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书库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人在诸天,漂到失联在线阅读 - 第四十章 为了任务

第四十章 为了任务

        “我跟你说话呢,你还没有回答我,到底是不是十天内搞定。”林宇婧见他发呆,提高音量说道:“王白一直不肯交代实质性的东西,我们又没有他杀人或是贩蜻的证据,不可能这么一直关着他的。’

        “搞..搞不定会怎样?”陈涉为难道。

        搞定老傅他们不难,关键是那伙人落网以后,肯定会把他杀人的事给供出来,到时陈涉也会跟着完蛋。

        “余罪!你混蛋!我都这样让你作践了,你要是敢耍赖,我就和你拼了!”林宇婧怒视陈涉,咬牙切齿的道。

        陈涉见她身上、脸上、头发上,全是污渍,一副快被玩坏的样子,知道自己之前的确是有点过分,玩的太出格了。

        若不顺她心意,只怕和自己同归于尽都有可能。

        “别激动,别激动,我没想耍赖,只是..只是..没把握而已。”陈涉赶忙安抚道。

        “休想骗我,你会没把握?”林宇婧根本不信,她对陈涉的人品极度不齿,但对他的能力却没有半点怀疑。

        “额..对,我觉得傅国生已经开始怀疑我了,最近一直在试探我。”陈涉胡编道。

        “你不说你身份特殊,他绝对不会怀疑你吗?

        “我的身份是没问题.”陈涉脑子急速运转,说道:“但关键是你,你的身份很成问题啊。”

        “我的身份?这关我什么事?”林宇婧疑惑道

        “唉,咱们报仇心切,抓捕王白的行动太草率。”陈涉叹息一声,说道:“小区里面那么多监控,你带走王白画面肯定都被拍下来。如果他们有心去查,你的身份绝对瞒不住。”

        “啊..”林宇婧惊呼一声,才想到还有这个漏洞,急忙道:“那怎么办?”

        “没什么好办法,只能尽量弥补了。”陈涉摇头道。

        “还能弥补?’

        “应该是有机会的,他们最多能查到你是jc,但查不到你的具体部门。”陈涉说道。

        “对,咱们的身份是保密的,信息不对外公开。”林宇婧点头,而后又疑惑道:“可就算只查到我是jc,也会让你暴露吧?”

        “别人或许会暴露,但我还有一线机会。”

        “为什么?”林宇婧不解道。

        “因为我的人设,好色如命。”陈涉得意的道:“我票昌入狱,出来后直接霸占了疤鼠的情妇,还和沈嘉文搞到了一起。稍微调查一下我的所作所为,就能确定,我绝对是个见了漂亮女人就想上的色中恶鬼。”

        “这..这人设有什么用?”林宇婧不明白他有什么好骄傲的。

        “当然有用。”陈涉一本正经道:“你想啊,我这样一个色鬼,从苏婷口中得知疤鼠杀关雨飞的事,而关雨飞正好有个非常漂亮女朋友想要报仇。我这种人,出卖自家兄弟,换来和你春宵一度,很正常吧?然后拿着你杀死王白的把柄,要挟你二度三度四度,不停的折磨玩弄,是不是也很正常?’

        “可我只是带走了王白,并没杀他..”林宇婧指出不合理的地方。

        “你也说了,王白杀人是没有实证的。”陈涉指着她满是污渍的身体,说道:“难道你付出这么大代价,就是为了关他几天,然后让他逍遥法外?肯定是直接干掉了嘛。”

        林宇婧低头想了想,说道:“嗯..有些牵强,但逻辑上勉强说的通。”

        “是有些牵强,所以之前给你打电话,催你履行承诺的时候,我感觉到你的抗拒,也就没有强求。”陈涉点头道,接着又饱含歉意的道:“但现在傅国生已经开始怀疑我了,没办法为了完成任务,我只能出此下策,逼你过来,补上这逻辑的最后一环。”

        “原来你..你都是为了任务..”林宇婧对陈涉稍稍改观,问道:“那你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

