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书库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您完全不按套路制卡是吗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七章 爸爸你快转过去吧!(盟主【黑舌糖】加更9/10!)

第一百七十七章 爸爸你快转过去吧!(盟主【黑舌糖】加更9/10!)

        顾辞这才意识到,玻璃磨砂不磨砂好像并不影响什么。

        因为夏可爱根本没打算让他压枪。

        没有人可以拒绝心上人在耳边含羞露骨的情话。

        顾辞也不行。

        什么傲娇、假正经、自制力……在这一句“我好喜欢你”下,统统化为了最热诚的爱意。

        顾辞此刻只想将少女拥入怀中,好好疼爱。

        谁说现在是冬天呢?

        分明如夏日般骄阳似火。

        炽热的温度点燃了干燥的空气,阳光拨开了云雾的衣裳。

        高山白雪也被融化,有潺潺流水从上往下。

        世间情动,不过盛夏白瓷梅子汤,碎冰碰壁叮当响。

        夏稚曾说过,顾辞是她的太阳。

        这一晚,夏稚感受到了太阳的热烈。

        有些灼痛。

        但没关系,这才是最真实的他啊。

        少女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

        她双手抱着顾辞的脖子,好像抱住了整个世界。

        ……

        次日。

        日上三竿。

        顾辞是被一通电话吵醒的。

        夏稚还没醒。

        顾辞仔细回忆了一遍。

        不算那次喝酒,夏稚好像还是第一次起得比他晚?

        在家里的大部分时间,他醒的时候少女都已经把饭做好了。

        预选赛期间都是这样,说明连续的比赛并没有让夏稚感觉到特别累。

        至少还能坚持自己的作息。

        今天算是破例了。

        昨晚肯定累坏了吧?

        压抑了太久,他有点不怜香惜玉。

        顾辞看着少女在自己怀里酣睡的样子,心都变得柔软了起来。

        他轻抚着少女细腻光滑的背部,目光中满是宠爱。

        少女细长的睫毛随呼吸轻轻颤动着,白皙娇俏的脸蛋透着健康的红润。

        粉粉嫩嫩的嘴唇弯起甜美的弧度,嘴角挂着少许晶莹光泽,香香甜甜。

        顾辞为什么知道是香香甜甜的呢?

        当然是因为尝过了。

        并且他打算再尝一下。

        顾辞轻轻吻了吻少女的嘴角,小心翼翼把少女放在他胸膛上的手臂抬起来一点,又慢慢放下,替少女盖好被子,遮住撩人的春光,才翻身下床,进浴室冲洗了一下。

        洗漱完后,顾辞也没离开房间,把少女落到地上的衣服裤子都捡起来,放到了床头柜上。

        他穿好衣服,坐到书桌旁打开了电脑。

        刚刚的电话是格莱美官方的工作人员打来的。

        问他什么时候有空,过去拍几组照片,用来做蜡像。

        坦白说,顾辞对蜡像并不是太感兴趣。

        不过人家都诚心邀请了,他也不好一点面子都不给。

        于是顾辞折了个中,在网上搜了几张把自己拍得比较帅的照片,发给了姜千叶,让少女帮忙p一下,然后他再自己附上三围和身高,一起发给格莱美的工作人员。

        拍照就不去了,麻烦。

        有这时间,不如多陪陪夏可爱呢。

        顾辞舔了舔嘴唇,这样想道。

        姜千叶很快搞定照片,附件给顾辞,顺便发了个猫猫歪头的表情包过来:“顾大师昨晚战果如何?”

        顾辞:“/左哼哼,跟你没关系。”

        姜千叶:“我是夏可爱的小姜姐姐,关心一下没问题吧?”

        顾辞翻了个白眼,你这是关心?

        吃瓜开车还差不多。

        顾辞:“你自己去问夏可爱。”

        姜千叶:“行,等夏可爱起床我就问。”

        顾辞:“?”

        顾辞:“你还真问啊?”

        姜千叶猫猫歪头:“为什么不问?”

