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书库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书后我成了反派男二的铁血妈粉在线阅读 - 第七十六章 蹊跷(二更)

第七十六章 蹊跷(二更)

        “现如今鼠疫已经好了不少,可是老奴的母亲和兄弟还是没人前去送药送饭,眼看还没被鼠疫传染死,就快要被饿死了,老奴实在是没法子了,这才连夜出宫央求了同乡的人代老奴回家看看……”

        李廉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完,又重重一头向皇帝磕了下去,“陛下,老奴知道这样做有违朝廷条例,实在是老奴身在他乡离得太远没了办法,这才冒险出宫去找了老乡……还请陛下责罚!”

        皇帝看着李廉眸底幽深,攥着手掌下面的金椅扶手半晌没有开口。

        李廉老家在丰阳的事情他的确知晓……

        他随即便看向荀昇,“荀爱卿,去替朕查查李廉家中的人口和方才所言是否属实。”

        “是!”荀昇点点头,

        李廉说完一大堆衷肠后便叩头在地上,除了浑身止不住的发抖外一动不动,似乎在等着皇帝的宣判。

        一旁的小夏子听完李廉的话,此刻已经脸色惨白神情僵硬,虽然早已经做好了准备,可真到了这个地步,总是难过心中的关。

        他紧紧咬着牙闭了闭眼睛,心中默默念了一句:“爹,娘,孩儿只能来世再报答你们了……”

        皇帝深深吸了口气,看着跪伏在殿中央的李廉终究念起了这数十年的主仆之情,他缓缓闭了闭眼睛,便道:“朕暂且信了你的话,待鉴查司查明后再处置你。”

        李廉微微松了口气,虽然私自出宫拜托同乡前往丰阳看望母亲和兄弟有违规矩,但也多不过就是挨一顿板子,被罚上一些薪俸,但是陛下对他的信任应该还会在……

        李廉于是暗自看向小夏子便向他用口型示意。

        小夏子闭了闭眼睛,于是状似身体不由自主地抖了抖,怀中有一块黑色布料便不禁从胸口处掉了下来。

        小夏子面上于是立即一慌,就要连忙将掉落下来的东西收进怀中,却已经被一直盯着两人的皇帝收进目中。

        “那是什么东西?”

        小夏子慌慌张张地将掉落下来的东西重新塞回胸口,立即向皇帝摇头,“没、没什么!”

        皇帝看着他这副分明有鬼的模样便偏头看向一旁的谢云瑾吩咐:“云瑾。”

        谢云瑾微微颔首,便向小夏子走了过去。

        小夏子看上去神色惊恐的看着谢云瑾靠近不禁紧张地向后退去,目光中却是一片死波,谢云瑾恰好将他眸中的这缕情绪收进眼底。

        谢云瑾微微敛眸,上前轻飘飘便点了他的穴道,抬手从他怀中将那块黑色的布料取了出来。

        谢云瑾垂眸看着手中的布料便眸光微深,于是便抬手又解开了小夏子的穴道,上前将黑色布料递向了皇帝。

        “陛下,这似乎是夜行衣的布料。”

        皇帝接过布料看了看便也确认下来,他神色陡然一变,看着小夏子的目光微深。

        小夏子神色极为惊恐,立即向皇帝跪拜上前哭喊,“陛下,您听奴才解释!”

        皇帝立即将手中的黑色布料扔向小夏子的脸上,神色极冷,“朕听你解释,说吧。”

        小夏子将脸上的布料取下来攥在手中半晌都不知道该怎么去说。

        “来人,把他给朕押下去,严加看管,必须给朕撬出他背后的主子来!”皇帝冷笑一声,于是便命人将小夏子押了起来。

        “是!”两名侍卫于是便上前将小夏子拖了起来。

        小夏子连忙挣扎着起来便想要给自己求情,却被押着的几名侍卫捂了嘴向外拖去。

        荀昇自从看到小夏子怀中掉落的东西后便一直盯着他,待仔细看到小夏子的表情却不动声色地轻轻皱了皱眉,谢云瑾和荀昇对视一眼,便知道荀昇也发觉了小夏子的神色有些不对劲。

        但见皇帝的神情两人并未开口,荀昇随即便看着皇帝问道:“陛下,既然如此的话,李公公的事情可还要再查?”

        若那名内应当真是小夏子的话,那么再去查李廉便没有什么意义了,只是若是真正的内应并非小夏子的话……

        皇帝微微眯眼,垂眸打量着跪在的李廉,顿了顿还是道:“接着查。”

        皇帝又接着吩咐,“来人,将李廉看押起来,在事情没有水落石出之前,李廉一步也不能离开。”

        “是!”

        李廉闻言也不禁紧张起来,虽然说数年前为了防止会有今日发生,他家人的身份都被做得极为真实查不出什么不妥,但还是怕会有什么万一。

        他跪在地上,只觉得浑身经过方才的事情已经散软不已,只能任由两名侍卫将自己拖走。

        皇帝处理完李廉和小夏子的事情之后神情便有些疲惫,他抬手按了按额头,荀昇便不禁道:“陛下注意龙体,可要传太医前来诊脉?”

        皇帝摆了摆手,“不必了,你们先回去吧,朕休息片刻便好。”

        “是!”荀昇于是和谢云瑾便向皇帝行了礼,“臣告退!”

        两人离开皇宫后回到马车上,荀昇这才看着谢云瑾问道:“云瑾,你方才应该也发觉了什么不对吧?”

        谢云瑾闻言便看着荀昇点了点头,“不错。”

        荀昇于是便说道:“方才我仔细观察了下李廉和小夏子的表情,这两人的神情却怎么看都不对劲,小夏子后来不慎掉出了藏在胸口中的布料,虽然神情看着惊慌,但是后来被侍卫拖走时目光中瞧着却并不见自己表现出来的那般焦急,反而是一片死寂,像是早就预见了自己的死期……”

        谢云瑾微微颔首,“瑾觉得,或许小夏子只是为人替罪。”

        “也就只有这个说法能说得通了,你觉得是谁?”荀昇于是又问他,“李廉吗?”

        “不错,小夏子只是李廉的徒弟,在陛下面前并不如李廉得势,知道的消息自然也比不上李廉,论起来,李廉才是那个最可能的人。”谢云瑾点头,“不过,陛下还要再查李廉方才的话真假,想必陛下心中也觉得有些蹊跷吧。”

        荀昇于是便道:“那便等丰阳那边查出来之后再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