐了。最近一段时间早上起来都在自家做。不知道大街上的早餐店味道有没有改变。最好还是以前的味道最好。不然她可能吃不惯。

        徐莎莎想起瘦子摊贩在买给蓝汐桃木梳子前悄悄和蓝汐密语过,就想知道当时摊贩跟她说什么了。不然蓝汐也不会这么快答应买他的梳子。

        蓝汐已经看出了徐莎莎眼眸里的质疑,道:“别那么盯着我,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既如此我就跟你说了吧。他们是梁医生派来保护我们的。所以我才决定买他的梳子。”

        徐莎莎诧异得差点失语。

        “啊,这这这...不可能吧,梁医生能派人来的保护我们。蓝汐可能被他骗了。”

        蓝汐:“没关系,就五十块钱的事情。怕什么。”

        徐莎莎:“那,要不要给梁医生打电话问清楚。”

        蓝汐道:“不着急,下班回来再说。”

        “哦。”

        徐莎莎不吱声了。

        来到一家早餐店门前停下。蓝汐让徐莎莎过去买两碗凉拌米线。

        徐莎莎道:“我发现你最近胃不太好,就别吃凉拌米线了。来碗热乎的如何。”

        “废话真多,让你去就去。”

        “好吧,我服从。”

        徐莎莎没辙了。蓝天行叮嘱过她,一定要照顾好蓝汐。

        但是在蓝汐面前,有些事徐莎莎不敢声张。也不敢告诉蓝天行他女儿最近几天胃不太好。

        走进早餐店,发现里面有不少人在吃米线。

        于是找来老板打包了两份凉拌米线,付了钱拧上就往车边走。

        “美女,你的手机。”

        老板拧着一部崭新的华为手机追了出来。

        徐莎莎停下,回头一看道:“这手机不是我的,我手机在包里呢。”

        说完把米线放地上,打开包让老板过目。

        她的手机果静悄悄地躺在包底部。

        早餐店老板一脸的迷糊:“那这新手机是谁的呢?”

        老板娘从店里匆匆忙忙跑出来道:“你这死鬼,把我的手机i拿去给谁呀。回去招呼客人。”

        老板大惊:“啊,老婆,这新手机是你的吗?什么时候买的呀,我怎么不知道。”

        老板娘一脸的凶相,伸手揪住了他的耳朵:“废什么话,回去招呼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