        顾辞:“夏可爱会跟你聊这个?我不信。”

        姜千叶:“那可能是顾大师对女孩子还够不了解,我们什么都聊,包括姿势。”

        顾辞:“……”这个他倒是信。

        女孩子一旦聊起来,就没男人什么事了。

        姜千叶:“如果顾大师没有三次以上的话我不是很认可。”

        顾辞:“?”

        你很奇怪耶,姜小姐。

        顾辞:“我为什么要得到你的认可?”

        姜千叶:“顾大师不知道获得女孩子闺蜜的认可是件很重要的事情吗?”

        顾辞:“……”

        那个认可,跟你这个认可是一回事吗?

        在这方面认可别人的男朋友,你这闺蜜是想干嘛?

        顾辞懒得理这个老司姬了。

        姜千叶想问就问吧,人家两姐妹聊什么他也管不着。

        只希望姜小姐知道了以后不要太吃惊就好,哼哼。

        “顾辞哥……”

        没一会,夏稚醒了。

        睁开眼看到顾辞的身影,下意识喊了一句。

        少女刚睡醒的声音软软糯糯,像是棉花糖。

        夏稚揉着眼睛坐起来,迷迷糊糊的样子有些娇憨,都没注意到身上的被子滑落到了腰间。

        顾辞:“咳咳。”

        夏稚:“嗯?”

        少女愣了一下,顺着顾辞的目光低头看了看。

        “啊!!”

        瞌睡瞬间清醒,身体的不适感都被惊慌冲散,夏稚小脸一下子变得通红,慌忙缩回被窝,把自己捂起来。

        头发丝儿都没漏一根。

        顾辞故意道:“害什么羞,又不是没看过。”

        被子下传出少女羞恼的声音:“顾辞哥!”

        顾辞:“什么顾辞哥啊,你昨晚可不是这样叫的。”

        夏稚真想冲出去咬这个家伙一口!

        哪有人家女孩子刚起来就调戏的啊!

        顾辞哥真是坏透了!

        夏稚整个人窝在被子里,一低头又看见了床单上凌乱的薄红。

        到处都是,想不看都不行。

        这时夏稚才感觉到身体有点疼。

        想起昨晚自己还主动叫了爸爸,少女的脸更红了。

        “不能怪我,是顾辞哥太诱人。”

        人都有色迷心窍的时候,她只是个小女生,才刚成年没多久,还很单纯,当然也不例外了。

        夏稚在心中为自己辩解着。

        见少女不说话,顾辞轻轻拍了拍耸起的小布包:“想什么呢?”

        也不知道拍到哪儿了,夏稚身子颤了颤,被子都跟着抖动了一下。

        顾辞看了看自己的手,还挺舒服哈?

        于是又拍了拍刚刚那个地方。

        “顾辞哥!”

        “怎么了?”

        “不许再拍了!”

        “你不是要起床吗?你起来我就不拍了。”顾辞道,说着又拍了一下。

        “呜…”夏稚羞得要死,“那顾辞哥你转过去,不许看,我要穿衣服。”

        “那不是正好?”顾辞道,“我帮你看看哪件衣服好看。”

        夏稚:“???”

        “顾辞哥你快转过去!”

        顾辞一动不动:“我转了。”

        夏稚才不上当:“我不信!”

        顾辞:“真的。”

        夏稚:“顾辞哥才没那么好说话。”

        在调戏她这件事情上,某个大坏蛋至始至终未曾松懈过!

        顾辞:“看吧,你自己都知道我没那么好说话,还想让我说转过去就转过去?”

        居然是一种无辜的语气。

        仿佛在说:“你不给点好处,这事儿我很难办啊。”

        夏稚:“……”

        她懂了,顾辞哥又想长辈分!

        怎么可以这么贪心!

        都叫一晚上了,这次绝对不行!

        “啪!”

        一巴掌。

        “呜…爸爸。”

        “嗯?你刚说什么,我没听清。”

        “爸爸你快转过去吧,人家要换衣服……好不好爸爸,快转过去嘛!”

