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书库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从聊斋开始做狐仙宫梦弼在线阅读 - 第十二章、观山

第十二章、观山

        远离人境并非临时起意,而是长远打算。

        他自修行拜月法以来不足半月,荒园之中的莎草已经长得落不下脚,艾蒿长得比人还高了。

        太阴主丰收、生长、繁育。只是些许月华就已经快在荒园里演化小群落了,往后修行只会动静越来越大,迟早要惊动了别人。

        或早或晚,今日不走,来日恐被赶着走。

        起心动念,宫梦弼就准备出城看看。

        吴宁县有三山汇入,乃是镇山、龙盘山和仙云岭,故层峦叠嶂,群峰竞秀。

        镇山乃禹王治水时镇压鬼神之山,乃是佛道圣地,不是宫梦弼这样的小仙可以窥伺的。

        龙盘山因其山脉曲折回旋,山水贯通九郡之地而得名。风通九郡,气灌江河,主生主活,并非是纳气之所,因此修行人倒少些。

        至于仙云岭则重山叠嶂,终日云关霞锁,气机幽深,深不可测,让人忌惮。

        这三山聚气,以镇山为首,仙云岭次之,龙盘山再次之。

        但于宫梦弼而言,却刚好反过来。

        宫梦弼如今区区九品小仙,能镇住一峰一岭,找到一个气旺之地,开辟自己的仙府就算成功了,更不提占据名山祖脉。

        而龙盘山虽然聚气的格局差一些,但山水养人,诸气回旋,是一个活局,也是方便宫梦弼往四方结缘的地方。

        所以龙盘山才是宫梦弼的目标。

        路要一步一步走,只要每一步都足够踏实,总能到达目的地,宫梦弼有足够的耐心和信心。

        寻了日色壮丽的正午出门,撑着油伞遮蔽凡人的视线,宫梦弼便驾驭着阴风往县城外而去。

        县城之中还有些繁华和人气,但出了县城,就显出荒凉来了。

        吴宁县已经是大县,山水养人,鱼米丰收,即便如此,所见的农户也是面黄肌瘦,眼中无神。

        大乾王朝的终末的气息,已经从北方渐渐蔓延过来了。

        天灾、苛政、战争、妖鬼,人心惶惶。

        宫梦弼倒没有什么愤懑,一只狐狸能为这天下做什么呢?这天下神鬼仙佛尚且无能为力,区区一只狐狸,尚不能避水火、免刀兵,又能做什么呢?

        宫梦弼的扫去心中那点感慨,直奔龙盘山而来。

        宫梦弼不是本地人,没有在龙盘山居住过,因此对龙盘山的情况并不了解。

        但见云峰崔嵬,若刀劈斧斫。

        避开山下乡里村社,直入龙盘诸峰,宫梦弼登高望远,龙盘山的种种元气便好似蒸云一般浮现在他的眼前。

        得了玉仙神女的青眼,与之结缘之后,祈愿树宝牒上落下的奖励是“望气术提升”。

        望气术提升之后,又辅以通天法的灵应,龙盘诸峰的气息就看得清楚多了。

        哪怕宫梦弼不通风水术,凭借着登高望气,也能找到适宜修行的地方。

        连带着,诸峰之中潜修的妖鬼仙神也不能逃过他的目光。

        太过强大的宫梦弼不敢窥视,但那些品阶相当的,宫梦弼就有些肆无忌惮了,可以去窥探是妖是鬼,是仙是神。

        宫梦弼驾着风飞上云端,以油伞蔽形,通天法敛气,细细数数了百余峰,直到夜色降临,宫梦弼才看中了一座高耸入云,巍峨壮丽的峰峦。

        此峰白日由云烟遮蔽,雾气封锁,看不清楚。

        但到了夜晚,虽然是晦日,看不见月亮,可太阴元气自然充沛,就尘雾散去,彩云拨开,露出那古木葱郁、如墨如画的山峰。

        这山高,不受遮挡,有流水飞涧聚气,山骨坐在地穴上,接引了许多太阴元气。

        若是望日,必定月华如瀑,是修行太阴法的宝地。

        这样的宝地,当然不会是无主之处。

        由望气术看来,此峰主人是一个比宫梦弼强,但又强得有限的对手,很值得尝试一番。

        但还要再等等。

        宫梦弼不是一个喜欢正面打架的人,狐狸也不是正面打架的料。

        除非修炼到上三品,道法神通抹去了肉身的差距,能够以弱补强,逆转天命,否则正面硬刚,狐狸就是打不过狼,甚至打不过狗。

        等摸清了底细,才好制定策略,备下章程。

        头顶星光归去,沈府已经点上了灯火。

        晦日不必拜月,主要是消化和凝聚,因此宫梦弼倒是找出了时间,可以与沈山好好谈一谈。

        是夜。

        沈山同沈夫人早已就寝,朦朦胧胧间,只见窗外浮现一点光明,似乎是月光透过窗纱照进来,叫人心神宁静。

        沈山久违的升起赏月的心思,没有打扰夫人睡眠,自己一个人下了床,悄悄推开门,走入庭院中。

        只见天上皎皎明月,大如车轮,似乎能见月宫,清冷神秘,让人着迷。

        沈山信步而走,不知不觉,便推开东面荒废的院子。

        院子里生着莎草,如同毯盖一般,叫人无从落脚。

        高大的艾蒿绿色的叶子上生着白色的细绒,清风拂来,有令人神清的美妙。

        巨大而又皎洁的月亮落在楼阁之东,照得楼阁中一个红衣的少年,细眉细眼,若妖若仙。

        那少年看向沈山,笑道:“沈老爷,倚邻多年,你我还是第一次相见。”

        沈老爷看着那少年怔然出神,听他说话,又看看脚下,才明白原来是狐仙。

        他本该惊诧,或是惊恐,又或是敬畏,但此时在明月之下,却生出安然平静来。

        宫梦弼指了指身前的位置,道:“请。”

        沈山身前的莎草便自动分开,给他让出一条小路。

        他沿着小路走入楼阁,爬上二楼,坐在了宫梦弼身前,方施礼道:“见过狐仙。”

        狐仙挥一挥手,招来低案、玉壶、酒盏,斟满酒盏,狐仙道:“请。”

        沈山便一口饮尽,便好似饮了清泉,又好似饮了玉液,满口生津,直入肺腑。他吐了一口气,在这初夏的时节,竟冒出冷烟。

        宫梦弼道喟然道:“你我已经有了十年的缘分,这些年来,蒙你慨然,借我这栖身之处,如今我蒙泰山娘娘施恩,已经得成仙道,便不好在人间久留了,今日是来向你辞行的。”

        沈山一时间有些慌了:“可是沈某有何不敬之处?怠慢了狐仙?”

        宫梦弼笑着摇了摇头:“这些年沈老爷紧守着约定,何来不敬和怠慢?你我缘分未尽,只是仙凡有别,不必自扰。”

        沈山一时间涌起失意,叹息道:“我不过借给您一方破落的宅院,您却护佑我一家的平安,还救了我的儿子和侄子。您贵为仙神,却宽厚仁慈,实在让我汗颜。”

        宫梦弼失笑:“沈老爷且再饮一杯,我还有话要同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