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书库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皇宫静悄悄,冷宫娘娘在作妖在线阅读 - 第332章 裂隙对岸

第332章 裂隙对岸

        待秦晚走到熔岩洞穴深处,魔界煞气也愈加浓烈。一路上也渐渐看到因魔族煞气而死的妖物尸体,各个腐烂发愁,流着剧毒的脓水。

        秦晚嚼着嘉兰百合,边走边干呕着,头也因为嘉兰百合内的毒素发作开始眩晕。

        她想着还是储印寒调制的防煞气的药好,吃这种没有提纯过的嘉兰百合,越吃越难受。

        可为了保命,她也没有什么好办法。

        待她终于摇摇晃晃来到一处地窟内,眼前的一幕让她大吃一惊。

        【裂隙……】

        偌大的地窟中央,竟然凭空产生一道巨大的时空裂隙,魔域煞气就是从这裂隙中渗透入这熔岩地海中来。

        天帝将六界以巨大的结界分割,尤其是魔界与常世间的结界最为牢固,并由昊天以精神之力维护镇守……

        怎么可能会出现这么大的一道裂隙?

        昊天……

        秦晚在想,难道是当时她在昊天梦境中过早地将他唤醒,导致天魔两界的屏障未能完全修复?

        这可真是要了亲命了!

        秦晚此时大概猜到为什么她在东夷山顶上等了十日都未能等到昊天出现,或许他现在根本无暇分身。

        想到这里,秦晚心脏开始不安地狂跳。

        长风栖尘那个变态不会通过裂隙去魔界了吧?

        秦晚揉了揉太阳穴,又啃了两口嘉兰百合,鼓起勇气,纵身一跃,向地窟内的裂隙内直接跳了进去。

        ……

        魔界,潋花谷外。

        秦晚觉得自己是撞了大运,竟然这裂隙对岸就是修罗族的潋花谷,当她刚落地就被一群秦夜族众和修罗族包围起来。虽然她脖子上突然被架着刀,可下一秒,秦夜族人却立刻认出了秦晚。

        “王姬?!”

        “是王姬!”

        “竟然是王姬?”

        还没等秦晚反应过来,秦夜族人已经纷纷收了武器,哗啦啦地跪了一地。看得旁边的修罗族兵将一脸懵圈。

        秦晚呼了一口气,看道自己真正的族人,这才意识到什么是神族意识,什么是血脉相连,即便她以什么样的身形状态出现,他们还是一眼就认出她来。

        修罗族见状也都纷纷收起了武器。

        接着秦晚就被秦夜族的人一路护送到了潋花谷内。

        而秦河和储印寒也得到了传令者通报,不敢相信地快步抵达谷口处迎着秦晚。

        看到秦河和储印寒的一瞬间,秦晚万般绷不住了。

        【王兄!】

        秦晚直接扑到秦河怀里,抱着他不松手。

        “臭丫头,你怎么会突然来魔界?”秦河见到秦晚内心激动欢喜,表面上却仍是先问正事。

        【裂隙,我是跳过裂隙而来。】秦晚尽力比划着口型,用气声勉强说话。

        看到秦晚如此,秦河和储印寒才注意到,她的脸毁了半张,嗓子也发不出声音,眼睛是唯有妖族才有的金色妖瞳,头发更是白灰相间看起来一点都不健康。

        霎时两位哥哥全都心疼不已。

        “晚晚,你怎么弄成了这副样子?!”

        “丫头,你这是什么情况?!”

        秦晚觉得自己给秦夜王族丢脸已经丢到了家,实在是不知道怎么面对两个哥哥,看着他们心疼不已的样子,秦晚自己也是委屈巴巴,可又不知道怎么解释才好。

        “先回殿里再说。”储印寒见秦晚低着头,一幅要掉眼泪的样子,赶紧劝秦河道。

        秦河深深叹了口气:“臭丫头你真的是……走!”他拉起秦晚的手,带着她往潋花谷内的储印寒的宫殿走去。

        回到殿里,储印寒立即前往药房去调药。

        而秦晚则被秦河抓着手来来回回看了三圈,最后又气又怒:“你!我怎么说你好!之前让你跟我来潋花谷,你不听!现在把自己搞成这副模样!你让我怎么跟娘和外公交代!”

