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书库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开局一个明末位面在线阅读 - 第二百九十五章王爷大事不好了

第二百九十五章王爷大事不好了

        这信都念了一半了,虽然一半就气的多尔衮肝疼,恨不能把这个李朝生抓过来千刀万剐,可是他这时不能叫停啊。

        这时候叫停仿佛他心胸不开阔,玩不起一般,多尔衮这是自己再跟自己较劲,有时候人就是如此,    越让自己难受,越要坚持下去,就像是玩游戏,总输,总输恨不能把电脑都砸了,可是自己还是一次一次的再开一局。

        说白了,    人类的基因之中很可能隐藏着受虐倾向。

        赵守全吓得跪在地上直哆嗦,范文程这时咕咚跪在地上道:“王爷,您犯不着跟这贼寇李朝生置气,    这信不能再读了。”

        多尔衮这时转身,眼睛都红了,他的额娘阿巴亥是他永远的痛,那时候他还小,努尔哈赤是最喜欢自己的,甚至有意把自己任命为新的大汉,为此努尔哈赤还把自己的两黄旗班底给了多尔衮,只等着多尔衮长大,把汉位传给他。

        可是多尔衮没等到那天,在宁远城下,努尔哈赤被袁崇焕的火炮击伤,不久就死了,当时支持自己当新任大汉的就是自己的母亲这一支人马。

        可是母亲的行为被皇太极所忌惮,于是他就联合了大贝勒代善,一起合伙逼死了母亲,为父亲合葬,从此他多尔衮就成了没有额娘的孩子,    跟多铎寄人篱下,    被皇太极所忌惮。

        要不是后来的八王议政对皇太极的权利影响过大,皇太极起了培养没有势力的新贝勒的想法,他跟多铎恐怕现在还是个可有可无的小人物,受尽他人冷眼。

        可是就算如此,皇太极也夺走了多尔衮的大部分人马,把本来努尔哈赤的两黄旗精锐抽走,把他的两白旗变成了两黄旗,自己的两黄旗变成了两白旗,每每想来,多尔衮心就很心痛。

        这时被李朝生一封信点了出来,那真的如一把刀子扎进了自己的心里。

        “念,给我念下去!”

        多尔衮红着眼睛,看着跪在地上的赵守全,赵守全是一句话也说不下去了,范文程这时苦劝:“王爷,冷静,冷静。”

        多尔衮这时冷静不了,    他有太多的委屈了,有些事情他可以忍,    比如被汉人骂鞑子,    禽兽,畜生,他都会一笑了之,这有什么的,可是李朝生这信戳骨头啊。

        多尔衮这时一脚把赵守全踢开拿过信,自己看下去,只见下面写着。

        “看到这里,多尔衮你应该很生气了吧,是不是想要把我千刀万剐,是不是想要把我凌迟处死,我就在归化城等你,估计你也没勇气来,其实你不敢来抓我,我也不在意,毕竟你是连心爱的女人都能送给别人享用的。”

        “哎呀,不过这事我也不知道真假,我就是道听途说,你别介意,我听人说,你跟皇太极的妃子,布木布泰也就是大玉儿从小青梅竹马,甚至都私定终身了,结果皇太极看上了大玉儿,于是你就跪着把自己最喜欢的女人送给了皇太极,任他糟蹋蹂躏,并且忠心给他当狗。”

        “当然这事我就是道听途说,不知道真假,不过要是真的,哈哈……多尔衮,那你真的让我刮目相看啊,你这种行为在我们汉人嘴里叫做当了王八,那真是白当一回男人,不过这个你也别太在意,毕竟这事也不是只发生在你身上,你们鞑子手下有个叫做范文程的不也把媳妇儿,送给你弟弟多铎享用吗?你俩半斤八两,天生的一对啊,等我有空在归化城挖个水坑,养两个王八,一个起名叫做多尔衮,一个起名叫范文程,哈哈哈……想来极有趣的,哈哈……”

        “哎呀,这一会儿功夫就写了这么多了,这信纸都到尾了,行了也不多说了,只是听说你亲自来归化城,喜不自禁,毕竟向你这样,被人杀了母亲又把媳妇儿抢走的倒霉蛋可不多,我也是跟着长见识,最后,保重吧,劝你一句,这封信自己偷摸看的了,不要在人前宣读,太丢人了,另外再给你一个忠告,赶紧带兵撤吧,归化城你打不下,别白费心思了,就这样吧,再见。”

        “啊!”

