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书库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书后我成了反派男二的铁血妈粉在线阅读 - 第七章 结盟

第七章 结盟

        她顿住脚步,九黎见状也没有急着离开。

        璟娴走到近前时便看到了沈杏初,她缓缓停住脚步,眸光由上至下将沈杏初打量了一遍,才缓缓吐口,“沈小姐。”

        沈杏初忆起昨天的事情被她的目光看的不舒服,勉强露出一抹笑朝她挥手道:“璟小姐,好巧啊……”

        璟娴见她浑身完好无损,她略略向沈杏初点了点头便接着向前走去,目光中一丝失望转瞬即逝,若非沈杏初一直直视着她的眼睛,只怕都难以发现。

        九黎微微蹙了蹙眉,将目光从璟娴身上移开,对沈杏初颔首后离开,回到了青舒院。

        九黎上前向谢云瑾一礼,“主子。”

        “方才何事?”谢云瑾淡淡问道。

        “悬泽寺来信了。”九黎随即将怀中一封信取出恭敬地拿给他。

        谢云瑾眸光微微敛起,默了一瞬后才抬手接过信封。

        见九黎没有退下,谢云瑾看了他一眼,开口问道:“还有什么事?”

        九黎点了点头,迎着谢云瑾清淡的视线缓缓将方才遇到璟娴后的疑点说了出来。

        “璟相的千金?”

        九黎颔首,“是。”

        谢云瑾垂眸摩挲了下手中的信封点了点头,“我知道了,昨日马车的事情继续查吧。”

        “是!”九黎向谢云瑾一礼后便转身退了下去不再打扰他。

        谢云瑾垂眸盯着手中的信封,良久才将信缓缓拆开。

        谢府中,一名下人将璟娴带领到谢夙离的院子后就恭敬地退了下去。

        屋内一名黑衣侍卫上前向璟娴一礼,“璟小姐请进。”

        璟娴微微颔首,抬脚走进了屋内。

        那名黑衣侍卫于是将门关上,转身守在了门外。

        “璟小姐,坐吧。”

        谢夙离转身看着璟娴微微一笑,抬手示意她落座。

        璟娴缓缓坐下,看着谢夙离了当开口,“大公子写信请我来,不知有什么话要说?”

        “昨日一见璟小姐,便觉得璟小姐和谢某平生所见过的女子皆不同,并非池中之物。”谢夙离缓缓道。

        璟娴淡淡勾唇,“谢公子谬赞了,公子年少有成,放眼如今京城,还有谁人能出公子之右。”

        谢夙离摇头轻笑,抬手亲自为璟娴添上了茶水。

        “有劳公子。”

        “璟小姐客气了。”谢夙离放下茶壶,“璟小姐冰雪聪明,想来若是能交到璟小姐这样的朋友,是谢某的荣幸。”

        “哦?”璟娴微微挑眉,“谢公子看重的是璟娴这个人,还是丞相府?”

        “看来谢某果然没看错人。”谢夙离一笑。

        璟娴勾唇不语。

        “想来璟小姐能够应邀前来,当是清楚谢某此番的用意。”谢夙离随即举起茶杯,“不知以茶代酒,能否得璟小姐不辞?”

        “谢公子这般盛情,璟娴自然不好推却。”璟娴旋即举起茶杯向谢夙离示意。

        璟娴饮尽茶水,将茶杯放回桌子上。

        “方才我走来时在路上遇到了一个人。”璟娴又道:“沈尚书府的沈杏初。”

        谢夙离抬眸看向她。

        璟娴接着道:“我听说沈杏初与谢二公子有婚约在身。”

        “不错。”谢夙离点了点头,“璟小姐莫非对这位沈小姐……”

        “她不简单。”

        “哦?”谢夙离有些疑惑地看向她。

        “昨日在宴会上和方才途中遇到,她看我的眼神,仿佛对我了如执掌一般。”璟娴微微拧眉,她并非第一次见到沈杏初,唯独这两次,她的眼神却让她莫名生出了不安稳的感觉。

        “不过一个沈家千金罢了,璟小姐若是在意,谢某可以命人解决了她。”

        “暂且不必劳烦谢公子,不过一个蠢货罢了,我不是废物。”璟娴摇摇头。

        “好。”谢夙离微微颔首。

        沈杏初带着秋烟乘着马车离开谢将军府后回到沈府时,谢云瑾便已经命人将两坛新酿的梨花酿送了过来。

        她和秋烟下了马车后便命沈府的下人将这坛梨花酿送去她院子里放着。

        回到院子里,沈杏初刚指挥着下人将两坛酒放置妥当,用完膳后就迫不及待地开了一坛倒了一壶酒坐在屋子里品。

        沈夫人听到沈杏初回来后便遣了身边的丫鬟秋玉去打听结果,不多久,秋玉便走了回来。

        “怎么样?”沈夫人看着秋玉问道。

        “奴婢问过秋烟了,小姐和谢二公子相处挺愉快,回府时谢二公子还命人送了两坛自酿的梨花酿,小姐现在还在院子里如获至宝似的品着。”秋玉向她禀报道。

        “哦?”沈夫人听到后有些意外,“这丫头之前对谢二公子的态度那般不喜,我还以为她不愿意这门婚约……”

        秋玉闻言想了想,便说道:“许是之前小姐不了解谢二公子,又常听旁人的闲话,才会那般态度,现在经过了昨日谢二公子的相救之恩,又互相接触了,这才消了心中原本的芥蒂吧。”

        “你说的有理。”沈夫人点了点头,心中的石头落了落。

        “那就好,这门婚约定的早,并非她的意愿,她若是实在不愿意,我和大人也不想强迫她,无论如何,也要她幸福才好。”

        秋玉闻言便宽慰她,“夫人放心,小姐自然明白您的。”

        翌日一早,沈杏初晕晕乎乎的醒来已经过了辰时。

        “小姐醒了?”秋烟听到动静走进屋子。

        沈杏初“嗯”了一声,揉了揉发胀的脑袋,暗自懊悔昨天喝了太多梨花酿,古代的酒虽然没有那么烈,但是喝多了还是会醉人的。

        秋烟于是扶她起来,“再怎么好喝的酒小姐也不能一直喝啊,早上夫人派人喊小姐用膳,奴婢都喊不醒您!”

        沈杏初闭着眼睛任凭秋烟帮她洗漱完才有了一点精神,秋烟于是说道:“小姐,奴婢去让小厨房做点清淡的早膳。”

        “嗯,你去吧。”沈杏初打了个哈欠点头摆摆手。

        秋烟这才走出屋子。

        用完早膳后已经将近巳时,沈杏初正欲前往栖梧院向沈夫人请个安,刚走到半路,迎面便走来了一名少女。

        那名少女看到她当先就气势汹汹地喊道:“沈杏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