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书库 - 都市小说 - 人潮汹涌在线阅读 - 第12章 出水芙蓉

第12章 出水芙蓉

        周稚京从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这感觉就像踩着两艘船,而其中一艘,随时有掀翻的可能。

        有一个瞬间,周稚京想要朝着陈靖善求救。

        她乖乖站着,没再说话。

        当然,也不理会陈宗辞发给她的那句无聊话。

        陈靖善走之前,摸了下她的头,说:“有事别藏着。”

        端的是长辈的姿态。

        周稚京失落又生气。

        失落于陈靖善对她态度的改变,生气于陈宗辞的搅合。

        周茜看出她情绪低落,给她盛了一碗败火的汤,提醒:“陈家人事复杂,连你姑父这样精明的人,在碰到他们的时候,都要格外小心谨慎。最重要的是,他们选妻子的条件苛刻,祖上三代都要查一遍。”

        周稚京的底子是禁不起查。

        ……

        下午。

        陈宗辞开小会的时候,接到了酒店经理的电话,询问他是否要退房,有个女孩坚持要退房退款。

        云宁酒店在海荆市是名列前茅的高端酒店。

        周稚京住的那间套房,一晚上要五万。

        打个折扣,折合下来是三万。

        一个月就是九十万。

        酒店经理安静的等着回答。

        陈宗辞说:“用谁的身份登记,就听谁的。”

        “是。”

        ……

        八十七万打进周稚京卡里时,她是忐忑的。

        像是偷了人钱一样。

        酒店经理恭恭敬敬的把她送出了门,她这样胡搅蛮缠,服务态度仍是一流。

        在她打算给私家侦探汇钱的时候,手指还是犹豫了。

        如果用了,她跟陈宗辞就成了钱色交易。

        她不做皮肉生意。

        她艰苦维持到今天,不就是要一个干净的身份,得一个好的男人吗?

        旋即,她又回去撤回了退房的决定。

        然后拖着行李,回了景泰园。

        路上,她给江津浩发了一张照片。

        照片里虽然光线昏暗,但男人的脸还是能看清,是陈靖善。

        周稚京用ai换了脸,把陈宗辞的脸给换成了陈靖善的,又专门挑了光线不太好的,简直可以以假乱真。

        过了半小时,她收到了江津浩的道歉电话,并亲自出来接她回家。

        “有本事啊。”

        周稚京懒得理他,她故意将防晒服脱掉,露出陈宗辞留下的一些痕迹。

        江津浩的脸色越发难看,抿着唇,不情不愿的拿过她的行李,“我跟雅雯说是误会。”

        “她相信?”

        “为什么不信?她现在的样子,跟我离婚以后,还能嫁给谁?”

        多么狂傲的口气,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何等的富贵优秀。

        周稚京默了一会,警告道:“我跟陈靖善的关系还不能公开,你要是乱说,你自知下场。你得清楚,陈靖善是个什么样的人,他能够跟我这样进一步,就知道他有多喜欢我。”

        江津浩面色是凝重的,显然被那张照片震慑到了。

        他推开门,朝着她友好微笑,做了个请的手势,“表妹请。”

        ……

        这晚,周稚京敷完脸,早早准备躺下睡觉时,接到了桑晚的电话,催着她去会所。

        周稚京想了一下,化了个妆出门。

        刚走出房间,就碰上了表姐陈雅雯。

        她端着杯子,穿着宽松的睡裙。为了生孩子,她这两年发胖,身材走样。连基本的护肤品都不擦了,只一心一意扑在生孩子的事儿上。

        她盯着周稚京漂亮的脸蛋,幽幽的问;“出门啊?”

        虽然,他们现在是和解状态,但事实上,谁心里都有疙瘩。和平也只是表面的。

        周稚京点头,“朋友约我。”

        陈雅雯浅浅一笑,笑的格外讽刺。

        周稚京也不跟她计较,正预备走,陈雅雯突然又开口,说:“开我车去吧,打车去那种高档地方,太丢人了。”

        周稚京想拒绝,但陈雅雯已经把车钥匙塞她手里了。

        桑晚又来催,周稚京不再耽搁,开着车走了。

        澜山会所,位于半山腰。

        桑晚之前说过,这家的酒特别好喝,但周稚京消费不起。

        周稚京跟着服务生进去,曲径通幽,穿过一段长廊后,被领着到了一处室外泳池。

        她没看到桑晚。

        服务生指了指旁边的木屋,“那边可以换衣服。”

        里面没人,柜子里放着一套泳衣,还是比基尼款的。

        白色布料,少得可怜。

        正当她想问桑晚什么情况时,她的微信进来,【陈靖善今天来这边游泳休闲。】

        桑晚知道她想钓陈靖善,也是唯一没有泼她冷水的人。

        周稚京思考了半分钟,决定换上。

        就是她还没穿过这么露骨的衣服,有一点不习惯。

        她常年健身,这两年又加练了瑜伽,身体曲线练的特别完美。

        镜子里的她,看起来很诱人,她自己看了都要脸红的程度。

        外面还没人,周稚京放着胆子出去,在泳池边上等了一会后,决定下水。

        浅浅游了一圈之后,她听到男人交谈的声音,由远及近。

        便立刻游到水池边缘,人往下沉,打算来一处出水芙蓉的画面。

        由于在水里,声音听不太清,只能判断远近。

        她先往下沉,然后猛地冲出水面,长发往后一甩。

        耳边的声音戛然而止。

        她的动作完成的很到位。

        然而,当她看到边上站着的男人时,脸色一僵,整个人都要炸了。

        她双手扒拉着泳池边缘,妩媚风情全然消失。

        陈宗辞蹲下来,手撑在腿上,低眸看着她纯净的脸,她的皮肤白的发光,脸颊上的淤痕已经浅的快看不见,眼尾上的细小痕迹,反倒给她添了几分脆弱的美感。

        水珠顺着她白皙的皮肤滚落,越过脖颈和锁骨,落入沟壑之间。

        由于憋了好一会气,她这会喘气很急促,胸口频繁的起伏。

        陈宗辞的眸色渐深。

        周稚京感觉到了危险,噗通一下,她又沉到水底。

        “宗辞,你在看什么?”

        陈宗辞拿过旁边的浴巾,围在腰上,站起来,视线仍盯着水里的人。

        陈靖善走到他身侧,就看到游出去的曼妙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