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书库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这个世界没有火影在线阅读 - 第七章 宿命一吻终难逃,准时准点齐克西

第七章 宿命一吻终难逃,准时准点齐克西

        鸣人跑出老远才变回本体,这才反应过来,最后那句话是用佐柱的样子说的,这岂不是适得其反了?

        “到底要不要立马回去解释呢,但是一定又会被当作恶作剧,惹小樱讨厌了吧”

        鸣人一向爽快,但事关小樱除外。

        而就在他犹豫之时,真正的佐柱已经遇到了小樱。

        “看到鸣人了么?”佐柱面无表情问道。

        小樱看到佐柱这么快回来,虽然方向不对,也没在意,“或许是太兴奋,跑了一圈也不一定呢!”小樱如此想着,嘴上却道:“你又岔开话题,明明刚才还那样说,咱们别管鸣人了吧!”

        说着便把对鸣人的不满一股脑的说了出来:“那个家伙老师跟你作对,这大概跟他从小没有双亲教养有关,没有父母就是这样,一个人想做什么作什么,胡作非为,也没人管,我要是跟他那样,早备父母骂死了!”

        佐柱本来没有表情的脸,听到“没有父母”几个字的时候,忽然眼神一冷:“孤独,比你被父母责罚要痛苦一百倍!”

        “啊,什么?”小樱说得正起劲,不明白佐柱为什么来了这么一句。

        “你很讨厌!”

        说完,佐柱头也不回的大步离去。

        小樱呆立半天,才开始反思起佐柱的那句话:“孤独么?是啊,没有父母,肯定很孤独的啊,所以,我以后是不是该对名人好一点!”

        正想着,便见三人鬼鬼祟祟从树后朝着佐柱的方向追去。

        “是金叶他们,又是来和我抢佐柱的么?我可不答应!”想到此处,刚才的反思顿时便给她抛到了脑后,快步朝着佐柱的方向追了过去。

        佐柱一路寻找鸣人,忽然看到他在前方来回踱步,不知搞什么名堂。

        他四下打量一番,确定前方没有埋伏,于是大声喊道:“喂,鸣人!”

        鸣人吓了一跳,见是佐柱,不可思议道:“怎么会,我明明把你绑起来了!”

        “区区绳索怎么可能捆得住我,解开束缚而已,倒是你,变成我,到底想干什么?”

        佐柱个子比鸣人高出一大截,说话的时候眼神向下,颇有一种俯视的味道!

        鸣人才不会跟他解释,正好,刚刚用了金叶的方法,去表白,一点用处都没有,此刻正好用自己的方法,堂堂正正击败佐柱。

        “刚刚偷袭,你没防备,这回便堂堂正正来一场吧!”鸣人大喝一声,后退半步,双手结印,登时一化为七,“来吧!”

        “可恶,又是身外化身,还是七个,那可是甲级的法术,我现在都无法始展,他为什么可以用得这么娴熟,他的法力为何这么深厚!”

        佐柱的眼睛微微眯起,表情十分严肃。

        鸣人们见状越发兴奋。

        “我是真得很强!”

        “要打倒你!”

        “让你看看我的实力吧!”

        “觉悟吧,佐柱!”

        众鸣人你一句,我一句,到了最后竟同时发声,整齐无比,比起那天在树林里不知有序了多少,当然,这也跟此刻数量不多有关,但这也是一种进步,如此整齐划一,很显然,其中定然是没有任明的。

        看着鸣人们扑来,佐柱也觉压力山大,刚刚在阁楼上,他虽然是被偷袭,加上大意,才被击败,但这种围攻战术,的确让他疲于应付,就算技巧能弥补数量上的不足,但他的力量本来就不如鸣人,除非用那一招,否则很难取胜,但是,这只是同门较量,没必要生死相搏。

