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书库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世娇宠:废柴嫡女要翻天在线阅读 - 卷二第174章:下聘

卷二第174章:下聘

        吴文慧也在门缝里偷偷往外看,看到大郎一身红袍,眉眼刚毅,英姿勃发,不由心跳加速。

        他跑了这一趟京城,更加沉稳成熟了,无形中还多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气质。

        特别吸引人,特别飒爽帅气。

        大郎跟着东溟子煜,练功没落下,还喝着灵泉水,耳目特别灵敏,一看就发现吴文慧在门后偷看,就露出一个毛头女婿傻傻的笑容。

        吴文慧赶紧躲开,后背靠着门板,手按着胸口,就怕那小心脏跳出胸膛来!                吴奶奶拄着拐棍儿,笑的眉眼弯弯,“快,快进屋!”

        她病了多年,一年十二个月有十个月躺床上,本来以为没几天活头儿了,没想到亲家四儿媳给自己开了药,吃了这些日子,自己觉得全好了!                吴文远、吴文清热情地让着大郎他们屋里去,“大郎哥,二郎哥,三郎、四郎,五郎,快进屋坐。”

        五郎虽然不能搬不能抬的,也跟着来了,他想看热闹。

        这里流行晒聘礼、嫁妆,媒人蒋鸿达在来看热闹的街坊四邻面前展开聘礼单子,高声念了起来。

        吴文慧听到里面的金银玉石首饰、金银绸缎布料,露出满意幸福的微笑,当听到还有县城的一个铺面儿,就有些激动了。

        她本来对嫁妆没什么期待,没想到,未来婆家正在扩展生意,还能给这么多聘礼。

        最后,蒋鸿达道:“东家老太爷说了,咱们这附近的田地难买,就折成了银两,还请亲家不要怪罪。”

        江南人口多,富户说,良田都有主,又收容了很多灾民,他们自己还种荒地呢,实在是买不到地。

        大郎作为长房长子,聘礼不能太寒碜了,不然下面这些孩子的婚事就艰难了。

        吴巡检也没想到聘礼会这么多,而且,里面还有价值三、四百两的玉佩,猜到这定是太子的赏赐,将来太子登基,这就是御赐之物了,能当传家宝的!                这不光说明东家看重闺女,还说明东家很看重大郎这个长房长孙!                吴巡检笑道:“理解、理解。

        我给闺女的嫁妆里,有套二进的小院子和五十亩地,平时租出去,够他小两口嚼用了。”

        他是本地人,做巡检也有实权,这些年利用职务便利,置办了几处宅子和田地。

        尽管宅子都不大,田地只有二百来亩,将来儿女们也能衣食无忧,要想更富贵,只能他们自己去拼了。

        中午备了丰盛的席面儿,送嫁妆的队伍都留下吃席。

        上官若离在家也忙起来,知道她回来了,本村儿的和玉矿上的病人都来了。

        不过,有上官是的帮忙,倒是轻松了很多。

        一开始,那些人还不信上官是,把上官是气的要撂挑子。

        上官若离跟他们说上官是是她请来的大夫,他们才勉强同意让上官是给看病。

        上官是暗中观察上官若离的手法,发现她的医术路数跟新颖,跟自己的家传医术很是不同,甚至是前所未有的。

        打发走了一个矿工,他一边洗手,一边貌似无意地问道:“你的医术又稀奇又精妙,跟谁学的?”

        上官若离祭出失忆万能梗,“我也不知道,我脑袋受过伤,不记得了,想用的时候,就自然而然地想起来了。”

        上官是洗手的动作一顿,继续不急不缓地洗手,“只想起了医术?”

        上官若离收拾着桌子上的东西,道:“是呀,连自己名字都没记起来。

        只能记起些模模糊糊的片段,似乎我以前过的不错,有穿着花花绿绿的丫鬟用。”

        上官是没有说话,拿起四郎递给他的布巾擦了手,又递回给四郎,那理所当然的样子,一看就是被人伺候惯了的。

        上官若离问道:“您家人什么时候能过来接您?”

        上官是脸色一沉,瞪眼道:“怎么?

        烦老夫了?”

        上官若离忙道:“没有,没有,我欢迎还来不及呢!这不是担心四郎他们照顾不好您吗?”

        上官是道:“他们几个挺好,又好学,又伶俐。”

        上官若离道:“您不嫌弃就好。”

        不能让上官是一个老人自己住在医室这边,她就让四郎、二虎、高留根和周立东四个轮流陪着他,三丫和陈月月给送饭、洗涮等。

        反正,把六个徒弟就交给上官是了。

        几个徒弟听她说上官是的脉息比她强很多,对他也十分崇拜,愿意照顾这个慈祥有本事的老头儿。

        上官是也有些童心,竟然与孩子们打成一片,还跟他们爬山采药去,倒是随遇而安,过得很是怡然自得。

        他的饭食都是三丫和陈月月从宅子这边用食盒提去,别的不好说,汤、水一定是灵泉水。

        运动跟的上,又喝了这些日子的灵泉水,他觉得身体好了很多。

        这天,他正背着手在南北溪边散步,四郎和二虎看到麦田里进了羊,跑去赶羊了。

        “大夫!”

        一个声音从背后响起。

        上官是回头,看到一个眸光阴沉的男人,当下挑了挑眉头,“何事?”

        蒋浩广看了一眼东周家的方向,问道:“我听说,你是他们雇来的大夫?”

        上官是不置可否,“你有病?”

        “我没病!”

        蒋浩广眸光闪了闪,压低声音,阴恻恻地道:“我是来好心提醒你,这伙儿人不是好人,穷凶极恶!他们杀人,杀过很多人!”

        见四郎和二虎将羊赶出了麦田,撂下一句‘你赶紧逃命去吧’就赶紧跑了。

        四郎和二虎跑回来,看到蒋浩广的身影,都神色凝重下来。

        四郎问二虎道:“那人是蒋浩广那畜生吧?”

        二虎点点头,“好像是。”

        上官是道:“他跟你们有仇?”

        四郎和二虎齐齐转头看向他,“他跟你说什么了?”

        上官是老神在在地道:“他说,你们都是穷凶极恶的坏人,你们杀了很多人,让我赶紧逃跑。”

        四郎冷嗤一声,“他家的人就会搬弄是非这一套!”

        上官是饶有兴味地道:“我就知道他胡说八道。”

        四郎想着以前的事也不是秘密,随便一打听就知道,也就没瞒着上官是,“我们是杀过很多人,有逃荒路上抢我们粮食和水的乱民,还有就是,太子的大公子和二公子在这儿养伤时,来刺杀他们的刺客。”

        二虎道:“这个蒋浩广原来是个村长,一家都不是好人,最爱扯老婆舌头,想欺负我们不成,就算计我们,被太子二公子给罢免了村长的名头,还革除了秀才功名,所以跟我们的仇大着呢!”

        上官是转身往回走,“仔细跟我说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