        多尔衮看完了信气的直接把信撕了,怒喝道:“给我点起兵马,攻城!”

        “王爷冷静,冷静啊!”

        这时范文程直接抱住了多尔衮,多尔衮怒喝道:“我要活剐了这个李朝生,我要活剐了他!”

        多尔衮愤怒的吼着,范文程死死抱住多尔衮不松手,赵守全这时吓得哆嗦成一团,多尔衮喘着粗气,眼睛红的吓人,手里的那封信被多尔衮撕的粉粉碎。

        范文程跪着安慰多尔衮:“王爷息怒,息怒,这是贼人毒计,这是贼人的毒计啊!”

        多尔衮缓了半天道:“嗯,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多尔衮缓缓坐下,平复一下心情,差点气死,多尔衮发誓,这封信看着颇有戏谑之意,可是对多尔衮来说这就是这世界上最恶毒的语言,恶毒程度,已经超出了多尔衮的承受极限了。

        多尔衮是人,现在还二十多岁,正是热血青年,虽然早早接触政治,让他看着很成熟,其实他内心也有自己的坚持。

        另外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李朝生这封信那就是对着多尔衮疯狂骂他的不幸遭遇啊,而且这话都极其恶毒,一个是给杀母仇人当狗,一个是当了王八,这正常人谁受得了啊?

        多尔衮平复了一会儿道:“先生,这李朝生阴险的很,恐怕咱们很难把他从从城里激出来,咱们最后恐怕要攻城啊。”

        听了这话范文程道:“归化城城高,若是强行攻城就是用人命去填啊。”

        多尔衮闻言道:“要是不强攻,困死归化城如何?”

        听了这话范文程看向惊魂未定的赵守全道:“那的问他啊,赵守全。”

        赵守全听了这话连忙道:“啊?”

        范文程问道:“城内粮食够吃多久?”

        听了这话赵守全连忙磕头道:“最,最少一年。”

        “一年!”

        多尔衮听了这话眼睛都瞪大了,看着赵守全道:“归化城内如何会有如此多的存粮?”

        赵守全这时低着头道:“小的本想多存粮,等主子爷您来时,好不愁归化城的粮食,奴才是想给主子爷一个惊喜啊。”

        “惊喜?什么她妈的是惊喜,来你告诉我什么是她妈的狗屁惊喜,惊喜她妈的到底是什么?”

        “惊喜,惊喜就是主子爷进城,可以看到足够归化城吃一年的粮食。”

        多尔衮道:“然后呢?现在惊喜成了蓝田军的惊喜了,你,你是干什么吃的。”

        “奴才有罪,奴才有罪。”

        赵守全磕头如捣蒜,这时范文程道:“好了王爷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我现在想知道的是除了粮食,归化城的淡水呢?”

        “水也足够,归化城有水井三千口,另外还有露天的存水坑,下雨天水坑里可以储存淡水,前几天刚下了一场雨,现在归化城的水,足够,足够用一年。”

        赵守全磕头,听了这话范文程皱起眉头,无懈可击啊,头疼得紧。

        多尔衮这时黑着脸看着赵守全道:“赵守全,如此坚城,资源充足,你当初是如何丢的?”

        听了这话赵守全浑身哆嗦道:“奴才,奴才是上了他们的恶当了。”

        多尔衮抚摸着手里的刀子对赵守全道:“说说,怎么上的当,一五一十,不许隐瞒的全都告诉我。”

        听了这话赵守全道:“这,这……”

        赵守全本来还想推脱一下,可是这边刚想想一些托词,多尔衮已经把刀子甩在了他跟前,赵守全吓得一个哆嗦。

        “敢有一句假话,杀无赦。”

        “是,是。”

        赵守全这时就把自己咋上当的事情说了,刚建归化城的时候,自己手里什么也没有举步维艰的,自己去抢劫蒙古人,蒙古人比自己还穷。

        这时来了一个商队,商队的老板是个年轻人叫做马腾云,这老板够意思啊,看到归化城正在建城,就把带来的商品都送给了归化城,只为了见赵守全一面,然后他说他愿意帮助归化城建城,他可以给归化城找来免费的劳力,带来足够的资源,反正他愿意一力承包归化城的建设。

