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书库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从聊斋开始做狐仙宫梦弼在线阅读 - 第四章、邀宴

第四章、邀宴

        青面鬼见赤面鬼失利,立刻扑上前来,张开利爪,五根爪子泛着青气和腥气,带着幽光抓向宫梦弼的喉咙。

        宫梦弼猛地后退一步,避开这带毒的利爪,而后轻轻吹出一口气,化作阴风卷了过去。

        吐气成风。

        阴风席卷,将这两个鬼神卷入其中,仿佛千万利刃席卷,撕扯着他们的阴气,几乎要将二鬼撕得粉碎。

        两个鬼神惨叫着求饶:“大仙饶命!”

        宫梦弼折草为剑,将这两个鬼神钉在墙上,喝问道:“还不如实道来!”

        那青面鬼有气无力道:“大仙容禀,我们奉主人徐半仙之命在此守门,那两个孩子被藏在箱中了。”

        宫梦弼看了一眼藏在神像后的木箱,并不急着把孩子取出来,而是问道:“你们两个跟着那妖道多久了,除了掳掠孩童,那妖道可曾做过其他恶事?”

        青面鬼与赤面鬼对视一眼,立刻哭嚎道:“求大仙做主!”

        宫梦弼露出和善笑容:“那就将冤情速速说来吧。”

        所谓冤情,其实与宫梦弼所料已然大差不差。

        五鬼法自古就有流传,但派系从来众多。那徐半仙所修五鬼法,乃是五行五鬼法。

        取五行命数,降下五种死法强化命格,化为五鬼。

        这青面鬼是天生木命,被徐半仙刻意接近,引为知己,而后投以木石剧毒而死,死后葬于林中,炼化为青面鬼。

        赤面鬼是天生火命,被徐半仙以镇魂钉封住头颅,放火烧死,一家老小十余人尽数葬身火海,而后炼成赤面鬼。

        这二鬼被派来守门。

        另有白面鬼、黑面鬼、黄面鬼携带在身上,用作骗术。

        所为半仙,不过是驾驭五鬼,或是借助鬼物窥探人心,或是借助鬼物窥探家宅,收集种种信息,自然算无遗策。

        因为偷炼五行五鬼法犯下滔天命案,徐半仙不敢久居一地,怕被通缉入狱,更怕被阴司锁魂,便化作游方算命的道士。

        一边掳掠孩童索要赎金,一边假扮算命道士出谋划策,徐半仙分饰两角,但凡被他盯上,不榨干家财是不会干休的。

        宫梦弼吹干卷宗,道:“如你们所言属实,便在此签字画押吧。”

        青面鬼和赤面鬼毫不犹豫按下手印,他们本就是被徐半仙害死,强行依仗道术驱使,并不与徐半仙一条心。

        按下手印之后,青面鬼道:“大仙,木箱上有徐半仙留下的符印,若是揭开,便会惊动了他。”

        赤面鬼也道:“徐半仙身上有一块五鬼师刀,乃是他驱使我们的法器。只要大仙夺了师刀,那姓徐的就好收拾了。”

        宫梦弼看了他们一眼,道:“你们在此等候,守好木箱,不得师刀传唤,但凡离此半步,我就要你们好看。”

        青面鬼和赤面鬼连道遵命。

        宫梦弼退出山王庙,将庙门带上,又在门前放了一个草人。

        若是这两个鬼神不听话,那宫梦弼也只好送他们先走一步了。

        宫梦弼离开山王庙,两个鬼神对视一眼,才吐出一口气。

        “这位仙家好大的煞气。”青面鬼道。

        “若他真能杀了姓徐的,我便要笑醒了。”赤面鬼看着周身焦痕,那是烈火灼烧之后留下的痕迹,显化在魂体上,也好似烧红的铁水一般。

        青面鬼冷笑道:“他能取得师刀,我便即刻反水,叫姓徐的妖道不得好死!”

        宫梦弼回了沈府,去时御风,归时就更快了。

        知道有五鬼伴身,宫梦弼便不准备冒险在徐半仙的面前作法通知沈山了。

        沈家正厅。

        老夫人坐在堂上,等着外面传来好信。

        “紫英啊,你去看看他们回来没有。”老夫人吩咐着。

        家中只剩下紫英一个婢女随侍,余者都被打发出去寻人了。

        紫英闻言便朝府外走去,准备去门口看看音讯。

        老夫人叹了一口气,脸上愁容不减。

        正是此时,有一阵穿堂风风吹来。

        老夫人打了个寒噤,便看见门口朦朦胧胧间,似乎有一个红色的影子走来。

        她眨了眨眼睛,却又什么也不见了。

        只听“咚咚咚”三声敲门响。

        老夫人循声望去,却没有见到人,心中不免有些恐惧。

        “老夫人不必惊惶,我们昨夜才见过。”宫梦弼温言宽慰道。

        老夫人想起昨夜祭拜的狐仙,连忙起身,扶着拐杖走了两步,问道:“狐仙,可是有我孙儿的消息了?”

        宫梦弼走到老夫人身边,道:“我已经找到二位小公子的下落,但要将他们安然救回来,还需要老夫人配合。”

        老夫人道:“需要老身做什么?”

        宫梦弼微微一笑,将计划和盘托出。

        片刻之后,紫英自门外归来,只感觉有一股冷风从堂中吹出来,一时间有些惊异。

        老夫人道:“紫英,你来,我有事嘱咐你。”

        片刻之后,紫英便出门去寻沈山。

        沈山想尽办法拖延时间,拐弯抹角,东扯西绕,与徐半仙几度交锋。

        在徐半仙依次算来沈山门第、生辰、子嗣后,终于算到眼前。

        徐半仙道:“善信命中没有子嗣缘分,但看面相,确实膝下有子,还是贵子,善信的命数压不住他的命数,就有失孤之兆,眼下忧虑,必是因此而起了。”

        沈山求教道:“请半仙指教!”

        徐半仙顾左右而言他:“相命易,改命难。我虽有心,却恐无力。”

        “请半仙一定想办法为我改了这命,不管是什么代价我都愿意一试!”沈山告求道。

        徐半仙沉吟道:“既如此,那我们另寻他处详谈吧。”

        紫英寻来的时候,沈山已经拉着徐半仙在茶楼饮了一壶茶了,她若不来,只怕沈山要谨遵宫梦弼的嘱咐,再拉徐半仙去酒楼吃饭了。

        紫英来了之后,便向沈山道:“老爷,老夫人听闻您在请徐半仙指点迷津,已经命人在家中设宴,请您邀徐半仙过府一叙。”

        沈山看了一眼紫英,目光一转,便邀请道:“是我之过,竟没有想起来请半仙过府。徐半仙,还请赏光。”

        徐半仙正愁沈山不好对付,虽已经遍陈利害,但沈山总在接招不接招的边缘反复试探,好似信又好似不信。

        沈山气数又深,五鬼不能窥视他的念头,早已让徐半仙心中不耐。

        反而老人家向来关心子嗣,心中又慈,必能得偿所愿,当下便答应了邀请。

        紫英当先一步,先回府安排宴请,沈山与徐半仙随后一步,边走边聊。

        紫英快步走回府中,向老夫人禀报:“老夫人,老爷和徐半仙随后就到。”

        随后又不解道:“夫人,府中家丁都出去寻找两位小少爷了,是否要我去一品居叫一桌宴席吗?”

        老夫人道:“不必了,已经有宴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