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书库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从聊斋开始做狐仙宫梦弼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七章、呆瓜小齐

第二十七章、呆瓜小齐

        这师兄弟正准备现身去讨杯酒喝,却忽然听到银铃一般的说笑声由远及近。

        三个倩影在林中若隐若现,身后还跟着一个人影。

        “人味!”夜叉鬼忽然叫了一声,朝林中看去。

        美人岭的三姐妹袅袅婷婷地走了过来,带着一阵香风,叫夜叉鬼连打了几个喷嚏。

        宫梦弼叫夜叉鬼换了个座,换到上风口才好了。

        几个妖怪直勾勾地盯着美人岭三姐妹,三姐妹无奈让开身子,从她们身后钻出来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穿着丝绸的衣衫,戴着金丝编制的发冠,看起来十分娇贵。

        但这少年眼睛里却是木的,见不到神光,分明是俊秀的小公子,却长着一双瞎子一样的眼睛。

        “狐狸!”

        那少年一见宫梦弼,便叫了一声,举着手朝宫梦弼扑了过去。

        琼芳实在看不下去,袖子一卷,便有一条紫色的绸带飞出,把这少年的嘴捂住,腰缠住,吊在一边的树枝上。

        宫梦弼无奈摇了摇头:“琼芳姑娘,你这可是给我送了个大礼呀。只是这傻小子吃不得玩不得,到叫我有些棘手了。”

        远处,那狐狸师弟惊了一下,没有听清楚他们说什么,所以摇了摇山魈师兄:“他们不会是要把人吊起来吃掉吧?”

        山魈师兄也听不真切,但瞧着这里虽然妖气混着鬼气,但却别有一番仙气,倒不太像是食人的妖魔。

        “走,我们直接过去。”

        山魈师兄领着狐狸师弟直接露了面,朝受月楼走来。

        “咦?”宫梦弼和施婆婆都有些疑惑。

        宫梦弼问道:“二位从何而来?怎么到了我这?”

        山魈师兄和狐狸师弟与宫梦弼面对面才心里一跳,面前这狐妖容貌昳丽,一双碧眼似乎是不见底的深渊,能把人魂魄都吸进去。

        背后一条柔顺的赤色尾巴流淌着银辉,似乎是明月所钟。

        狐狸师弟有些害怕,往山魈师兄背后缩了缩。

        山魈师兄毕竟有八品修行,并没有被宫梦弼惑住心神,作揖道:“我是外地来的山怪,因为家里被一伙强人占了,不得不来龙盘山碰碰运气。这是我的小弟灰狐狸。”

        山魈把狐狸师弟的脖颈捏住抓出来放在身前,这尖尖脸的灰狐狸便作了作揖:“我们在山下瞧见了各位前辈往山上来,便也跟了上来,不想是前辈在设宴,打搅了。”

        宫梦弼的碧眼里闪烁着一丝似笑非笑,旋即隐没在瞳孔中。

        他邀请道:“既然来了,便是有缘,请一起入座喝一杯吧。”

        他那脚尖踢了踢流口水的小胖狐:“去,再铺一张席。”

        小胖狐艰难把目光从烧鸡身上收回来,一溜烟去帮山魈和灰狐狸安置席位。

        安置好了,又跑过来,摇着宫梦弼的腿:“能不能吃了,能不能吃了?”

        施婆婆把它抱在怀里,弹了弹他的脑瓜壳。

        宫梦弼还没有忘记正事,对着美人岭的三位姐妹问道:“三位姑娘,这傻小子是什么来路?”

        被吊在树上的傻小子摇摆得像一条蠕虫,但也不知道怕,反而好似乐在其中。

        琼芳只觉得头痛,只好由芷若代为解释:“白日里有一伙人来美人岭赏桃花,带着这呆瓜在桃林里乱走,临走的时候却把他一个人丢在山里。”

        “我们姐妹晚上出来的时候,这呆瓜正趴在树下睡觉,睡醒了就跟着叫姐姐,叫饿,我们也没有办法。把他一个人留在美人岭恐被狼叼走,就只好带到这来请大家想想法子。再不济先喂他一口饭吃,免得饿死在我那。”

        众所周知,鬼是不吃饭的,所以美人岭没什么能吃的。

        夜叉鬼“哼”了一声:“交给我吧,我明日把他扔到山下的乡里,总不能叫他留在这里。”

        宫梦弼招了招手,那呆瓜就从树上落下来,一个没站稳,躺倒在地上。

        宫梦弼看他在地上拱来拱去,更像个虫子了。

        琼芳收回绸带,那呆瓜终于解脱了束缚,在地上瘫成大字:“饿了,小齐饿了。”

        宫梦弼在小胖狐心痛的目光里拿走了一盘烧鸡,放到那傻小子的面前:“饿了就吃吧。”

        呆瓜翻了身站了起来,捧着盘子跟在宫梦弼后面,看着他的尾巴眼珠子都不转一下。

        宫梦弼把他按在自己身边的座上,看着他斯斯文文地吃鸡,仔细观察着他,轻易就发现了不一样的地方。

        “这呆瓜丢了一魂一魄,神志不清,如同幼儿。”宫梦弼道:“看着穿着举止,家中也不会贫穷。如芷若姑娘所言,那就是被人故意遗弃的。”

        夜叉鬼道:“那就不好办了,自己不能生活,丢进人堆里也是要死的。”

        这时节,多的是人连自己都喂不饱,更不提养一个傻子了。连他自己的亲人都不要他,别人如何能要他?

        宫梦弼道:“我来想想办法,再不济总能给他求一条活路。”

        呆瓜小齐吃得香,也没有闹腾。

        宫梦弼便准备开宴,忽地朝林子里叫道:“金蟾,别看了,都在等你呢。”

        金蟾气恼被他叫破行藏,但还是气鼓鼓的走了过来。

        他瞪了宫梦弼一眼,道:“你到无还峰才一个月,就开始大肆宴饮,我倒要来看看你在做什么!”

        宫梦弼已经摸准了金蟾的路数。

        他给金蟾送请柬,金蟾理都不理,他就把请柬放在镜潭边上了。

        但周围同道都来赴宴,就他不来,岂不是在众人心中落了个坏名声?

        因此金蟾一定是要来的,便是来看看宫梦弼是不是要谋害他,也是要来的。

        宫梦弼不跟他犟这个,笑了一声,举起酒杯:“今日是我受月楼开府之宴,我初来乍到,往后还需各位同道多多关照。”

        “请了。”

        宫梦弼饮尽一杯酒,在座的各位妖鬼、变成妖怪的修士、呆瓜小齐,乃至小胖狐都举起酒杯,同宫梦弼共饮。

        金蟾本来不想喝,但雀仙在一边戳他的屁股,罔象红玉一样的眼睛看着他,他就勉强端起酒杯,也浅饮了一杯。

        这杯中酒是月露,寒则寒矣,却是凝神聚气的宝贝。宫梦弼开府之宴,也舍得下本,放的月露着实是足量的。

        就瞧着场中人鬼都激灵灵打了个哆嗦,然后彼此相视一笑,气氛就热络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