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书库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小户春在线阅读 - 第五百二十四章 有尊严的爱

第五百二十四章 有尊严的爱

        李梅儿觉得自己可以理解孙小五的心情,因为当初她要嫁给山青哥哥的时候,也是同样的心情,只是孙小五即将走的那条路,注定充满了危机和坎坷。

        “我从前觉得,只要我能跟太子哥哥在一起,不管遇到什么困难我都不害怕,    可我还是高估了自己,经过这次的事情,我害怕了,我发现比起爱太子哥哥,我还是更爱我自己的,这让我心中愧疚,觉得很对不起太子哥哥。”孙小五说着说着,眼泪便又流了下来,    她似是难受极了,    控制不住地一直流泪。

        李梅儿拿帕子帮她拭去脸上的眼泪,尽量用平稳的语气安慰她,“傻丫头,这世上每个人都是更爱自己一些啊,若是连你自己都不爱自己,又有谁会来爱你呢,你不用因此而愧疚,这本就是人之常情,而且我要告诉你,就算你以后嫁给了太子,也不要把他放在第一位,你不必为了任何人失去自我,不管你有多爱他,没有自尊的爱是不会幸福的,爱情这件事,是建立在双方的尊重之上,    就算你爱的那个人是这世上最尊贵的人,    你也不用变得卑微,    因为相爱的两人彼此之间,本就是平等的。”

        这些道理,是蒋山青潜移默化下影响李梅儿的,这时候的女子,大多都是以父为天,以夫为天,女子们没有自我,只依附着男人而活。

        可山青哥哥告诉她,······

        书友们个个都是人才!快来「起%点    读    书」一起讨论吧

        李梅儿觉得自己可以理解孙小五的心情,因为当初她要嫁给山青哥哥的时候,也是同样的心情,只是孙小五即将走的那条路,注定充满了危机和坎坷。

        “我从前觉得,只要我能跟太子哥哥在一起,不管遇到什么困难我都不害怕,可我还是高估了自己,经过这次的事情,我害怕了,我发现比起爱太子哥哥,我还是更爱我自己的,    这让我心中愧疚,觉得很对不起太子哥哥。”孙小五说着说着,眼泪便又流了下来,她似是难受极了,控制不住地一直流泪。

        李梅儿拿帕子帮她拭去脸上的眼泪,尽量用平稳的语气安慰她,“傻丫头,这世上每个人都是更爱自己一些啊,若是连你自己都不爱自己,又有谁会来爱你呢,你不用因此而愧疚,这本就是人之常情,而且我要告诉你,就算你以后嫁给了太子,也不要把他放在第一位,你不必为了任何人失去自我,不管你有多爱他,没有自尊的爱是不会幸福的,爱情这件事,是建立在双方的尊重之上,就算你爱的那个人是这世上最尊贵的人,你也不用变得卑微,因为相爱的两人彼此之间,本就是平等的。”

        这些道理,是蒋山青潜移默化下影响李梅儿的,这时候的女子,大多都是以父为天,以夫为天,女子们没有自我,只依附着男人而活。

        可山青哥哥告诉她,李梅儿觉得自己可以理解孙小五的心情,因为当初她要嫁给山青哥哥的时候,也是同样的心情,只是孙小五即将走的那条路,注定充满了危机和坎坷。

        “我从前觉得,只要我能跟太子哥哥在一起,不管遇到什么困难我都不害怕,可我还是高估了自己,经过这次的事情,我害怕了,我发现比起爱太子哥哥,我还是更爱我自己的,这让我心中愧疚,觉得很对不起太子哥哥。”孙小五说着说着,眼泪便又流了下来,她似是难受极了,控制不住地一直流泪。

        李梅儿拿帕子帮她拭去脸上的眼泪,尽量用平稳的语气安慰她,“傻丫头,这世上每个人都是更爱自己一些啊,若是连你自己都不爱自己,又有谁会来爱你呢,你不用因此而愧疚,这本就是人之常情,而且我要告诉你,就算你以后嫁给了太子,也不要把他放在第一位,你不必为了任何人失去自我,不管你有多爱他,没有自尊的爱是不会幸福的,爱情这件事,是建立在双方的尊重之上,就算你爱的那个人是这世上最尊贵的人,你也不用变得卑微,因为相爱的两人彼此之间,本就是平等的。”

