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书库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鬼眼农女团宠日常在线阅读 - 第346话、猜个锤子哦

第346话、猜个锤子哦

        大少··?

        大少爷?

        祈宝儿记得李道长说过,这宅子的主人现在是大少爷!!

        所以,这是一个当爹的小妾怀了儿子娃的故事?

        祈宝儿有些懵,这都啥和啥呀?

        幻境之主到底想告诉她什么?

        飘设的幻境一般幻境内容都是它自个的执念,人的执念很多,但无非也就是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五阴炽盛。

        幻境嘛,也离不开这些。

        所以,    现在这个幻境之主是想告诉她/他是求不得吗?

        不过下一幕啪的打了祈宝儿一耳光。

        一个眨眼天黑了,依旧还是这小院,突然的只剩灯火通明,有个丫环急匆匆的跑到夫人的屋门口,这回不再是哑剧,祈宝儿和十二都听到丫环急吼吼的说话声。

        “夫人,    夫人不好了,九姨娘跳了井,    九姨娘跳井前给大少爷留了封信,    大少爷看过后跟着九姨娘也跳下去了。”

        祈宝儿:“……???”

        这又啥迷之发展?

        只穿着里衣的夫人急匆匆的开门出来,一脸惨白还张着血盆大口,是真血盆,两边嘴角都咧到了耳根那儿。

        “你说什么?大少爷人呢,现在怎么样了?”

        小丫环似是被吓到,噗咚跪到地上头都不敢抬,声音打着颤的回话:“大少爷,大少爷还没捞上来。”

        祈宝儿:那估计凉透了。

        果然眼前画面一转,眼前变成了祈宝儿还算是眼熟的小院中,院正中间的那棵槐树比她刚才看到的小了许多。

        祈宝儿左右瞧了瞧,没瞅见那个魁梧新娘,前面见到的那些丫环小厮也一个没影。

        只是院内的各屋门都关着,但没有一个屋子内有祈宝儿能感知到生气。

        天眼就甭开了,一开准又一破院。

        这会儿槐树下有一群的纸人仆役在忙碌着,    槐树的一侧原来有口井,    纸人管家正指挥着两个纸人仆役似模似样的在井上作业。

        祈宝儿和十二俩依旧蹲在墙上,    这俩就是俩局外人在看一个个过场小电影一样。

        看着一群纸人嗷嗷叫着似乎很急的一阵打捞,    好一会儿后终于拖了另一个纸人上来,    然后那纸人管家扑到明明被从井里施出来却身上一点水迹没有的纸人身上声音阴森森的嚎哭着。

        “二少爷,我的二少爷啊”。

        好家伙,这又扯出个二少爷。

        明明前面丫环急吼吼的去夫人那说跳下去的是大少爷。

        还有,一个管家,能说‘我的二少爷’这话吗?

        画面没转,还在继续着。

        夫人随便的披着件衣服头发凌乱的带着一群下人来了,隔老远就听到了她的哭声,那叫一个惨痛,每一声都无不彰显着她失去爱子的痛心。

        纸人管家在听到夫人的声音立刻抹了泪站到一侧,只是祈宝儿注意到,他用着仇视的目光朝门口看了眼。

        等看到死的是二少爷时,捂着嘴痛哭、路都走不稳还要下人扶着的夫人,哭声戛然而止。

        紧接着她竟然笑了出来,那真裂到了耳根的嘴肉眼可见的慢慢恢复,只片刻她又是那个端庄的夫人。

        声音淡淡:“埋了吧。”

        然后又浩浩荡荡的带着一群仆役离开,这回不用人扶了,走得那叫一个抬头挺胸。

        祈宝儿再再注意到,纸人管家的视线一直定在夫人身上,    眼中的恨意都快凝成了实质。

        挠了挠脑袋,祈宝儿突然有些丧,讲真,她不太善长去猜这些,这幻境之主是不是有病病,想告诉她啥不会直接出来和她说吗?

        猜个锤子哦猜。

        转头问十二,“你看明白没?”

        十二还是挺靠谱,他没亲身经历过,但见过类似的事不少,心里已经有了好几个翻本的小故事。

        斟酌了下说:“县主,会不会是这样:那个跳井的九姨娘长得好看,被大少爷所看中,然后被威一逼或是利一诱成了事,也可能是两人真有感情,总之是九姨娘有了大少爷的子嗣。

        此事被夫人所知晓,夫人容不下这个孩子,便……

        九姨娘留下封绝命书后跳了井。

        至于为何下人会向夫人说大少爷跳井,可真正跳井的人是二少爷这点,属下还猜不出来。”

        祈宝儿顺着他这话往下想,突然的脑中想到了纸人管家那仇恨的目光,尤其是夫人走时纸人管家那眼神。

        那是种要毁天灭地般的恨。

        祈宝儿又看向下一面的纸人管家,他已经没事人一样的安排着其它纸人继续在井里捞人。

        这是个能忍的。

        越是能忍的人,心里要是憋了恨,他/她的报复只会越狠。

        突然··

        眼前画面又是一转,一大一小俩蹲在了不造是哪个院子的墙头。

        眼前已经是一片的火海,两人就身在火海当中。

        这火的火光,颜色尽然是绿色的,一点不炽热不说,还寒气入骨。

        十二本能的第一时间就拎起祈宝儿的衣领子闪身逃离,周围的绿火焰像是有意识般的不断朝着两人涌来。

        只是十二是风系的神人,那速度压根不是绿肥火能追得上,几乎是只几个呼吸间,他已经拎着祈宝儿远离了大火站在一花园的假山顶。

        十二看着不再对他们追他们且已经离着有一定距离的火光处,微眯着眼冷声道:“县主,这儿的幻境之主想害你。”

        祈宝儿:“……”

        看他全身气压都低了几级,还以为是想到了啥呢,原来就这?

        幻境之主想整死她不是早已很明显的事吗?

        祈宝儿挣脱了他的手就地蹲下,抬头瞧了眼嫌这人太高扯了扯他的裤腿示意他也蹲下。

        十二:“???”

        不明白,但还是很听说的也跟着蹲下。

        如果细看,会发现十二蹲下时的动作有些不太自然。

        祈宝儿瞅光闪了闪,“不是想杀我,是想杀咱俩。我们俩进来这么久灵魂力一点没被抽,不是身上有啥法宝,就是能力比幻境之主强。

        有法宝,杀了我们它能抢到法宝。

        实力强,那就更要杀了我们了。”

        否则为啥他们俩凑一块马上有了小场景跳跃?

        就是让他们放松戒备后好来个一击必杀。

        所以才会他们俩在猜故事时突然就把他们扔在火堆里。

        那些火可不是正常火,而是来自地府的幽冥鬼火,不伤皮不伤肉,其伤的是人的灵魂。

        祈宝儿的神色也有了丝凝重。

        幽冥鬼火是地府的公职人员才有资格拥有,是只有资格,还不是魂魂都能有,得经过层层考核的合格者才能得到幽冥鬼火。

        它,又是怎么跑到这幻境里面来的?

        不过···

        祈宝儿嘴角勾起道玩味的笑容。

        她,该说这个幻境之主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