        就在佐柱迟疑之间,一个鸣人的拳头已经朝着他帅气的脸上砸了过去。

        佐柱偏头躲过,正要反击,侧面又一个鸣人一脚踢来。

        他连忙格挡,小臂一痛,却是稳稳防住。

        但是鸣人的攻击又至。

        两人你来我往,不过片刻便交手十余招,佐柱凭着硬挨两拳,打散了四个鸣人分身,却被左右两个分身缠住了手脚。

        鸣人的本体大喜,纵身而起,右拳高举:“看你怎么躲!”便要朝佐柱脸上招呼过去。

        佐柱力量本就不及鸣人,哪里能够挣脱,但他也决不甘心失败,四肢不能动,但是他可以用头槌。

        “避开拳头,然后用额头的护额撞到他的脸上,这是我唯一的机会!”佐柱心中盘算,腰腹缓缓蓄力。

        他对鸣人的体术很了解,有七成的把握能够得逞。

        然而……

        “什么?”

        就在佐柱蓄势以待之时,忽觉四肢一松,两边的鸣人分身突然消散,这让他顿时失了中心,往后倒去。

        恰在此时,鸣人本体已经到来,然而他的动作也有些诡异,本来挥舞的拳头,忽然收起,按住了肚子。

        他本跃在空中,又不出拳,脚步一沾地,顿时扑倒在了佐柱身上。

        “嗯呐……”

        “呸……”

        “呸……”

        好死不死,倒地之时,两人的嘴巴竟然撞在了一起,反应过来的两人,顿时恶心的不行,一左一右,狂吐口水!

        鸣人好不容易躲过了上午的亲吻的那一出,此刻却又意外的亲了上去。

        这一幕恰好被追在后面的金叶、小樱四人看再眼里。

        远处,听到鸣人呼喝声的向楚甜,圆圆的脸上,眼睛瞪得老大,眼角的青筋隆起,纯净如琉璃的瞳孔中尽是惊诧。

        “你是故意的!”佐柱边吐边吼道!

        鸣人正要反驳,刚一张嘴,却觉腹中一痛,顿时又闭上了嘴巴,起身朝着教学楼的厕所方向极速奔去。

        “怎么会这样!我明明把过期的牛奶都倒掉了啊!”

        鸣人坐在马桶上,痛苦的哀嚎着。

        而就在半个小时前。

        一名白发男子被神木尊者带到了鸣人的家中。

        这男子蒙着脸,左边的眼睛上有一道竖直的伤疤,眼睛的瞳孔也有些无神,细看的话,眼球上还有一层淡淡的符文印记。

        他拿起桌上,鸣人吃剩下的面桶,右眼的瞳孔盯着底部的生产日期,嘀咕道:“都过期两个月了啊,吃这样的东西,既没有营养,也容易拉肚子的吧!”

        神木尊者道:“这些年,他一直独自生活,没有长辈在身边照估,这些生活上的小事,往往顾及不到,这也是我想把他交给你的缘故,毕竟,你与他的关系理应更亲近才是!”

        “明白了!”白发男子答应一声,“我会用我的方式!”

        鸣人的肚子问题不大,甚至跟早上吃的过期泡面关系也不大。

        才过期两个月而已,他都吃了好多天了,不过多少有些影响,加上刚吃完午饭,就接连进行了大量的运动,还差一点亲到自己喜欢的女生,心情大起大落之下,才会在关键时候掉了链子

        蹲了十几分钟厕所,便没什么事情了。

        不过这一耽搁,也就不好再找佐柱单挑了,因为午休时间已经结束。

        尹鲁卡看着冒冒失失钻进教室的鸣人,忍不住叹气道:“轩辕鸣人,这可是你呆在学校的最后一个下午,你怎么还要迟到!”

        “人有三急吗,尹老师,反正带队的高级修士还没到,别那么较真嘛!”

        “好了,找个位置坐下吧,高级修士马上就到了!”尹鲁卡挥了挥手,显得有些无奈。

        鸣人扫视一圈,竟然发现小樱的旁边空着,立马屁颠颠跑了过去:“小樱,没想到你特意给我留了位子!”