        顾辞舒服了。

        早这样不就好了嘛。

        “你换吧,我转过去了。”顾辞道。

        夏稚生怕自己又上了坏蛋的当,先揭开被子的一角看了看,见顾辞真转过去了,才伸出一只手抓住床头柜上的裤子,摸出兜里的储物卡,从卡里拿了一套干净的衣服,飞快穿上。

        “好了没?”顾辞问。

        “好了。”夏稚脸还有点红。

        顾辞转过来,看到少女这身简单清爽的打扮,不由感叹自家夏可爱的身材真好。

        加绒的小外套下,白色体恤被少女绷得紧紧的,勾勒出令人向往的美好曲线。

        一般女孩子的内衣都有气垫,既为了塑形,也为了好看。

        夏稚的虽然也有,但非常薄,少女靠的是真本事。

        这一点,顾辞体会颇深。

        夏稚被他看得有些害羞。

        “别看了顾辞哥,你也快点换衣服吧,我们去吃饭,我肚子好饿……”

        “你还疼不疼?”顾辞关心道,“要不我让服务员送上来?”

        “不用啦。”夏稚红着脸小声道,“一点点疼,不影响什么的。”

        毕竟是六阶战卡师,没那么脆弱,要不然她也不会睡到现在才起来了……

        话说回来,顾辞哥真的好厉害啊……呜!

        顾辞换好衣服,便被洗完漱的夏稚推出了门:“顾辞哥你先去按电梯,我马上就来。”

        当着顾辞的面,她不好意思收床单。

        其实不是必须要收,只是直接让服务员来换的话,被看到会好难为情,还不如自己收起来当做纪念呢。

        纪念自己终于把顾辞哥吃掉了,嘻嘻。

        “电梯来了。”顾辞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啊,等我一下!”夏稚连忙加快了动作。

        ……

        餐厅在68楼。

        不是姜千叶包下的那个。

        洲际酒店有好几个餐厅,每个餐厅的口味都不同。

        顾辞等人经常会去其他餐厅吃饭。

        现在正好是午饭的饭点,人比较多,不过好在还有位置。

        顾辞刚一进来,便有人认出了他。

        “噢汤姆,路克,那是不是顾大师?”

        “哦椰丝杰瑞,是顾大师!他真的住在这家酒店,我们竟然碰到顾大师了,活的!……等等,汤姆你干嘛?”

        “找顾大师合影要签名啊!”

        这么好的机会,怎么能放过呢?

        顾辞发现自己真的是大意了。

        应该带个口罩的。

        板凳都没坐热,大波的人便涌了过来。

        不仅是吃饭的客人,还有服务生。

        他们还差点吵起来。

        来给顾辞和夏稚点餐的服务生小姐姐很有职业操守。

        她准备等顾辞点完餐,再请顾辞跟自己合影。

        结果被赶来的汤姆插了个队。

        服务生小姐姐生气道:“你怎么这样,明明是我先来的!”

        汤姆理直气壮:“顾大师是大家的,不分先来后到!”

        顾辞真没想到这么多人都会对他这个外国制卡师这么热情。

        连在后厨给菜品把关的行政主厨都抽空过来了一趟,蹲在顾辞身边比了个“耶”的手势自拍了一张。

        还送给顾辞一顶厨师帽。

        顾辞:“……”

        他没空吐槽,因为来要签名的人太多了。

        见顾辞的菜还没上,他们一个接一个的来。

        搞得跟签名售卡会似的。

        顾辞埋头苦签。

        夏稚就在旁边杵着小脑袋看他忙,脸上挂着迷恋的笑容。

        自己的顾辞哥真受欢迎呀。

        直到一只纤细白嫩的小手伸过来。

        “顾大师也给我签一个吧,签在手背上就行。”

        顾辞抬头看了少女一眼:“……”

        你瞎凑什么热闹。

        姜千叶歪了歪头:“顾大师不会不喜欢自己国家的粉丝吧?”

        歪果粉丝你都签了,自家的粉丝却不签?

        “签签签。”反正最后一个了,顾辞拉住姜千叶的手指,在少女手背上写了个“顾”。

        姜千叶礼貌道:“谢谢顾大师,我一个月都不洗手了。”

        顾辞翻了个白眼:“你要吃什么自己点,我们点过了。”

        姜千叶看向夏稚:“夏可爱,你变了。”

        夏稚:“啊?”

