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书库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地狱众生见闻录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七章:122 - 鲸鱼羯鲤

第一百六十七章:122 - 鲸鱼羯鲤

        门口的莲花灯亮起来了,事务所迎来了第一百二十二号客人。

        一声低鸣拖着长长的尾音从门口传来,这声音哀怨,凄凉,光凭声音分辨不出是什么生物。我听着这声音,忍不住起身打开事务所的大门往外看去,只见一条巨型灰色的座头鲸悬浮在空中,如在海中沉浮。

        座头鲸看到我,想要靠近大树,但他的体型实在是太大了,若是翻个身都有可能会把大树掀翻。

        “执笔——执笔——”鲸鱼在呼唤我的名字。

        “您是我的客人吗?”我大声回应它的呼唤。

        “随我来,随我来。”

        鲸鱼在空中停下,如同一艘巨大的飞船。我从树枝向它的鱼鳍走去,宽平的鱼鳍像是飞船的登仓楼梯。它的皮肤表面粗糙黏滑,附着着一些藤壶和别的寄生物种,但都已经干枯了。踩在干枯的藤壶上,就如踩在晚秋的梧桐树叶上,咔嚓一声就碎成粉末了。

        我攀上鲸鱼的后脊背,盘坐在它呼吸口后面三四米处的地方。鲸鱼微微起身,飞船起航。

        “大人,恕我以这种方式与你相见,我的体型实在巨大,无法进入您的事务所。”

        “无妨无妨,正好出来透透气,也挺好的。我该如何称呼你呢?”

        “羯鲤,我是属于鲸鱼的灵魂。”

        “没有想到鲸鱼在失去硕大的肉体之后,灵魂也是如此庞大的。”

        “身体的尺寸有时要与灵魂的模样相互搭配,我喜欢鲸鱼缓慢的心脏跳动,良好的记忆,和跃出水面时的潇洒。我的灵魂在我生前的鲸鱼体内五十年之后,也就形成了这副模样。这是我喜欢的模样。”

        “羯鲤,你今日找我有什么事呢?”

        “我的一生,活了很久。对于鲸鱼来说,是长寿的了。在大海中的时候,我最喜欢最的事情就是贴着海底,缓慢游动,俯视着那些抬头看着我的海底生物们。若是天气好的话,我的到来总是伴随着一大片阴影,把浅水区海底难得阳光遮住了。

        螃蟹啊,小鱼崽啊,都正在趴着躺着享受日光浴,却被一大团乌云夺去了乐趣。气的螃蟹举起钳子对着我张牙舞爪,哈哈哈,真是有意思。”

        “你现在在地狱中游动,就如同在海中游动一样。无论游动到哪里,都会给地面带来一片阴影。”

        “这里和大海,还是挺像的。不同的地方就是我很少会见到其它鲸鱼的灵魂。我常常发出长鸣,想要得到同伴们的回应,但至今都没有遇到其它的鲸鱼。

        有的时候,这挺孤独的。

        就好像这一片大海中只剩下自己了,亲人,家人,爱人,全都不见了。

        不仅是它们,连一个同类都没有。

        挺孤独的。”

        羯鲤说这些的时候,随着词句发出低低的哀鸣声。哀鸣声婉转凄凉,像是拨到了我的某处心弦,一种酸楚的感觉溢满胸腔。

        “你是怎么离开那个世界的?”

        “海水污染导致我们的声纳定位系统受到了干扰,我与我的伙伴们在我错误的导航下,集体搁浅了。”

        “那你的伙伴们呢?都没有来到地狱吗?”

        “我的伙伴们不在这里,我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也许我们在离开大海之后都将去往不同的地方,而我恰好来到了这里。”

        “你曾是领航鲸?”

        “我在那片海域生活了很久很久,本是对一切都很熟悉的。也就是近几年的事情,海水中出现很多奇怪的气味,刺鼻,让我们的眼睛和皮肤都非常不舒服。还有很多亮闪闪的金属片也被扔进海里,沉淀不下去的就顺着海水漂浮,生锈,烂掉,毒素流入水中。

        来自海水之外的垃圾不断侵蚀着我的家园,让我无法再像曾经那样放心地捕食。一不小心就会吃进去奇怪的垃圾,看起来和水母一模一样的透明薄袋子,却会让我难受很久很久。

        我们声纳系统也因为污染受到了严重的影响,定位不再像曾经那样准确。

        有些鲸鱼吃进垃圾,声音和听力都收到了损伤,更加无法判别方位了。

        这些对于我们的生存来说都是很致命,也导致我犯下了让一整个家族都与我共亡的事件……”

        “对此,你是什么样的感受?”