        “谁要给你留位子,要不是大家都分组坐在了一起,才不让你坐这里!”小樱此刻对鸣人的怨念很深,本来听佐柱说没有父母很孤独的时候,她还做了自我反省,想着以后要不要对鸣人好一点,然后就看到他扑到了佐柱,“亲”了上去。

        那可是自己期盼了好久都没做到的事情,竟被他抢走了,简直不能忍。

        “我只道,小樱你就是刀子嘴豆腐心啦,不要不好意思承认!”鸣人毫无自觉。

        小樱懒得理他,往佐柱那边挪了挪,小声问道:“佐柱,你说我们的带队修士会是谁呢!”

        “不知道!”佐柱看都没看她。

        鸣人不干了:“喂,佐柱,不知道就不知道,臭屁什么,小樱,我知道是谁,我告诉你!”

        “谁要你告诉,看不出来我只是找借口搭讪么?”小樱很是不满,但是却没有说出来。

        鸣人见她没说话,便自顾自道:“好像是一个白头发的讨厌家伙,喜欢看金瓶梅之类的不良小说,名字叫做,叫做……对了,好像叫做五五开!”

        “五五开,这是什么鬼名字,不会是你瞎编得吧!”小樱没说话,不过后排得獒牙却忍不住插口了。

        鸣人转过头:“又不是你们班的,多嘴!”

        “你说什么,信不信我让小红咬死你啊!”

        “信不信我今晚就炖狗肉汤……”

        两人正斗嘴间,教室门被拉开,走进来一名中年男子,一脸大胡子。

        尹鲁卡忙上去打招呼:“袁驷马前辈,您来得真早!”

        “好久不见,小尹,让我的学生出来吧!”

        尹鲁卡点点头:“第十班,你们的带队老师到了,你们跟他去吧!”

        梁十鹿、尚金叶和裘千丈三人闻言皆起身,先向袁驷马行了一礼,又朝尹鲁卡说了再见,便跟着出了教室。

        小樱见状,又侧头向佐柱道:“竟然金叶他们是第一个走的,不知道我们的老师什么时候到,下一个会不会轮到我们!”

        佐柱充耳不闻,鸣人道:“不会,我们是最后一个,那个家伙很差劲的,最后一个到,连我的陷阱都躲不开!”

        小樱终于忍不了:“你白痴啊,高级修士会躲不开你的陷阱,拜托你不懂不要装懂好不好!”

        这时,又有人进来,那是一个身穿白色套裙的美艳女子,身材妩媚,脸上又带着温婉的笑容。

        “洪玉溪前辈!”尹鲁卡问候了一声,直接转头喊道:“第八班,你们的带队老师到了!”

        “哇哦,不错嘛!”名人身后的獒牙拍了拍鸣人的肩膀,“先走啦!”

        “切……”鸣人懒得理会,继续向小樱解释:“我做了一个梦,梦到我们的带队老师,白头发,独眼龙,真的,不骗你!”

        小樱正要说话,忽见第八班离开之后,刚好有一个白发的修士从门进来:“真有个白头发的!”

        鸣人正头,看了一眼,又转回来,冲着小樱道:“不是这个家伙!”

        便听伊鲁卡喊道:“第七班,这是你们的带队老师!”

        鸣人直接愣住了:“尹鲁卡老师,是不是搞错了,我们的带队老师不应该是这样……”说着还把自己的护额往下一拉,遮住了自己的左眼。

        “作什么鬼脸,还不上来,磨蹭什么?”尹鲁卡一脸黑线,忙又冲白发修士道,“抱歉,齐克西前辈,这个家伙有些顽劣,以后就拜托您了!”

        齐克西冷着脸:“我会让他们见识到世道险恶的,告辞!”

        说着便往教室外面走去。

        佐柱连忙跟上。

        小樱也跟了上去,心中却想:“这个家伙,感觉很危险啊!”走了两步,见鸣人发呆,又回头拉住了鸣人!

        “为什么除了头发,哪也不对,这差得也太多了吧!”鸣人还在愣神,冷不丁被小樱扯住衣领,差点摔倒。

        任明之前顺序回忆的情节只到了卡卡西出场,在经过记忆封印的过滤和梦境重组,鸣人获得的记忆更少,很多东西都本就失去了参考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