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书库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游在影视世界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七百三十六章 嗯,我爽了(二合一)

第一千七百三十六章 嗯,我爽了(二合一)

        乔卫东愣在原地。

        小梦打了个哆嗦。

        乔英子张着嘴巴。

        童文洁眼睛瞪直了。

        连宋茜自己都被打懵了,直到脸上传来火辣辣的痛,才反应过来,转过头去一脸怨毒看着扇自己耳光的人。

        “你敢打我?”

        林跃根本没有搭理她,拿出手机按下三个按键:“喂,110报警台吗?我要报警,有人私闯民宅,地址是雅园小区6号楼602,我等着你们。”

        他打人还敢报警?宋茜完全不理解这是什么骚操作。

        乔英子这时反应过来,扑到她妈身边:“妈,你没事吧?脸疼不疼?给我看看。”

        “起来。”宋茜推了她一把,然而并没有把人推开。

        “妈,是我错了,我错了。”

        她呜呜地哭起来。

        童文洁一看闺蜜被打,一把推开挡在前面的乔卫东:“王八蛋,你敢打人?”

        说完扬起手里的包往林跃头上砸去。

        没有任何意外地,一道黑影掠过。

        啪~

        这次比扇宋茜的巴掌还狠。

        童文洁整个人飞出去,压在茶几上把千年隼砸得七零八落。

        小梦给林跃吓傻了,她从没见过对女人下手如此果断又狠辣男人,重要的是,他才读高三。

        “林跃,你冷静一下!”

        乔卫东怕他把人打死,赶紧出言劝说。

        那边童文洁咳嗽两声缓过一丝气力,慢慢地从茶几上爬起来,身上的酸痛还在其次,重要的是嘴角流血了。

        她是真没想到这个小畜生会下如此狠的手。

        “你居然打我?”

        用手抹了一把嘴角,看到手上的鲜血,她一脸狰狞地道:“小畜生,我要送你去坐牢。”

        林跃淡淡地道:“这些年法律管得严了,也让你们这样的女人越来越狂妄自大,目空一切,什么时候跑到别人家里毁坏财物,还能堂而皇之地讲把主人送进监狱。”

        说完冲小梦一伸手:“纸巾。”

        “哦。”

        乔卫东的女朋友带着三分畏惧抽出一张餐巾纸递过去。

        林跃擦了擦手上沾的粉底,一脸嫌弃地丢进垃圾桶。

        乔英子这时抬起头来,愤怒地看着他:“你为什么打我妈?”

        “我为什么打她,你比谁都清楚。”

        乔英子看了一眼地上的东西,不知道该愧疚,还是愤怒。

        “乔卫东,你就是这么对我的?”宋茜捂着脸屈辱地道:“我向天发誓,这辈子你都别想再见女儿。”

        “好啊。”乔卫东没说话,林跃面无表情看着乔英子说道:“这个小号练废了,不分青红皂白就站泼妇一边,还上赶着当女儿奴有意思吗?跟小梦再生一个就是了,男人只要有钱,60岁生孩子都没问题,而且小孩子比成年人要好玩多了,我就很喜欢小孩子。”

        “走,跟我走。”

        宋茜一听这话,拉着乔英子的手就往外走。

        林跃往前一挡:“哪里走?等警察来了,把事情处理完毕你们才能离开。”

        “你……你……”

        宋茜想要找东西打人。

        林跃说道:“厨房有刀,不过我提醒你一句,如果你敢动那个,我保证会让你横着进太平间。”

        乔英子赶紧抱住她妈的后腰:“妈,你别冲动,千万别冲动,你要动刀,他真敢杀了你的。”

        宋茜或许不知道林跃什么性格,都干过什么,乔英子很清楚,更知道他巴不得宋茜动用刀具呢。

        呼哧~

        呼哧~

        呼哧~

        宋茜气得喘粗气,胸脯剧烈起伏,要不是乔英子死死抱着她,八成真的去厨房拿刀了,她长这么大还从未被人这样羞辱过。

        “妈,妈,算我求你了,你别跟他说话,别……”

        “林跃,你……”

        “闭嘴,没你的事,再多管闲事连你一起揍。”林跃瞪了一眼乔卫东,唬得他不敢说话了,当然,他也没脸说话。

        童文洁走到宋茜身边,小声说道:“别怕啊,我已经给方圆发信息了,他马上就过来,这次咱一定要让这小畜生付出代价。”

        “你没事吧?脸还疼吗?”