        “如果我直接告诉你,你会相信吗?”陈涉问道。

        “我..”林宇婧语塞,陈涉的色鬼人设立的实在是太成功了,连自己人都骗过了,如果直接告诉她,她一定会怀疑陈涉的真实目的,从而迟疑。

        “而且,如果我提前告诉你,你表现的太过顺从,会破坏我的计划。只有你身体本能的抗拒,眼神中流露出最真实的仇恨,才有可能骗过傅国生。我之前对你那么粗暴,故意变着法的蹂躏你,就是为了达到这个目的。”陈涉继续解释道。

        “你刚刚..等等,你说骗过.这房间里有摄像头?”林宇婧说道一半,忽然顿住,急忙去拉被子。

        “别动,不要表现出来。”陈涉拦住她,随后点头道:“你猜的没错,这个会所的每个房间都装了摄像头。傅国生如果怀疑我,肯定会查看的。”

        “他知道这里有摄像头?”

        “这里是韩富虎的产业,韩富虎是贩蜻集团的核心成员,傅国生和他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怎么可能不知道这里的情况。”陈涉说道。

        “那..之前那些已经足够了吧,我..我可以走了吗?”林宇婧本来还没什么,但知道摄像头的存在后,立刻感觉浑身不自在。

        “已经可以了,你随时可以走。”陈涉点头道。

        林宇婧闻言立刻起身,跑向卫生间,匆匆冲洗一遍后,穿上衣服就要离开。

        “等等。”陈涉忽然叫住她道。

        “还有事?”林宇婧回头。

        “对不起。”陈涉语气非常诚恳的道。

        “”林宇婧心情复杂,不知该用什么态度来面对他,沉默半晌,才道:“我不怪你,你也是为了任务才这样的,而且这本来就是我答应你的。

        “不管你怎么想,我都会负责的。”陈涉走过去,轻轻抱住林宇婧,在她耳边道:“如果你愿意,等我完成这次任务,回去咱们就结婚。”

        “我.”林宇婧正不知所措,就觉脖子勒了一下,颈上的项链被陈涉扯了下去,她急忙说道:“你做什么?快还我。

        陈涉从项链上取下戒指,戴在自己左手无名指上,说道:“此后余生,我会替关师兄继续守护你。

        同样的话,同样的戒指,同样的身份,同样的任务...

        林宇婧呆呆的看着陈涉,回忆中关雨飞的面容渐渐模糊,化作陈涉的样子。

        “我.我先走了。”半晌,林宇婧回过神来,慌乱的推开陈涉,开门跑掉了。

        “呼。”陈涉常常出了一口气,总算是糊弄过去了。

        为了活命,他也是拼了,居然开始谈感情了。

        没办法,他临时编的说辞,里面漏洞太多,不能让她静下心来细想,否则肯定会出问题。只能用这种办法打乱她的思绪,希望能给自己多争取一点时间,考虑对策。

        唉,陈涉现在只求一个机会,他想做个好人..

        但林宇婧走后,陈涉足足沉思了两个多小时,脑袋都快想冒烟了,依旧没有想出什么好办法,能给自己洗白的。

        实在是见过他杀人的蜻贩太多了,他就算想杀人灭口,都不一定找的全。

        思来想去,想要活命的话,好像就只剩跑路这一条道可走了。

        叮铃铃...

        就在陈涉进一步思考,要往哪跑的时候,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陈兄弟,是我,老傅..”电话接通后,傅国生的声音传了出来。

        “别废话,你赶紧通知.”陈涉说道一半,忽然顿住,他本想让老傅他们赶紧跑路,省的将来连累自己。

        但一想,现在这情况,老傅等人肯定都被密切监视,根本跑不掉。

        “通知?通知什么?”老傅奇怪的道。

        “算了,没什么,挂了吧,以后别联系。”陈涉意兴阑珊的道。

        “等等,等等,陈兄弟,我找你有事。”老傅急忙道。

        “我现在啥事都不关心。”

        “发财的事也不关心吗?”傅国生笑道:“陈兄弟抽时间过来一趟,咱们见一面,聊聊走货的事。

        +,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你走货,j方就收网,老子就得进去。

        “走你麻痹,不许走!”陈涉烦躁骂了一声,直接挂断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