        只求等到将来多尔衮他们验收的时候,能在多尔衮面前美言几句,要是能求得一官半职就更好了,赵守全觉得这是个好买卖啊,于是就答应了。

        开始赵守全也信不过马腾云,偷偷的观察,可是看了一段时间他发现马腾云对于建设归化城真的是不遗余力,就跟盖自己家房子一般,竭尽全力,赵守全都自问不如。

        城市地基打好了,紧跟着马腾云就开始去大明找大明的百姓往城里搬,这些百姓来了之后就开荒,帮着修城墙,归化城的建设速度直接上升一个层次。

        就这样城市建设差不多了,城外开垦的麦田也好了,丰收的麦子运到城里,他说要给多尔衮这些验收队伍一个惊喜,然后就把粮食囤积起来。

        就这样归化城物阜民丰,仓库充实,直到前些日子盛京派人前来查收,没想到这时马腾云这伙混蛋图穷匕见,竟然鸠占鹊巢抢了归化城。

        听了赵守全的讲述,多尔衮火冒三丈,一脚踢倒赵守全:“你们都是猪吗?这么明显的计谋你看不出来,你,来人,把这头猪拉出去宰了!”

        “啊,主子爷饶命,主子爷饶命啊~”

        赵守全拼命的喊道,可是多尔衮可不管他的哭闹,飞起一脚就把赵守全踢飞,紧跟着两个侍卫上前架起赵守全,范文程这时也不在阻止,因为赵守全的价值已经利用完了,既然利用完了,那就没有价值了。

        就这样赵守全被架着拉出去,哭嚎着,很快一声惨叫,世界安静了。

        杀了赵守全,多尔衮还不解气,他发现整个归化城如铁桶一般无懈可击,除了用人命堆,他也没有什么办法可以打进归化城。

        就在多尔衮愁眉不展的时候,突然外面响起一阵慌乱的脚步声,一个人冲了进来道:“王爷,不好了,豫亲王……”

        “嗯,多铎怎么了?”

        多尔衮一愣,这时亲兵道:“豫亲王带着本部镶白旗人马进攻归化城了。”

        “什么?”

        听了这话多尔衮大惊,这混球又要做什么妖啊?

        多尔衮暴怒,不过却依旧喊道:“通知孔有德,让给他率兵马速速接迎多铎,多铎要是有事,拿他试问。”

        “是。”

        多尔衮吼道,紧跟着立刻看向范文程道:“先生,坐镇中军,我去前线看看,亲卫跟我走。”

        “是。”

        多尔衮一声令下,紧跟着亲卫簇拥着多尔衮往外走,多尔衮这时带上头盔,顶盔掼甲,手中拿着一柄长刀直接骑马来到阵前。

        这时多铎已经带着镶白旗的兵马冲锋呢。

        “大清勇士们,前面是胆小的明人,他们躲在乌龟壳里不肯出来,既然他们不肯出来,咱们就杀进去,杀进城,女人,财宝,都是你们的,杀进城,屠城三天,杀啊!”

        多铎怒吼着,听了这话镶白旗的鞑子都跟打鸡血一般,疯狂的吼叫着,打仗为了发财,为了抢钱抢地抢女人,跟着多铎这些都有,所以多铎的军队战斗力十分彪悍,打起仗来不要命。

        毕竟不拼命怎么挣钱。

        而多铎之所以如此愤怒,是因为他听到了李朝生给多尔衮写的信,他比多尔衮更加冲动,只是上半篇就触动了他逆鳞,皇太极杀死了他的皇额娘,这件事是多铎永远的痛,也是多铎一直痛恨皇太极的原因。

        多铎为什么非要睡范文程的老婆,仅仅是因为范文程的老婆漂亮吗?不是,漂亮的女人多了,多铎不是个看到美色就上头的人,他睡范文程的老婆,就是为了羞辱范文程,进而羞辱皇太极。

        范文程那段时间是皇太极派去监视他的,所以他才这么做,宣泄自己的不满,皇太极他现在动不了,可是这件事整个大清也没有人敢再提起,可是今天李朝生提起,他就要李朝生死,他要攻下归化城活剐了李朝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