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书库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从聊斋开始做狐仙宫梦弼在线阅读 - 第十六章、问计

第十六章、问计

        小胖狐不服气道:“要是碰到人,我就钻进土里,我土遁术很好。”

        “哦?”宫梦弼有了一丝兴趣,道:“可否施展给我看看?”

        小胖狐就一个跃起,如同鱼跃出水一般,落在地面上,就钻进土中,消失不见了。

        没有隆起地面,分开土壤,因此看起来就如同消失了一般。

        宫梦弼看不见他,但通天法放大了他的感知,却清清楚楚知道他在哪里。即便如此,也很值得惊叹了。

        小小狐狸就有这样的本事,可见是天赋极佳的。宫梦弼夸赞道:“果然是好本事。”

        “走吧,你遁地我飞天,看看谁先见到你祖奶奶。”

        小胖狐便在土中如同游鱼一般飞速游动起来,唯有遇到拦路的巨石需要绕路,或者钻出地面走过去,其他的都一路顺畅。

        宫梦弼说是飞天,其实只是御气,点足在虚空中,脚下生风,直奔山顶。

        飞过古木幽藤,见到了不少狐狸在山中捕猎、休憩,宫梦弼明白这老狐婆还有着教养后辈的品质。

        这很不容易。

        小胖狐跑出十几里路就跑不动了,钻到地面伸出舌头吐着气,摊成肉饼。

        宫梦弼捞起小胖狐,带着他到了山顶出云洞。

        洞府极高,在云海之上,十分清寒。

        老狐婆早已感知到了这位本家的到来,因此在洞府前守候。

        这是个非常年迈的妇人,头发花白,拢在顶上,由青巾束起,点缀着白花二朵,藤簪一个。

        她穿着一身靛蓝的衣裳,细长的眉毛弯弯的眼睛露出温柔,似乎连额头和脸颊的皱纹里都流淌着温柔和泰然。

        小胖狐一见到她就高兴道:“祖奶奶!”

        老狐婆高兴接过小胖狐,轻轻抚摸了两下,道:“你怎么又胖了。”

        小胖狐吐吐舌头:“我还不胖。祖奶奶,这是城里来的狐狸,来拜访您的。”

        老狐婆朝宫梦弼笑了笑,又对小胖狐道:“谢谢你了,自己去玩吧。”

        小胖狐就又土遁往下而去。

        看着小胖狐离开,老狐婆才转过头来同宫梦弼说话:“真是年轻有为的后生,老身这里没有什么好东西,唯有几盏清露可以煎茶,招待不周,还请谅解。”

        宫梦弼自袖中取出香丸一匣,奉为礼品,道:“您是前辈,我是后生,哪有招待不周这种话。”

        老狐婆深深看了他一眼,接过木匣,神色却更放松了:“请。”

        宫梦弼打量着老狐婆,老狐婆也揣摩着这俊秀后生的来意。

        此刻互表了善意,气氛立刻就融融起来。

        老狐婆引着宫梦弼进了洞府,这出云洞十分精巧。洞府的门匾上写着“出云洞”的文字,是极有雅意的。

        洞府算不上大,但五脏俱全,十分温暖。

        洞外天高风寒,洞内则暖洋洋的,有一块暖玉雕琢的小炉在散发着温热的气息。

        老狐婆打开宫梦弼的匣子,取出一枚香丸嗅了嗅,赞道:“好手艺。”

        她将这香丸投入暖玉小炉,便有寥寥青烟蒸腾,一股艾草的香气在洞府中弥散开来。

        老狐婆果以清露煎茶,却不是普通的露水,而是月下清露,与宫梦弼请沈山喝的酒同出一源,并不好收集。

        茶香与艾香交相呼应,宫梦弼同老狐婆对坐着,喝了茶,才开始说话。

        宫梦弼说明了来意:“在下宫梦弼,此前定居在县城,最近修行小有所成,不好在人间久留,便想在龙盘山定居。听竹岭的雀仙说入云峰有您这样的前辈,我便想着来拜会拜会,也向您请教这龙盘山的情况。”

        原来是这样。

        老狐婆心头的戒备便又放缓了。

        倒不是老狐婆戒备心强,而是实在年纪大了,已经不精于斗法了。

        老狐婆道行匪浅,还在宫梦弼之上,有八品道行。

        但仙道九品,下三品炼精化气,修炼法力真炁,虽然称仙,可以长寿,但不能长生。

        老狐婆年岁大了,这样一个年轻力壮的陌生后生找上门来,若有什么歹意和企图,当面打起来,她不一定能降得住。

        老狐婆道:“老身姓施,名字已经记不得了,他们都唤我施婆婆。”

        宫梦弼从善如流:“施婆婆。”

        施婆婆便沉吟道:“龙盘山五千二百二十四峰,我们所在的地方是山之东,只是一隅罢了,离主脉还隔着千山,只要不往主脉去,你大可去寻一寻有没有合意的地方可以定居。”

        宫梦弼问道:“主脉很危险吗?”

        施婆婆露出复杂的神色:“主脉比较复杂,有仙家门派,也有大妖恶鬼,你若前去,就太危险了。”

        宫梦弼点了点头:“多谢告知。实不相瞒,我此前已经在周围看过,相中了一座雾气连绵的宝山,只是听雀仙说这山唤作无还峰,其中有一个极凶的妖怪,但具体如何,他却不清楚,不知施婆婆可清楚无还峰的底细么?不知有没有可能同无还峰的主人共享一山?”

        施婆婆吃了一惊:“你竟相中了无还峰?”

        “那雀儿生得晚,确实不知无还峰的底细。我倒是了解一些,但还需你自己拿主意。无还峰以前称之为镜潭山,山中有一口深潭,圆圆如镜,倒映明月星辰。早些年还没有人住的时候,我曾去过。后来是被一只金蟾占据,这金蟾吞吐月华,凝聚烟霞,遮蔽了镜潭山,外人就改称无还峰了。”

        宫梦弼神色略凝重了些:“原来是金蟾,吞吐月华,难道是异种?”

        施婆婆点了点头,道:“不错,就是异种。月宫乃是蟾宫,天下蟾蜍都要拜月修行,但能吞吐月华的,少之又少。我上次见他,他还不曾入品,但这么些年过去了,怎么也该修成九品,甚至八品了。”

        宫梦弼顿时觉得棘手,若是与他同阶,宫梦弼倒是有信心碰一碰,但若是金蟾已然入道八品,那就不可能了。

        纵然宫梦弼有许多手段,但金蟾乃是异种,有些许流传下来的古老血脉,恐怕并没有那么好降服。

        宫梦弼道:“我也是夜里见无还峰聚敛月华,与修行有益,才想去无还峰开辟洞府。那金蟾遮掩无还峰,不欲与人相交,可见是不怎么好说话的,不会同意共享无还峰,我的打算恐怕要落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