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书库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书后我成了反派男二的铁血妈粉在线阅读 - 第五章 谢府怠慢

第五章 谢府怠慢

        来到栖梧院,沈杏初正欲快步走进去,就看到主屋内沈夫人身旁坐着一名身穿朝服的中年男子,料想应该就是刚上朝回来的沈杏初的爹爹沈丞。

        她连忙将欢快的步子收敛起来,换上稳重的姿态紧张地向屋子里走去。

        沈丞早已发现了她,见她如此便语气略带严肃地道:“别装模作样的了,还不进来?”

        沈杏初吐了吐舌头,向两人走了过去端端正正行礼。

        “爹,娘。”

        沈夫人笑着拉着她坐下用膳,“今日特意做了你最爱吃的糖醋鲤鱼,快来尝尝!”

        沈杏初偷偷看了一眼沈丞,这才小心翼翼地坐了下去。

        “谢谢娘。”

        沈夫人特意将面前的糖醋鲤鱼换到沈杏初面前。

        沈杏初见状微愣,鼻尖不由微微酸涩了下,在现代的时候妈妈还在世时也会做她爱吃的饭菜,也会像沈夫人这样把她爱吃的饭菜放在她面前。

        沈家用膳的规矩是不言,等到快用完早膳时,沈丞接过沈夫人递来的帕子擦了擦嘴,瞥了沈杏初一眼,“我听你娘说了昨天的事了。”

        沈杏初闻言抬起头看向他,心中有些打鼓,昨天沈夫人没有过多怀疑,但是沈丞多年混迹官场,自是聪明人,不知道会不会看出她的异常来。

        沈丞却接着叹了口气:“你能这样想爹爹很欣慰,我们沈家虽然如今衣食无忧,但行事还是应当谨慎,否则便会招惹不必要的是非。”

        沈杏初心中暗暗松了口气,抬眸看着沈丞,“爹爹放心,棠儿知道了,以后一定不会再向之前那般不懂事了。”

        “你能这般想,我就放心了。”沈丞抬手拍了拍她的肩。

        用完膳后,沈杏初就带着秋烟乘着马车向谢将军府而去。

        如今京城里若说起权臣,大约除了沈丞之外,便是谢衍和璟娴的父亲丞相璟遇了。

        若说璟遇和沈丞是权臣之首,那谢衍就是武臣之首了。

        马车大约驶过了两条街,就来到了谢将军府的门前。

        “小姐,到了!”

        秋烟掀起车帘扶沈杏初下了马车,两人上前递出名帖后,便有谢家的下人上前带着两人向府内走去。

        谢家府邸的风格和沈家是两个极端,不同于沈家的水流宛转,谢家处处都彰显着大将军府的巍峨阔气,光从门外走到谢家接客的正堂都用了小半刻钟的时间。

        走到地方后,那名下人替沈杏初添了茶水后看着沈杏初便道:“沈小姐且在此稍等。”

        “好。”沈杏初不疑有他地点了点头。

        那名下人向沈杏初行了一礼后就退了下去。

        沈杏初便坐在椅子上开始等待,然而这一等,却许久都没了音信。

        见依旧没有人前来,沈杏初回忆了下书中的剧情心中便有了数,只得叹息一声,小说里真是人人肚子里都装着阴谋算计,她于是起身在四周打量了几眼谢家周围的景致。

        听她叹了口气,秋烟跟着她向外面看了看,却不像沈杏初那样耐得住性子,不禁有些着急。

        “小姐,怎么还不见有人来接待我们?”

        从她们进了谢府到现在最起码有小半个时辰了,况且今日她们前来是沈夫人前一日晚上就给谢府递了帖子的,可是到现在这么久除了一杯茶水竟然连一个人影都看不见,谢家也未免有些故意怠慢了吧。

        沈杏初见秋烟瘪着嘴就安慰她道:“没事,我们不着急。”

        “小姐……”秋烟看着她有些不平,虽然天晟重武,但是他们沈家也不是什么一般人家,谢家这般怠慢,多少是有些无礼了。

        沈杏初微微敛眸,虽然原书中对谢云瑾在谢府的生活着墨不多,但她没记错的话,在书中曾经有提过到,如今的谢家大夫人不是谢将军的原配,并非谢云瑾的亲生母亲,而是男主谢夙离的生母,谢大夫人对谢云瑾向来是不怎么喜欢的。

        沈杏初身为谢云瑾的未婚妻,不被谢大夫人待见也是自然。

        只是书中却并没有过多提过谢云瑾的生母,她只依稀记得似乎是翊王府的宁安郡主,而翊王府因为人丁稀薄,虽然挂着喝王府的名号,近几年却也没落了。

        沈杏初转身坐下喝了口凉茶,这才听到外间传来几道不急不缓的脚步声。

        总算来了?

        她没急着起身,待看到一名身穿深青色衣裙的贵妇人走来时才缓缓起身。

        谢大夫人看着她脸上浮出一抹淡淡的笑容,“劳沈小姐久等了,今晨府中事务繁忙,还望沈小姐莫要见怪才好。”

        语调真是要多敷衍有多敷衍。

        沈杏初看在眼里,端起一抹假笑:“夫人言重了。”

        谢大夫人上前坐在主坐上,这才对沈杏初道:“沈小姐快坐吧,柳莺,还不替沈小姐添茶。”

        沈杏初坐在下首,看着谢大夫人身边的丫鬟上前将茶壶里已经凉透的茶水倒在她的杯中。

        她眼睁睁看着,接着摸着下巴不动声色地端详了片刻谢大夫人的神色,不禁有些疑惑。

        以她看小说的经验,一般来说宅斗里这种后上位的大夫人不都是表面功夫做的极好才是吗,怎么这位谢大夫人在她面前却丝毫不愿意掩饰一二?

        沈杏初心中给她暗暗竖了个大拇指,有个性!

        见谢大夫人垂眸饮茶,并没有主动开口的意思,沈杏初便开口道:“夫人,杏初此来是想要答谢昨日谢二公子对杏初的救命之恩,略带薄礼,还望夫人收下。”

        她若是不主动说话,看这位谢夫人的样子,明显是能跟她就这样面对面坐到明天大天亮都不带吱声的。

        沈杏初于是示意秋烟将沈夫人备的礼送上。

        谢大夫人抬了抬手,身边的丫鬟柳莺便上前接过了秋烟手中的礼退下。

        “沈小姐有心了。”谢大夫人不咸不淡地道了一句。

        沈杏初并不在意她态度如何,接着说道:“夫人,不知二公子可在府上,救命之恩当涌泉相报,杏初想当面和二公子道声谢。”

        却不想这句话落地后厅堂内却寂静了半晌,谢大夫人片刻后才勾唇笑了笑。

        “不必了,沈小姐有什么话便对我说吧,我自会向他转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