        “我,很自责。很自责。

        我们鲸鱼是感情充沛的生物,因为我的失误导致了整个家族的灭亡,让我觉得自己做的很糟糕。”

        “环境变化太大对你们的感官造成影响,不是你的问题。我生前是人类的灵魂,知道我们人类自工业革命以来,对海洋所造成的污染和捕捞很大一部分形成了不可逆转的伤害。对于这一点,作为人类,我也深感抱歉。”

        “大人,您生前也不是海洋学家吧?也很少与大海打交道。”

        “是的,的确不多。”

        “人类有人类的生存法则,鲸鱼有鲸鱼的生存法则。人类的生存法则之霸道,威胁到了海洋生态环境的安全,我们海洋生物看着自己的家无缘无故被糟蹋成这个样子,我们海洋生物对此是有怨念的。

        除了怨念以外,更多的是不知所措。除了怨恨人类的所作所为以外,我们其实更在意如何与人类更好地相处,或者说共处。

        人类不可能在短期内从地球上消失掉,我们鲸鱼甚至很有可能要比人类灭绝的更早。为了自保,也为了地球生态环境,我们希望能够与人类共处,只是不知道自己能做些什么。”

        “物种的进化往往要通过成千上万年的优胜劣汰才能形成较为固定的种类,在短时间内,如果光从生物进化去适应环境的话,应该很困难吧。”

        “很困难,很困难。我在生前曾找寻过其它方法,但还是没想到死亡比方法来的更早了一步。”

        “你曾找寻过什么方法?”

        “自从我们座头鲸存在于大海中,我们就依赖声纳定位的方法来探寻周身的环境。这种方式让我们平安无事地繁衍了很多世代,直到近代以来,变得越来越不可靠。

        我曾思考过,能否通过自身的调整,挖掘其它去了解或探寻这个世界的方法?

        也许是加强触感,也许是加强视觉?

        我曾试着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对水流潮汐的关注上,用水中细微的波动去感受一切。这种方法也很容易混淆视听,相比之下还是声纳更加可靠一些。

        我还没有找到调整的方法,唉。真希望我的后代们能够找到自己的生存之道。”

        地狱大地被鲸鱼所经之地的阴影所笼罩,地面上的众鬼怪抬起头来看巨鲸。羯鲤说到此处,情不自禁地悲鸣起来,忧伤穿透大地,又从石缝间反射回来。众鬼怪在这凄凉长鸣中,也呜呜咽咽地悲泣着。

        一时间,空中也在哀愁,地面也在抽泣,悲伤穿透着每一个灵魂,冲刷着迷离的心。

        “如果有一天,鲸鱼从地球上灭亡了,那定是人类的末日。”

        “为什么呢?”

        “一个庞大种族的灭亡,就是爱的消融。人类不懂得爱其它的种族,也不会懂得如何爱自己。一个不懂得爱自己的种族的结局,定是掠夺与暴力,资源的枯竭与文明衰退。

        我希望人类不要像我们那样,走到集体盲目搁浅的那一步。

        我们也许是不得已的,但人类总是有选择的。”

        “人类的选择是什么呢?”

        “去探寻吧,在末日到来之前。”

        羯鲤回到大树旁停下,旅程就此结束了。

        “能与您说说这些,我很高兴。能听到我们语言的人类很少,若经常能有这样的沟通,也许毁灭就不会发生。”

        “非常感谢你的信任。”

        “我们的信任是天然的,希望你们不要辜负。”

        我张开双臂,抱住了鲸鱼宽大的脊背,感受它凉凉的体温:“谢谢,谢谢。”

        羯鲤伸出长翼,我顺着走回树枝上,回头去看它。羯鲤的眼睛灰蒙蒙的,依旧悲伤。

        “再见了,执笔——愿我们都能善待众生。”

        “再见,再见。”

        风如潮汐拂过,鲸鱼巨身架风而起。树叶随着风沙沙作响,在枝叶遮挡中,我目送着羯鲤向地狱远方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