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书库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书后我成了反派男二的铁血妈粉在线阅读 - 第十二章 途中相遇

第十二章 途中相遇

        两人缓慢走出学堂,就看到一群少女面前的街道边停着一匹马,马背上正是一身蓝色纹松镶金衣袍的谢夙离。

        谢夙离的目光在四处众人身上搜索了片刻,就停在了后方走过来的璟娴身上。

        周围少女皆羞郝地看着他,只见谢夙离忽然翻身下了马,便牵着马向着刚到来的璟娴而去。

        众人的目光齐刷刷追随着,谢夙离停在璟娴面前温和一笑,“璟小姐,不知是否有空?”

        璟娴轻轻点了点头,谢夙微微颔首,对她道了一声“得罪”便扶着璟娴的腰飞身落在了马背上,端的上英姿飒爽。

        四周少女皆发出了阵阵惊呼,随即便将羡慕的目光落在了璟娴的背影上。

        按说这里也是书中的名场面了,然而沈杏初看着眼前这一幕却不知为何心中没有半分波动。

        和徐温若告别之后,沈杏初便带着秋烟上了马车向沈府走回。

        刚走到半路便有一辆马车擦肩而过,沈杏初心有所感的掀开车帘,便认出了这辆马车外正在驾车的是谢云瑾身边的侍卫九黎。

        九黎瞥见沈杏初便勒住缰绳对马车内的人道:“主子,似乎是沈小姐。”

        沈杏初立即吩咐车夫停下马车,就见对面的马车也缓缓停了下来,马车中的人果然是谢云瑾。

        “二公子!”

        “沈小姐。”谢云瑾看到她后便点了点头。

        沈杏初看着他一时语塞,半晌才从脑子里蹦出一句,“许久不见二公子了,不知道二公子这是要去做什么?”

        “去城外有事要办。”谢云瑾缓缓道。

        见他神色清淡,沈杏初忙善解人意地道:“出城?那二公子路上小心!”

        九黎闻言奇怪地看了沈杏初一眼,心想着这里离城外就几步路程了,有什么好小心的?

        谢云瑾温和地颔首,“多谢沈小姐。”

        沈杏初看着谢云瑾放下车帘,马车缓缓消失在了眼前,才摇头叹了口气。

        回到府后用了膳,秋烟见沈杏初神态恹恹,便凑上前说道:“小姐,又在想谢二公子了嘛?”

        沈杏初撑着下巴了无生趣地点了点头。

        秋烟便道:“最近正是踏青的好时候,小姐既然喜欢二公子,为什么不去邀请二公子一同出城游玩呢?”

        沈杏初闻言眼前一亮,立即坐直了身子。

        是啊!她怎么没想到!

        她立即吩咐秋烟去准备了纸笔,写下了一封信。

        看着面前纸上歪歪扭扭的字迹,沈杏初摇了摇头,心中想着幸好原主本来的字就不好看,否则她这一动笔不就露馅了?

        写完后沈杏初就吩咐秋烟去找人等谢云瑾回城后直接送给九黎。

        谢府。

        谢云瑾和九黎刚回府后,还没到青舒院,谢衍身边的随侍便来传了话。

        谢云瑾偏头看向九黎,“你先回去吧。”

        “是!”九黎应了声,便目送谢云瑾转了身向谢衍的书房走去。

        谢云瑾来到书房后随侍便向他一礼后转身退下,谢云瑾于是上前轻叩了声书房的门,“父亲。”

        “进来吧。”

        谢云瑾推开门走进书房便向书房内的谢衍行了礼。

        “不知父亲有何事要吩咐?”

        谢衍这才抬眸看了他一眼,“无事便不能叫你过来了?”

        谢云瑾淡淡看着他吝于泄露眸中情绪,一字不语。

        谢衍将手中正在看着的军报放了下来,“开春时日不短了,你娘在悬泽寺也不知近况如何,明日天气不错,你代我前去看看她吧。”

        谢云瑾扯了扯唇角,露出一抹细微的嘲讽,“有劳父亲挂怀了,瑾遵命。”

        谢衍听出了了话中的刺,却没露出什么怒气来。

        等了片刻,见谢衍不再开口,谢云瑾便道:“父亲若没有别的吩咐,我先告退了。”

        “去吧。”谢衍摆了摆手,收回目光淡淡道。

        谢云瑾又一礼后便转身离开。

        九黎等到他回了院子后便上前询问,“主子,将军可是说什么了?”

        谢云瑾淡淡道:“叮嘱我明日去悬泽寺看望一下母亲。”

        九黎闻言有些愕然,“将军什么时候关心过郡主娘娘了?”

        谢云瑾的生母宁安郡主早已出家悬泽寺带发修行,况且如今的谢府夫人乃是谢夙离的生母,是以九黎他们从未称呼过宁安郡主为夫人。

        谢云瑾未语,九黎便忽然想到了今天的事情,“前几日影子的消息,陛下提了要去春猎,往年春猎大都是将军带大公子随侍陛下身边,但今年因着荀大人在陛下面前随口提了您一句,陛下就说了声明日让您也去随行……”

        九黎脸色也冷了下来,语气带着些怒意“悬泽寺僻远,您一去悬泽寺一般两天方归,所以将军这是找借口让您离开才对吧!”

        谢云瑾走进屋子没说什么,九黎心中即便再怒,也只得压抑着怒火收敛起来给他倒了热茶,却也难免低声抱怨几句。

        “这么些年您何曾与大公子争抢过什么了?将军怎么倒像是防贼一样防着您,活像是不把您当谢家的人一般!”

        谢云瑾冷冷瞥了他一眼,九黎就不敢言语了。

        “祸从口中这个道理我教你多少年了?”

        “……属下知错。”九黎触及他的眼神立刻认错。

        谢云瑾虽然性子冷清了些,但是平日待他们却也温和,可一旦谢云瑾语气稍微重一点,他们便丝毫不敢去触他霉头。

        谢云瑾不再开口,九黎这才想了起来怀中的那封信。

        他连忙将信取出来递给谢云瑾,“主子,这是沈小姐着人送来的信。”

        谢云瑾眸中闪过一分意外,抬手接过信拆开。

        待谢云瑾看完后九黎才敢开口,“主子?”

        “你亲自去沈府一趟,便说我明日恰巧要去悬泽寺,不知沈小姐是否愿意一同前去。”

        “是!”九黎闻言便猜到心中沈杏初应当是邀约他家主子去踏青游玩了,只是——

        “主子,当真要在这个时候去悬泽寺吗?”

        谢云瑾淡淡点了点头,九黎便行了礼转身离开。

        信送去后,等到晚上时,便等到了谢云瑾的回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