        这些道理,是蒋山青潜移默化下影响李梅儿的,这时候的女子,大多都是以父为天,以夫为天,女子们没有自我,只依附着男人而活。

        可山青哥哥告诉她,李梅儿觉得自己可以理解孙小五的心情,因为当初她要嫁给山青哥哥的时候,也是同样的心情,只是孙小五即将走的那条路,注定充满了危机和坎坷。

        “我从前觉得,只要我能跟太子哥哥在一起,不管遇到什么困难我都不害怕,可我还是高估了自己,经过这次的事情,我害怕了,我发现比起爱太子哥哥,我还是更爱我自己的,这让我心中愧疚,觉得很对不起太子哥哥。”孙小五说着说着,眼泪便又流了下来,她似是难受极了,控制不住地一直流泪。

        李梅儿拿帕子帮她拭去脸上的眼泪,尽量用平稳的语气安慰她,“傻丫头,这世上每个人都是更爱自己一些啊,若是连你自己都不爱自己,又有谁会来爱你呢,你不用因此而愧疚,这本就是人之常情,而且我要告诉你,就算你以后嫁给了太子,也不要把他放在第一位,你不必为了任何人失去自我,不管你有多爱他,没有自尊的爱是不会幸福的,爱情这件事,是建立在双方的尊重之上,就算你爱的那个人是这世上最尊贵的人,你也不用变得卑微,因为相爱的两人彼此之间,本就是平等的。”

        这些道理,是蒋山青潜移默化下影响李梅儿的,这时候的女子,大多都是以父为天,以夫为天,女子们没有自我,只依附着男人而活。

        可山青哥哥告诉她,李梅儿觉得自己可以理解孙小五的心情,因为当初她要嫁给山青哥哥的时候,也是同样的心情,只是孙小五即将走的那条路,注定充满了危机和坎坷。

        “我从前觉得,只要我能跟太子哥哥在一起,不管遇到什么困难我都不害怕,可我还是高估了自己,经过这次的事情,我害怕了,我发现比起爱太子哥哥,我还是更爱我自己的,这让我心中愧疚,觉得很对不起太子哥哥。”孙小五说着说着,眼泪便又流了下来,她似是难受极了,控制不住地一直流泪。

        李梅儿拿帕子帮她拭去脸上的眼泪,尽量用平稳的语气安慰她,“傻丫头,这世上每个人都是更爱自己一些啊,若是连你自己都不爱自己,又有谁会来爱你呢,你不用因此而愧疚,这本就是人之常情,而且我要告诉你,就算你以后嫁给了太子,也不要把他放在第一位,你不必为了任何人失去自我,不管你有多爱他,没有自尊的爱是不会幸福的,爱情这件事,是建立在双方的尊重之上,就算你爱的那个人是这世上最尊贵的人,你也不用变得卑微,因为相爱的两人彼此之间,本就是平等的。”

        这些道理,是蒋山青潜移默化下影响李梅儿的,这时候的女子,大多都是以父为天,以夫为天,女子们没有自我,只依附着男人而活。

        可山青哥哥告诉她,李梅儿觉得自己可以理解孙小五的心情,因为当初她要嫁给山青哥哥的时候,也是同样的心情,只是孙小五即将走的那条路,注定充满了危机和坎坷。

        “我从前觉得,只要我能跟太子哥哥在一起,不管遇到什么困难我都不害怕,可我还是高估了自己,经过这次的事情,我害怕了,我发现比起爱太子哥哥,我还是更爱我自己的,这让我心中愧疚,觉得很对不起太子哥哥。”孙小五说着说着,眼泪便又流了下来,她似是难受极了,控制不住地一直流泪。

        李梅儿拿帕子帮她拭去脸上的眼泪,尽量用平稳的语气安慰她,“傻丫头,这世上每个人都是更爱自己一些啊,若是连你自己都不爱自己,又有谁会来爱你呢,你不用因此而愧疚,这本就是人之常情,而且我要告诉你,就算你以后嫁给了太子,也不要把他放在第一位,你不必为了任何人失去自我,不管你有多爱他,没有自尊的爱是不会幸福的,爱情这件事,是建立在双方的尊重之上,就算你爱的那个人是这世上最尊贵的人,你也不用变得卑微,因为相爱的两人彼此之间,本就是平等的。”