        少女脸颊微红,以为姜千叶看出什么来了。

        姜千叶确实知道,但她说的不是这件事。

        “吃饭都不叫我,有了小顾哥哥就忘了小姜姐姐。”姜千叶道,“夏可爱你是不是重色轻友?”

        “哪有!”夏稚红着脸,含糊地解释道,“我以为小姜姐姐吃过了。”

        这蹩脚的理由,夏稚自己都觉得是在骗鬼,赶紧再想一个听起来靠谱的……

        姜千叶却点了点头:“我是吃过。”

        夏稚:“???”

        少女睁大眼睛,吃过你还怪我没叫你,说人家重色轻友?

        姜千叶接着道:“可这和你叫不叫我是两码事啊。”

        夏稚眼珠子转转,一本正经地说道:“我想叫你的,可是冥冥之中有种感觉告诉我,小姜姐姐已经吃过了,现在正在看书,让我不要打扰你,所以我才没给你发信息,可能这就是姐妹之间的心有灵犀吧。”

        顾辞捂着嘴巴,防止自己笑出声。

        夏稚瞪了他一眼:不许笑!

        姜千叶:“那你猜猜我心里现在在想什么,猜对了我就信你。”

        夏稚灵机一动:“我猜小姜姐姐在想,不管我猜什么你都说没猜对,对不对?”

        姜千叶摇头:“不对。”

        夏稚不信:“那小姜姐姐你自己说你在想什么,必须符合逻辑。”

        姜千叶看向顾辞。

        顾辞心说你盯着我干嘛,这不是你们两姐妹之间的事情么……

        可当看到少女眸子里意味深长的笑意,顾辞突然反应过来:“你不会是想问几次吧?”

        姜千叶指了指自己胸口大大的笑脸表情:“还是顾大师懂我。”

        夏稚还没听明白,迷糊地问:“什么几次啊?”

        姜千叶:“你们昨晚几次啊。”

        夏稚:“???”

        小姜姐姐真的看出来了?!

        可是,看出来了也不能当着顾辞哥的面说啊!

        这种话题私下聊都好羞耻,怎么能摆到明面上呢!

        少女脸色通红,脚丫子都抠紧了,强装镇定道:“我怎么听不懂小姜姐姐在说什么?”

        姜千叶歪着脑袋:“听不懂没关系,今晚你们继续加油。”

        开车这方面,夏稚哪里是姜千叶的对手。

        两人的车都不是一个档次。

        一个都冲出去老远了,一个还在原地踏步。

        夏稚顶不住姜千叶调侃的目光,只好抱着顾辞的胳膊,可怜巴巴的看着他,向自家哥哥求助。

        顾辞咳嗽两声,问姜千叶道:“你吃过了还来餐厅干嘛?”

        这话题转移的就很生硬。

        不过,给顾大师一个面子吧,暂时放过夏可爱。

        谁让自己把顾大师看光了呢?

        姜千叶示意顾辞看身后:“盯梢的人告诉我他来酒店了,我来看看他和谁见面。”

        顾辞身后的第三桌,坐着五个人,三男两女。

        两个女人打扮都比较贵气,看举止像是两个男人的妻子。

        剩下一个单身狗,是某次国际发型设计大赛的亚军得主——托尼老师。

        “他为什么会在这?”顾辞愣了愣。

        姜千叶要不说,他都没发现这位fbi的高级检察官就在自己背后。

        “我也不知道。”姜千叶道,“主要是想看看和巫袍人有没有关系。”

        托尼不是巫袍人,但这却不代表他一定不是跟巫袍人一伙的。

        那天早上跟着托尼来的两个特工手下都有问题,姜千叶很难不怀疑托尼的立场。

        只是托尼这一次来酒店,似乎真的与巫袍人无关?

        探测卡并没有反应。

        餐厅这一片,一个巫袍人都没有。

        托尼和两对贵族夫妇有说有笑,偶尔还碰个杯。

        看起来像是老朋友之间约饭叙旧。

        但是不是真的叙旧,得听到对话内容才知道。

        就像他和姜千叶,商量怎么搞别人的时候,不也聊得很开心吗?