        童文洁摇了摇头。

        “没错,某些人是要付出代价的。”

        林跃拿了把椅子坐下。

        宋茜怎么也没有想到,她带着兴师问罪的心情过来,结果却是被打的那一个。

        “乔卫东,说吧,这是怎么回事?”林跃明知故问。

        “这……你也知道英子上午没去听讲座,不知道怎么被……宋茜给知道了,这不,就发现了……”

        “然后她就把我的模型给砸了?”

        乔卫东点点头。

        宋茜听迷糊了:“他的模型?”

        她一直以为这些东西都是乔卫东给乔英子买的。

        “妈,其实……你摔得那个国际空间站的模型是他用了一个月的课余时间一点一点做出来的,比例虽然小很多,但是还原度接近100%,这个在市面上是没有卖的,天文馆方面甚至开出了30万的价格想要收购它放到展览馆里,他都没有同意。”

        这句话一下子给宋茜整郁闷了。

        怪不得这家伙打了人还敢报警呢,30万的东西给摔烂了,这事儿搁谁身上都得急眼,还有乔卫东为什么屁都不敢放一个,因为这事儿他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趁着警察还没到,我来捋一捋事件过程。”林跃问了小梦几个问题,然后望宋茜和童文洁说道:“我知道了,你应该不只是生气乔卫东帮乔英子糊弄老师吧,还因为看到小梦喝了你给乔英子做的燕窝,吃她的醋了,觉得人家三个人才像一家人,感情这个女儿就应该是你一个人的?宋茜,要点儿脸行吗?那是你女儿主动提议让小梦喝得,要怪你怪乔英子去,迁怒我的模型算怎么回事?”

        看电视剧的时候林跃就挺可乐的,都说乔英子怎么怎么好,怎么乖巧懂事,乖巧懂事就是明明是她让小梦喝的,人家也推辞了,乔卫东说小梦不喝回头女儿也是扔,乔英子还帮着拿勺子,咋回到家里跟宋茜讲述事情经过就成小梦非要喝了?

        宋茜被他拆穿心事,故作高冷一语不发,不过脸上的掌印还在,看起来特别滑稽。

        林跃继续说道:“乔英子今年十八了,她已经是个成年人,愿意跟谁走得近就跟谁走得近,你不想想她为什么宁愿跟乔卫东和小梦一起做饭,宁愿违背你的指示和我做朋友,也不愿意同你在家多呆一分钟,还一副全是别人错,所有人都对不起你的态度,这不叫更年期综合征,这叫偏执性精神病。”

        说完拉开书包拉链,从里面取出一份文件甩到她的脸上。

        “看看吧,看看你的得意门生变成什么样子了。”

        宋茜被他再度羞辱,本想骂他没教养的孤儿,当初怎么不跟他爹一起被车撞死,忽然瞥文件左上角的名字,脸色微变。

        丁一。

        这不是她去年带的学生吗?怎么会?

        重度抑郁?长期失眠?休学?

        “所以你是个什么玩意儿,你是一点数没有对吗?”

        “小兔崽子你再给我说一遍!”童文洁看了一眼手机,胆子明显比刚才大了不少:“别以为你的模型摔坏了,就能趾高气昂地教训宋茜,这事儿归根结底是乔卫东的错,东西要赔也应该他来赔。”

        “到底是闺蜜哈,一样的逻辑,一样的狗东西。”

        林跃毫不掩饰自己对她的厌恶和讥讽,电视剧里事情发生后,童文洁给方圆和乔卫东上情商课,搞得这俩人没脑子,就她有脑子一样。

        是是是,她有脑子。

        她有脑子会骂每周都请自己丈夫吃饭唱歌的大老板“没脑子?”当面说人家是狼狈为奸,是狐朋狗友?

        她情商高会开地图炮说“现在觉得那句话就是事实,就是真理,你们男的就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自私自利,自以为是,自欺欺人,自不量力,干那点破事,最后还得我们女人给你们擦屁股?”

