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书库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书后我成了反派男二的铁血妈粉在线阅读 - 第二章 得罪

第二章 得罪

        原以为古代的糕点不怎么好吃,但是沈杏初尝了几个都鲜美软嫩,酥脆可口,一时间只顾得上吃吃喝喝了。

        不消片刻,待宾客到齐之后宴会开始。

        随着一缕琴乐响起,沈杏初的注意力这才被吸引了过去。

        只见场中有一名白衣女子端坐琴前,手指拨弄了两下琴弦,轻易就让人不由自主地被她撩动。

        是璟娴了!

        和书中描写一模一样的出场。

        沈杏初是一枚妥妥的颜狗,她不由欣赏了一会这堪比现代里音乐会级别的表演。

        书中所写璟娴的容貌虽然并非倾国倾城,但也是娟秀清丽的可人,再加上她特有的清冷端庄的气质,为容貌也添上了几分色彩,别有一番韵味。

        试音过后,璟娴于是手腕轻抬,一曲美妙的曲子缓缓倾泻而出,引得席上众人皆如痴如醉。

        沈杏初目光在宴席上扫过,停在了其中一名一袭青色衣袍的男子身上,男子腰系一枚代表性的青色虎形玉佩,容貌俊美,丰姿奇秀,妥妥的一枚古风美男,沈杏初确定了他就是书里的男主谢夙离。

        两人果然极为登对!

        只见谢夙离果然被场中正在抚琴的璟娴所吸引,目光中微有波动,又克制了下来。

        沈杏初满意地舔完颜,她心中又微微一动,旋即就将目光往后移了几分,谢家的席面后方坐着一名身形瘦削的白衣少年,少年执着玉杯的手白皙且骨节分明,看了一眼场中抚琴的璟娴后就神色清淡地收回了目光,身姿懒散地独坐一旁顾自饮酒,墨眸云深,双眉似画,和热闹的宴会格格不入。

        少年的身形莫名有些触及她心底的熟悉之感,沈杏初摸了摸心口,有些许奇妙的感触。

        美男!她看着这张容颜不禁无声咽了下口水,这、这这!

        她连忙拉来身后的秋烟询问,“秋烟,那边那位白衣公子是谁?”

        秋烟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有些疑惑地回道:“小姐,那是谢二公子呀。”

        谢二公子?谢云瑾?

        这就是谢云瑾!

        她记得原著中对谢云瑾的描写便是超过男主的仙人之姿,只是没想到亲眼见到之后视觉冲击会这么强烈。

        她陡然想了起来书中作为男二的谢云瑾的结局,谢云瑾在后期黑化后同男女主站在了对立面,但是最终还是因为成全女主,被算计得身边人惨死,自己也落得了一个身首异处的结局。

        一想到眼前这人最终会这么惨,沈杏初心中莫名泛起一抹怜惜。

        沈杏初勉强将自己颜狗的本性抑制下来,看着谢云瑾陷入沉思,不觉间就直直对上了一双漆黑幽深的眼眸,她猝然回过神来,意识到是被谢云瑾发现后心中一紧忙就收回了视线。

        完了,她看的一时忘神入迷,忘了这是书中和谢云瑾有娃娃亲的沈杏初的躯壳了。

        虽然两人自幼有婚约,但是沈杏初对谢云瑾的不喜京城中不少人都知晓,因为此时的谢云瑾还未全露锋芒,且行事低调,和正风头无双的男主谢夙离相比更是差之千里,而沈杏初心气高傲,对男主谢夙离情有独钟,自然瞧不上此时的谢云瑾。

        她心中突突许久,过了片刻等感受不到那道炙热的视线后才敢抬起头,只见谢云瑾已经收回了目光,她这才松了口气,幸好幸好。

        璟娴一曲弹罢,便引起了宴会上众人的称赞连连。

        这些赞叹之声并未让璟娴有什么变化,只见她神色淡淡,微施一礼后便转身退了下去回到自己的席位上。

        沈杏初便记起原著中这里沈杏初为了抢风头主动提出要和璟娴比试,结果输了琴技还葬送了名声,偷鸡不成蚀把米。

        沈杏初想着她还要好好巴结巴结这两位,当然不能给提前得罪了,于是就开始低下头吃糕点当鸵鸟。

        不曾想她安静如鸡,宴席上却忽然有人扬声说话,“璟娴妹妹的琴艺果然非凡!本郡主还听闻沈家的杏初妹妹自幼也习得一手好琴艺,不知道杏初妹妹能否赏脸上台弹奏一曲,和方才璟娴妹妹的琴艺一较高下?”

        沈杏初脑子里“嗡”的一声,抬起头向开口的人看过去,险些吐出一口老血来。

        不是吧,这是上赶着要她得罪女主吗?

        那人自称郡主,料想应该就是书中那位最爱挑拨是非的喻王府喻婉郡主了。

        正所谓断人发财路犹如杀人父母!沈杏初心中暗自愤愤砸桌。

        只见刚回到璟家席面落座的璟娴闻声后便将目光投向了她。

        沈杏初勉力淡定下来,看着说话的人了当开口,“郡主高赞了,有璟娴小姐珠玉在前,杏初心悦诚服,实在不敢上前班门弄斧了。”

        不止开口说话的那名女子,席上大多数人都神情疑惑诧异,全然没想到以往高调的沈家小姐沈杏初今天忽然转了性子,变得这么谦虚?

        众人默了默,喻婉于是又半开玩笑的道:“这是哪里话,杏初妹妹琴艺高超京城里众人皆知,怎地今天还没上台就露怯了,难不成怕抢走璟娴妹妹的风头?还是说杏初妹妹不愿意让大家伙听听曲子?”

        沈杏初瞧着,听完这句话后心中断定了她就是故意找茬,生怕给她拉不到女主的仇恨值吧,她可不想刚穿来哪一天就不明不白的被女主暗杀,况且也不知道就这么嗝屁还回不回得去她原本的世界。

        沈杏初暗中咬了咬牙,看来这喻婉郡主果然和书里一样看璟娴不顺眼,于是就拉她出来借刀杀人。

        她僵在原地的时候,璟娴的唇角微微往下抿了抿,沈杏初心知肚明这是书中璟娴记仇的表现。

        身边的沈夫人见状也不由疑惑地看向了自己的女儿。

        沈杏初吸了口气,做好心理准备用左手暗中在右手手腕上狠狠掐了一下,这才站起身抬起右手掀开衣袖露出手腕处一大片红痕对众人说道:“实在不是杏初不愿意弹琴,只是今日早上伤了手,委实弹不了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