        秦晚拿脚踩烟头一般踩着地,低着头,不答话。

        “那个长得和昊天一模一样的凡人呢?!他保护你就是这么保护的?让你转生妖族,还弄得这脸,这嗓子……这一身的伤?!”秦河怒不可遏,怒发冲冠。

        【王兄……我都这么可怜了……你别凶我了……】

        “你!”秦河恨铁不成钢地看着秦晚,一拳砸在了柱子上。

        秦晚看秦河真的是又疼又气的模样,只能撇着嘴红着眼睛,不敢反驳。

        这时储印寒端着药来到秦晚殿内:“晚晚,快喝了这个,嗓子就好了。”

        秦晚一听,也不怕药苦,接过储印寒手里的药,一口闷了下去。紧接着她开始狂烈地咳嗽,仿佛要把五脏六腑都咳出去一般。随后她感到胸口一阵翻涌,一口脓血涌出,她捂着嘴跑到殿外直接吐在了殿外红柳树下。

        秦河赶紧跟着出了殿门,跑到秦晚身边,心疼地帮她捋着后背。

        储印寒则拿了清茶让秦晚漱口:“吐出来就好了,试试能说话了吗?”

        秦晚喝了茶漱了漱口,试着用嗓子发了发声音:“王兄……储哥哥……”

        听到秦晚的声音,秦河和储印寒都松了一口气。

        “再喝了这个,可以中和嘉兰百合的花毒,并帮你彻底防御煞气。”秦河又递过来一个药瓶。

        秦晚想都没想,拔了瓶盖就把里面的药全喝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现在给我说清楚了!”秦晚厉声责问道。

        储印寒拦着秦河:“你看晚晚这狼狈的样子,你先让她好好的沐浴更衣,吃点东西,有什么话,等等再问。”

        秦晚躲在储印寒身后,努了努嘴:“还是储哥哥最好。”

        “你!”秦河气得咬牙切齿,可看她确实状态不佳,只能叹气道,“快去好好洗洗干净,我让人给你准备饭菜。”

        秦晚舒舒服服在潋花谷自己专属的房间内洗了个澡,换上修罗族的宫裙,挽起灰白色的长发,清清爽爽地出来跟两位哥哥吃晚饭。

        饭桌前,秦河还是一脸生气的样子,斜眼瞅着秦晚道:“你这脸到底是怎么弄的?成了妖族也就罢了,脸还毁成这样。”

        “秦河!你少说两句,晚晚是女孩子!”储印寒瞪了秦河一眼。

        秦晚想了想觉得自己反正丢人也丢到底了,于是彻底摆烂,张开了自己那秃了毛的右翼:“王兄,不仅是脸……你看我的翅膀……”

        秦河看着秦晚那翎羽被拔的差不多的单根翅膀,已经心疼得不知如何是好:“秦晚!我现在严肃地警告你!从今天开始!你不许再离开潋花谷一步!”

        秦晚坐到桌边,拿起筷子给秦河夹了一筷子菜:“王兄,你先消消气。”

        储印寒此时脸色也沉了下来:“晚晚,你这是在常世受了多少罪啊……?”

        “说来话长……”秦晚又给储印寒夹了一筷子菜,“储哥哥,你先看看我这脸,化妖水弄得,还有的救吗?”

        储印寒望了望秦晚脸上的疤痕,摇摇头:“若是普通兵器所伤尚可恢复,但是你这脸已经被化妖水腐蚀的太过厉害,不能恢复了。”

        “啊……”秦晚失望地叹气。

        秦河看她这样子,给她掰了一条烤兔子腿放在她碗里:“边吃边说,这么短短三年多的时间,你是怎么把自己弄成这样的?”

        秦晚啃着兔子腿,深吸一口气:“这就要从王兄你帮了我之后说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