        这种傻波伊玩意儿是怎么在职场混了十几年的?

        便在这时,咚咚咚,外面传来急促的敲门声。

        乔卫东以为是警察来了,走过去把门打开。

        出现在走廊里的并不是身穿警服的公职人员,是方圆充满忧虑的脸,还有他的儿子和外甥。

        “老乔,文洁是在这里吧?”

        到底是政法大学毕业生,在公司里干得又是法务工作,他还知道这是乔卫东的房子,于情于理都不好硬闯,但是他的儿子就没那么多顾忌了,透过门与墙的缝隙看到嘴角还有血迹未干的童文洁,一下子恼了,推开乔卫东就冲进屋里。

        林磊儿没有看到童文洁的脸,但是一直跟在方一凡身后,看到表哥往里冲,也跟着越过乔卫东进了客厅。

        “妈,你没事吧?这是谁打的?谁打的?”

        方一凡看看餐桌那边手足无措的小梦,知道不是她打的,又看看乔英子,也知道不可能是她打的,然后是宋茜,他的宋茜阿姨脸上也有一个巴掌印,看起来伤得比他妈轻一点。

        他们知道乔卫东很怕宋茜,不可能是他打的,事情到了这里就很明显了,只有一个人敢这么做。

        “王八蛋!”

        亲妈被揍,儿子能忍吗?当然不能,方一凡大吼一声,要去跟林跃拼命,童文洁用手去拉反被挣开。

        “方一凡,你别冲动。”

        方圆的喊话并没有叫停儿子,方一凡冲过去卯足劲儿就是一脚,未想林跃偏身让过,脚在下面一勾,结果人没踹中,自己噗通倒地。

        就算摔得呲牙咧嘴,他依然没有放弃,抓起地上的航天飞机模型就往林跃身上砸。

        由此可见他有多么愤怒,毕竟是亲妈。

        林磊儿一向懦弱,平时跟人说话都不敢对视,可是今天涉及到小姨,他妈走后被他视为最亲的人,同样怒不可遏,搬起桌子最里面架子上的北斗卫星模型丢过去。

        林跃仿佛身后长眼,往旁边猛一闪身,卫星模型正中表哥上身,哗啦一下散成两半。

        方一凡被砸了个七荤八素,捂着脑门做一脸痛苦状。

        方圆一看儿子吃亏,赶紧上前拉架,未想林跃头也不回,手肘斜着往后一顶。

        噗的一声怼在那张肥腻的脸上。

        四十五岁的中年人,每天做办公室不运动,身上的肥膘割下一块能练半斤油,就他这身体素质,一下就被ko倒地,两串鲜红顺着鼻孔往下淌,捂都捂不住。

        小梦吓得抱头大喊。

        乔卫东同样不敢上前,害怕被惹急眼的侄子连他都揍------刚才林磊儿丢到地上的北斗卫星模型和国际空间站模型一样,都是林跃用业余时间制作的,后者天文馆出30万他没卖,前者小一些,那也值好几万呢,前些日子刘静代表季胜利和物业过来赔钱时看到林跃做的模型,当时惊讶的说不出话来,按照她的说法,这两样作品就算当不得巧夺天工这样的形容词,那也绝对是精美绝伦的工艺品,最牛的就是国际空间站了,不仅外部造型还原度极高,里面的布置……怎么说呢,就像他在里面呆过一样,除了各种电气设备,连宇航员宿舍里的生活用品都没落下。

        现在这两样东西都毁了,得亏侄子不是那种不疯魔不成活的艺术家,不然看到自己心爱的作品被毁,怕是真要拿刀杀人的。

        “啊,我杀了你,我杀了你这个狗东西。”

        在林磊儿看来,小姨破相,姨夫流血,表哥倒地难起,一家人几乎团灭。

        有句话叫别把老实人逼急了,否则你连下跪的机会都没有。

        毫无疑问,林磊儿就是这样的老实人,他走到餐桌前面,拿起小梦刚才用来切菜的水果刀就朝林跃的胸口刺去,吓得童文洁脸都白了,宋茜拉着乔英子往后躲。

        林跃待水果刀距离自己不足三寸之际,手往中间一抓,握住林磊儿的手腕反向一扭。

        啊~

        吃痛声中,水果刀落下,被他一把抄在手中,往前面按在桌子上属于林磊儿的手一插。

        啊……

        瘆人的声波在房间里回荡。

        童文洁脑子嗡的一下,感觉天都塌了,这一刀下去,林磊儿的手就算不废,也会留下严重的后遗症,还怎么读书?怎么写字?