        餐厅比较嘈杂,听不太清托尼等人说话,顾辞不敢贸然拿精神力去试。

        万一被发现得不偿失。

        “有没有别的办法可以偷听一下?”顾辞在心头琢磨。

        然后便看到姜千叶拿出了一个小黑盒,还有一副崭新的有线耳机。

        她递了一只给顾辞,递了一只给夏稚。

        手上却还有一只。

        顾辞:“……”

        夏稚:“……”

        什么牌子的耳机,一副居然有三只?

        姜千叶又猜到了两人的想法:“我专门找人做的。”

        哦,千叶牌耳机。

        顾辞把耳机塞进耳朵里,立刻听到了托尼的声音。

        “只要怪盗gx不去其他地方作案,我最近这段时间都会呆在天使城,你们碰上什么麻烦可以给我打电话,设计发型也行,只要我有空……你们知道的,我做头发和查案一样专业。”

        声音还是比较嘈杂,但内容非常清楚。

        听起来离很近。

        就像光明正大地站在托尼老师身旁一样。

        顾辞看向姜千叶:“是窃听器吧?”

        姜千叶点头:“嗯。”

        顾辞:“你怎么弄到那一桌上去的?”

        夏稚也好奇地看着姜千叶。

        姜千叶:“服务生里有我的人,窃听器在盘子底下。”

        顾辞:“……”

        你这个团队到底有多少人?

        姜千叶歪了歪头:“不多,每个餐厅只安排了一个。”

        就和楼下盯梢的人一样,他们只是姜千叶用来掌握酒店实时情况的眼睛之一。

        这次给托尼老师端盘子属于额外任务,等会儿要加鸡腿的。

        三人继续往下听着。

        听了一会发现,还真只是朋友之间的聊天叙旧。

        两对夫妇是从隔壁洲过来看世界杯的人,也住在洲际酒店。

        托尼老师作爲朋友,便就近請他们吃了个飯。

        “fbi的人有这么闲吗?”

        看看人家郭副局长,专门出来旅游都不忘记工作。

        房间的墙壁上贴满了怪盗gx的资料,仿佛福尔摩斯的线索墙。

        把打扫卫生的保洁阿姨都给吓了一跳。

        保洁阿姨误以为这间房的客人就是怪盗gx,或者怪盗gx的同伙,当场报了个警。

        警署的人一来,大家便都知道了这件事。

        那一天,郭副局长的脸格外的黑。

        不过,误会归误会,不能因此否认了郭副局长的敬业。

        哪像托尼老师,还有空请朋友吃饭摸鱼,帮别人做头发。

        其实顧辞还真说对了。

        托尼最近半个月真得很闲。

        他现在是怪盗gx专案组的负责人。

        fbi为了让他专心抓捕怪盗gx,把他手里其它事情都转交给了别人,只剩了一个天使城的外交监视任务——就是打着外交的旗号,盯着像郭副局长这样的身份特殊的外国特工。

        问题出在,人家外国特工又不是来大羊国搞事的。

        基本都是为了保护自己国家的参赛队伍,顺便度个假看比赛。

        一天天的呆在酒店,很难看见他们出一次门,真没什么好盯的。

        所以怪盗gx不出现,托尼老师是真找不到事情做,不摸鱼还能干嘛呢?

        他也不想这样的。

        五个人刚好也聊到这个话题,一个男人说道:“知足吧托尼,带薪休假可是好多人梦寐以求的事。”

        托尼摆摆手:“我可不想提前退休。”

        “不应该啊,我听说怪盗gx作案的频率差不多是一周一次,这次怎么过了这么久都没动静?”另一个男人说道。

        听他的话,好像对怪盗gx还挺了解。

        “谁知道呢。”托尼脸不红心不跳地道,“或许是知道我有了准备,不敢再随便动手了吧,毕竟,他要面对的是比他更聪明的世界第一名侦探,害怕也是应该的。”

        比怪盗gx更聪明?

        世界第一名侦探?

        害怕?

        这一瞬间,顾辞分明看到某个少女眯了下眼睛。

        哦豁。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