        这些道理,是蒋山青潜移默化下影响李梅儿的,这时候的女子,大多都是以父为天,以夫为天,女子们没有自我,只依附着男人而活。

        可山青哥哥告诉她,李梅儿觉得自己可以理解孙小五的心情,因为当初她要嫁给山青哥哥的时候,也是同样的心情,只是孙小五即将走的那条路,注定充满了危机和坎坷。

        “我从前觉得,只要我能跟太子哥哥在一起,不管遇到什么困难我都不害怕,可我还是高估了自己,经过这次的事情,我害怕了,我发现比起爱太子哥哥,我还是更爱我自己的,这让我心中愧疚,觉得很对不起太子哥哥。”孙小五说着说着,眼泪便又流了下来,她似是难受极了,控制不住地一直流泪。

        李梅儿拿帕子帮她拭去脸上的眼泪,尽量用平稳的语气安慰她,“傻丫头,这世上每个人都是更爱自己一些啊,若是连你自己都不爱自己,又有谁会来爱你呢,你不用因此而愧疚,这本就是人之常情,而且我要告诉你,就算你以后嫁给了太子,也不要把他放在第一位,你不必为了任何人失去自我,不管你有多爱他,没有自尊的爱是不会幸福的,爱情这件事,是建立在双方的尊重之上,就算你爱的那个人是这世上最尊贵的人,你也不用变得卑微,因为相爱的两人彼此之间,本就是平等的。”

        这些道理,是蒋山青潜移默化下影响李梅儿的,这时候的女子,大多都是以父为天,以夫为天,女子们没有自我,只依附着男人而活。

        可山青哥哥告诉她,李梅儿觉得自己可以理解孙小五的心情,因为当初她要嫁给山青哥哥的时候,也是同样的心情,只是孙小五即将走的那条路,注定充满了危机和坎坷。

        “我从前觉得,只要我能跟太子哥哥在一起,不管遇到什么困难我都不害怕,可我还是高估了自己,经过这次的事情,我害怕了,我发现比起爱太子哥哥,我还是更爱我自己的,这让我心中愧疚,觉得很对不起太子哥哥。”孙小五说着说着,眼泪便又流了下来,她似是难受极了,控制不住地一直流泪。

        李梅儿拿帕子帮她拭去脸上的眼泪,尽量用平稳的语气安慰她,“傻丫头,这世上每个人都是更爱自己一些啊,若是连你自己都不爱自己,又有谁会来爱你呢,你不用因此而愧疚,这本就是人之常情,而且我要告诉你,就算你以后嫁给了太子,也不要把他放在第一位,你不必为了任何人失去自我,不管你有多爱他,没有自尊的爱是不会幸福的,爱情这件事,是建立在双方的尊重之上,就算你爱的那个人是这世上最尊贵的人,你也不用变得卑微,因为相爱的两人彼此之间,本就是平等的。”

        这些道理,是蒋山青潜移默化下影响李梅儿的,这时候的女子,大多都是以父为天,以夫为天,女子们没有自我,只依附着男人而活。

        可山青哥哥告诉她,李梅儿觉得自己可以理解孙小五的心情,因为当初她要嫁给山青哥哥的时候,也是同样的心情,只是孙小五即将走的那条路,注定充满了危机和坎坷。

        “我从前觉得,只要我能跟太子哥哥在一起,不管遇到什么困难我都不害怕,可我还是高估了自己,经过这次的事情,我害怕了,我发现比起爱太子哥哥,我还是更爱我自己的,这让我心中愧疚,觉得很对不起太子哥哥。”孙小五说着说着,眼泪便又流了下来,她似是难受极了,控制不住地一直流泪。

        李梅儿拿帕子帮她拭去脸上的眼泪,尽量用平稳的语气安慰她,“傻丫头,这世上每个人都是更爱自己一些啊,若是连你自己都不爱自己,又有谁会来爱你呢,你不用因此而愧疚,这本就是人之常情,而且我要告诉你,就算你以后嫁给了太子,也不要把他放在第一位,你不必为了任何人失去自我,不管你有多爱他,没有自尊的爱是不会幸福的,爱情这件事,是建立在双方的尊重之上,就算你爱的那个人是这世上最尊贵的人,你也不用变得卑微,因为相爱的两人彼此之间,本就是平等的。”

        这些道理,是蒋山青潜移默化下影响李梅儿的,这时候的女子,大多都是以父为天,以夫为天,女子们没有自我,只依附着男人而活。

        可山青哥哥告诉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