        方一凡看着林跃的背影,整个人吓傻了。

        他没想到林磊儿会失去理智拿刀捅人,更没想到林跃下手这么狠。

        只有方圆还没反应过来,依旧捂着鼻子在那儿哼哼。

        说来也巧,就在这个时候,两名民警从外面走进房间,看到了客厅的满地狼藉,还看到了插在餐桌上的刀,脸色骤变。

        为首的民警大声喊道:“你干什么?把手拿开。”

        切~

        林跃往后退了一步。

        直到这时童文洁等人才意识到一个问题,为什么没有血迹?

        是的,餐桌上不见血迹。

        为首的民警试探性地往前走了两步,伸直脖子仔细打量,才发现那把水果刀插在林磊儿中指和无名指缝隙,但凡偏移半寸,断一根手指是没跑了。

        另一名民警也跟着凑过去,并发现了一个叫人非常尴尬的情况------空气中飘着一股味道,而这股味道的主人来自趴在餐桌底下哇哇大哭的男孩子。

        这家伙竟然吓尿了。

        此时童文洁和方圆也意识到林磊儿没有受伤,刚才那声惨绝人寰的叫声八成是吓得。

        两名警察觉得这小子太没种。

        方家人,也包括乔卫东、宋茜和乔英子,却是长松一口气。

        小梦把头探出餐桌,眼见警察来到,水果刀没有洞穿林磊儿的手掌,于是胆气壮了一些,慢慢地站起身来。

        这时门口传来一阵议论。

        “怎么回事?”

        “打起来了?”

        “谁跟谁打起来了?”

        “5号楼的宋老师,就是开补习班的那个,有一个在春风中学上学的女儿。”

        “这不是她前夫家吗?”

        “对,就两口子干起来了,似乎还动刀了呢。”

        “哎哟,都动刀了,这可不应该……不应该,太不应该了。”

        “……”

        为首的民警没有去管身后的议论,目光扫过客厅里惊魂未定的几个人:“是谁报的警?”

        林跃说道:“我报的警。”

        民警说道:“那你来简要说明一下情况吧。”

        “等等,我还有件事没有办。”

        他说完这句话,走到童文洁身边,在所有人骇然的目光下一把揪住她的衣领,扬手就是连续的嘴巴子。

        啪~

        啪~

        啪~

        ……

        左边抽完右边抽,右边抽完换左边。

        打的是头乱摇,发乱舞,尖叫不断。

        童文洁越挣扎,他就打得越狠,不说把脸打肿了,牙龈也破了,满嘴满脸都是血,看得所有人都惊呆了,因为两名警察就在后面,他居然当着警察面打人,这也太野蛮了吧。

        “男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是吧?自私自利自以为是是吧?自欺欺人自不量力是吧?那结你妹婚,我今天就让你看看,把男人逼急了,你这种女人的下场有多惨。”

        讲完话把人往地下用力一掼。

        童文洁披头散发,脸肿得像一头猪,在那儿哭天抢地大声嚎哭。

        方一凡红着眼想要反击,给林跃一脚过去踹的满脸是血,牙掉了一颗。

        “够了!住手!”为首的警察这才反应过来,脸色那是相当难看,他当了这么多年警察,还没见过如此嚣张的家伙,居然敢当着他们的面打人,而且下手不轻。

        “之前让你自抽十个耳光不干,好吧,今天我帮你一把。”

        眼见方家人尿的尿,伤的伤,呆的呆,林跃拍拍手停下来,转头看向呵斥自己的民警。

        “我爽了,来聊聊案情吧。”

        ------题外话------

        感谢雷影刃动打赏的10000起点币,莫小邪,09小书虫打赏的500起点币,嗷呜不是罪打赏的200起点币,幸运的主角儿,社会你z哥,土木谭,霜野枫,尾号4664的书友,尾号8807的书友打赏的100起点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