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书库 - 都市小说 - 人潮汹涌在线阅读 - 第8章 插翅难逃

第8章 插翅难逃

        周稚京有几分恍惚,甚至产生错觉。

        她好像从他温淡的口稳中,听到了一点关切。

        她偏头看向他。

        陈宗辞这身白衬衫,那样的蛊惑人心,暖黄的光线落在他的身上,让他看起来像是从天而降,来拯救她于水火的神明。

        他此刻并没看她,垂着眼,正在回复信息。

        并不在乎她的回答,只是随口一问。

        正当周稚京出神时,陈宗辞突然掀起了眼帘。

        两人的视线在空中交汇,她的目光被捉住了,他的眼神如藤蔓一样缠绕过来。

        周稚京心脏停滞了一秒,立刻转开头。

        她想要立刻结束今天的学习,慌乱之下,杯子还没放稳,她就松开了手。

        漂亮的水晶杯落地,杯身破裂,剩余的果汁弄脏了地板。

        陈宗辞没动,冷眼看到周稚京慌乱擦地的窘迫模样。

        “放着吧,这里有保洁。”他冷淡提醒。

        周稚京却像是没听到,动作不停。

        手指捏住玻璃碎片的同时,手腕被扣住。

        她抬头,迎上的是陈宗辞暗色的眼睛。

        人就被他拽了起来,力气大了点,周稚京踉跄的往前两步,快要撞到他的身上。

        林序秋的声音适时响起,“你们干嘛呢?”

        周稚京心一紧,下意识的挣扎。

        陈宗辞却不为所动,也没有松手的打算,凸显的骨节,蕴藏着力量。

        他炙热的掌心,灼痛了她的皮肤。

        林序秋渐近的脚步声用力踩在周稚京的心上,她在陈宗辞漆黑的眸中,看到紧张的自己。

        陈宗辞轻启薄唇,落拓的说:“收拾残局。”

        手指松开,周稚京细白的手腕上,落下属于他的红色的痕迹。

        周稚京转身,迎面对上林序秋的笑容,连忙道歉,“我刚刚不小心把杯子摔破了。”

        林序秋没所谓的笑了笑,摸摸周稚京的头,说:“你怎么跟个小白兔似的。一个杯子而已,怎么吓成这样。”

        她的视线越过周稚京,看向陈宗辞,“你吓人是不是?”

        陈宗辞轻哼一声,“好好安慰你的小白兔。我出去抽烟。”

        “离远点抽,别叫我闻到味道。”

        陈宗辞一边往外走,一边懒懒的摆手。

        随后,林序秋叫了保洁进来收拾,然后拉着周稚京换了个位置,继续教学。

        陈宗辞出去就没再回来。

        直到练完琴,周稚京也没再见到他。

        ……

        夜里22:10分。

        周稚京坐在便利店的橱窗前,面前摆着关东煮。

        便利店的斜对面,就是意林琴行。

        琴行很大,上下两层,全落地窗,能让外面的人看清楚里面的一切。

        那一架架的钢琴,彰显着昂贵。

        周稚京放嘴里塞了一颗丸子,一口咬下去,藏在里面的汤汁在嘴里爆开,刺激着她的味蕾,让她有一瞬的愉悦感。

        她微微仰起头。

        她的‘专属练习室’就在二楼,那个大落地窗内,站着个人。

        男人双手插在裤袋里,不知道在看哪里。

        周稚京抱着胳膊,肆无忌惮的打量着。但她并不知道,在对方的视野里,她此刻的样子,十分清晰。

        即便隔着距离,也能看到她此时正在看着自己。

        陈宗辞:“拉的那么难听,你却说她有天赋。你这是误人子弟。”

        林序秋仔细擦拭着她的大提琴,朝着他的背影看了眼,说:“人家为了学琴,可是花的大价钱呢,我怎么忍心直接打击她,我这么善良。”

        陈宗辞微微挑眉,垂着眼帘,视线尚未从便利店里的人身上挪开,“是吗?”

        林序秋擦拭着琴身上的一块手指印,怎么擦都不满意,不由的皱起眉。

        “她给了我五万,说是一个月的学费。当然,这不是重点。”她站起来,将湿巾丢进垃圾桶,一脸可惜的看着自己的大提琴,继续道:“重点是,她给桑晚送了一块蓝气球,三十几万也不贵,可她却刷爆了自己的卡。”

        她找到了一把剪刀,嘣的一声,一根弦被她剪断,“你不觉得很有趣吗?”

        落地窗面上,倒映出她的所作所为。

        陈宗辞不以为然,“哪方面有趣?”

        林序秋丢开剪刀,走到他身侧,双手背在身后,说:“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这么积极向上的女孩了,你可以给她点机会。”

        陈宗辞侧目,似懂非懂的问;“什么机会?”

        林序秋微微一笑,抬手拍了下他的肩膀,“回家了。”

        她转身,红色的裙摆与男人的裤腿短暂的触碰了一瞬,又分道扬镳。

        ……

        十一点,意林琴行关门。

        周稚京的关东煮还没吃完,他看到那两人从店里出来,上了一辆宾利。

        她把头发扎了起来。

        露出左边脸上的青紫色淤痕,颜色比开始深了一点,遮瑕都遮不住了。

        她把脚搁在行李上,没什么形象,却很舒服。

        漫漫长夜,她不知道该去什么地方。一块蓝气球,让她连住快捷酒店的钱都没有了。

        她一口气把剩下的两串甜不辣都吃了,塞满了整个口腔。

        东西不健康,可就是好吃。

        这时,一辆布加迪逆向的在路边停下。

        不陌生,她开过,就在昨天。

        紧跟着,电子女声响起:“欢迎光临。”

        值班店员是个小姑娘,一改消极怠工的状态,瞬间精神饱满,挂上标准的笑容。

        周稚京只从玻璃窗的倒映里,看那修长的身影。

        陈宗辞穿过两个货物架,只拿了瓶水和打火机,结账时,顺便拿了盒避孕套。

        结完账,陈宗辞走到门口,点了根烟,就那么站着,没有立刻离开。

        门口离周稚京不远,夜里的风吹进来,伴随着灰白色的烟雾,落到周稚京的鼻间。

        逐渐的,她整个人被这烟草味笼住。

        插翅难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