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书库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书后我成了反派男二的铁血妈粉在线阅读 - 第十七章 婚约

第十七章 婚约

        沈杏初这回没忍住,生理性泪水便不受控制地溢出来两滴,边跺着脚边喊着转移疼痛。

        谢云瑾没手软,将药上完后又撕下一缕布条给她包住。

        “好了。”

        沈杏初这才劫后余生般地收回了胳膊。

        她坐在原地缓了许久,才起身打量了下周围的环境,不过才看了几眼,她就止不住地发愁。

        四周环境密闭,虽然空气充足不怕窒息,但是没水没食物,根本待不了几天。

        她抬眸没发现谢云瑾的身影,回头才发现他正站在一处角落的石壁前不动。

        沈杏初于是抬脚走了过去,这处石壁上布满青苔痕迹斑驳,只是她站在谢云瑾身边半晌都没有发现这里有什么不同,正欲开口时就见谢云瑾抬手轻轻按在石壁上,手掌携着内力一推,面前的石壁便骤然倒塌显现出了一个洞穴。

        沈杏初讶然地看向谢云瑾,便听他道:“过去看看。”

        “好!”她点点头,跟着他向石洞里走去。

        石洞很深,没了石头缝隙中的亮光,里面黑暗了许多。

        沈杏初没有谢云瑾目力好,只得悄悄拉着他的袖子缓缓挪步。

        谢云瑾见状吹亮了一个火折子,沈杏初才松了口气。

        继续往前走了许久,沈杏初正疑惑着洞穴怎么会这么深时,眼前又逐渐有了一丝光亮。

        她心中一喜,“二公子!”

        谢云瑾点点头,却并没有像她一般欣喜。

        再走了不多久,两人便来到了有亮光的地方。

        此处地势比一开始两人掉下去的地方高一些,然而亮光却并不是出口处的亮光,而是和方才那里一样的石壁上渗进来的光线。

        沈杏初瞬间失望起来。

        谢云瑾偏头看着她的神色便道:“先休息会吧,不急。”

        沈杏初听着他的安慰点了点头,她在地面上被人推倒在地时腿脚便受了点伤,现在走了这么久,的确已经隐隐作痛了。

        她于是听话地走到一旁的石头上坐了下来,只见谢云瑾抬眸打量了下此处这个洞穴。

        洞穴大约五米左右高,虽然一开始从悬泽寺掉落下来的暗道很深,但是按照两人一路过来向上的地势来说,这处洞穴应当已经快要接近地面了。

        之前那处石壁看来是被堵住的,那想来这里应当还会有另外的可以出去的机关,只是之前那处机关在暗道外面,这里的机关也极有可能在外面。

        沈杏初休息了一会,缓和了一些后,见谢云瑾还在四处查看,她便起身走到谢云瑾身边去看了看。

        谢云瑾偏头见她到来,随即放下了手摇了摇头,“和我猜的一样,这里的机关也在外面。”

        沈杏初抬头望着他。

        “九黎在外面,不必担心。”谢云瑾转身道:“我此来只带了九黎一人,只他一人四处搜查太难,势必要调人,若是谢府有人阻拦,只怕要等到明日了。”

        沈杏初眸光动了动,却停留在了他那一句“若是谢府有人阻拦”上。

        看来这次在悬泽寺遇难谢云瑾心中知道是谁,这人在谢府?

        “二公子知道是谁吗?”

        谢云瑾偏头看着她半晌不语,沈杏初试探地问道:“是……谢夙离?”

        书中的视角大都在男女主谢夙离和璟娴身上,展示出来的只是谢家两兄弟之间的关系不好,近乎敌对关系,但并没有详细提到过谢夙离对谢云瑾做过的事,况且后期谢云瑾黑化,和谢夙离之间的恩怨似乎并不止因为璟娴。

        谢云瑾转身坐在石头上,“沈小姐和瑾的婚约本就是陛下一口戏言,既无信物交换,也无约定在身,时刻都能作废,谢府水深我曾与沈小姐说过,我的处境其实并不好,并非沈小姐的良配,沈小姐还是及早抽身得好。”

        沈杏初脑子懵了下,没想到他会说这个。

        “我——”

        他的意思是想让她解除婚约?她记得书里两人的婚约是因为沈杏初大吵大闹,沈丞这才不得不求了皇帝,才解除了两人之间的婚约。

        可她不是书里的沈杏初,自从穿进来到现在从未想过要和谢云瑾解除婚约这件事。

        “二公子,我不介意这个,而且也从未想过和你解除婚约!”她看着他开了口。

        谢云瑾看着她眸光未变,“瑾曾经听闻过京城中不少传言,沈小姐的心思并不在我身上。”

        沈杏初知道这件事情没办法解释,她只得道:“以前只是我不懂事而已,谢大公子在京城中广受世家女子喜爱,我从前心智受人蒙蔽,只觉得他是最好的,可那也不是真心喜欢,顶多就是……”

        沈杏初语无伦次地解释了一大堆,说完又觉得形容地好像也不是很对,见谢云瑾眼中似乎藏有淡淡笑意,半晌才巴巴地住了口。

        “谢——”沈杏初瞪着眼睛看着他,陡然有一种自己入了圈套的感觉。

        谢云瑾摇摇头,忽然将外衣脱掉披在了她的身上,沈杏初这才发觉洞穴中因为外面天色暗下来有些阴冷,渗得她浑身发寒。

        现在才刚开春不久,夜里温度依旧很低。

        她裹了裹谢云瑾递来的有着他身上竹香味的外衣,又说不出话来了。

        外面的光线渐渐昏暗,沈杏初靠在石壁上只觉得浑身又饿又冷,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外面的九黎身上。

        一夜在寒冷中度过,沈杏初再次醒来时才发现自己的上半身不知何时已经趴在了谢云瑾的腿上。

        她一惊之下瞬间清醒,抬起头就看到谢云瑾早已经醒了。

        沈杏初顿时尴尬地无地自容,人在睡着时没有意识,再加上她怕冷,身旁有暖炉自然会无意识地贴近……

        她还未开口,谢云瑾见她醒来了便起身活动了下腿,“沈小姐醒来的恰是时候。”

        他转移了话题,沈杏初自然求之不得。

        她闻言抬头看了看石壁上方,此时外面应当刚刚破晓,有微弱的光线传下来,她凝神听了听,就听到了上面似乎有人走动。

        上面传来几道石头的敲击声,谢云瑾随即捡起一枚石头在石壁上敲了敲以示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