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书库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一网打尽,这才是综武在线阅读 - 89.百般求死

89.百般求死

        嗖嗖嗖......

        那冲向谢小楼的黑衣人甩手就是一片铁蒺藜,而且铁蒺藜表面幽光淡淡,定然是喂了毒。

        鸠摩智大手一挥,掌风瞬间将暗器击落,不过另外那个黑衣人瞅准时机,飞身一掌向他打来。

        这一下来的极快,鸠摩智即使早有防备,    还是被逼的连连后退。

        黑衣人在前面追,鸠摩智则快速后退,顷刻之间,两人已经后退数百丈。

        “小檀越,此人武功不在我之下,你先拖住敌人,    我再助你!”

        眨眼的功夫,    两人已经从谢小楼眼前消失,    场中只剩谢小楼与另一个黑衣人对峙。

        黑衣人在腰间一弹,一柄软剑窜入他的手中,长剑一抖,宛如刁钻的毒蛇刺向谢小楼的咽喉,显然是想一招置他于死地。

        这个黑衣人武功比谢小楼要高的多,定然是宗师无虞,正面对敌,实为不智。

        他只点出一剑,随后脚底抹油,一个闪身溜之大吉,钻入旁边的林子之中。

        那黑衣人不由冷笑,紧跟着也钻入林中,寒光一闪,挥洒出大片剑气,瞬间将不少合抱大树拦腰斩断。

        谢小楼不与他周旋,全力使用趾剑,来回闪转腾挪,每每间不容发之间躲过攻势,    犹如滑不留手的鱼儿,    叫黑衣人咬牙不止。

        但久守必失、久躲必中,两人追逐了一会,周遭树木皆被毁倒,地利之优逐渐丧失。

        黑衣人见状不由暗喜,谢小楼这只耗子,总算没有躲藏的地方了。

        终于,这黑衣杀手说出了第一句话:“受死!”

        黑影猛地跃起,如同恶鹰捕兔,手中长剑直刺谢小楼后心。

        恰在此时,一个白色身影也出现了,正是不紧不慢藏身左右的龙儿。

        只见龙儿曲指一弹,一枚洁白的冰晶正中剑尖,便听当啷一声,黑衣人的长剑荡到一旁,人也跟着翻身摔倒。

        “神龙分尸掌!”

        龙儿本就是偷袭,这下得理不饶人,右掌猛然拍出,    淡黄色的气劲直袭对方。

        黑衣杀人大惊,    今次他们前来刺杀,    主人只说目标是一个宗师高手和一个先天而已。

        故而只派出了他们两人,一人缠住鸠摩智,自己只要杀了谢小楼,目标就算完成了,至于鸠摩智,死活并不重要。

        谁知情报根本不准,这个先天小子身边,竟然还暗藏了一个宗师高手。

        慌忙翻滚,就听砰砰砰爆响不断,龙儿的掌力在地上掀起一个个深坑,将黑衣杀手逼得狼狈不堪。

        见状,谢小楼忙道:“龙儿,不要让他跑了,但也别杀了他,我还有话要问。”

        “放心,我明白。”

        龙儿娇喝一声,又是连续两掌分袭左右,将黑衣人逼得进退不得。

        随即她已经欺身而上,使出金蛇缠丝手,阴柔的内劲伴随着擒拿手法抓向黑衣人周身关节。

        这黑衣人一朝失了先机,被龙儿连番不断的狂攻,竟然完全被压制住,即使奋力挥动长剑,依旧不能脱离龙儿的攻势。

        而他们两人的武功其实相差并不算大,只能说即使处于同一境界,一个大意,就能决定战斗的胜负,没有人能百分百保证必胜。

        突然就听“啊呀”一声,黑衣人掌中长剑被击落,龙儿一指点在他的手腕处,随后又连续数指,封住了对方周身大穴。

        黑衣人脚下一软,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对于上次被埋伏的事,谢小楼依旧记忆如新,他问道:“龙儿,这附近还有杀手吗?”

        龙儿轻轻摇头:“我一直在你们附近游走,看了一圈,并没有发现其他杀手,或者是对方隐匿的功夫太高,我发现不了。”

        谢小楼扯下对方的面巾,是一个脸上留着三道疤的男人,其他特征全然没有。

        抓住对方的头发用力薅起:“说,周围还有没有你的同伴,老实配合,我可以饶你一命。”

        谢小楼本以为对方肯定会很抗拒,毕竟一般的杀手都是如此,但没想到刀疤脸竟然很痛快的招了:“只有我们两个,再无其他人了。”

        谢小楼有些意外:“你没骗我?后果可要想清楚,跑江湖的谁都有些手段,我在刑讯逼供这方面略有心得,莫要以为宗师就能抵受的住。”

        “老虎凳、鸭儿浮水你可听过?就算这些你不惧怕,我还有一招保留节目,叫做请君入瓮。”

        “就是找一口大瓮,四周用炭火烤,等热的差不多了,再把人放进到瓮里,你想想,那是什么滋味?”

        说着谢小楼还发出滋滋滋的声音,好像烤全羊流出了油水,听的龙儿和刀疤脸一阵恶寒。

        “别......别......我们也只是收钱办事而已,我没必要拿自己的性命与你玩笑,确实只有我们两个。”

        谢小楼这才勉强相信他。

        “龙儿,你去帮明王,另外那个武功很高,能活捉就活捉,捉不住死了也无妨。”

        龙儿脚踏七步追魂诀,很快没了踪影。

        谢小楼看向刀疤脸问道:“老实交代吧,你们是什么人,谁派你们来的?”

        “你大可放心,我说话算话,说了就放你走。”

        但刀疤脸并没回答问题,反而突然露出诡异的微笑。

        这种笑让人感觉有些不对,谢小楼紧紧盯着他:“你笑什么?”

        但刀疤脸依旧是诡异的笑着,仅仅几个呼吸,突然脑袋一歪垂了下去,嘴角慢慢渗出黑血。

        这血带着一股腥臭味,显然是有毒的,谢小楼抓起刀疤的脉门,又探了探心脏,皆已停止了跳动,看来确实是死了。

        他不由有些奇怪,刚刚还好好配合,怎么转眼就变成这般场景了。

        走出几步,向鸠摩智和龙儿寻去,谢小楼却突然明白了。

        “这刀疤脸定然是死士,早就准备自杀了,不过有龙儿在旁,他担忧自杀不成。”

        “所以开始才会很配合,目的就是将龙儿骗走,以自己先天的修为,是阻止不了他的。”

        想到这里,谢小楼不由感叹:“当真是够机警,够忠心,只希望鸠摩智和龙儿能够拿住那另外一个黑衣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