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书库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改变世界,从修改世界词条开始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三章 梦想与现实

第三十三章 梦想与现实

        看乐水汐说完,转身就要走,风驰电掣的,赵知县连忙伸手要拦:“那方白传闻可是天生神力,丈高八尺,水捕快你不是对手的,要不我们晚上再从长计议?”

        他还指望借助乐水汐缠住方白,然后自己派人偷偷把方白杀了,来个死无对证呢。

        不过乐水汐根本没给他机会,人一下就跑出屋里,落入阳光中,只留下了一句话。

        “丈高八尺?什么妖魔鬼怪,看本姑娘把他打回原形!”

        烈日下的滚烫热浪袭来,让赵知县收回伸出的手,目送乐水汐远去。

        “怎么办?这女人不听劝啊。”逆捕头郁闷道。

        “能怎么办?最好两个都死了。”

        乐水汐一死,方白就真上官府通缉名单,杀死评级的捕快,这可是重罪。

        不过这女人居然能评级?看来朝廷那边,审核捕快级别的机构,也已经被权贵渗透进去,逐渐腐败了。

        三年时间,也差不多了。

        纵观历史,前面那么多朝代,根据史书记载,没有一个部门没出现过腐败的,时间早晚罢了。

        说不得,我这女婿,还能再送去评个级?

        赵知县看向入赘自家的废物女婿逆捕头,又把想法放下了——废物不值得投入资源。

        “岳父,昨夜黄府惨案,是不是太过蹊跷了。那方白以前我见过,就一普通田奴。哪里来的本事杀死黄府护卫队?有没有可能……他真的被鬼怪附体了啊?”逆捕头小心翼翼地道。

        “鬼怪?这世上哪来的鬼神!若真有鬼神,我每年烧香拜佛求来的女婿,就不会是你这废物。”

        逆捕头连忙赔笑,等赵知县回座位上闭目歇息后,背对着赵知县,表情逐渐变得阴冷,充满戾气。

        “老东西,等把你毒死了,这新月村还不是要落我手里!”

        “废物废物,整天骂我废物!要不是你每天都骂,我能和黄员外勾结到一起去给你暗中下毒?”

        “现在黄员外死了,下一个就轮到你,再然后,新月村就属于我的了!”

        ……

        黄府。

        半倒的废墟,成了最好阴凉地。

        幸存者们在这里临时搭了点桌子椅子等简单工具,吃的喝的也早早被收集起来堆积在旁,一堆人聚集在一起,交流畅谈。

        虽然烈日炎炎,虽然刚刚经历大难,可幸存下来的人,却对未来开始充满了期待。

        在渡过昨夜,直到现在,很多人才渐渐接受了黄府破灭,黄员外之死的事实。

        那个一直压在新月村所有人头顶的土皇帝,死了!

        从此以后,他们的人生,充满无限的可能!

        “我不想种田了!”

        老劳高大的身影站了起来,看向周围的同伴们。

        “田奴契约已经在大火中烧毁,我们都自由了!我以后想念书,我一直都想念书,四书五经,八股取士。以前我没得选,现在我想考取功名。”

        老劳已三十出头,早就过了适合念书的年纪。

        但这份向往自由的心,却在众人心中荡起涟漪。

        谁还没有梦想呢。

        幼时的他们,肯定不是想着将来要成为田里的奴隶,或者黄府的下人,任人摆布。

        但生在此地,环境如此,他们改变不了。

        现在,突然解放,反倒是让人无所适从。

        “我……我还想当女婢。听说知县老爷那边给的价钱也挺高……”红姨弱弱地道。

        她年纪不小了,有段时间还当过黄老爷的玩物,可因为没能怀上,被黄老爷抛弃,回归婢女本职。

        那是红姨这辈子最春风得意的日子,她很想回到那个时候,找回那种感觉。或许……赵知县会对我有点兴趣?

        至于如老劳那般,重新开始人生,对她而言实在太难了。

        人生过半,早已定性。

        重头学起,谈何容易。

        随波逐流,靠着以前积累的本事活下去,才是大部分人的想法。

        果然,随着红姨声音落下,原本被老劳激起的心中涟漪,很快平静下来。

        人,总要吃饭。

        没有手艺,谈何梦想。

        “我……还是会给人种田吧。”

        “我也是。”

        “我也一样。”

        “我给人做女工活。”

        话题在断断续续中打开,虽说不得有多热烈,但多少有了交流。

        他们开始讨论等方白走后,他们要给谁家做工去,拿多少工钱适合,甚至互相攀比起收入来,明明连人都还在黄府废墟上坐着,却为这些毫无意义的事情开始了争吵。

        老劳感到呱噪。

        这些声音如噪音般,与他格格不入。

        忽的,一道尖锐的声音响起,打断了所有人的谈性。

        “方白老爷还没说放你们走呢!”

        众人看去,原来是黄府的工管家,准确来说应该是曾经的黄府管家。

        不过现在,工管家已然一副方白管家的姿态自居,拿出曾经的姿态,一副要管理他们的模样。

        但等老劳眉头一皱,高大的身影靠过来时,工管家立刻萎了。

        “别,别打我……方白老爷真没说放你们走啊……”

        “他说会给我们自由!”老劳道。

        “自由,自由也分很多种嘛……别打!别打!我这就闭嘴……”

        看老劳举起拳头,管家连忙躲到一旁角落去了。

        他的余威,也就对那些奴性还在的下人有用,对这位却没威慑。

        “不管如何,等方白老爷回来,我来替大家问个清楚。”

        老劳的话,得到了大家的认可,现场安静了下来。

        而在这时,远处忽然响起了脚步声。

        老劳一愣,站起来往前一看,只见一个从未见过的陌生女捕快,正顶着烈日在张头探脑的。

        “谁?”

        “不认识?”

        “生面孔。”

        “捕快服和我们村里的不一样。其他村子的捕快?”

        “不,隔壁村子的捕快我见过,穿的捕快服和我们村是一样的。但她的不同。”

        “难道是冒牌货?冒充捕快,实则来偷黄府大火可能留下的财富?”

        猜疑声不断,唯有工管家忽然站起,只见神情震惊,瞪大眼睛。

        “不!都不对!那是丹雅城的捕快服!她是丹雅城派来的捕快!”